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曲快终人将散
羽啊蒙2020-03-30 19:562,991

  制造业的开工时间往往比较晚,可再晚也是要上班的,何源的假期一结束,就借着拜年的由头来催促陈立军办理法人代表变更的事情。

  尽管何源和陈立军的关系已大不如前,可何源的礼数还是很周全的,捧来了一箱陈立军最爱喝的酒。

  “新年好,羽朦!”

  “源哥,新年好!”

  和我匆匆打完招呼,何源捧着那箱酒就进了陈立军办公室。

  “新年好,生意兴隆啊,军哥,这酒给你的。”何源清脆地喊。

  听到声音,埋头电脑里玩游戏的陈立军回头看了看何源,“啊源,新年好啊,太好了,谢谢,我刚好这几天酒瘾要犯了。”

  何源放下酒箱,在沙发上寻个地方坐下,问道:“军哥,新年有去哪里玩吗?”

  陈立军在电脑上退出游戏,起身坐到何源旁边冲茶倒水招呼起来,“没有,哪有什么地方去,和我儿子逛逛公园就回来加班。”

  “过年也上班吗?”何源惊讶问。

  “是啊!也习惯了,每年都这样。自己做生意的哪有什么假期不假期,过年不过年的。”陈立军向何源递去了一根香烟,被婉拒,自己把烟吸食起来,“你叔叔那里怎么样啦?上次听他说锅炉节能减排改造那里,他私下投了十几万给袁荣光。”

  提到袁荣光,何源叹气摇头,满脸怒火,“唉,袁荣光那真不是东西,丢下个烂摊子就偷偷跑了,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下面的施工人员见他跑也跟着跑了。把我叔那个气得够呛。这一过完年,我叔就寻了人去把袁荣光找了出来,前两天压着他回工地,不把锅炉修好,就不可能让他走。”

  “呵,还退休干部,这都什么人?”陈立军嘲讽一番,深深吸了一口香烟,沉默地思考了几秒钟,对何源说:“这锅炉要是修好,你就让你叔找点关系让人把锅炉验收了,收点钱回来。你们也是因为我才卷进来这事的,虽然我这边也损失了几十万在袁荣光身上,但你们看看能收回多少吧,你们收了钱也不用给我了。”

  “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那边的具体情况,都是我叔叔在理,钱应该能收回一点,只是能收回多少就很难说了,这单生意怎么来看都是亏的了,遇到了这样的人也是倒霉。”何源默默摇头。

  “是啊,所以做生意,合伙人的人品德行那是相当重要的。”陈立军起身去拆开了何源送的那箱酒,拿起一瓶默默闻了起来,“香!”

  何源笑了笑,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说道;“军哥,我变更法人代表的事情怎么安排啦?”

  陈立军把酒就放回箱子里封上,回到位置招呼何源喝茶,“这个我已经安排好了,这两天等羽朦把变更的手续资料准备好就会去办理。”

  “需要我配合什么工作吗?”何源问。

  “应该要!”陈立军对着我的工位喊了声,“羽朦,进来。”

  陈立军办公室的帘子没有拉上,门也没关上,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状况和听到他们的对话,只是我不记得陈立军什么时候安排过准备法人代表变更的事,也不知道是要把法人代表变更为谁。

  进到陈立军办公室,陈立军便问我:“连瑞晟法人变更需要源哥配合什么工作?需要一起去现场办理吗?”

  “源哥是旧法人,不需要去到现场,到时候在我拿过去的资料上签个名就好了。”我回答。

  “好,那到时候你给电话我!”何源对我说。

  “嗯!”我点点头。

  正事说完,目的达到,何源起身便想离开:“军哥,我中午还约了客人吃饭,现在差不多时间了,下次再过来找你聊天。”

  “嗯,好!”陈立军应承着,起身目送何源离开。

  何源一走,我就气急败坏地质问陈立军,“为什么你要说锅炉收回来的钱不用给我们?这不亏死了?”

