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最大情敌是婆婆
丽如云锦2020-01-13 08:454,478

  都说婆媳关系是世界上最难处的关系,婆婆是你和老公之间最大的情敌,而你在婆婆眼里,又是她和儿子之间的“小三”。

  在佳欣日复一日的抱怨声中,林静也算真正领教了这样的婆媳关系。

  佳欣的婆婆看起来温良贤淑,和咋咋呼呼的佳欣大相径庭。平时婆婆和佳欣交流很少。帮助佳欣带孩子也是尽心尽力,但是婆媳矛盾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生活习惯。

  婆婆习惯早起,周末的早晨,本想着睡个懒觉,但是五六点钟就听见厕所里细细索索的洗漱声和厨房里乒乒乓乓的烧饭声了,本来有人做饭应该是个幸福的事情,但是被打扰的睡眠让你心底的那点感激都被烦躁厌恶替代了。

  这个习惯佳欣忍着,让张怀忠提醒他妈妈周末不要早起做饭。

  再一个矛盾就是思想上的冲突,比如婆婆总是把嘴里的饭嚼碎了喂给宝宝吃,看到这个场景佳欣当时就不能忍了,立马提出来:“妈,您这样嚼碎喂孩子很不卫生啊。”

  婆婆听了立马停下来不喂了,但是她心里有口气,不能这么被媳妇教训了,有理无理都得“据理力争”:“怎么就不卫生了?我又没啥病。”

  “妈,我不是说你有病,但是健康人的口中也多多少少有些细菌,这个细菌我们成人可以抵抗,宝宝就未必抵御得了。”

  婆婆还是不以为然,当然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张怀忠小时候我都是这么喂他的,长的不也健健康康的。”

  眼看两人要呛起来了,怀忠立马过来打圆场,他肯定得当面维护妈啊:“是啊,你看我不是长得好好的,我小时候真的很健康的,盐水都没吊过。不过呢,妈,现在观念变了,以前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够,粮食比较粗糙,没有那些精细的辅食,现在这些辅食宝宝都能够消化的,就不用大人嚼碎喂了。”

  事后,佳欣问林静,林静说自己的婆婆也这样喂过孩子,但她是拐弯抹角地说的,后来又让支远私下跟他妈妈说了说,这样不仅婆婆面子上过得去,而且儿子说的她愿意接受。如果当面提出来,即使婆婆知道自己错了,但因为损失了面子,她也不愿意承认的,这样就会让气氛很尴尬,必然影响婆媳关系。

  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是能够消磨两个人当初的一点点好感,何况婆媳关系本来就微妙得很。

  再一个矛盾就是佳欣婆婆总是喜欢夸奖别人家的媳妇好:“你看,楼上孙婆婆的儿媳妇,真的特别能干,下班第一时间就回家,买菜、烧饭,说老人带孩子累,让老人多休息。”“今天在楼下碰见我们前面单元的赵奶奶,她今天穿了一件藏青色带花的上衣,蛮洋气的,我问她在哪买的,她说是媳妇买的,原来她那些衣服鞋子都是她儿媳妇买的呢。”……吃饭时候,佳欣婆婆看似和儿子、媳妇不经意的闲聊,其实都是刻意说给佳欣听的。

  佳欣听了很生气,不高兴搭茬:反正媳妇都是别人的好,自己家的懒。

  佳欣越说越气,说人是环境的动物,婆婆到城里就变了,特别爱打扮,出门买菜都要换衣服,一天至少换三身衣服:出门一身、在家一身、跳广场舞一身,真的比小姑娘还是爱捯饬;那么大年纪的人了,还留着披肩长发,不,不是披肩长发,是及腰长发了,每天还学着网上编辫子,真是妖气妖气的,与她的年龄及其不符!

