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归墟之战
龙芯2020-01-06 09:564,197

  大荒之前神武之初,在天地东面有一片浩瀚汪洋,其洋之深永无尽头,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最后都汇集到这无底之海内。

  传言此海能吞噬天地山河,能吸尽万物之精魂。故而,此地都成了世间生灵的禁地,亿万年之久也不会有一位神魔精怪踏入此间。

  但此刻——

  黑云滚滚,天雷阵阵!一望无际的藏青色大海腾起百丈的滔天巨浪,与震怒咆哮的苍穹连接一体。

  幽暗的深海内却别有一番天地,四处被奇珍异宝照耀得五彩缤纷,隐隐之中但见阑珊之处水中漂浮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宏伟宫殿,熠熠的金光使得微微荡漾的水波时不时的散出一片粼粼之色。

  此刻大殿之内的气氛却不似深海中的灿烂美好,反而是异常的压抑沉闷,殿中林立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深海妖精,众人都绷着脸屏息凝神,连呼吸都是那样的小心翼翼。

  被夜明珠照得仿如白昼的大殿之上,当中五色碧玉宝珠镶饰的王座上,端正坐着一位身穿紫黑相间龙袍的年轻君主,此人穿戴奢华却简单,有着一头异常乌黑顺滑的头发,发丝一丝不苟的用一根暗紫色的宝玉簪子紧紧的束在头顶,他五官英朗,面若皓月,有着一双多情的龙眉凤目,可顾盼之间却有着浓烈的阴寒之气,其间的狠唳无情一览无遗。他微瞌上漆黑的双眼,空气凝聚,时间冻结,若不是那一身与生俱来的霸者之风,这俨然就是一位游戏人间的王侯公子。

  许久,他睁开深邃幽亮的眼瞳,不经意间射出一抹森森的寒意,将大殿之内黑压压的一群臣子扫视了一周,朱红的薄唇微启,声音低哑,不带一丝的温度,道:“追风将军,你且领着十万精兵压后支援,”眉眼一扫,转而对一位身着红金盔甲的虾将军道:“逐浪将军你就领着五万将士隐在暗处等候时机左右夹击。”略略停顿后,他眼尾又扫向人群,最后定格在一位中年的彪形大汉身上,说:“乌黎将军,”他故意将声音放柔了些许,可如此一来倒更觉阴寒森森的,“此前你曾是神族的御史神差,本君知道你心里觉得有愧于神族,此战你就莫参与了吧,和荣格二人留守在归墟城中如何?”

  乌黎微微扯动了下嘴角,引得他一脸的横肉也动了动,虽有不悦但硬是垂着嘴角点头领了命。

  宝座上的男子兀而挺身起立,长袍一挥,露出腰间的那把镶着红宝石的暗黑色宝剑,他一边迈着大步走向殿外,一边大声宣道:“其他众位与本君一道腾上云头大战神族!”

  “是!”

  齐齐的应和声如洪钟一般响亮,引得周遭的水波一圈圈迅速猛烈的扩散。

  ……

  归墟国主昊天本是妖族的一条未修成人形的大蟒蛇。当初魔尊阎宸与魔妃娘娘琉光出使妖族之际,昊天觊觎魔妃太阳神女的真身,欲将其食入腹中,为此魔尊要将其挫骨扬灰。他历经北极冰境,又穿过了炼火之狱,逃到八荒禁地的深渊之泽,六界的追兵方肯罢休。

  六界均以为他死于冰境火狱之时,谁知这条未成气候的蟒蛇竟意外得到了父神的神力,并且吸食了父神散落于冰境的元神!

  “父神”归来,他自名“昊天”,召集四海八荒的叛逆之臣入了深渊之泽,建立“归墟之国”。

  至此,归墟乃成了六界共同的敌人,但昔日天魔大战两败俱伤,六界谁都不敢再轻易发动战争,这亿万年来均也不曾有任何往来。

  神族是六界之主,向来处于中间立场。可此役却是神族以讨伐昊天致使父神彻底陨落为由,出战归墟。

  出征归墟之国的也并不是神族的某位了不起的上神,仅仅由赤炎神君与青柠神女二人带了百万的神兵就这么匆匆而来了。他们二人一个是神族公主,一个是太阳女神之子,身份虽是异常尊贵但毕竟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儿,神族怎会派这两个小小少年领兵出讨归墟?

