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七日之界
非她2020-02-10 17:072,217

  陆绎和袁今夏要成婚,那可不是小事。

  光是说要开始筹备婚礼,上官曦和袁大娘就忙得要死,而两个当事人呢,反而清闲的每日就是换换祁幸的尿布和溜溜小贼赚外快,全然不像是自己要成婚!

  好在上官曦和袁大娘也没当这两人能真正顶用,一个只知道坐镇北镇抚司关心国家大事,一个成天飞檐走壁不见踪影的。

  上官曦长叹一口气,这两人在一起,真是绝了!

  可惜陆总指挥的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被人上奏弹劾到了皇帝面前。

  皇帝一个深夜急召,陆绎就在武英殿前先是跪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皇帝身边的李芳一路小碎步跑来,细声细语的说道:“陆指挥,跟咱家进去吧。不过皇上现在还在气头上,你可定要谨言慎行。”

  陆绎稍稍活动了一下关节才站起身来,鞠躬向李芳道了谢,便弓着腰随着李芳进了武英殿。

  陆绎还不知是何要事,但是单从他跪的这半个时辰开看,就知道皇帝的气不轻了。

  一入殿,便看到首辅徐阶和礼部尚书张居正正端站在殿前。

  陆绎进去直接跪下向皇上请了罪。

  “臣有罪,深夜惊扰陛下,还让陛下烦心。”陆绎这诚诚恳恳的认错态度,真是让皇帝没话说。

  “你说你,怎么回事。”皇帝懒得说了,直接就把奏章扔给了陆绎。

  陆绎上前捡起了奏章,大概看了几眼,心中已经明白皇帝为何生气了。

  这奏章上检举他与京中发生的几宗离奇的命案有牵扯,看眼前这情形,皇上必然是不信的。

  可不信归不信,生气归生气,该罚自己的肯定不会少。毕竟自己抢走了被皇上看上的女人,袁今夏呢?

  “此奏章所言荒谬,臣与这些人根本毫无瓜葛,请陛下明察!”陆绎跪下来又是一个响头,让皇上撒够了气,也就好了。

  “你说说你,你可是朕的锦衣卫总指挥!但是你看这奏章上怎么说,称底下百姓都说锦衣卫滥杀无辜,朕的锦衣卫是这样的锦衣卫吗?”皇上果然还是撒火。

  “陛下英明,锦衣卫至今的职责都是为皇上分忧解难,所抓之人也都是罪可当诛之人,绝不会滥杀无辜。”陆绎跪在哪儿,一板一眼的说道。

  此时站在一旁的张居正也出来打圆场,“陛下莫要动怒。此事既然有人上了奏章,不若就让陆指挥彻查此案,等真相大名之时,就是堵住这悠悠众口之时。”

  张居正鞠躬请示,徐阶也在前面鞠躬说道:“臣附议。”

  皇帝的气说到底也不是真的,为了这样一封奏章而损他一员大将,自然是不可的。

  “陆绎,朕命你七日内必破这奏章上说述的所有案件!若是过期未破,你就趁早收拾东西滚蛋吧!”皇帝起身拂袖,直接扬长而去。

  陆绎听到松了口气,今晚这事,算是过去了。

  “陆指挥。”徐阶过来扶起了陆绎,“怕是今后的夜都不会太宁静,珍重。”

  陆绎起身向这两位鞠了一躬,“先谢过两位。”

  陆绎没明说,但是肯定了刚刚他在殿外跪着,徐阁老和张阁老一定没少帮自己说好话。

  徐阶拱了一拱手,“陆指挥,快快回去想如何破案吧,这四起案子要在七日内破了,也不会一件轻松的事。”

  陆绎再次道了谢,出了宫翻身上马就赶紧往府里赶去,今夏她一定很担心吧。

  果不其然,回到府里的时候前厅灯火通明,袁今夏正守在那里等他的消息。

  “今夏!”陆绎一进府门就大声的喊到。

  袁今夏原本撑着脑袋正在看着蜡烛想事情,忽然听到陆绎的声音,一下子喜笑颜开,踏着小碎步飞快的迎上,直接给了陆绎一个大大的熊抱。

  “大人!我就说你没事!”袁今夏看到大人没事,一扫先前的疲惫,整个眼睛又活了起来。

  陆绎高兴的抱着袁今夏转了一圈,“那可不,沾了你金甲神人护佑的光。”

  袁今夏开心的搂着他的脖子,“对的呢!不过皇上为何叫你进宫?”

  陆绎把袁今夏放下,轻轻的挂了一下她的鼻尖:“当然是为了你和抢活干啊!”

  袁今夏一听这个,脸又耷拉了下来,“不是吧,那赏银能分我一半不?”

  陆绎清脆的笑了,“都给你。”

  时隔三年,陆绎和袁今夏终于可以再次携手破案。

  这一次,为了尽快破案和自家傻姑娘成亲,陆绎可谓是铆足了劲。

  第二日清晨,袁今夏早就穿戴整齐等着陆绎出来。

  陆绎一走到前厅,就先是看到袁今夏今日又带上了她的瓜皮小帽,整个人穿着一身青衣,打扮的就像他们初见时的模样。

  “夏爷又回来了。”陆绎从小翠手里接过一个汤婆子塞到袁今夏的怀里,“今日还冷着呢。”

  袁今夏兴奋的招了招手,“快走吧!迫不及待的想破案了!”

  两人先到的地方,是南城的菜市街。

  昨个有人报案,说此处的一个菜牙子离奇死亡。竟在冬日里赤裸上衣,被吊在了树上。

  市井传闻,这是邪祟作祟。

  尸体如今已躺在了六扇门。

  “是何死因?”陆绎站在这这颗树下,端端的望着上面的树杈。

  “冻死。”袁今夏蹲在地上,伸手在雪里拨弄着。

  陆绎看着她的样子,无奈的蹲下把她的手从雪里了出来,“出门前怎么说的?”

  “不~许~着~凉!”袁今夏缩回了手,“可是我就是想看看这被雪掩埋的地下有没有什么凳子啊椅子的痕迹嘛。”

  袁今夏在陆绎的注视下重新抱上了汤婆子,而陆绎则自己开始拨开这附近的雪。

  “如果是上吊的话,这么高的树,必定需要凳子之类有高度的物品来帮他够到上面的白绫。”陆绎把这附近的雪都拨干净了,袁今夏看着这地面说道。

  “但是这底下却无任何痕迹。”陆绎接着袁今夏的话说道,“死者身材壮硕,若是站在高物上面势必会在地上留下痕迹。”

  两人目光交汇,“不是上吊!”

  陆绎起身看了眼树上的一个脚印,内心已经有了结果。

继续阅读:第五章 准备反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婚后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