  林静的观点截然相反,她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婆婆这么爱美,说明她是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既然婆婆这样提出了,还这么爱美,应该是好哄的一个人,自己会考虑买点东西让婆婆开心一下,毕竟她是给自己带孩子的,请个保姆付工资还不放心,婆婆一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或许平时经常买些东西给她,说点好话哄哄她,她就会心情舒畅。何况,人心都是肉长的,以真情换真情,是处理婆媳关系的关键。

  反正这些都是生活的日常,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佳欣最痛恨婆婆的一点是她爱告状。表面上你说什么,她不声不响地接受了,但是儿子一回来,婆婆就立马抱怨起来:“忠啊,你帮妈肩膀揉揉,我觉得颈椎病又犯了,疼的受不了。”

  “哎呀,妈,那你得好好休息,我帮你按摩之后,你歇着,我洗碗。”张怀忠一边帮他妈妈按摩,一边关心地说。

  “我哪有时间歇歇啊,早上买菜,回来就烧饭;中午吃完饭,接着洗碗,下午还要拖地板,连睡午觉时间都没有;有时候上午还要洗衣服,真是一刻都闲不下来,你看这家里觉得不大,但是家务活真的一点也不比农村种田闲。”

  “是的,妈,您辛苦了,你有的做不了,就让我和佳欣做,您不要硬撑着。”

  “我倒是想啊,但是你那媳妇,不找我茬我就谢天谢地了。”

  看似这么几句闲篇,晚上小两口关起门来,又是大吵一架。

  婆婆除了向儿子诉苦,还会打电话给女儿诉苦。诉苦之后,女儿就心疼妈了,打电话来质问哥哥,“你们家怎么把妈当保姆使了,妈妈年纪大了,你们也不要什么事情都指着妈啊。”

  “啊,妈跟你说什么了?”

  “妈说,家里什么事情都指着她一个人,带孩子、做家务,还不如回家种田呢。”

  “我也心疼妈的,你放心吧。”

  “那你们别把妈当佣人使了。”

  怀忠安慰妹妹,保证绝对不会那样对待亲妈。

  即使张怀忠向妹妹发誓保证对妈妈好,但小姑子对嫂子的敌意从此就埋下了。

  婆婆不和媳妇正面交锋,但是旁敲侧击,也令佳欣不得安生的。主要是怀忠心疼妈妈,总觉得佳欣虐待他妈了。这样夫妻矛盾就越来越多了,本来对佳欣的迁就和妥协,现在变成了指责:“不是自己的亲妈,肯定不知道心疼。”“你不能把我妈当免费的保姆,洗衣拖地自己也做做。”“退一万步,你要是不想做,也不要挑三拣四的,哪怕说几句软和话,妈心里高兴了,也许就不会觉得那么累了。”……

  为了婆婆,夫妻每天闹得不可开交。

  母亲是谁?和儿子几十年朝夕相处,早已摸清了儿子软肋和命门,但是母亲所说的那些委屈,未必句句属实,这里面有没有夸大的成分?理性的男人都应该好好掂量一下,再决定要不要向媳妇发难!

  好的男人应该学会两头哄,做婆媳矛盾的“和事老”。而张怀忠,根本没有掌握处理婆媳关系的要点,总是站在天平的一端,让这婆媳这杆天平越来越倾斜。

  婆媳矛盾越来越激化,从语言冲突演化到了肢体接触。这下可了不得,不得了!起因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天大的事。事情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由芝麻滚成了西瓜。

  起因还是做家务那些芝麻小事,佳欣早上带着皮皮去游乐场,玩到中午回来了,肚子饿的咕咕叫。到家发现婆婆正在看电视,跑去厨房发现是冷锅冷灶,就生气地问:“妈,今天没做饭啊?”

  婆婆冷冷地回了一句:“我以为你们不回来吃呢,没烧饭,我也是吃了早上的剩饭。”

  佳欣没接下文,上了一趟卫生间,火气更大了,早上一堆衣服还在篮子里躺着,于是又咕噜了一句:“怎么衣服也没洗啊?”

