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最美旅途是相遇
丽如云锦2020-01-07 16:286,447

  要开学了,林静告别素薇,正式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高中的梦想是律师,现在却是做一名教师。梦想和现实总是阴差阳错,也许这就是生活。

  “国家级示范高中”,林静远远就望见校园门口的一块牌子,上面几个红色的大字特别醒目,当初她就是奔着这块“牌子”来的。五排五层的红房子,在绿树成荫的怀抱下,显得更加的生机勃勃。进门两排高大的香樟树站在她面前,仿佛守卫校园的士兵;沿着青砖铺就的小路,穿过立德路、躬行桥、来到秀慧楼——女生宿舍,一楼住着单身女教师,这里就是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一个家。

  时间是治愈一切伤痛的良药。只要给时间一些时间,它就是无所不能的医者。按部就班的工作,日子过得不紧不慢。与青春作伴的岁月,少了许多烦恼忧愁。就让工作带走所有不愉快的记忆,只留下曾经的美好时光。

  国庆长假了,林静按着计划出去走走。去追寻她的梦里水乡,那是大学时候就想到达的地方,每一个姑娘心中都有一个古镇,每一个姑娘心中都有一个似水年华。

  火车旅行,林静的最爱。不紧不慢,赏沿途中千姿百态的风景;不急不躁,听车厢里千差万别的方言。嘈杂之间,却又有属于自己的一丝宁静。

  买了十月二日早晨8:00多的车票,进站、候车、检票、上车。找到自己的座位,用力把行李箱放上架子,托起,没塞进去,差点滑落。这时有一双手,接住了她的行李,稳稳地塞进了行李架。

  林静回头微笑:“谢谢。”

  “不客气。”一名青年男子,穿着棉布白衬衫、牛仔裤,高高瘦瘦、清清朗朗的,脸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

  火车开动了,林静插着耳机,听着手机里的音乐,那是一首《原来你也在这里》: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该隐瞒的事总清晰 千言万语只能无语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喔 原来你也在这里

  ……

  青年也低着头,翻书,那是一本《平凡的世界》。

  林静望着窗外,路边的风景迅速地往后退去,稍纵即逝。就如人生,一路有郁郁葱葱的蓬勃,有繁花似锦的绚烂,也有颓垣断壁的荒凉……

  失去的人,失去的情,就让他过去,丢在风中,昂首向前。

  听了一会歌,看了一会风景,林静起身,去洗手间。

  从洗手间回来,青年已经站在走道等了,麻烦人家起身让路,林静有些不好意思,面带娇羞、微笑着说“谢谢”。

  “你是市一中的老师?”

  “你怎么知道的?”林静十分诧异地看着对方。

  “我也是这里毕业的。”青年说着递给林静一个小本子。

  原来她的教师证丢了,可能刚才在包里拿手纸时候带出来了。

  “谢谢”。

  “现在教务处的袁主任,本来是我们的班主任。毕业之后,就听说她被提拔为主任了。”

  “她确实是蛮认真负责的,晚自修基本都待在学校。”

  “那时候她可凶了,我们班同学都惧怕她。”

  “我们很多老师看见她也有点杵,非常的高冷。”

  ……

  两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就这样因为一所共同的学校,一个相识的老师,打开了话匣子。

  “你到哪站下车?”

  “桐乡。”

  “这么巧,我也到桐乡,是去乌镇玩吗?我们可以同行。”男青年高兴地说。

  “我有同学一起的。”虽然有同一个学校的缘分,但是林静还是有些戒备。

  “男同学吗?”青年明显的是在故意地试探。

  “女同学。”

  “那没事,我可以给你们拍照、拎包、做向导。”

  “好吧。”盛情难却,勉为其难,林静只好答应。

  “这是我的工作证,刚才看过你的教师证,公平起见,同时省的你对我一直有戒备之心。”青年掏出工作证,递给林静。

  林静接过他的工作证,仔细地看了一下:“支远,第一次看到这个姓氏,很特别,你是公务员?”

