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凤凰只在枫里醉2020-01-06 10:232,799

  不远处新郎正给顾盼盼介绍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宾。“老婆,这是我最好的哥们何思远,也和我一起混枫叶国了。都怪这家伙磨磨蹭蹭的,赶不及回国来准备,不然他就该是我伴郎了。”

  “哎,我可是第一时间订的机票,谁让你小子回来探个亲,又骗得如花美眷上花轿,这怨得着我吗?”

  “骗得到是我的本事,你羡慕嫉妒恨啊?哈哈哈!”张波一脸得意,“还不快叫嫂子。”

  “难怪张波那么急不可耐,原来嫂子这么闭月羞花,难怪难怪。”何思远的嘴抹了蜜般。

  和何思远视线相碰的那一瞬,伍小晚第一个念头就是转身,想找地方逃走。可那家伙却不肯放过她,撒开大长腿,几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嗨,又这么巧?”

  他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一身正装穿出了雅痞的模样,天蓝色西装,里面的衬衫是粉红色竖条纹,解了一颗纽扣,红色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可能是想营造玉树临风霸道总裁范吧,不过看在伍小晚眼里,非常地不伦不类。

  “盛装来我哥们的婚宴蹭大餐?”何思远上下打量她,今天的她穿着一袭浅紫长裙,“千万别把这里当自助餐厅哦。”

  “狗嘴吐不出象牙!”

  “不会是我老妈请你来的吧?”何思远怀疑是老妈派她来堵自己的,老妈对这个伍小晚相当情有独钟,昨天亲自押他去梧桐苑见面就罢了,还怪他没把她带回家吃晚饭,“我很好奇,你到底用了什么招数让我老妈只认准你,而彻底失去了继续给我安排其他相亲的兴趣?”

  伍小晚耸耸肩:“与我无关,只能说舒阿姨已经对自己的宝贝儿子彻底失去幻想了。”

  何思远扬眉:“我妈早不失去幻想,晚不失去幻想,偏偏遇到你这个平凡无奇的女人,就……这个逻辑好像说不通吧?”

  伍小晚忍住笑:“逻辑没问题啊,你妈妈看到连我这样平凡的女人都对你毫无兴趣,终于明白过去高估你了呗!”

  张波带着顾盼盼过来了。“嘿,老弟,动作挺快啊,这就泡上啦?”真是物以类聚,这个张波居然讲话也和何思远一样的风格,“哟,这不是我老婆的漂亮老同学吗?”

  “这么巧?你的同学居然嫁了我的发小,哎,缘分呐!”何思远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得很夸张,“张波,严肃点啊,什么泡不泡的,注意措辞,这是你的未来弟妹。”

  张波惊讶地把嘴张成了O字型,“真的假的?不能够吧?”

  “废话,就许你天天新郎,兄弟我就孤家寡人啊?”

  “你小子行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心如止水了呢,弄半天也不甘人后啊。”张波一脸坏笑,转头又对顾盼盼说,“老婆,看来你这个同学魅力真大,我这弟弟可是那宁缺毋滥的人啊。”

  顾盼盼嗔怪道:“小晚,和你男朋友来,怎么也没说一声。”

  小晚急了,解释说:“你听他胡说八道呢,我们认识加起来就24小时,和路人差不多。”

  “弟妹那你多虑了,这爱情啊和时间一点关系没有,只和感觉有关,你看我和盼盼,认识不过一个礼拜,不也走入婚礼殿堂了吗?”张波说。

  顾盼盼一脸鄙夷地挤兑丈夫,“人家能跟你比吗,瞧你那猴急猴急的样。”

  张波不急不恼,还是一脸殷勤的笑容,说:“那我还不是怕我的漂亮宝贝跑了,俗话说夜长梦多,趁热打铁嘛。”

  顾盼盼冷哼一声,不接他的茬,张波讪讪地笑了一下,转头对何思远说:“都怪你小子不仗义啊,早吱一声,我们不就一起办了嘛,成双成对的,多喜庆多热闹不是?”

