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负心郎迎娶海归女
凤凰只在枫里醉2019-12-29 08:433,710

  马不停蹄赶到小鸡村,公婆家却大门紧闭。左邻右舍对她的到来也是神色怪异,一番追问之后才知道周五上午万世杰已经接父母离开,说是要到市里办二婚喜宴,还要和新娘子一起去香港旅游几天,办什么出国签证,邻居陈大妈很诧异地问道:“你们不是早离婚了吗?世杰他爸最近天天吹嘘说现在的儿媳比你还牛还有背景,说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呢!”

  “那就难怪啦,原来娶了喝过洋墨水的女人啊,怪不得一婚都没办酒,二婚倒大摆宴席了,水涨船高啊!”一旁的中年大叔有几分幸灾乐祸的语气。

  “人家儿子有本事有什么办法,做了公司大老板,长得还那么精神,多少女人要扑上来呀!”本来在不远处三三两两闲聊的村民们也围拢过来凑热闹了。

  “那也挺不厚道的,不管怎么说,他们家能高攀上城市姑娘做儿媳,已经烧高香啦,当初一分钱不掏的就娶回来,后来还挑三挑四的,嫌人没生孩子不是?”

  “生不生孩子又不是人家姑娘一个人的事,我看着这丫头珠圆玉润也是好生养的人,指不定世杰那小子早有外心了,你不种地地还能肥沃起来?”

  “就是,当初一婚在村里都不办酒席,现在反倒还去省会城市的大酒店办了,怎么说也是对不住人家,对了,姑娘你和世杰到底因为什么离了婚呀?离了婚的男人好找,离了婚的女人可就……”陈大妈用同情的眼光瞅着伍小晚。

  “知道他们在哪摆酒席吗?市里的哪家酒店?”伍小晚全身发冷,强撑着追问,大家纷纷摇头。

  伍小晚六神无主地离开了万家,打了一辆出租连夜再赶回市里,她打算一个个酒店找过去,发誓要找到万世杰这个负心人!

  可偌大的城市,要找到万世杰谈何容易?折腾了整整一晚,徒劳无功。伍小晚突然清醒过来,今天是周六,周五上午万世杰接他父母到市里,肯定是周五晚上就办婚宴了。周四他们才办离婚手续,周五就已经和新欢结婚加婚宴了,高效紧凑,必定早有预谋,一切都在万世杰的算计之中,就因为他笃定她惯性的百分百配合不会出现任何偏差,这是个多么自信的男人,而她又是个多么可悲的女人。

  最初的震惊无措过后,就是无止境的悲凉和绝望。回家的车上,车窗外已经是无边的黑夜,的士司机放出的歌悲悲切切,渲染了此刻的寂寥与凄美,让她的泪不自觉地流了满脸。

  越哭越凄凉,伍小晚有了一种晕乎乎的感觉,她停止哭泣将注意力转移到身上时,才发现自己在流血,肚子也开始疼起来,而且有越来越疼的倾向,血也越流越多,又惊又怕的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醒过来已经是在医院里了。

  伍小晚之前一直以为例假不来是内分泌失调,没想到竟是怀孕了。离婚前一晚,万世杰给她的“最后温存”相当热烈疯狂,加上这两天来回奔波,心力交瘁,一个多月的孩子最终被折腾掉了。雪上加霜的打击让伍小晚整个人都垮了,盼了那么久的结晶就这么失去了,和她倾心交付的爱情一同死去了。

  伍小晚觉得整个世界已经黯淡无光,好在她也不是一无所有,医院里爹妈和哥哥悉心照顾,连讲话刻薄的嫂子也给送来了汤水,总算有几分慰藉。何况还有远在加拿大的闺蜜叶丽红每天都发来视频嘘寒问暖,目光里充满了疼惜,“小晚,你放宽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叶丽红一头干练利落的短发,不事脂粉,五官周正,这个比她大8岁的姐姐,性格也如她的外表一样有主见,性格刚强,每每总能给她力量。伍小晚和她相识在6年前,当时万世缘刚刚创建,业务少得可怜,每天伍小晚都趁午饭时间从单位跑出来,在人流密集的步行街一带发广告传单,见人就递过去一张,笑脸加恳求,方法虽然原始但对于没钱在媒体上打广告的小小万世缘来说却是必经的阶段。

  遇见叶丽红那天,本来阳光普照却中途下起了小雨,时间宝贵还要赶回去上班的伍小晚顾不上躲雨,怀里抱着传单跑这跑那,给每一位从各个食肆门口进出的顾客“打广告”,即使受到冷遇脸上还依然带着灿烂的笑容,耐心、认真地给有兴趣的人讲解万世缘的业务范围和服务内容,当时叶丽红正在二楼一家餐厅里和同事们吃午饭,靠窗而坐的她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看到了这一幕,当时雨刚停,挂半空中的美丽彩虹正好和穿着牛仔背带裤,浑身充满青春活力的伍小晚相映成辉,特别是她那阳光可人的天使笑容,特别富有感染力,叶丽红被深深打动了。

  后来叶丽红买了一杯热奶茶,在经过小晚身边的时候送给了她,还拿走了一张万世缘的广告传单,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叶丽红是卫校的老师,有一个毕业多年依然关系很好的学生要结婚,因为父母不在了,请她做主帮忙筹办婚事,她决定就用万世缘作为婚庆公司。之后她和小晚频频接触,讨论婚礼的创意、流程、场地和细节等等,小晚的才气、人品、个性让叶丽红非常欣赏,叶丽红的大气、沉稳、魄力也让小晚折服,两人就这样成为了相遇恨晚的好朋友。