  “和你一样,都是靠政府赏饭吃。”

  ……

  到站了,支远主动地帮林静拿包、拎包。

  出站后,林静的大学同学苏云正在出站口等她。

  看到苏云惊讶地看着自己,林静赶忙介绍说:“支远,我们在火车上刚认识的,他也去乌镇游玩。”

  “同学好,我保证一路给你们拎包。”支远赶紧主动向苏云示好。

  苏云开玩笑地说:“好吧,看你这么勤快的样子,我们就勉为其难地雇佣你这个劳工喽。”

  然后,他们一起搭车去乌镇,先到同学预定好的客栈放下行李,支远也在她们的客栈订了一间房。

  晚上,去西栅赏夜景,第二天再从西栅游到东栅。

  汉乐府中的江南是“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依小阁窗”的自在悠闲;杜牧眼中的江南是“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的生机盎然;而到了元代张养浩眼中的江南则是“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的烟火人间……一千个诗人有一千个江南,而在林静的意境里,多姿多彩的江南不似大家闺秀那样令人望尘莫及;也不似蒲柳人家那样粗野泼辣;江南水乡就如小家碧玉般娴静温婉、楚楚动人,让人一经相识,便无法释怀。

  有人说,乌镇是个适合恋爱的地方,那儿的小桥、流水、老屋、花草树木等都是有灵性的,她们会洗刷你忙碌生活背后的诸多烦恼,让你在纷纷扰扰的红尘里找到一份纯真与惬意,于一碗粥、一米阳光、一个笑容里感受幸福的味道。

  美景、美人、美照,支远这个向导和摄影师当得非常专业、非常称职。

  一张张美丽的笑脸定格在相机里,也定格在支远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最美的旅途是相遇,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三天旅程已经结束。

  回城的旅途,还是得到支远的一路照顾。有个护花使者,林静的旅途特别轻松。

  林静回到学校,剩余的假期宅在宿舍,埋头写论文。

  假期的最后一天,支远忽然发信息来了。

  “好久不见,要不要一起出来逛逛?”

  林静有点意外,又在意料之中,犹豫了一下:“我记得我们前几天才见面的啊,没有好久。”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天没见,已是九秋。不是好久,而是太久。”

  读到这条短信,林静感觉自己脸发烫,心砰砰跳,虽然一个人呆在宿舍,她还是有些羞涩,回了一条糊里糊涂答非所问的:“我在写论文呢?”

  “劳逸结合啊,写论文最烧脑细胞了,更要出来透透气了。顺便我把上次拍的照片给你。”

  “那好吧。”勉强的语句中隐藏着一颗迫切的心。

  “那你出来吧,我已经在学校门口了。”

  林静赶紧收拾一下。披肩长发,眉清目秀,穿上白底蓝花的改良版旗袍,搭配一件米色的九分袖针织衫,身材不算丰满,却也玲珑有致。

  林静走到学校大门口,望见支远站在那儿,他们相视一笑,林静忽然想到了顾成的一首诗:“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他们彼此凝望,林静有些羞涩:“你怎么这么笃定我会在学校里?”

  “你不在的话,我就当回母校怀旧一下。”支远微笑着说。

  他今天穿得西装革履的,和上次的休闲装扮判若两人。

  “那你要不要到学校转转?”

  “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送你回来再转吧。”

  “什么地方?”

  “先不告诉你,不过我保证你会喜欢,上来吧。”支远指指自己的摩托车后座,并递一个头盔给林静。

  “穿着看音乐会的服装乘摩托车,是不是太过混搭了啊。”林静调侃着说。

  “哈哈哈。”支远大笑:“我没想到这一点,思虑不周,下次注意。”

  林静第一次乘坐摩托车,有些紧张,双手不知道放在哪。

  “我们出发了,你不要掉下去啊。”说着,支远就踩动了油门。

  林静往后一仰,赶紧抓住支远的衣服。

  摩托车上的风景还真是不一样,风驰电掣、秋风送爽。大概二十多分钟,他们来到一个公园门前。停车锁好,然后买了两张票。

  一进门就望见一片紫色的海洋。

  “哇,薰衣草,这里还有薰衣草啊?”林静惊呼道,喜出望外。

  看着林静惊喜的表情,支远佯装淡定地说:“今年第二季开了。”

  “薰衣草是秋天开的啊,我还不晓得呢。”林静边说边跑了过去。

  支远感觉到了,她今天是个天真烂漫、阳光明媚的小女孩,和上次在乌镇遇到的那个安静温婉、恬适优雅的女子,大相径庭。不过他更喜欢眼前的她:“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春天一季,秋天一季。”

  “哇,真是太美了!”

