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兔死狐悲的怀疑
凤凰只在枫里醉2020-01-11 09:184,068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为什么?

  伍小晚越来越头疼,在一种极度的疲惫中,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头慢慢地靠在了何思远的肩上。

  听着伍小晚的轻微呼吸声,何思远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再也无法心无旁骛地开车。顾盼盼的突然失踪,带给他的震撼并不亚于张波。顾盼盼和伍小晚,都是从国内不远万里“搬运”过来的妻子,他们对她们几乎可以说是知之甚少,唯一牵系彼此的也就是一纸团聚签证,而一旦登陆了加拿大,她们就拥有了独立合法的身份,也就意味着彼此可以毫无关系了。

  加拿大僧多粥少,华男可以选择的适龄对象并不多,尤其还要面临国际竞争,所以华男已经习惯了从国内搬运老婆,担保到加拿大来团聚,这是不得已又带有高风险的婚姻,多年来屡屡失败的例子层出不穷。但像顾盼盼这样登陆第一天人就消失的还是闻所未闻。一想到张波这已经是第二次栽跟头了,何思远就觉得心里憋闷得如同烫了火,如今的女人怎么如此大胆无耻!

  他看一眼熟睡中的伍小晚,不禁莫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到家了,他停好车,侧脸看过去,凝望着她安静的面容。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睡着的样子,眉头微微皱着,有一种令人安心的静美。她的团聚签证比想象中快捷,所以离国内分开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可眼前的她依然让他觉得陌生。或许是因为他们由始至终也没有熟悉过,对于这个只见过几面,相处加起来不过几天的女人,她和陌生人唯一的区别,就是她是他名义上的老婆,拿着他担保办理的团聚签证,来到了加拿大,成为了加拿大永久居民。

  他打开车门,小心翼翼地把她从副驾驶座抱起来,脸颊微微碰触到她的脸,柔软光滑,温暖清香的气息沁人心脾,他调整了一下姿势,为她找到更舒服的位置,那软而娇小的身躯即刻填满了他的怀抱,脸上的表情更舒缓而安逸了,一直到他进了家,把她轻轻地放在了卧室的大床上,她依然没有醒。

  他皱眉看着她的外衣,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托起她,很轻很小心地帮她脱掉了,只剩下了薄薄的一件打底衣,拉上被子帮她盖好,看着她无辜的睡容,他轻轻地问:“你对顾盼盼的离开真的毫不知情?”伍小晚呢喃着说:“盼盼别走……”何思远叹一口气,走出了房间,轻轻掩上了房门。

  “伍小晚,你是顾盼盼的老同学,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说,你把她窝藏在了哪?你是不是带她去见她的姘头?”

  “伍小晚你这个贱人,你和顾盼盼是一丘之貉,你们把我和张波当成了搬运工,准备逃之夭夭去找你们的情夫吗?快说,你的旧情人是谁?!”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伍小晚被张波和何思远愤怒的狂吼折磨得头痛欲裂,不堪重负,终于为自己喊起冤来,人也激动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咦?她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四下看看,这是在哪里?她怎么躺在床上?她仔细回想,终于想起从机场出来,她上了何思远的车,眼皮子渐渐打架直至闭合的那一幕了。

  她纳闷又郁闷,自己怎么就能睡成猪一样了,连什么时候下的车,进的门,上的床统统都不知,甚至外衣被脱下来了,也一无所知,毫不察觉!羞愧从耳根一直蔓延到脸颊上,她简直不知道该骂自己什么了。

  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呆,她起身穿好了衣服,没找到自己的鞋子,只好赤脚走出了卧室。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何思远的声音。

  “醒了?”何思远坐在一楼的客厅沙发上,抬头对她说,“下来吧。”

  她走到楼梯的最后一格,何思远已经拿了一双棉拖鞋过来,放到她的面前,“穿上吧,一楼不是地毯,地板凉。”

  他瞄见她发红的脸,诧异万分,“房间很热吗?怎么睡得脸那么红?”

  脸上的余热还是那么烫,伍小晚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睡了多久?”

  “你睡了一天一夜,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了,去洗漱一下,出来吃晚饭吧。”

  洗澡间里,何思远帮她准备了齐全的洗漱用品,浴巾什么的也全都是新的,就连洗发水,都是伍小晚在和他网聊时随口提过的牌子,原来他都记心里了,她心里涌起一股暖意。

  洗漱完毕的伍小晚正准备走到饭厅,这时突然从沙发上飘来一个极其沮丧的声音说:“你们吃得下吗?我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吓了一大跳,这才注意到原来张波一直斜躺着蜷缩在大沙发的角落里,她的视线被挡住了,一直没留意。

  “张波,你,你还好吗?”伍小晚没由来地心虚,特别是想到梦里的张波凶神恶煞,她就有点紧张。

  “我老婆跑了,你说我能好吗?”张波没好气地答一句,眼皮都没抬一下。

  “盼盼她,还没找到吗?”

  “找到了,我还用得着一整天就跑你们家窝着么?”张波垮着个脸,胡子拉渣,黑眼圈浓重,可以想象这一天一夜他定是心急如焚,未曾合过眼。伍小晚的心头掠过一阵同情,这活生生是逃跑新娘的现实版呀。婚礼上张波对盼盼百般宠溺的样子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爱人说走就走,音讯全无,那种滋味她最清楚不过了。可是她能说什么?这个时候任何安慰恐怕都是苍白无力的吧。

  “有没有再给盼盼打过电话?可能你多打几次,她就接了?”

  “接个屁,直接关机了。”张波气呼呼地说。

  “那你有没有再给她父母打过电话?”这是伍小晚能想到的唯一途径了,“就算她有心避开你,她家里恐怕还是要交代一声的吧?”