  叶丽红前段时间移民了,刚登陆加拿大没几个月,正是忙得脚不点地的时候,却不顾时差和千山万水都想着她,恨不能立刻飞回来陪她,让病床上的伍小晚很感动。女人在绝望的时候,有知己好友在面前叽叽喳喳几句,就会感觉生活并没有天翻地覆,尤其是你的朋友还是天塌下来都能当被子盖的那种乐天派。

  “伍小晚你垂头丧气,阴沉着脸扮忧郁给谁看呢?你对得起你这张人见人爱花开花开的女神脸吗?但凡有点审美水平的人都看得出来,你这姿色也就仅仅比娜姐我这种倾国倾城的绝色差那么一丁点了,你还怕没第二春啊,多少高富帅排着队等着你伍大小姐的宠幸,哼,那种无情无义的穷屌丝你让他攀高枝去罢了,这世界又不是少了谁就不行,真是的,等我从四川回去你就跟着娜姐我混啦,保你天天劈腿,艳遇不断,吴亦凡李易峰全不在话下。”

  说话的是乌娜,一个古灵精怪的漂亮女生。比伍小晚小6岁,却一副江湖姐的气场,她是叶丽红老家的远房亲戚,按辈分,论起来叶丽红还得管她叫姨,不过小姑娘最烦这些繁文缛节,虽然出身小县城,却丝毫没有乡土背景的气息,加上得天独厚的美貌,又从小没有父亲管教,自有一种野姑娘的豪爽泼辣气息。“别客气,叫我娜姐好啦!”自从5年前考到这座准二线城市的卫校念护理,她母亲高梅花把她托付给叶丽红关照,她就少年老成地自称娜姐,连带逼着叶丽红的闺蜜伍小晚也叫她娜姐。

  这个娜姐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口没遮拦。在三人群里视频的叶丽红当她是小孩子一样训斥,“你还嫌不够乱的啊,瞎扯什么?”

  “谁瞎扯啊,我就是要小晚别总是一根筋,学学我多好,拿得起放得下,爱情算个屁!”乌娜大大咧咧地发表她的高论,话糙理不糙,无非也是为了让她不要再钻牛角尖。乌娜这个撩汉高手,正在四川某城和她新认识的“海龟婿”林大志柔情蜜意,据说马上大功告成了。说起撩汉,乌娜确有写撩汉教程的资本。尽管2字头年华才刚开始没多久,那撩汉水平却已足够惊天地泣鬼神,上可九天揽月,下能五洋捉鳖,只要她乌大小姐媚眼一抛,裙子一摆,管你小鲜肉还是老腊肉,全都手到擒来。反正她信奉的是世间哪有真情在,撩到一个算一个。

  可惜伍小晚走的是另一条路线。本来,以她的样貌、品性,在这个僧多粥少的年代,她明明也可以是男生们抢爆头的抢手货。可她偏偏信奉这样的爱情信条: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这样的绝对纯情主义,当然和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乌娜不在一个重量级。伍小晚在心里自动自觉和乌娜划清界限,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3年已经是一代沟了,她无法理解隔着两条沟的乌娜可以为了想要的海外身份,对一个网上认识没两天的男人抛出媚眼,还沾沾自喜胜利在望。正如乌娜也永远无法理解像她这样为爱全抛一片心的傻瓜,面对丈夫的阴谋算计毫无还手能力,就连本该属于她的房子也留不住。

  伍小晚出了院,连家都回不去了,喝完儿子喜宴从香港旅游回来的公婆,趁她住院的短短几天竟然找好了房子买家,她回家的那天,正好就是买家来交接的日子,她的行李衣物被打包成几大袋扔在门口,和她的人一样狼狈不堪。

  送她回家的妈妈当场就要和公婆打起来,惊动了110,没想公婆很冷静地甩出房产证,还对警察说:“我儿子已经和这个女人离婚了,要我们卖掉这房子,钱给我们养老。”宋春兰这个时候才知道女儿这套出钱出力的房子,连一半的署名权都没有,纯粹是人家万世杰和他母亲共同署名的婚前房子,纵使再恨万世杰一家吃人不吐骨头,也已经为时已晚。

  关于伍小晚苦苦追问的万世杰行踪,公婆只肯吐露儿子和新老婆去国外度蜜月了,其余的只字不提。直到此时此刻,心力交瘁的伍小晚才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她才终于不再担心万世杰的安危,不再怀疑他背后有什么苦衷。一切都是冲她而来的阴谋,那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在有了新欢之后处心积虑地骗她离婚,不但夺走了她的房子,还连账上的家庭财产也都处理得干干净净,只给她留下了一万元的现金。她想不通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可以令这个同床共枕多年的男人如此绝情绝义,伤她至此,不留余地。

  老妈和闺蜜们都说关于房子和财产,官司且还有得打呢,毕竟她出的钱也是有证据可查,可是她宁愿放弃,她是真的累了。比起这些身外物,万世杰的离弃更让她绝望,人都跑了,还要钱干什么呢?她想起那天单位门口的那个热烈难舍的拥抱,万世杰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还有那一声饱含丰富内容的再见。如果她知道这声再见会演变成决绝的再也不见,她无论如何不会放手,她宁愿一直被万世杰紧紧抱在怀里,永远不需要面对这个肮脏而残酷的世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爱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