  林静陶醉在眼前的景色之中,放眼过去,眼前是一片紫色的海洋。沉郁的紫、温柔的紫,神秘的紫、孤独的紫,层层叠叠,起起落落。一阵轻风拂过,梦幻般的紫一簇一簇地荡漾开来,浓烈处似海里的波浪,优柔处若少女的呢喃……

  “走,我们去那边近距离感受一下。”说着,支远拉起来林静的手。

  林静忽然觉得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心跳得厉害,手像被电了一下,不自觉缩了一下。

  支远看着她,又把手握紧了一些。

  林静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出汗了,心里有点兵荒马乱。

  公园里游人如织,大妈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戴着五颜六色的丝巾,在花丛中,或站着、或蹲着,极尽所能地摆弄着各种姿势。林静看的目瞪口呆,一旁的支远赶忙给她解说,一边解说一边还手舞足蹈地示范:“大雁南飞、托塔擎天、金鸡独立、白鹤展翅、沾花惹草……”逗得林静笑不可仰。

  “看,那边有拍婚纱照的,新娘好美。”林静指着那边示意支远看。

  “你穿婚纱肯定比她好看。”支远随口而出。

  林静有点不知所措,没有接话。

  看林静没有作声,支远赶忙换个话题:“你站这里,我跑去那边给你拍照。”

  林静不太会摆造型,站在那里,姿势有点僵硬,笑容有点羞涩。

  “头低一点,自然微笑就好,很美。”

  “花美。”林静接口说。

  “人也美。当然我拍照技术也是专业的。”支远又开始自夸了。

  “你怎么就不能谦虚点呢。”

  “实话实说才是好学生嘛。你们老师不都喜欢诚实的学生吗?”支远很会调节气氛。

  林静玩的很开心。

  “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公园逛了一遍,支远提议去吃饭。

  “好吧。”

  支远把林静带到湖边的游船饭店,这个饭店一半立在岸上,一半卧在水上,造型是船型的,可以吃湖鲜。

  两个人点一份鱼头汤,一份河虾,一份时蔬、一份点心。

  吃好之后,支远送林静回到学校。

  “今天玩的很开心,谢谢。”林静说道。

  “不带我去学校逛逛了?”支远还不想分开。他把摩托车停在校门口,从摩托车里拿出了一本相册。

  “好吧。”

  他们边走边聊。然后到学校河边的亭子里坐了一会,枣红深沉的亭檐,墨绿古老的亭柱,石桌石凳幻想着灰白,亭旁绿树掩映,亭边流水潺潺,加上一对窃窃私语的新人,组成了一副秀丽的江南水乡图。

  “我把照片拿给你看。”说着,支远把相册递给林静。

  “这么多,你还弄了相册。”林静很是惊喜。

  “慢慢欣赏。”

  “这张是坐船时候照的,笑的太开心了。还有那个摇船的阿婆,唱的那歌谣蛮好听的,虽然我也没听懂。”林静指着相册说。

  “这张你同学帮我们一起照的,和谐吧?”支远指着两个人的合影,刻意地问。

  “还行吧。”

  “怎么叫还行,真是太配了。”支远这一天都在试探林静对他的感觉。

  “有点晚了,一会校园里学生都回来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林静不接他的话茬,拿起相册,下了逐客令,催着支远回去。

  “好吧。”支远依依不舍地回去。

  回到宿舍,林静斜躺在床上,回忆着今天的每一个场景,她的嘴角上扬,美丽的心情溢于言表。人生,与其躲在过去的痛苦中哭泣,不如微笑着迎接明天的朝阳;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

  “支远今天是在暗示他喜欢自己吗?我对他是什么感觉呢?他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林静正在宿舍胡思乱想着,手机信息铃声响了。

  “做我女朋友吧。”支远的信息,短短几个字,简单明了。

  林静有些兴奋,又有些犹豫,她心里很慌,砰砰地飞撞,似乎要跳出来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努力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过了好一会,她矜持地回复道:“我考虑考虑。”

  “好的,不急,我会一直等到你考虑好的。”支远那边的短信回复很快,这里面似乎有点小自信。

  天气渐冷,秋意日浓。

  林静的老胃病又犯了,为什么说一个“老”字,因为初中时候就开始胃胀呕吐了:胀气、打嗝、反胃、恶心……吃的不多,但肚子还是胀的难受,不停地打嗝,排除胃里多余的气体之后,就会稍微好受一点,但是一会又有一股子气胀满了胃,感觉胃里装了一个打气筒,在不停地充气,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弄的林静心灰意懒。林静感觉胃快要被撑破了,她不停地用手按摩胸口,希望能尽快排掉胃里的胀气……

  终于周末了,林静躺在宿舍床上不想动,哪里都不想去。

  支远打电话来了:“在哪里呢?周末出去玩玩啊?”

