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是人是狮
非她2020-01-09 09:522,185

  袁今夏听后,未言其他,反而是认真的开始检查其薛绍明的情况来:“我觉得不是狮子。”

  “恩?”陆绎疑问。

  “大人你来看,这薛绍明的身上,虽然有抓痕,还有被利齿撕咬的痕迹,但是大人不觉得,这些痕迹,都太过整齐了吗?”袁今夏把薛绍明的脖子搬过来,让陆绎可以看到他身上的咬痕。

  陆绎也半蹲了下来,一手撑着绣春刀,一手掀开薛绍明胳膊上的衣服,的确如袁今夏所言,这些痕迹,都太过整齐。

  “若是真正的猛兽,怎会只在脖颈处咬这一口?而且大人,你看他胳膊上,还有背上的抓痕,每个爪子之间的距离都差不多,而且爪印很清晰。若是猛兽,爪子未必会如此清晰,可能会因为不同的情况,最后五爪也会有不同的大小和形状,并且也会在这些伤口上留下一些毛发的,可是这些在薛邵的身上,都没有。”袁今夏一步一步的解释道。

  陆绎若有所思的想着袁今夏的话,岑寿却在一旁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但是夫……”夫人说了一半又被岑寿给咽了回去:”袁捕头,这里的地上有红色的毛发,看起来就像是那狮子的毛发啊。况且这附近有好几个村民都说,曾在这几日的夜晚看到浑身火光的狮子在林中游窜。”

  袁今夏还未开口,陆绎便替她做了回答:“眼见未必为实,这些都可造假。把薛邵明的尸体带回去,这事,有意思了。”

  薛绍明的尸体被带回了北镇抚司,袁今夏也要跟着陆绎回北镇抚司,气的杨越连翻白眼:“你去锦衣卫算了!我们六扇门不要你了!”

  袁今夏一脸委屈:“大家同朝为官,互帮互助怎么了嘛!大杨你不会如此心胸狭小,竟然因为自己手下的热心肠就要让她滚蛋吧?”

  大杨也是说不过她,况且人家两个是小两口呢,看着袁今夏往陆绎身后一躲的模样,哪里还能说她,“你去吧,我要回去陪鹏儿练字了。”

  袁今夏听到开心的蹦了起来,“快去吧,你们家鹏里可是要做我朝第一诗人的,好好培养!”

  杨越一听这就来气,他们给儿子取名杨鹏里,那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儿子以后像大鹏展翅,翱翔万里,能武……能武吗?

  结果现在呢,鹏里只爱读书颂词,小小年纪竟然可以在书房里自己练一天字,对于什么刀枪之类的压根提不上一点儿兴趣。

  再看杨鹏里的妹妹,他们的女儿喜书,喜书喜书,无非就是希望他们的女儿知书达理,博古通今,做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子来,谁能想到,喜书现在颇爱刀剑,每天都拿着给鹏里买的木剑耍来耍去,扬言要做京城第一女捕快。

  杨越非常怀疑,此事和袁今夏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但是袁今夏一口否认了此事,“这怎么会呢,喜书想要当捕快的事,定然与我无关!”这是袁今夏信誓旦旦给他发的誓。

  “行了,你赶快跟着你们家陆大人去破案吧,我明个就上朝给皇上申请,让你作为六扇门友好大使常驻在锦衣卫。”大杨开玩笑道,挥挥手示意袁今夏跟着陆绎走吧。

  杨岳走后,袁今夏摸着肚子,弱弱的叫了一句:“大人……”

  陆绎转头看她,“我饿了,陪我吃早饭吧。前面新开了一家馄饨铺子,去那里吃吧。”陆绎说完转头看向岑福和岑寿,两人心领神会:“大人,我们还有事,先回北镇抚司了。”

  馄饨铺里,陆绎点了四碗馄饨,他一碗,袁今夏三碗。

  “果然还是大人了解我。”袁今夏乐呵呵的在往嘴里塞着馄饨,陆绎皱着眉看着她的吃相,然后在袁今夏紧紧注视的目光下端过来一碗,放在嘴边给她吹了吹,这个傻姑娘,这么吃不怕烫嘴嘛。

  袁今夏感动的都快哭了,“大人真好,帮我吹凉。”

  陆绎舀了一勺馄饨,递到了袁今夏的嘴前,袁今夏刚想张口,陆绎就立马把勺子缩了回来一口喂到了自己嘴里。

  袁今夏一脸郁闷:“大人??”

  “这家馄饨果真好吃。”陆绎笑道。

  当然这一勺子是陆绎在逗她玩儿的,这碗里剩下的馄饨最后还是都进了袁今夏的肚子里,袁今夏吃着,陆绎就给她吹着。而且因为两人一人穿着红色飞鱼服,一人穿着青色捕快服,已经给这家铺子写上了闲人免进了,于是整个铺子就剩这两人坐这儿互相喂着馄饨,一副你侬我侬的模样。

  陆绎和袁今夏回到北镇抚司的时候,仵作已经给薛绍明验完了尸,死因正是因为他的脖子被咬断,最后失血而亡。

  “张仵作,你可在这些伤口里,找到野兽毛发?”袁今夏问道。

  张仵作摇了摇头:“并未在伤口里找到野兽的毛发,只是在他的衣服里看到一些附着在上面的红色毛发。”

  “他身上没有其他伤了?”陆绎走过去,揭开薛绍明身上盖着的白布,看了眼他全身的伤痕,张仵作回禀:“只在死者双手外侧,背部,胸前见到抓伤,脖颈处有咬痕,其他地方,未见伤口。”

  听张仵作这么说,陆绎就更认可刚刚在案发现场,袁今夏所说的话了,若是一个被野兽追逐的人,不论是摔倒,还是反抗,身上的伤都不应该这么干净。

  从验尸房出来,陆绎一路沉默着思考着今日的案子,袁今夏忽然用胳膊轻轻的撞了一次下陆绎:“大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陆绎轻轻摇了摇头,“你不可能知道。”

  今夏肯定的说道:“我绝对知道。”

  “那你说。”陆绎说道。

  袁今夏荡着自己腰间的令牌说道:“大人肯定是在想,薛绍明身上的伤痕是什么造成的,对不对!”

  陆绎转过身子,用真诚的目光看向袁今夏:“今夏,你猜错了。我刚刚在想的是,如果这个案子破的晚了,会不会影响我晚上抱着媳妇睡觉。”

  袁今夏幽幽的看着她家大人:“大人,你肯定耍无赖了,你刚刚绝对想的不是这个。”

  陆绎哑然失笑:“我已经想到凶器会是什么了。”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关键之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