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忆梦楼华2020-02-18 20:424,792

  这一闹聚的人也多了,王氏也是来了劲。

  “知道御无所不能,可也不能这么就欺负了我们香家的人,好歹也是内阁学士的千金。”

  “那内阁学士换人即可!”百里君凌毫无道理的一句撤免,吓得王氏微微一颤。

  “御王爷倒是本事,这朝中说换人就换人,莫不是想要比过当今皇上?”

  “本王胜过百里鶄那是真事!”百里君凌霸气一说,冷然侧目望着王氏。

  气焰本就不高的王氏此时像是被冰冻的人动弹不得。

  “所以你来何事!”百里君凌一副有事请说,没事请滚的态度。

  王氏是个有姿色的人,却也是大脑不济的妇人。

  原本要来之事全然忘记,只一心恼怒的想要羞辱香盈袖,不想一出闹剧倒是难堪了自己。

  “我家锦绣下月与皇上的喜结的日子,我过来通知王爷王妃到时候回香家参加婚礼。”本来一心炫耀的计划全都泡汤了。

  “呀!妹妹要结婚了,不是说妹妹还未及笄所以才要我替妹妹嫁给王爷的吗,怎么现在妹妹又及笄了吗?”御王妃一蹦一跳大声惊问着。

  在场所有人都低头议论着,王氏更是张红了脸。

  香盈袖更是对这个假扮她的人拍手叫好。

  “皇……皇命下来,我们做臣子的又有什么办法。”王氏此时只想赶紧离开。

  “你说去不去?”百里君凌询问着旁边一言不发的香盈袖。

  “去!当然去!记得到时候将我们都带上!”香盈袖对着御王妃挑了个眉头。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热闹了。”御王妃开心的跳起来转圈圈。

  王氏忽然一脸深笑“在此我也先恭祝王爷,日后可不要因为新人而再薄待了我们家盈袖。”

  香盈袖浅皱眉头,百里君凌冷眸一扫,王氏吓的匆匆离去。

  围观的人群无不感慨傻子也有傻子的好,被自己的丈夫和男宠这般明目张胆的当着面恩爱,却还能那么开心。转头又对着王氏的嫌弃,连带着对内阁学士香左臣都觉得恶心。毕竟犯有前科,还出来招摇过市显露自己的尖酸刻薄的人也算是一绝。回去后又是一番饭后茶点的消遣。

  “御王爷接旨!”一声嘹亮的嗓音划破人群中嘈杂的议论。

  一群浩荡的人走来,人们自觉的往两边退开。

  御王府的人齐齐跪下,唯独御王妃与王爷傲然而立。

  香盈袖自然随着百里君凌一动不动。

  来人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自顾自的打开圣旨宣读。

  “思其为君凌皇兄错结一桩姻缘。乔氏贤惠,品德贤淑,性敦厚,容颜绝色与君凌皇兄又是青梅竹马可谓是天造地设一对,君凌为兄,朕又为君,不想以君之名触其辈份,特赐吉日与朕一同在宫中同礼普天同庆双喜南镜!钦此!”

  香盈袖一听才明白王氏那话的意思!

  百里君凌一脸冷然,宣读的公公一脸惊恐,合着圣旨的手不知如何行动。

  “王……王爷接旨吧!小的回去也好给个交代!”

  话落完被御王妃一把夺过,像是好玩的玩具般,东瞧瞧西看看。一脸无趣后将圣旨往地上一丢!

  香盈袖内心真是笑的不能自己。这个假扮自己的人也真是有够胆量。

  公公匆匆离去,他才不要管圣旨怎么样?保命要紧。这御王爷干的触麟的事也不少。这种小事根本不足以说事。

  人群霎时又沸腾了起来。

  “哟!这会又要纳妃了!怎么扒拉个脸那么难看!”香盈袖吃着饭,含含糊糊的说着。

  饭桌前坐着百里君凌和御王妃还有个驼背的满脸麻子的老太太。

  待菜上齐大门一关,只剩下屋里他们四人。

  “哎呦,真真不是人干的事!太累了!”

  驼背老太太发出一个男声突然直起身子自己给自己揉捏着臂膀。就这身高怎么看都有一米八,是怎么将自己驼成一个一米五都不到的老太太?