  陈立军早料到我会质问这一事,缓缓吞了一口茶,解释道:“就一顾全双方情义的说法,你以为我不这么说何少康收回来钱就会给我们?别傻了,前面是我们自己说止损放弃的,烂摊子是别人去收拾的,别人收拾好了给你钱是道义,不给你是道理。而我这样说了,起码何少康这烂摊子收拾不了也不会再找我们算账,我这是在止损。”

  “那我们投进去的钱怎么办?好几十万呢?”钱虽然不是从我口袋里拿的,但终归是公司的钱,我心疼得很。

  相对我的不忿和不甘,久经商场的陈立军倒看得开,他说:“和何少康硬碰硬抢钱是没用的,后期因为我们的离场和何少康的继续投入,人家上市公司现在结钱是直接结给何少康的,他要是不给你钱,你又奈何?这次我估算,何少康是不会亏的,他出的十几万成本肯定能收回,但他是一定不会给我们的。做生意就是这样的啦,有亏损很正常,记住永远向前看才有出路,一味回头纠结过往就永远走不出困境。”

  我虽心有不忿,但无力改变锅炉项目的任何局势,只能把关注点转移回河源的要求上面,“我还没有做法人代表变更材料哦,你都没告诉我变更为谁。”

  陈立军发送了一张身份证图片到我手机上,我留心看看,侯鑫,1986年e市本地人。

  “变更成他是吗?”我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以避免做无用功夫。

  陈立军走回他的电脑前继续玩他的游戏,介绍道:“是,这是我干儿子,他以前刚毕业就进了我公司,就是那家我进了工商黑名单那家公司。这几个月刚生了个女儿,当了爹,人生总是很感慨啊,当年这一毛头小子现在都当爸爸了,我都当干爷爷了。你先准备好资料,明天我让他过来载你一起去办理变更手续。”

  依着陈立军的意思,我准备好变更材料,并让何源、陈立军、薛伟成等相关人员在需要的地方签上名字,当然还差这位新法人侯鑫的身份证复印件和签名。

  我对侯鑫很是好奇,因为我从未见过陈立军以前手下的人,这是唯一一个,估计也就是当年的我,最后留下来相信陈立军的人。

  当侯鑫真正出现在我面前,陈立军给我们做了介绍。

  我注视一眼侯鑫,侯鑫的五官端正,身材略显肥壮。

  因为陌生,一路上我和侯鑫没有任何对话,整个业务办理流程只有因办理手续说了几句话,两人加起来不超过50个字,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但我有种感觉,随着业务交集的变多,我们以后会成为熟悉的朋友。

  手续办理结束,侯鑫载我回公司后就马上离开了,没有像其他客人一样会到办公室和陈立军唠嗑。

  陈立军没看到侯鑫回来办公室也一点不奇怪,仿佛他早已习惯。我留意侯鑫对陈立军的态度很是恭敬,但总感觉隐藏了一丝不大想搭理陈立军的错觉。

  在我认真猜想着陈立军和侯鑫关系的种种可能性的时候,陈立军一声大喊“羽朦”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陈立军递给我一张纸,纸上是陈立军密密麻麻写的一堆字,“把上面的字整理一下语句,打成文档发给薛伟成。”

  我接过仔细看看,是陈宏明劳动仲裁案子的上诉状,里面的内容基本就是他此前对这案子的陈诉看法,我无奈说道:“这有什么意义呢?到头来的审判结果都一样。”

  “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这么多废话。就算结果一样,我都要拖到他烦,他陈宏明没有一年半载的官司麻烦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丝一毫。”陈立军对陈宏明官司案子的态度依旧强硬。

  选择留下来公司的我没有拒绝陈立军安排这任务的理由,只得照着指令把《上诉状》敲打成文发给了薛伟成,薛伟成也照着陈立军的安排提交了上诉请求。

  一个月后,陈宏明借给公司两万元的经济纠纷案件同样以连瑞晟公司落败而获得陈立军再次上诉的处理结果,剩下的可预见结果就是经过漫长的法律流程,拖个一年半载后,公司再慢慢结算欠款给陈宏明。

  陈立军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陈宏明在这事的处理上就不如叶佳涵了解他,叶佳涵在陈立军面前卖个惨,诉说苦衷就轻而易举地把工资拿到手,还保存了双方的情谊,陈宏明却选择硬碰硬,伤了情面,至今未收回一毛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无涯笑着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生无涯笑着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