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洞察秋毫化忧患
丽如云锦2020-01-08 09:503,533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林静又何尝能逃离人生的各种纠结和烦恼!

  周五的晚上,支远正在浴室洗澡,手机信息铃声响了一下,林静随手拿起一看,是QQ讯息,好奇心驱使她又看了一眼,姓名是倪娜,信息内容是:“周末有空吗?我们报社有个公益活动,要不要来看看?”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条信息有别的含义,林静往前翻了翻聊天记录,感觉心脏在胸腔里乱撞、徘徊、慌乱、流浪,却找不到出口。

  原来这个倪娜是一个报社记者,他们大概是因为支远部门举办的一个关爱“失独家庭”公益活动认识的。此次活动过后,女孩就主动给支远发了短信:“远哥,你策划的这次活动真的很有意义,写的稿子也是文采飞扬、见地独到。”

  “这次活动确实花了不少心思在做,也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给你拍的活动现场照片,发给你,真的好帅哦。”她还发了一个花痴的表情,哈喇子都流一键盘了吧?

  “谢谢。”

  支远的回复看起来没啥问题,不冷不热、不远不近。但对于女孩的夸奖和崇拜,估计男人们都很受用吧。

  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第二次是女孩主动要求报道支远部门组织的职工活动——“自行车环湖赛”,倪娜不知道哪里得到的消息,主动要求报道他们的活动:“远哥,听说你们政府机关周六有个自行车环湖赛?听起来既环保又炫酷啊!”

  “是的,你消息灵通的。”

  “我去给你们写稿吧,自行车环湖赛,绿色出行、有氧运动,同时给你加油鼓劲。”

  “好的,欢迎。”

  这个女孩明显是在制造与支远见面的机会,支远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虽然他不主动,但是不拒绝的态度,让林静十分窝火。

  看了两次聊天记录,林静觉得这个倪娜明显对支远怀有不良企图,她不能听之任之,必须把这种不良的小火苗扑灭在萌芽之中,不能让它越烧越旺,烧到自己的家庭。

  客厅无任何装饰物的白墙,在灯光的映衬下更加白皙透亮;质朴无华的原木沙发,搭配浅咖色的靠垫,沙发对面的墙上挂着约摸50寸的电视,除此之外,客厅再无旁物。极简的中式风格,很好地体现了主人简约的生活理念。

  林静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手机,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动静。看了一会儿,她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卫生间门口,耳朵附在门上,仔细向里面听,洗澡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又蹑手蹑脚回到了沙发上,沉思了一会,再次拿起手机,以支远的身份回复了QQ信息:“好的,周末正好有空,你们活动在什么地方?具体是什么活动?”

  “在市民广场,是一个募捐活动,关爱青海少数民族儿童的格桑花公益活动。”

  “哦,那到时候去现场感受一下吧。”

  “好的,明天见,不见不散哦。”末了,她还发了一个飞吻的表情包。看到这个表情,林静恨不得隔着手机屏幕一巴掌甩过去,这是一个没有分寸感的女人。有一股恶心感瞬间涌到了她的喉咙,她用力咽了一口水,把这股恶心感压了下去!

  回完信息,林静麻利地把今天的聊天记录一一删除了,不留一丝痕迹可循,把手机放回原处。然后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本书——《人生的盛宴》,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其实她的心思没有一丁点儿在书上。现在的女孩都有这么大胆露骨吗?想着刚才的聊天记录,她气得浑身瑟瑟发抖,怒气从脑门延伸到了脚底,那股怒火在心底熊熊燃烧……但是,但是,她必须保持平静,大口大口地深呼吸、深呼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晚上休息时候,林静看似不经意地说道:“下午听同事说,明天市民广场那有一个叫格桑花的公益活动,带儿子去看看吧?”

  支远漫不经心地说:“没兴趣,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逛逛家边的免费公园呢。”

  林静继续说:“儿子正好要写一篇参加公益活动的作文,带他去体验一下吧,否则他在家闭门造车是造不出来的。”

  “哦,那好吧。”

  第二天林静精心地打扮了一下,平常周末她都是素面朝天的,今天特意化了一个淡妆,打理了一下头发,还穿上了自己钟爱的旗袍。

  阳阳看着妈妈穿着旗袍,跑过来称赞一番,小小马屁精一点也不像他爸。支远看着老婆的不寻常举动,嘀咕了一声:“穿这么隆重干什么啊?又不是去参加宴会!”

