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关键之处
非她2020-01-09 09:522,305

  各个城内所有兵器都受管制,陆绎查了今年内各个铁匠铺兵器打造记录,也未找到爪型兵器的打造记录。

  如果并非铜铁,那最有可能的材质,就是银器或者兽骨。

  可是这要查的话范围太大,所以陆绎准备从别的地方入手,如那些村民所见的,冒着火光的狮子开始调查。

  “大人,我也要去!”袁今夏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陆绎,成功的让岑福和岑寿有了下岗的危机。

  正巧兵部侍郎赵宥听闻薛绍明的死讯火速赶来,此时正在前厅等着陆绎。

  陆绎跟赵宥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并且留下了岑福和岑寿与赵宥了解情况,自己则是带着新婚燕尔的俏新娘袁今夏,开始了成婚后接手的第一个案件。

  陆绎骑上自己的汗血宝马,袁今夏嚷着也想要一匹宝马,至于理由,那当然是要和陆绎身下的这匹宝马凑个对了,这样才是“和和满满”的一家人。

  “大人,你怎么看这火狮子?”陆绎骑着马,袁今夏便躲在陆绎怀中问他。

  陆绎想也没想的回道:“小把戏。”

  “京师里现在能人异士颇多,这火狮子无外乎是用了兽型加火焰的把戏,在杂耍里也不算难的,要想查起,不易。”袁今夏说道。

  陆绎无奈的说道:“不易也得查啊,我不想拖到晚上,晚上应该回家搂媳妇和孩子的。”

  袁今夏头顶着陆绎的下巴,闷闷的问道:“现在搂的不是媳妇吗?”

  陆绎用下巴压了一下袁今夏的脑袋:“白天晚上都想搂。”

  袁今夏面色发烫,“大人,好好查案!”

  陆绎轻咳一声,一下抽在了马皮股上,加快了赶路速度。

  再次来到松山树林,陆绎牵着马,袁今夏在一边走着。

  “这林里,果然有烧焦的痕迹。”袁今夏站在一棵树前,仔细的查看了一下树上烧焦的痕迹,从这个痕迹来看,这头“狮子”起码有一人高。

  这痕迹好像印证了村民所说的看到了火狮子,但是又恰巧因为这个原因,才更让袁今夏他们确定这个所谓的火狮子,根本就是人所扮演的。

  世间根本没有什么火狮子,若是真的见了,那必当是障眼之法,便是欲盖弥彰。

  “全京师所有的杂耍团都有会喷火的人,但是只有城东的四家有会舞狮的人,走吧,去看看。”陆绎说完,直接环起袁今夏的腰,起身飞到了马儿的身上。

  “大人!你这招飞身上马很厉害啊!教我,教我!”袁今夏刚在马上坐稳,便大喊道。

  陆绎一声架,宝马便直接蹿了出去。

  “你连马都没有,学什么飞身上马!”陆绎说道。

  袁今夏觉得陆绎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大人你什么时候给我买马?”

  坐在袁今夏身后的陆绎身子一僵,非常后悔又把自己问题带了回来,只好说道:“恩……看你表现吧。”

  袁今夏大为不解,表现?什么表现?

  “坐好!不要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快想想一会儿我们去哪儿吃好吃的!”陆绎用吃的成功引走了袁今夏的注意力,她也不再想什么马了,开始在心中筛选着已经吃过的酒楼和别人说的不好吃的酒楼,为自己的晚饭谋口福。

  不多时,两人再次回到城里,陆绎直接驾马到了城东杂耍团子扎堆的地方,他的红色飞鱼服是在是太过耀眼,导致很多人都在看到他后准备收拾摊子回去。

  陆绎对其他人也没兴趣,径直架着马向最里面走去。

  “佟团长。”陆绎带着袁今夏坐在马上,听到了一家名为凤舞团的楼前,大喊了一声。

  听到陆绎的声音,从里面快速出来一个小老头,躬身向陆总指挥鞠了躬:“原来是陆指挥。不知陆指挥来找佟某何事。”

  陆绎看到他,连马都没下,“想请你们团里会舞狮的人跟我走一遭。”

  佟团长听到这儿,面露难色:“陆指挥,我们班子里舞狮的那两个,三天前便告了假,说是老家有急事,必须要赶回去。如今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啊!”

  袁今夏转过半个身子看了一眼陆绎,两人都觉得此事太过凑巧。

  带不走人了,陆绎只能选择搜一下两人还留在京城里的东西,可惜并没有发现什么什么特别的东西。

  “他们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其他的事?或者显得很高兴或者很悲伤?”袁今夏在这两人的屋子内转着,发现他们只带走了一些常用衣物,看起来确实像是回去探亲的。

  “没有没有,都很正常。”佟团长回道。

  “大人,回去吧。”袁今夏站在杂耍班的大厅里,看着上面挂着的脸谱,忽然心中有所明悟。

  “嗯。”陆绎也不准备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回去的路上,袁今夏忽然问道:“大人,现在两条线索都断了,你会选择怎么继续调查?”

  陆绎搂着袁今夏的腰说:“我想,薛绍明死了,对谁最有益,就从谁先开始查。”

  袁今夏问道:“那大人说,对谁最有利?”

  “北边和我朝打仗,自然是倭国那边最高兴了。陛下开放月港通商,却偏偏不让倭国参与其中,怕是倭国早就想趁乱报复。”陆绎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袁今夏摸着下巴想了想:“我不这么认为。”

  陆绎诧异:“为何?”

  “您想,火狮子杀了薛绍明,真的会影响到此次朝贡吗?”袁今夏问他。

  陆绎没有说话,这怎么说,会影响吗?若是陛下有意打仗,其实火狮子杀不杀人都会有理由开战,若是陛下无意,这火狮子再作恶也止步于野兽凶残。

  “接着说。”陆绎皱着眉,想听听袁今夏接下来的想法。

  “明日使团就要进京了,真正的火狮子回来,那这么做一切不都泡汤了吗?火狮子明明笼里,又怎么会凭空出现在京师杀人?就算是死的是负责接待使臣的薛绍明,也可以再派人接待啊。若要挑起两国争端,等使团来了京城,再下手不是更好吗?”袁今夏的话一下点醒了陆绎。

  “若是薛绍明没有去松山树林,若是他死了没人报官,若是报官了以为是其他野兽攻击的,若是皇帝不追究,这都无法让这次杀人事件起到应有的作用。所以……”陆绎看向袁今夏,她也转过头来,笃定的说道:“有人冒用火狮子的名义,杀了薛绍明。而且,并非是为了挑起两国的争端。”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欲盖弥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