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搬运新娘在国际机场的离奇失踪
凤凰只在枫里醉2020-01-09 09:024,316

  搬运新娘伍小晚的紧张比起何思远更甚,登上飞机的那一刻,纵使刻意忽略身后父母兄长那不舍担忧的目光,也依然心如狂潮。此去异国的吉凶难定令她彷徨忐忑,一想到正在大洋彼岸等着她的二婚丈夫何思远才不过是见过三次的陌生人,她就心乱如麻。

  好在还有老同学顾盼盼和她结伴同行。飞机上两个人聊聊天看看电影,吃吃东西睡睡觉,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虽然有点长,但也总算熬过去了。

  蒙特利尔特鲁多机场国际航班到达大厅。伍小晚和顾盼盼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路过边检,海关,取行李,总算顺利出了关,盼盼有点闹肚子,去了洗手间。

  伍小晚守着一堆行李,眼睛忍不住东张西望,漂亮偌大的国际机场处处都有新奇,多少削减了些长途跋涉的劳累和初来乍到的紧张。她暗自庆幸有学霸老同学顾盼盼一路结伴而行,不然英语不灵光的她未必有这个勇气独自登陆加拿大。

  “伍小晚!小晚!在这在这!”她听到了有人喊她的名字,定眼张望,在人群里看到了来接机的何思远和张波,张波很兴奋地朝她招手。

  她的目光落在了何思远的身上,不得不说,长腿帅哥在哪里都是稀缺资源,哪怕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也是那么引人注目。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的长风衣,一条姜黄色的长围巾随意绕了一圈搭下来,和矮了一个头的张波并肩前行,更显俊逸潇洒。

  伍小晚和何思远没有办婚礼,彼此都是二婚,登记后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这件事就算成了。本来宋春兰有点介意婚事的仓促,才见两三面就定下来,还连酒席都不张罗一下,是不是太冷清了些,但是伍水清劝慰老婆说,女儿和万世杰倒是谈了几年才结婚,还不是惨淡收场,就别那么在意形式了。宋春兰心里还是有点憋得慌,头婚已经是裸婚了,这二婚还是那么不讲究,我们女儿真是命苦的咧。

  伍小晚倒真的无所谓,一切从简是她坚持的。何思远也没有勉强,毕竟回国的时间不长,能不折腾就不折腾了,婚后第三天他就飞回了加拿大。团聚签证交上去还算顺利,两个月不到就成功获签,也算是光速了。这期间两人一直用网络联系着,也总算对彼此有了些了解。没想到时隔两个月的今天见面,彼此还是有些许生疏感。

  “哟,我说哥们,这么久没见,不赶紧拥吻一个?”张波一如既往的贫嘴。

  何思远张开了双手,伍小晚愣愣地看着他,还没等反应过来,已经被他长手一伸,圈进了怀里,动作自然,话语热烈,“welcome to Montreal!”

  张波笑着起哄:“哥们你含蓄得可以啊,光抱抱怎么解相思苦啊,至少先亲她个三百回合!我可不会放过我老婆!对了,弟妹,我老婆呢?”

  “洗手间呢,她说肚子有点不舒服。”

  张波顿时满脸担忧,伍小晚笑了:“放心吧,丢不了。”

  张波点点头,宽慰着自己:“也对,估计排队呢,女厕人满为患的几率很大。“他对着伍小晚作揖,“弟妹,劳驾帮我进去看看,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伍小晚进洗手间找顾盼盼,何思远看张波的紧张样,一脸鄙夷,“不用那么急,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你还是收着点,别把嫂子累坏了。”

  “去你的!”张波大力拍一下发小的肩膀,“来日方长,我才不舍得让我老婆刚下飞机就受累,反正也等了那么久了。”