  吓的香盈袖出气的鼻子都快要被饭给堵了个严实。

  御王妃嗤笑一声,轻轻揭开人皮面具。漏出一张熟悉的脸,那是喜乐公主。香盈袖因为冬临的事,难免都有怪罪她的心情,今天所做却又不禁欣赏起来喜乐公主。

  “太神奇了!”香盈袖不禁感叹着。

  “作为正牌王妃,你作何感想?”“驼背老太太”嬉笑的问着。

  “我作何感想?嗯……不开心!”香盈袖沉思一会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开心当怎么做?”“驼背老太太”一脸的期待。

  “将我原先烧了落院给她收拾收拾,王妃你呢,就住她原先住的地,该怎么改就怎么改,别客气!咱王爷呢!有的是钱!”香盈袖对着喜乐公主一通说到。

  “哈哈哈哈哈…………这个好,这个好,我还以为,你要将她赶出去呢!”“驼背老太太”乐的合不拢嘴。

  “赶出去?人家想着办法要进来,赶出去多不好意思!”香盈袖一脸的不屑。

  “你知道是何人!?”喜乐公主也是一脸八卦。

  “除了乔箐还有其他乔氏往御王府送?”香盈袖当初看着乔箐离开的眼神便知道这个女人会想办法回来的,只是没想到本事大到可以直接嫁进来。

  “该我问问王爷,你是去香家参加婚礼呢?还是在家迎娶娇妃呢?”香盈袖夹起一块鸡腿就往嘴里塞。

  喜乐公主和“驼背老太太”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百里君凌。

  百里君凌一脸淡然的与香盈袖对视着。

  “本王的男宠你说呢?”一句反问将香盈袖问的噎住。

  “你真要我说?”

  “说!”

  “香家呢,都别去了,给他们长什么脸呀!王爷你呢一大早就往宫里赶,就好好操持皇帝的婚礼。长兄为父嘛!……”

  “哈哈哈哈……”

  喜乐公主和“驼背老太太”不约而同的大声笑起来打断了香盈袖,香盈袖也不介意由着他们笑好了继续说着。

  “不是说王爷好男宠吗?到时候多找几个男宠去迎娶你的王妃。再捎上几句“王爷实在是对女色无感,觉得娶了乔妃有愧,便让我等像伺候王爷一般伺候王妃你,算是弥补日后冷落之过!”这类话,正好一同在宫中举行婚礼,让她好好风光风光。”

  “哈哈哈……”又是同步调的大笑。

  百里君凌自顾自的吃着饭。

  “皇帝的婚礼有太后太皇太后操持,本王去了,未免被人笑话!”

  “你还怕被人笑话?”香盈袖对于百里君凌的话表示惊讶。

  “对对对,有道理!”“驼背老太太”很英勇的附和着。只被百里君凌轻轻一扫就马上闭嘴。

  “那日,本王哪边都不去,不过王妃后边的主意不错!”百里君凌居然支持了香盈袖的胡闹。香盈袖也是很惶恐!

  “鬼面,找男宠就交给你了!”百里君凌对着“驼背老太太”交代着。

  鬼面有点抗拒,可是百里君凌都交代了。抗拒也是白搭。

  “我也想去!”喜乐一脸期待。

  “好不容易出来又想回去?”

  喜乐公主嘟囔着嘴兴趣乏乏的有一口没一口的嚼着饭菜。

  今夜的月儿似乎特别的明亮,照的御王府格外的清亮。

  关于喜乐香盈袖所知的不多,民间讨论的也不多,

  这个公主好像一直在,却又好像又不常在。

  香盈袖对着喜乐公主除了当初的一面之后也没见过。

  总觉得百里君凌本事,人弄回来,放在这到处是别人眼目的地方,还能将人藏的好好的,风声一点不漏。

  这些时日香盈袖不愿跟百里君凌住一起,只能跟喜乐凑一块,香盈袖盯着喜乐,喜乐瞧着香盈袖,两人谁也不说话。

  “真是一张好脸蛋。”喜乐赞赏着。香盈袖依旧不言。对于喜乐她的私心是怨的。

  “都一家人,干嘛那么生疏呀!”喜乐一脸讨好的笑。

  香盈袖是经不起推敲的人。有人好脸相待她也是做不出一副冷脸来。

  “喜乐公主也是南镜的一个奇人!”香盈袖因为冬临的事到处探过喜乐公主,却所知不多。

  所有人知道的都差不多。

  喜乐公主是欲壑还是太子时与太子妃所产的长女。因为当时的时局混乱,怕有人对着襁褓中的喜乐公主下黑手。太子妃便带着喜乐去了娘家,这之后的几年里喜乐便一直在娘家成长。

  哪怕后来欲壑成皇,喜乐也没有回到宫中。却被欲壑皇帝一直记着,封号赏地都给了。

  直到后来百里君凌送到宫中时,喜乐才回了一趟宫墙深院。

  却不知是不习惯还是想母亲,一直哭闹不愿留宫中。大病了一场,无奈欲壑皇帝又将人送了回去。

  只六年前喜乐只身一人来到了宫中。不想一来就回不去了。一待就是六年。

  “哪是什么奇人,我与弟弟都只是苦命的人罢了!”说起自己喜乐忽然一脸的哀伤。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都在怪我呢!可又怎样?总之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去北夷,只是那天来的凑巧是你重视的人而已。”