  林静心里想着,“这就是一场人生盛宴啊,必须做那个最闪亮的嘉宾。”

  阳光灿烂的周末,白云一定是和太阳公公闹了矛盾,跑得无影无踪。市民广场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主持人正在上面滔滔不绝地讲着,极具煽情之能事。讲到动情处,观众有的神色凝重、有的无声哽咽、有的热泪盈眶……林静从包里掏出200元钱,让阳阳上去放到捐款箱里。

  在捐款的地方,林静遇到了倪娜,胸前的工作牌上有她身份的证明,林静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染着金黄的头发,穿着黑色的职业套装,微胖,圆脸上涂了一层层厚厚的粉,嘴巴红得像吸血鬼一样,应该是三十岁出头,但是和林静站在一起,倒是觉得她大了几岁。

  “远哥,你来啦?”倪娜热情主动地上前打招呼。

  林静注意了她的表情,刚开始她眼前一亮,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正准备去拉支远的胳膊,但她猛然看到支远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和孩子,一下子僵在那里,笑容凝固了几秒钟,随即又舒展了开来,手缓缓地放了下来,不自然又刻意地朝他们微笑着。

  “哦,这是我爱人、儿子。”支远平静地介绍自己的家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倪娜的尴尬。

  “你好!”倪娜对着林静,主动地伸手过来。

  林静面带微笑,简单地回应:“你好。”

  倪娜满脸微笑地说:“嫂子真漂亮。”

  “是啊,妈妈最漂亮了。”阳阳骄傲地说,头和嘴角都上扬着。

  林静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摸了摸儿子的头。

  “小宝贝真可爱。”倪娜接口说道,要去摸阳阳的头,阳阳不自觉地退缩了一下。

  “这个活动是你策划的?真不错,细节做的很好。”林静不忘夸赞一下倪娜。

  “谢谢嫂子点赞,希望能为西部孩子做一点事情。”

  “你是日报的记者?可以给我一张名片吗?我们学校有些宣传工作,可能会请你帮忙。”

  “好的啊。”倪娜看着生意来了,连忙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林静。网络时代,纸媒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主要靠事业单位的客户维持着。

  见面之后,林静确定这个倪娜对自己家庭构不成啥威胁,应该不是支远喜欢的型号。但是那些没有自知之明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就像餐桌上的苍蝇,即使不会构成什么危险,但会严重影响到你吃饭的胃口。对于主动招惹别人丈夫的女人,还是不能不防,而且必须一劳永逸、以绝后患,毕竟男人都是肉食动物,说能保证他们不会精虫上身饥不择食!

  正好学校有个学生获得了全国科技创新大赛的一等奖,学校想通过宣传这个典型提升学校形象,这是活的招生广告。

  林静听主管宣传的副校长说到这事,立马自告奋勇地说:“我认识那个市日报的倪娜,关键人家还是未婚女青年。”

  “未婚”这个词深深地吸引了副校长,他立马有了兴趣:“太好啦,那你帮我联系一下,日报受众比较广,在那上面宣传应该比教育报影响大。”

  这个副校长和林静是同一个学科,平时关系不错。关键的是他离婚了,一个女儿跟着前妻,四十岁出头,身材保养的很好,属于黄金单身汉。

  “好的,我上次拿了一张她的名片,一会找到给你,你自己联系,下面就看你的了。”

  欲知后事如何,不用下回分解。大家猜都能猜出来,一个不算漂亮的大龄恨嫁的三字头女人;一个离婚不带孩子的事业有成的四字头男人;真是旗鼓相当、天作之合。男人眼里女人年轻,女人眼里男人有房有业,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校长和记者那把浴火,直接烧进了婚姻殿堂。星星之火、也可以烧身;对于这种生猛硬扑的小火苗,即使自己的“防火墙”筑的十分牢固,但也必须把它扼杀在萌芽之中。

  苏轼一边写着“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一边又娶了王闰之、王朝云,还有我们现代人不知道的几个妾。同朝为官的王安石,论文学成就,也许苏轼更胜一筹,但是对于爱情的专一,还属王安石,位居宰相,仍然只娶一妻。

  所以,有时候,钟情不是光靠嘴上说出来的,而是靠行动默默做出来的。

  也许说“世界上没有不偷腥的男人”太过绝对,这样一棍子打死所有男人,男人们会愤愤不平!但是男人没有不“想”偷腥的,只不过有少部分的男人能用理性和道德约束住自己,大多数男人总想在围城外面寻找点刺激,因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家里的爱情已经过了保鲜期,早已看厌了那张脸。殊不知,所有脸下面的肉体都是一样的,只有灵魂才分有趣的和无趣的,只是很多时候男人并不会理性地去寻找灵魂,因为他们有时候想要的并不是爱情,而是一时的荷尔蒙满足。

  未来的漫长岁月里,支远就一定不会沾花惹草?林静就一定能高枕无忧?如果没有彼此信任的婚姻是不是很累?

  有时候,宁愿去相信一个人,毕竟信任不仅仅是给予对方的,对自己也是一种善意,信任能让自己过的心安、活的坦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