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忆梦楼华2020-03-17 19:153,368

  香盈袖有气恼却也有软肋。偏偏这两样都随着百里君凌走。

  一路无语,百里君凌将香盈袖放在软塌上。

  自行从脸盆里拧湿一条毛巾,轻轻为香盈袖擦拭着满是泥土的脸。

  香盈袖懒得挣脱,任由百里君凌清理自己。

  “信!”香盈袖将满是泥土的手一摊。

  “先洗干净!”百里君凌忽略香盈袖的手,抓过手便是一阵擦拭。

  “别骗我!”

  “什么时候骗过你?”

  “……”要说起骗来,还真没有,只是没有告诉她而已。香盈袖不免伤感,百里君凌这是连骗都不愿意骗她。

  屏风后的热水已是满满的,就等着香盈袖去清洗了。

  百里君凌很有风度的自行出了房门。

  香盈袖靠在木桶没,沉思着!她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的生气,气他的不及时还是气自己的不争气?想不来,只知道对上那张脸时,她便真的无法再去计较那么多了。

  “啊~~怎么可以那么没用!”香盈袖懊恼的拍打水面。

  “怎么了?”外面传来百里君凌略微着急的询问。

  “没什么!”香盈袖讷讷的回着,将自己更深的往水下埋去。

  外面也安静了下来。

  ——

  香盈袖一身白色亵衣湿发躺在软塌上,眉眼弯弯的瞧着手中的信,心中欢喜溢于言表!

  “夜的秋本就凉!这般任性!”嘴上这么说着,却不自觉的拿着干帕为香盈袖一寸一寸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能怎么办?头发湿湿的我没办法和着湿湿的头发上床入睡!”香盈袖无比怀念吹风机,觉得吹风机真是长发女人的福音。尤其是这个男女都长发的时代,吹风机肯定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怀念间,却感觉头上一暖。疑惑的偏头一看。

  只见百里君凌手捧着自己满头黑发,掌中冒着的雾气将头发一寸寸烘干。

  “哇塞,吹风机?”香盈袖惊讶不已!

  “吹风机?”百里君凌很是新奇的听着香盈袖说出的这个词。

  “没什么!”香盈袖觉得要是再说下去,她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解释。

  “信上说什么,那么开心?”百里君凌也不纠结说别的。

  “秋雨说,好像快找到她的父母了,还说魁岐中途救了一个卖身葬父的女子,那女子就赖上了魁岐,真是好赶不走,恶言不离。气的我们家小秋雨连连不安加伤心。我看我们家秋雨好像对你们家魁岐挺上心的,你就将你们家魁岐许配给我们家秋雨得了!”香盈袖一脸讨好献媚的瞧着百里君凌。

  “你出多少彩礼钱!”百里君凌突如其来的一句让香盈袖的笑意僵在了脸上。

  “那你给多少嫁妆?”

  一夜烛火就在两人争论彩礼嫁妆之中欢快的跳动着。

  ——

  想来怎么也觉得会有各种说法,不想宫里那边安静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香盈袖不开心的撑着小脸。

  “有何好愁!”

  “怎么也得拿我做文章,而且我看太皇太后也像是撑不过去一样!”

  “太皇太后在喜宴之前都能撑着!”百里君凌淡淡的一句,好似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香盈袖一个为什么的表情瞧着百里君凌。

  “太皇太后死,便是大丧,如新皇登基,需大赦南镜,皇族守丧三年不得有喜。”

  这就明了了,毕竟有人年纪大了,三年确实是挺难为她的!香盈袖又默默为自己十五岁的身躯感恩代谢。

  “哦!对了!太皇太后一直跟我说什么,三军令,令三军什么的?你知道吗?”

  “只要有三军令,便可号令三军!那是南镜平定之后隐藏起来的三队军马,由着每代当朝的皇帝执掌!听说当年老皇帝将三军令给了太皇太后做定情之物,也不知真假,反正三军令见过的人甚少。”

  百里君凌一边看书一边为香盈袖解答着。

  香盈袖拿捏着发丝,眉头一皱陷入沉思,脑海忽然闪过百里鶄的一个眼神。

  “你说会不会是这个?”香盈袖从怀里掏出一个圆形铜块。

  百里君凌眸子一沉。香盈袖瞧着他表情就知道错不了了。

  “怎么来的?”

  “第一次进宫的时候太皇太后给我的!”

  “这是补偿吗?!哼!”百里君凌不屑的轻嗤一声。

  香盈袖却是倍感疑云。

  “这就是三军令!”百里君凌淡淡的一说。

  “为什么?你们对于太皇太后都有那么深的厌恶!我瞧着挺慈祥的一个老人而已!话说那不是带大你的奶奶吗?”

  空气陷入长久的安静中!

  许久!百里君凌缓缓说道!

  “你可知,六年前的王府灭门与她又何能脱掉干系,雪痕和靖仇从小丧母又何尝不是她一手造成的!”

