第十三章
忆梦楼华2019-12-31 11:313,286

  百里君凌的脸暗的使微微透过雕花木门而进的暖阳都微微一暗,而香盈袖却一点都不在意,她现在只有愤怒!

  时间就在一个愤然就要暴怒和冷到就要冻结的一对极不协调的人之间静止。

  “你问的是我带出来的冬临?还是你带进去那个的冬临?”

  许久百里君凌首先打破沉寂。

  “你我心中都清楚!何故这般反问?”

  香盈袖愤怒更起,真想将眼前这人撕烂。

  “一个奴婢而已,代替公主和亲远嫁好歹也是个归处!”

  百里君凌无视紧揪着衣领不放的那双只小手,拿起茶盏绕开那只小手轻啄一口放下,面上依旧一片冷然。

  “她是我的亲人不是婢女,那么好的归宿为什么不让公主自己去。你把冬临还给我!”

  香盈袖咬牙切齿的将话蹦出来。

  “你这一睡,便是隔天晌午,北夷王爷已经将人接走了!”

  “什么时候!”

  “此时应该已在皇城郊外了!”

  百里君凌说完便看见香盈袖翻箱倒柜的找了什么东西往怀里一塞,光着脚丫便要出门。

  百里君凌见状一把拉住香盈袖的手腕

  “你就算去了,也赶不上,赶上了也无法将人带回。”

  “我去了能不能赶上都是我的事,能不能将人带回也是我的事,如若冬临不愿,哪怕踩着我的尸体也休想将她带走!”

  香盈袖愤恨的对着百里君凌满眼的恨却来不及报复。挣扎着要甩开那只抓着她的掌。

  “……”

  百里君凌没有想到一个小姐会如此看重一个奴婢。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放手!”

  香盈袖冷冷的挤出话语。

  百里君凌依旧不语,只收紧了抓住那只手腕的手。

  “百里君凌,我原对你只如陌生人般的无感,现在你却让我万分的厌恶。”

  香盈袖几近嘶吼的咆哮着,眼泪倔强的在眼中打转不肯落下。

  百里君凌猛的放开了手,面上仍旧冷冷漠然,可是当看到香盈袖这般愤恨之时,就像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一件事一样。转而一想,那又如何,一切本来也就是这么打算,只是将她换成了她的婢女而已。

  百里君凌望着穿着一身白色亵衣赤脚就狂奔而去的香盈袖淡然的重新坐回圆桌前继续喝着那盏茶。茶已到嘴边却又骤然放下,沉静着片刻后无奈的起身,抓起一件锦丝披风便追着香盈袖而去。

  香盈袖此时焦急又愤怒,全然忘记小腿下传来的痛,刚裹好的纱布,被血浸透,过多的血顺着小腿流下。

  王府虽大,可好在她记住了出去的这条路,来回曲折眼见就要到大门口,面前却杀出一对龙凤。若不是服饰区分开来,真的辨别不出谁是谁,谁是女童谁是女童。

  香盈袖正恼时,急切的心更是无暇顾及任何出现的人。

  “滚开”

  开口便是恶怒的让人一呆。

  “哪来的疯子,这般的大胆。”

  衣冠华丽的小男孩说罢便是一鞭子甩在了香盈袖的手臂之上。

  香盈袖只觉手臂一热,还真有点疼,真么点大的孩子劲还真大。

  香盈袖没有小男孩所想的那般哭喊疼痛,而是眨眼之际已在他面前。

  香盈袖在小男孩呆愣之时一把拿下他手中的辫子往草丛中一丢便开骂。

  “哪来的熊孩子,跟我论大胆,我有事给我走开。”

  “你是谁敢这么凶我们,知道我们是谁吗?”

  小女孩气急的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指着香盈袖怒气横生。显然是没遇到过不给他们脸面的人。

  “谁管你们是谁,没空搭理你们俩,给我起开。”

  香盈袖是急的真想踹飞眼前两个小人。

  “谁那么大胆,对着府里小王爷和郡主这般又怒又吼的。”

  只见后方急急上来一个俏人儿,年岁看起来二十多点,衣着淡雅却不失贵气。一双丹凤眼格外的有味道,一双朱丹薄唇娇艳欲滴,身姿妙曼风情万种。

  “就你照看孩子的?”

  香盈袖也不搭话直接质问。

  “小王爷和郡主打小就是我带的!”

  那女人一脸的骄傲和不懈的看着着装不堪的香盈袖。

  “孩子蛮横霸道,又没有任何的敬善之心,这就是你带的?可见你为人也就这般。”

  香盈袖满脸的不屑。

  来人咬唇不语,尤为气结,却转而泪眼汪汪。香盈袖一转头,果不其然有正主来了。

  百里君凌望着香盈袖一只裤腿已被红色侵染,黑瞳闪过异色却马上被掩盖无人察觉。

  “戈阑,怎么回事!”