  少年初生牛犊也并未多想,一身白色戎装格外的意气风发,他眉目流转间有着过于冶艳的神色,手执一把伏天剑,站在阵头好不欢喜。媚眼轻挑,看见青柠白皙透亮的肌肤上印着的那两扇黑黑密密的睫羽微微颤动了两下,他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颈之下。

  他喉结滚动了两下,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正欲同旁边的神女说话,就见不远处电闪雷鸣之处浮起大片的五彩斑斓的烟雾,这些烟雾将乌云密布的天空一下渲染得灿烂夺目,眨眼功夫,它们就幻化成了各形各色的虾兵蟹将!

  少年寒下脸,抬高下巴,媚色的双瞳中噙满不削,冲着对面五颜六色的敌军高声嚷道:“嘿!来了这么多小虾小螃蟹们哈,今天本神君将你们统统烤熟了给我神族的弟兄们当下酒菜,兄弟们觉得如何啊?”

  他话音一落,身后的神族将士们齐齐举起神枪宝剑应和喧哗……

  这时,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巨响,一道雪亮的电光划破少年头顶的乌云,笔直朝着仰头嘲笑的少年击了过去,少年止声,赶忙一个飞身躲开了,可他身后的神兵神将们却躲避不及,狠狠中了一击,生生劈开了一条血肉大道!他震惊的转头,见到五彩的敌方阵营中,有一位黑紫袍服的男子双手运着神器正缓缓从天而降。

  毋庸置疑,刚刚那一击定是此人所为!

  少年眯着眼打量来人——

  “你——就是归墟国主昊天?”他挑起一眉,有些稚气的脸上故意堆上不可一世的神情,道:“你从妖界出逃,偷食父神元神,又将一众海怪聚集一处建立归墟之国,今日本神君与青柠神女便代替神族将尔等统统清剿!”

  他用手肘碰了碰立在身侧的青柠,示意她也说上两句唬唬敌方,可等了半晌却不见青柠开口,他疑惑的低头看她,见身旁的女子一脸的魂不守舍。

  “青柠,青柠……”他压低声音唤她。

  “啊!”神女慌乱回神,匆匆迎上他的眼神又匆匆避开了,颤着唇语无伦次的说:“此人偷食了父神的元神,你……当心些……”

  他见她眼眶里似乎有泪光闪烁,这是他们第一次出战,想必她是吓坏了。少年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嗯,我会小心的,你就跟在我身后,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的。”

  对面的昊天在云端落稳,猛烈的风暴吹得他的袍服高高飞扬,他懒得同这小儿呈口舌之快,宝剑出鞘,声如滚雷般吼道:“稚嫩小儿,好不猖狂h!”

  话音刚落,四下的战火就已经点燃,昏暗的天穹烽烟四起,杀伐声,呻吟声,此起彼伏。这一场人数悬殊的战争本花不了多少时间神族便会取胜,可对方首领身承了父神神力,又岂能如此轻易就败下了阵?

  大战持续了五日五夜仍没有分出胜负来,归墟国的兵士虽然不多,但却各个训练有素,加上后援源源不断,没有任何支援的神族倒是越战越处于下风了。

  阎旭的白色盔甲已然成了暗红色,他臂膀两侧早已负伤,一边奋勇杀敌,一边又要留神青柠的安危,战了五日五夜后,他亦觉得有些难以招架了。身旁的同僚一个一个倒下,百万神兵神将如今也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若神族再不派兵增援,只怕会全军覆灭……

  足尖轻点,阎旭一步纵到青柠身旁,一边挥剑一边急切的冲她说:“青柠,你快回太元神境请神主速速派兵来增援!”