  依旧的云淡风轻,依旧的漫不经心的淡然。

  太皇太后是南宫家的人,是南宫晓的姑姑!按照百里君凌的说辞大概意思就是欲壑皇帝是不正常死亡的,凑巧的是三境乱了,凑巧的永圣皇朝有友情军演。凑巧的事情太多,总结的就是太皇太后完全有能力阻止的。不过她老人家没有阻止反而助推了一把。

  这就要说说老人家的哥哥了。老人家的哥哥拖着年迈的身躯在宫里不知与老人家说了什么,三天三夜不出祥凤宫。大抵不过就是反正你老公没了,你儿子不待见我闺女也就是你的侄女,我们为他的江山做了那么多贡献,不能看着他交到南宫家以外的人手里。只能我的外孙云云等等。

  然后迫于哥哥的压力,和家族的使命,老人家也顾不上亲情,儿子都不要了要孙子也没用,这百里君凌再怎么也没有南宫家的混血,咬咬牙选择了家族使命。

  对于一夜灭门的御王府太皇太后视而不见,对于深陷阴谋的百里君凌更是不提一句珍重。

  临产的太子妃本来可以避免不幸,去找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将人送上了混乱的战场,路上急产的一对龙凤由着母亲拼到最后一口气撑到百里君凌遇袭的地方,见到满目疮痍烽火的将领尸体,刚生完产本就虚的太子妃一口气没上来,撒手而去了!

  本以为都干净了,想不到百里君凌没有死还带回了俩。

  香盈袖觉得自己活着也是万幸!感谢权者们的手下留情。

  香盈袖不知道怎么安慰,可瞧着一脸淡然就像说别人的事的百里君凌,又觉得可能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安慰也说不定。

  香盈袖忽然想起太后给她的镯子,匆匆翻出来给百里君临瞧瞧。

  只见平静冷然的脸上骤然一股杀意流露,眸子里的黑深如地狱。

  香盈袖急急往后躲去。

  “哪里来的?”百里君凌字字如冰从喉间溢出。

  “太……太后给我的!”香盈袖结巴着说完整,这时候百里君凌好可怕,就像是嗜血的魔鬼。让人不寒而栗。

  百里君凌拿着血玉镯子带动着烛火消失在黑夜中。

  ——

  香盈袖从白天等到黑夜,了无百里君凌的音信,心中的不安在心中不停的跳窜。

  已是半夜高挂的月,越是晚秋的夜越是寒冷。

  香盈袖拉着袍子依坐在窗台,望着长长的走道,在盼着有些人的到来。

  忽然月影中一行身负重伤的黑衣人搀扶着一人歪歪斜斜的走来,香盈袖心瞬间提到了嗓门口。

  匆匆跑出去,也顾不得滑落的袍子。

  只见被搀扶的大海已经是去了半条命,半天说不完整一句话。

  香盈袖不愿想太多。

  “怎么回事!”这句话香盈袖拿出所有的勇气在回应。

  “王……王妃,王爷……在……在慧仁苑……您去瞧瞧……”大海说完后便昏迷了过去。

  “你们照顾好大海,好好歇着。”

  瞧着端着灯油出来的铃铛和秋梨,冬枣。香盈袖匆匆交代后,便一刻不顿的朝着慧仁苑跑去。

  ——

  香盈袖来到慧仁苑时,捂嘴泪眼的说不出话来。

  素雅干净的房间全被凌乱倒置,百里君凌一身黑衣湿漉漉,一看便是血水浸染而成。肩头一刀深可见骨,百里君凌眸子一层薄薄的雾水,一口一口的仰灌着酒。全然不顾不止的血水和满身的伤痕,嘴里不停轻念着香盈袖听不清的话。

  香盈袖心中如巨石般堵着,瞧着这样的百里君凌竟是忍不住的想要难过。一步步迈向他的步子都像是用尽了所有了力气。

  香盈袖蹲坐在百里君凌身旁,手颤着想要为他处理身上的伤,却只瞧一眼,便心痛难忍!泪更是藏不住的往外流。

  她为他不是第一次处理伤口,只这一次好怕自己弄伤弄疼了他。

  木讷的更是不知该如何。

  香盈袖瞧着百里君凌失神的眸子,没了往日淡然冷傲,像急了迷失在人海里的孩子,不知所措。

  香盈袖不自觉的将头埋进了百里君凌未受伤的肩头。

  “求你了!不要这样!我好怕!”话语间不自觉的哭泣而出。

  百里君凌扣着香盈袖的脑袋压进自己的臂弯,将头埋进香盈袖的颈窝。闻及的除了满身的血腥味还有浓厚的酒气。

  百里君凌语带哽咽道“好想,现在就将他们斩尽!”

  “如果代价是你这般,我宁愿他们都逍遥的活着,你好好的健在!”香盈袖啜泣着说完。

  百里君凌喉间一紧!有苦涩,心却骤然舒畅了许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里迎红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