  话才说完,张波和顾盼盼又被人拉走了,把何思远伍小晚两个晾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我兄弟的话,考虑一下怎么样?”何思远凑近她说。

  伍小晚瞪他一眼:“有病!”

  “我今天发现啊,其实你打扮打扮也还勉强能见人,再说娶妻求贤,要不要我们试一下?”何思远半真半假地说。那天回家告诉老妈和伍小晚没戏的时候,老妈那失望的表情让他非常意外,怅然若失的神情,和以往马上拿出通讯录又紧锣密鼓地为他敲定下一个相亲对象的积极作派完全不一样。

  特别是和伍小晚通完电话后,老妈没有再说话,一声不吭地上了二楼卧室,那个沉默又落寞的背影让他的鼻子阵阵发酸。他心想,也许老妈是对这没完没了的相亲和儿子敷衍的态度累了倦了,特别是张波都第三次上贼船了,两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在婚姻方面的状态如此大相径庭,一个是极端地积极,一个是永远地消极,纵使是开明如老妈,也难免心灰意冷了。

  伍小晚突然笑颜如花,语速飞快,“好啊好啊,既然你主动提出来,我也就不矜持了。其实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就是我的菜,你完美到我一见到你就心跳加速。”

  何思远一怔。

  “特别是你的加拿大身份,真是好棒哦!简直帮我圆梦了好不好,我做梦都想出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无奈没钱没能力,只能望洋兴叹,现在老天让我遇到你,真是天赐良缘啊,我们还等什么呢?所有的程序和步骤都跳过去,不要恋爱不要婚礼,马上登记结婚,然后把爱你爱到发狂的老婆我带到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去接受他们的腐蚀吧,以后我保证三从四德,天天为你做牛做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相公,好不好啊?”

  伍小晚用那位网红妹妹的腔调恶作剧般地一口气发泄完,笑盈盈地挑衅何思远。她一直以为只有乌娜那样天赋异禀的女人才能即兴损人还不带脏字,没想到一场狼狈的失恋也能赋予她这样伟大的功能,看来乌娜说得很对,每个女人都是可造之材,虽然自己情商资质堪称一般,但多恋爱多经历,脱胎换骨也不是遥不可及。

  何思远靠近伍小晚,咬牙威胁,“别耍我,我怕你承担不起后果。”

  伍小晚往后退两步,看着他冷笑,“你不是老觉得自己是绝世钻石王老五,哪个女人见了你都爱得死去活来,尤其你那高贵的海外身份,就是你在相亲市场上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试金石吗?为什么刚才你又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这证明你自己也很清楚,无论你多帅多优秀,总有女人不爱你这一款,至于什么出国移民,你难道真的认为每一个女人都有兴趣到国外去生活,都对你那什么狗屁枫叶卡虎视眈眈吗?”

  何思远也冷笑一下,“你又用什么证明你对枫叶卡没兴趣?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就可以证明你的清高和傲气了?”

  伍小晚随手抓起餐盘里的几颗炸青豆,放进嘴里大嚼特嚼,“还记得你对网红妹妹说的那句话吗?好山好水好寂寞,鸟语花香饭不香!对于吃货的中国胃来说,还用比这个更残忍的事情吗?”

  何思远蹙眉盯着她看了一分钟,并不买账,“知道吗?我哥们已经离婚两次了,每次他回来探亲还是一大群女的前仆后继和他相亲,这说明什么?”

  伍小晚伸手在餐台拿了杯橙汁,“这能说明什么?难道你认为你的兄弟如果没有加拿大身份,就没有女人看得上他?”

  “那也不会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盛况吧?张波这趟回来马不停蹄地相了18个,愿意嫁他的呢就有至少一半,这么高的概率你能说没有点别的原因?”

  “这么说,你嫉妒你的兄弟魅力比你大?别以为个个都像你这么肤浅,只看皮囊,说不定你兄弟就是比你天生桃花旺!”

  “张波桃花旺有可能,但是招来的桃花说不定是桃花劫。”何思远往盼盼那边一努,意有所指,“你看过在自己的婚礼上冷若冰霜的桃花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