  虽说这已经是张波的三婚了,可还从没有一次让他这么按捺得住,结婚至今都还没有过鱼水之欢。他和顾盼盼是闪恋一个星期结的婚,顾盼盼一直很矜持,冷美人范十足,婚前那个星期连手都没能牵一下,就连举行婚礼当晚的洞房花烛夜,他的猴急热烈也被顾盼盼三言两语打发了。接连一个礼拜,新婚娇妻都以太累的理由拒绝同床。他抗议,顾盼盼就说连这种事你都想强迫我,不在乎我的感受,以后长长几十年你肯定更不会尊重我,我对我们的婚姻不抱希望了,看来闪恋闪婚确实不靠谱,根本不适合我这种慢热的人。

  这样的话一出口,张波哪里还敢造次?甚至顾盼盼催他先回加拿大处理公司的事务,让她一个人留守国内等团聚签证下来,他也不敢反对了。

  不管何思远怎么嘲笑他犯贱,张波都不否认自己对这个美貌又有个性的小娇妻是又爱又怕,她的冷若冰霜对他而言像是一种春药,那冷艳的眼神扫他一眼,他就觉得浑身都酥软了,哪怕多离谱的要求都能答应。

  联想到张波的上一任老婆郭丽莎也是从国内搬运的,一样年轻貌美,却短短半年已经一拍两散,速度惊人,何思远为兄弟心有余悸,偏偏屡败屡战的张波对他的忠告嗤之以鼻。何思远只能暗自祈祷顾盼盼不要出什么幺蛾子,再让张波承受打击。

  伍小晚从洗手间跑出来了,满脸着急。看她身后空无一人,张波迎上去急问:“盼盼没事吧?真吃坏肚子了?”

  伍小晚一脸慌张,“她没在里面呀。”

  张波不明所以:“什么意思?她出来了?没看到她呀。”

  伍小晚说:“里面我全找遍了,她人不在,应该是出来了。”

  张波顿时比她还慌:“那她上哪去了?”

  “会不会出来的时候没看到我们,走丢了?”何思远提醒说,“赶紧打她电话看看。”

  张波连续拨打了好几次顾盼盼的手机,都没人接,看着人潮涌动的机场,他真的慌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晕倒在哪里了?”张波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更是心乱如麻。

  几个人心急火燎地分头去找,还一直拨打顾盼盼的电话,始终都没人接听,要命的是后来还关机了。何思远还找了机场的工作人员,启用中英文广播滚动寻人,工作人员也帮着一起找,始终一无所获。顾盼盼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踪影全无。

  后来,机场的工作人员认为顾盼盼一定是已经离开了机场。“会不会是被坏人绑架了?”伍小晚说。

  张波已经六神无主了:“对,绑架,一定是有人绑架了她!”

  “不太可能。”何思远马上否决这种猜想,“机场里人来人往的,又是大白天,众目睽睽下要绑走一个大活人,哪那么容易?有没有可能是最近你和她吵架了,她生你气故意躲起来让你着急?”

  张波猛摇头:“我怎么会和她吵架呢,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连不让我回去接她,我都听她的,恨不得供起来的姑奶奶,我怎么敢惹她生气呢?”

  何思远转头问伍小晚:“你和她一路过来的,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伍小晚想了一下,摇头说:“没什么呀,就是吃吃零食,睡睡觉,聊聊天,挺正常的呀。”

  “你们聊天都说了什么?她有没有透露过什么?”何思远眉头紧蹙地追问。

  还没等伍小晚回答,张波突然眼神异样地看着她,“小晚,我求你告诉我,盼盼到底去了哪里?”

  伍小晚一愣,不明所以:“我,我不知道呀。”

  张波的表情语气都有几分奇怪:“你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又一路陪着她过来的,怎么会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真不知道,盼盼就说她闹肚子了,要上洗手间,让我在外面等她,我看着这么多行李,也就没跟着进去。”

  何思远插话说:“那她的行李全在这里了吗?”

  伍小晚说:“对,她的大行李箱还在这里,她就背着她的双肩包进去的。”她顿了一下,“她好像是把护照证件钱包这些重要的东西放随身包里的。”

  何思远闪过一丝怀疑的神色。“会不会她突然不想来加拿大了,转机又回去了?”