  她在此处多留一时,就会多一时的危险,他必须要将她支走。

  青柠的心思依然飘游,并未发觉身后快速逼近的敌人,阎旭一手抬剑迎了上去,另一手一把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护住,脸上浮上担忧与薄怒。

  他搂着她的腰腾到空中,管不了青柠的反常,也没有时间多与她交代,双掌一送,就要将她送出战地。

  此时身后突然阴风阵阵,吹得他的青丝与战袍胡乱飞扬,阎旭眉头微皱,崔起法术匆匆将怀里的青柠用力一推,他自己则是回身提剑一挡,险险挡住了昊天劈来的这一足以令他神魂俱灭的一剑!此招令他吓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连连败退,招招惊险,昊天法力强大,不出十来招他便已经招架不住,幸好刚才送走了青柠,若是她,她定……如此一想,虽是命在旦夕,但阎旭心里头也欣慰了些许。

  又是一阵狂风卷着巨浪朝他袭来,眯着眼,他看见昊天催着法术挥着剑朝他的头劈了下来,黑色的剑气流转,如一条张嘴游曳的黑龙朝他扑了过来,此击法力强大,他哪怕全力以赴定也成不了昊天剑下的幸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崔法护住神识中的元神……

  他以为他要葬在昊天的追龙剑下!

  后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他低头看见刺穿自己胸口的那一柄锈刻着九头飞凤的剑头……瞬时,他的眼中闪过诧异,不解,悲痛,他瞪着那一双充血的媚眼,不甘的转身看着身后执剑刺杀他的人儿。

  这个人,是他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他曾经立了誓言要好生保护的人。

  “为何?为何……”

  “噗嗤”一声,青柠挂着满脸的泪水抽出了剑,一股献血自他的胸腔喷涌而出,他摇晃了一下,撕裂的疼痛让他逐渐失去生息,“咚”的一声自云端跌落到血海之中,飞溅起一片腥红的花蕊……

  他始终没有得到青柠的解释,坠下之时,他望着青柠,瞳孔死寂……

  他内心澎湃着愤恨,一头青丝披散,滚滚血海吞没了冶艳的少年!

  昊天深邃的双瞳闪过一抹讥讽,眨眼间劈向阎旭头顶的剑气指向了一侧,“嘭”的一声砸开了汹涌的血海。早在两军对垒之初,昊天心中就有了疑惑,刚见青衣神女似有异动,他便适时的收手了。

  他睨眼瞅了一下被血海吞没的少年,眼中的讥讽多了一份轻狂与不屑。

  被九凤玄天剑刺中心肺,此人必魂飞魄散了……

  肆虐的风夹着浓厚的血腥味从四面八方吹来,她提着还滴血的宝剑,望着翻涌的血海内心一阵难抑的悲痛。

  “啊——”青柠仰天一声悲吼,止不住的痛哭出声。

  哼!

  昊天嘴角一撇,心念也跟着飞速的转了起来:想借他昊天的手杀人,只怕神族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昊天眼中崩出杀气,提着追龙剑朝青柠送出一剑,处于癫狂中的青柠哪留意到迎面而来的危机,肩头一痛,才发现已经中剑。她心头瞬间一阵轻松,顿时解脱了似的,一心求死的闭上了那双漆黑的双眸。

  腰间一紧,有人搂着她提剑抵开了肩头的追龙剑,剑尖硬生生的划开肩头的皮肉。青柠咬紧牙关将就要逸出口的呻吟吞了下去,睁开眼,她看见自己已经在神主的怀里。

  “父帝……”

  这一声父帝她叫的百转千回,有敬重,有感恩,亦有无尽的无奈。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默默无声的淌了下来。

  神族是六界之主,人数虽不多,但却神力无量。至于归墟之国虽不起始于开天辟地,但归墟国主是“父神”再世,又广纳臣民,虽是各路生灵精怪,却也称得上是一方大国。

  这一战,却没有想象中的激烈持久,如同它开始的猝不及防,结束的也是仓促。两族各有盘算,却也心照不宣,像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一样,世间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

  十年,百年,千年,万年……

  那个陨落于东面大泽的意气风发的少年神君,也渐渐被人遗忘。唯独一汪大海之水万里波澜,随风吟唱:

  浪涛天,

  人未还,

  浊酒一壶天地间!

  妖魔出,

  诸神怒,

  提剑笑问有谁无?!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武双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武双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