  “为什么不能嫁,我看那北夷王爷玉树临风,温文尔雅的。”香盈袖一脸的嘲讽。

  喜乐一脸的欲言又止。

  “再说了传闻喜乐公主也是年岁也高,都快超过宫里满期而回的宫女了。还不嫁!就北夷那王爷配你,你都该偷笑了!”香盈袖毫不客气的拿年龄打击。

  “所以我将这好事给你的好姐妹了!正好她年岁跟着我一样大。好事得让着人。”喜乐公主也是一脸的戏态。毫不在意被打击。

  “我今天还真是遇到能挤兑的了。”香盈袖忽然释怀一笑。喜乐!她现在还是挺喜欢这人的。

  “对不起!”突然喜乐一脸认真的道歉着。

  “没事!我给过冬临选择!是她自己做的决定!”

  “可若没有我们的要挟她也不会妥协。”

  “她若不愿意,哪怕要挟也没用。好歹这也算是个归宿吧!”

  “希望……是吧”喜乐一脸的愧疚和不确定。

  香盈袖深锁眉头,有点不好的感觉。冬临她真的很久没有去打听过了。北夷那边也没有穿出什么轰动的事情来。

  “什么意思?”

  “我素来扯不了谎言。北夷素来都是弑杀好战一族,从不依附任何一朝,独居一处,司徒家与北夷几辈下来的交手也只能坚守而不能越寸。南镜开国之初也是阻步在这北夷之处。若不是北夷前有大兴皇朝压根,后有天齐强军百战军镇守,北夷早就弑杀万里不带一丝悲悯。但凡与北夷相邻的都必是铁军良将。三军之中,唯有南镜最弱,而南镜只能讨好和亲以示弱,而这样的和平又能维持多久。就你前几天去军中那场动乱,大兴对永圣常年窥视,总是借机下手,一旦司徒家的铁血重伤,北夷必南下屠之,到时候大兴随后碾压一寸一寸吞掉依附与永圣皇朝的小国。南镜迟早是亡国之途。每个小国都有颗成为朝圣的雄心,防着北夷却又要悠着有异心的邻国。”喜乐悠悠的自说着。

  香盈袖听着没有自己想要听的,却也不打扰,听着喜乐的说辞大体了解国与朝的区别。小国依附于大朝却要防着同朝异国的算计。

  “可是跟冬临又有什么关系?”

  “我说过北夷素来弑杀好战……一旦他们发现什么,我不知道会怎么样……”喜乐满心的愧疚垂首。

  香盈袖腾的站起来,满脸的愤怒和担忧。

  她一直觉得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可现在看起来并不是的。这样的事说出来只会给皇家丢脸。宁可默默处理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回南镜要人的。

  香盈袖不安的踱步起来。

  正欲夺步出门,却撞上刚要进门的百里君凌。

  “你明明知道,还要把冬临往火坑推,你明明知道的可能却不告诉我!百里君凌你可真是……真有你的!”香盈袖一脸愤恨,大步就要离去。

  百里君凌紧紧的抓着香盈袖。瞧着低首不语的喜乐又瞧着一脸愤恨刚才一番说辞的香盈袖。

  “她没事!”

  “你怎么知道没事,你总是这般一脸无所谓的淡然,我再也不要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我没有自己看到,我都不相信。”香盈袖不停的挣扎胡乱怕打着。

  “那你现在想干什么?”

  “你不要管我,我想干什么凭什么要告诉你!”香盈袖眼见挣脱不开,张嘴就死死的咬着百里君凌的手。喜乐看的是又惊又吓且目瞪口呆。

  百里君凌一把抓过香盈袖腰间的玉佩,丝毫不在在意被咬的痛。

  “好,在王府里本王随便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你也不用告诉本王,本王也不管你。”

  “你还给我!”

  “这是本王的,本王如今收回!”百里君凌一脸淡然的将玉佩收了起来,手上的鲜血不停的滴落,心中似乎也在微淌着什么。

  香盈袖一嘴是血的怒瞪着百里君凌。转身往内房走去,扑通往床上一躺,将被子一拉!完全不想看百里君凌。

  百里君凌望着淌血的手出神。随即一个冷眸扫过喜乐,喜乐无辜的耸肩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辜。

  秋风越吹越凉。

  香盈袖打算着怎样才能离开御王府。百里君凌在想着怎么防住香盈袖且让她相信自己真没撒谎!

  说好的相信我呢?百里君凌无奈的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