  “这就是我怀疑的点!”张波突然坐了起来,“她父母家里肯定已经接过她的电话了,之前老丈人接我电话还挺着急上火的,交代我一定要找到他女儿,别出什么事了,可后来吧再打过去,人家态度就变了,不紧不慢的,话里话外还特别奇怪,说什么管不了我们年轻人的事了,让我们自己解决,而且反复强调一条,女儿真的没回去过,他也不知道女儿去哪了。”

  不管张波如何苦苦哀求,顾盼盼的父亲都坚称自己并不知道女儿的行踪,逼急了,就说婚礼上已经把女儿交给你了,现在她在加拿大失了踪,应该是你这个做丈夫的责任而不是我们做父母的过错。

  “也有可能顾盼盼只是和家里报了平安,她父母知道了她失踪的原因却未必知道去向。”何思远分析说,“因为她也担心她父母知道了反而被你为难,索性连父母都不告诉。”

  张波点点头,突然转向伍小晚,“小晚,所以你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伍小晚一愣,张波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是老同学,婚礼她唯一请的朋友就是你,她就真的没有和你透露过,哪怕一点点内情吗?”

  张波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怀疑和希冀。他和顾盼盼是微信摇一摇认识的,生活中朋友全无交集,真的是一个星期就闪婚了,顾盼盼不但不把他介绍给亲朋好友,就连婚礼也是在张波父母的坚持下办的,除了她父母和伴娘表妹,就只有伍小晚是她唯一请来观礼的朋友了,两个人又一起在国内等签证,一起飞加拿大,站在张波的角度,说伍小晚毫不知情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伍小晚理解张波想从她这里打探消息的心情,只是婚礼结束她就和何思远回镇上拜见自己的爸妈,张罗着结婚登记和团聚签证的事,何思远飞回加拿大后她就到单位办辞职、交接,剩下的时间就一直专心在家陪父母,直到签证下来后才有时间和顾盼盼在网上敲定一起来加拿大的行程和事项。因为时间紧,又各自准备行李,不管是Q聊还是面谈,她们讲的基本上是关于登机和登陆的细节,根本没机会讲其他的事。伍小晚想反正来日方长,到了加拿大再慢慢闲聊都不迟。更何况,伍小晚的身份很尴尬,她是何思远的老婆,如果顾盼盼是存心躲着张波,又怎么会特意告诉她任何相关的秘密呢?

  她甚至想起在婚礼上初见时,顾盼盼本来是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说要找时间畅聊的,可后来并没有付诸实施,大概就是因为她和何思远的关系而改变主意了吧。

  “没有。”伍小晚不忍心却也只能实话实说,“她真的什么都没告诉过我。”

  张波瞪着她,眼圈发黑,双眼无神,伍小晚看了很不忍心,“张波,我……”

  “张波,我相信小晚不会骗我们的。”何思远打圆场说,“不过小晚可以想办法帮忙联系一下,看看你们的老同学,老邻居那里能不能打听到点消息,还有什么QQ,微信,同学录什么的,留留言,找找看。”

  “好,我会的。”伍小晚无从拒绝,无论能不能找到,总要出一份力。

  “她是存心躲着我了。其实我已经有不祥的预感了。”张波耷拉着脑袋,语气沮丧,一脸的凄风苦雨,“一个是这样,两个居然还是这样,真是倒了血霉了。其实也他妈的怪我自己,怎么就昏了头,不吸取教训呢!这下重蹈覆辙了吧,我该呀我!”

  “先别着急,可能她也是一时糊涂,等伍小晚帮你联系联系,看看有没有转机再说。”何思远拍拍兄弟的肩膀安慰,“你现在需要休息,回去补个觉吧。”

  张波没精打采地走了,他一离开,何思远的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瞪着伍小晚,表情古怪。

  “你是顾盼盼唯一一个愿意请你参加婚礼的人,就凭这一点,就可以想象你们的关系有多么铁!她为什么嫁给张波,为什么一下飞机就跑,你会是那个毫不知情的局外人?伍小晚,你是高估你的脑子还是低估我的智商!”

  “你?”伍小晚气结,弄半天自己在他眼里就是顾盼盼的帮凶,他又怎么会相信她和顾盼盼的重逢只是巧遇,无非是念旧的盼盼忆起当年同桌的情谊,想兑现曾说过结婚一定请她的承诺而已,她无辜被卷入的无奈,三言两语又怎么说得清?

  看到伍小晚欲言又止,何思远心想她即使是帮凶也不过是被顾盼盼利用的棋子,说不定也是碍于情面不得已而为之,咄咄逼人也只会让她更加守口如瓶。为今之计只有慢慢撬开她的嘴,最好动之以情。想到这里,他缓了缓脸色,说:“下飞机就找人,又一觉睡到现在,肯定饿得不行了吧?先吃饭吧。”

  何思远做了几个家常菜,手艺不精,但伍小晚确实饿极了,狼吞虎咽吃了很多。何思远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吃,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她被他的眼神弄得有点尴尬:“我是不是吃太多了?”

  何思远笑了,“现在想起注意形象了?太晚了点吧?当初我真以为你和八仙过海的老板有血海深仇呢。”

  伍小晚脸一红,哭笑不得,反唇相讥,“我还不是以为你是相亲变态狂,好像和那些相亲的女人有深仇大恨,时刻显摆你的优越感。”

  何思远叹一口气,“只是不得已。回国找老婆的人,都是搬运工,伤不起。”

  何思远此刻的神态没有了所谓海外华人的意气风发,变得特别谦逊,甚至带着一丝苦涩和无奈,和伍小晚记忆中初相识的他判若两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