  林静有气无力的:“不想去,不想动。”

  “听声音不太对啊,怎么啦?”支远关切地问。

  “没什么,不舒服。”

  “哦,那就算了,你好好休息吧。”

  说着支远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林静十分伤感,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想着他也是寡淡之人,听到自己不舒服也不关心一下。一个人孤身在外,累了、病了都必须靠自己硬撑着。

  正想着,敲门声响了。

  下床、开门,原来是支远,惊喜:“你怎么来了?”

  “听你声音不对,哪里不舒服?”

  “胃不舒服,这两天吃得少,所以浑身乏力。”这些年一个人在外惯了,身边很少有人嘘寒问暖,看到支远对自己的关心,林静忽然有些感动,鼻子酸酸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不吃饭怎么有力气呢?胃不舒服吃点粥吧。你有米吗?我帮你熬点粥。对了,小米粥、或山药粥养胃,你有没有原材料?”

  林静指指墙角的半袋大米:“没有别的,只有大米。”

  “你先躺一会,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不一会,支远回来了,拎了一大袋子东西。

  “你去超市了?”

  “是的,买了小米、薏米、红枣、山药等。”支远边说边把东西拿出来放在桌上。

  “今天先给你熬点小米粥吧,明天再给你做薏米山药粥。”

  “你怎么懂这些啊?”

  “不懂,上网查啊,网上什么都有。”

  支远舀了半罐小米、半罐大米,把米淘干净、放在电饭锅煮。煮粥的空隙陪林静聊天。

  “要不在你电脑里看电影吧,反正粥好长时间才能好。”支远提议道。

  “好的啊,看什么?”

  “《当幸福来敲门》吧。我看了好几遍了,每遍都能看出不同的内容!”

  “好的。”

  林静半躺在床上,支远端个凳子坐在床边,一起看电影。

  看了一会,支远想起了什么?问:“你有热水袋吗?”

  “有啊,干什么?”

  “给你泡个热水袋,捂捂肚子应该好受些,胃部一定要保暖。”

  “有的,在那书桌下面的抽屉里。”学校的宿舍,简单的一间房,两张床,两个书桌,四扇门的衣柜,还有一个独立卫生间。

  同宿舍的女孩周末去男朋友那了,只有林静一个人。

  支远泡好热水袋,给林静暖胃。两个又继续看电影。

  电影看完了,粥也好了。

  两人各喝了一碗粥,宿舍没有煤气,也没有电池炉等工具,不好炒菜,两人就喝了粥,没有菜。

  支远一直陪到晚上才回去。

  第二天一早上,支远就过来了,还带了一些家里已经炒好的蔬菜。

  两人熬了薏米山药粥,搭配支远带来的清炒菠菜,胡萝卜拌甘蓝,清爽可口。

  “你还会做菜?”

  “网上学的。”

  “你在家炒菜带出来,你爸妈没问吗?”林静打探地问。

  “我爸妈不在家,他们周末去普陀山玩了。”

  一粥一饭,看似简单,却是生活的真谛。比起玫瑰花巧克力,这一粥两蔬,更让林静感到温暖。

  胃真是高情商的东西,你心情不好,它跟着沮丧;你心情好了,它跟着开心。然后就病痛全无了。

  昨晚睡一觉后,林静觉得胃舒服多了,今天食欲也来了,吃饭特别香。

  吃完早饭,其实也不早了,差不多算午饭了,一起出去走走,消消食。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林静已经考虑清楚了。

  幸福终会来敲门,不早不晚,刚刚好。

  林静把支远的事情讲给素薇和佳欣听,她俩哈哈大笑:这样一个女神,面对曾经那些追求者的甜言蜜语、糖衣炮弹都无动于衷,如今却被一碗粥收买了。

  林静“驳斥”她们不懂爱情:鲜花掌声都是表面功夫,一粥一饭才是生活的真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