  香盈袖直接越过香盈袖,一手一个抱起这堆龙凤。这对龙凤一看靠山来了,鼻孔都快抬到脑门了,香盈袖不懈的轻笑,原来这就是从今往后她的孩子们呀。可她现在真是没有心情想别的。

  “我见疯癫的女子不知何故对着小王爷和郡主不敬,便说了几句,不想却被羞辱。”

  戈阑娇柔的说着眼泪真是说来就来的掉不停,与之前的态度成为反差。

  “这疯癫的女子便是新王妃。”

  百里君凌直接忽略戈阑的诉状,淡淡的说着,还在苦情流泪的戈阑眼泪戛然而止,张张嘴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嘴。恭敬的对着香盈袖请安。

  香盈袖做看不见,眼看挡在眼前的人儿被抱走,便要离去。

  “你就这般出府?”

  百里君凌冷冷的说着。

  “又怎样,我现在一刻都浪费不得。”

  香盈袖说罢便抬步离去。

  “好歹也是御王妃!”

  说罢披风便忽然落在了香盈袖的背上。

  “御王妃怕是早就面目全非,又怎么会怕人再做异论。”

  香盈袖讽刺的说着却也没有拒绝而来的披风,拉好披风跑出门口,却停住了脚步。

  “告诉我,冬临出的是哪个门。”

  “皇城北大门,拿着这个自然有人会放你出城门。”

  百里君凌放下手里的娃娃摘下腰间的腰牌丢给香盈袖。

  香盈袖拿着腰牌裹着披风心里不知何感受,却难平现下的愤恨。没有言语也没有回头,狂奔着离去。温婉的午后起了一丝凉凉的微风,又是一个秋意临近的时节。

  一路朝着北门跑去,无视赤脚下传来的磕痛,更无视过往人烟的指点异论,她现在只想知道她昏迷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冬临!等我!心中急切的呼唤着。

  满面红帐挂眼前,冬临坐在摇晃的马车上!就这么呆呆的坐着,喜嫁情郎本是每个人都羞涩窃喜的时刻!而冬临却只能仅仅抓着秋雨从不离身的玉佩一脸忧容。

  “王爷说了,你可以不替公主和亲!可你们主子毕竟是王妃,至死都是御王府的人,日后的好坏都在你,还有你那一起陪王妃过来的小姐妹的命也都看你!毕竟王妃是不好动手的人,至于一个奴才的命谁又会在意呢?”

  昨晚有个蒙面黑子人,在她面前这般说着,说罢便将秋雨随身不离的玉佩放在她枕边离去。

  是啊!一个奴才谁会在意!守了那么多年。小姐虽然出嫁的不是那么如人意,可好在司徒家承了回去!也不会怎样,可是秋雨无依无靠的被送进香府与她一起守护着小姐!秋雨一直期望着能找回自己的家人,据她所知秋雨是在洪水中被人救起,救起时忘记了一切!恩人本该感激,可那人却是个赌徒,冒充着秋雨的父亲,将她卖给了人贩子,人贩子见着秋雨可人便要将秋雨往青楼里送。

  秋雨哭闹着不愿意,在人贩子不备时,冒死跑了出来,好在命中遇到司徒将军,那日时司徒将军刚好从边境回来看望小姐!听了秋雨的遭遇之后,一怒之下将追来的人贩子打了个残,后将那救人的赌徒寻来,便要处置了他,秋雨苦求,说是,此人虽将她卖了,却也是救了自己一命!求将军放了他。

  因为那年秋季暴雨引发的洪水,洪水一直从临国的末延国的丰家村冲到了南镜国的边乡小河里,无法具体得知秋雨到底是哪里哪国人。秋雨又无法想起自己叫什么名字,司徒将军便给了秋雨这个名字。

  司徒将军见着秋雨年龄不大却是懂事善良,便临时将秋雨带到了香府与她一起照顾自己。若日后她想起来自己是何人便可以随时离去。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秋雨拿着玉佩告诉她这是她身上唯一有的一切!虽然她想不起自己是谁,说不定可以凭着玉佩找到自己的家人呢!她更无法忘记她眼中闪动着希望,和对家人的向往。

  她与秋雨不同,她自小就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父母早就不在世上,若不是司徒小姐,可能她没有现在这般安宁,不是困苦一生便也是那青楼屏台里的一世娼妓!所以她感激的活着。

  除了照顾小姐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去为身边的人努力,现在的自己好像变的那么点有点价值了!好歹她能为了自己在意的做牺牲!

  冬临苦涩一笑,泪却毫无知觉的流下滴落在紧抓玉佩不放的手背之上。

  泪是为无法好好做别离的不甘吧!纵使万般宽慰自己,却也无法摒弃内心的不舍,小姐!我们的小姐该怎么办!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