  “可能她后悔了,不想移民了,又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自己就直接回去了?”伍小晚想起飞机上盼盼心事重重的样子,也觉得有这个可能性。

  他们查询了当天回国的各路航班乘客名单,没有发现顾盼盼的名字。尽管如此,张波还是给国内岳父母拨打了电话,追寻顾盼盼的下落。老丈人着急的语气让他确信,他们也和自己一样,对顾盼盼的失踪一无所知。

  张波绝望了,瘫坐在机场的联排椅子上。“完了,顾盼盼,肯定跑了。”

  伍小晚何思远面面相觑。

  伍小晚心慌意乱,盼盼跑了?她为什么要跑?跑去哪了?

  何思远拍拍张波的肩膀安抚说:“别想太多,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我们都先回去休息,有什么明天再说。”

  距离顾盼盼失踪已经6、7个小时了,他们在偌大的机场马不停蹄地从中午找到晚上,早已经精疲力尽,特别是伍小晚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机,连气都没喘一口就到处找人,累得都快站不住了。

  张波垂头丧气自己开车走了,何思远也载着伍小晚离开机场回家,伍小晚在车上还在拼命回忆和顾盼盼在飞机上相处的点滴,试图找到顾盼盼失踪的蛛丝马迹。

  一想到盼盼就是在自己眼前消失的,她就懊恼又自责,“其实我连她有没有进洗手间都没留意,只是顾着看行李和拍照,太大意了!”

  何思远的脸色一直很难看,不发一言。伍小晚坐在副驾上,能感觉到他强烈克制的愤怒。他一直对顾盼盼心存偏见,认为她嫁给张波是别有所图,当初就说过“她和张波明明是自愿相亲,自由恋爱,要是觉得张波离过两次配不上她,她不结不就完了嘛,弄得好像谁逼她似的,莫名其妙!”

  其实何思远和顾盼盼也就是婚礼上见过一面,但顾盼盼在婚礼上的全程黑脸,让他一直耿耿于怀。他想不通有什么理由,会让一个女人在自己的婚礼上如此表现,明明张波处处对她百般宠爱迁就,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结婚另有图谋。

  这个不仅是何思远的猜想,就连伍小晚也有此怀疑。在飞机上她曾试探地问过盼盼,是不是和张波结婚是长辈们逼迫,不然她为什么总是这么不高兴,当时顾盼盼一口否认,说从相亲到结婚都是自己的决定,父母反而一开始是不太赞成的,毕竟张波都离过两次婚了,后来看她态度坚决加上张波诚意拳拳,才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盼盼,你别怪我多事,我老感觉你的性格比读书的时候变了很多,为什么连结婚都看不到你有新娘子的……”伍小晚顿一下,“喜悦呢?”

  顾盼盼沉吟了一下,反问她说:“小晚,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你呢?你脸上怎么也没新娘子的高兴劲,甚至连喜酒都没摆?”

  伍小晚愣住,脸上现出尴尬,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盼盼疑惑了,“不也一样闪婚加拿大公民?”

  “我这种失婚女人,生无可恋,嫁谁都一样。”

  盼盼好像明白了什么,也叹了一口气说:“原来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人。”

  伍小晚追问:“盼盼你是头婚啊!难道你也失恋了?失去了你刻骨铭心的爱人?”

  盼盼摇摇头,笑而不语。这个话题也戛然而止。

  伍小晚现在回味起盼盼当时的笑,觉得内容很复杂,有甜蜜,有庆幸,还好似带点苦涩和沉重。她不知道盼盼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和这个高中老同学十年没见了,自从在她和张波的婚礼上重逢,她就发现盼盼身上带了一层神秘的气息,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现在,她居然在蒙特利尔机场离奇失踪了。

  回想起顾盼盼离开时特意回头看了她一眼,当时脸上的表情和眼神都是意味深长的,可惜她完全没有捕捉到其中的深意,不然说不定就能劝住她了。伍小晚觉得自己难辞其咎。她和盼盼的团聚签证都办得很顺利,所以张波何思远都一致赞同她们两个老同学一起结伴飞过来,互相有个照应,哪里知道顾盼盼居然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失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