  婆婆听到这话有点不高兴了:“洗衣服又不是我的义务?你没手啊!”

  佳欣这下火力全开了,跑到客厅大声嚷嚷:“一天到晚就知道看电视,孩子眼睛都看坏了。”

  婆婆一听也是怒气冲冠,站起身来就把电视关了,然后“啪”一声把遥控器扔的出去,就这一扔,不小心砸到了佳欣。

  也许婆婆压根没注意,径直往卧室走去,佳欣以为婆婆故意砸她,用力一把拉住婆婆,婆婆一看媳妇拉住她,就用手一推,然后互相就这样推来推去、扯来扯去,婆婆力气肯定不如媳妇,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在了电视上,眼角蹭掉了一点皮。

  此间互相还说了一些特别难听的话:“一天到晚好吃懒惰,就知道吃吃喝喝,根本不管老公死活,不管老公在外面挣钱有多辛苦!”

  “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一天到晚阴着脸,好像谁都欠你似的,我吃穿的又不是你挣的,你管的着吗?”

  “自己不工作,也不做家务,你妈怎么教育你的,什么都不会做怎么跑出来嫁人了,不是祸害人吗!我又不是你的佣人,吃的穿的也是我儿子的,凭什么天天伺候你?”

  “你说我归说我,别把我妈扯上。你要看不惯我,想要享清福,可以自己回老家躺着去。”

  “你赶我走啊,我还就不走了,我住我儿子家,关你屁事。”

  “你儿子的就是我的,你要不服气也没用!”

  “你本事大了,对待长辈一点规矩都没有,好歹也是上了大学的,和那些农村的泼妇有什么区别?”

  “你有长辈的样子,整天就知道跟你儿子告我黑状,你非要把我们这个家拆散了才安心,拆散了对你有什么好处,让你儿子给你孙子找个后妈你就高兴了!”

  “你这个家要是散了,也是自己作的,不要总是怪别人!”

  ……

  两大人在一边吵得脸红脖子粗,孩子也在一边哇哇大哭。

  白天婆媳打了一架,也谈不上严格意义上的打,就是互相推推嚷嚷的。然后两个人都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门、不说话、不吃饭。

  到了晚上,张怀忠回来了,他妈一听门的响声就跑了出来,声泪俱下地把白天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跟儿子一说,张怀忠一听气血冲上了头脑,没有给佳欣任何辩解的机会,冲到房间把床上的佳欣拖起来一顿拳打脚踢……佳欣被打了之后,大晚上跑到了林静家,哭诉到深夜,后半夜才睡。

  这场“战争”的后果是三败俱伤,第二天婆婆就收拾了行李闹着回老家,但是孩子没有人带啊,张怀忠软磨硬拽把他妈妈留下了。

  佳欣在林静家住了三天,张怀忠没来半点音信。

  男人都使用家庭暴力啦,肯定闹离婚啊!要是没有婆媳打架这出戏,只要男人使用暴力,林静百分之百赞成离婚;但是这件事情是张怀忠认为佳欣打了他妈妈,他是替他妈妈出口恶气,好像并无大错,毕竟“百善孝为先!”看着妈妈被打,还忍气吞声的,那就算不得男人了!张怀忠的错误在于还是听他妈妈一面之词,没有给老婆半点辩解的机会,不过媳妇作为晚辈,跟长辈动手的行为,确实也是极为不妥的。

  网上有个顺口溜,中间有一段不太合适,林静选择部分和佳欣共勉:

  “婆媳怎能是天敌,为何不能住一起。

  婆媳关系难处理,不能相互发脾气。

  未请保姆二老担,儿媳有啥不如意。

  ……

  家家都有难念经,儿子中间持正义。

  长辈让字首当先,儿媳敬字放第一。

  婆婆当成亲父母,儿媳自成亲闺女。

  互敬互让事业顺,家庭和睦万事吉。”

  劝和还是劝离,林静左右为难。尽量不去提,只管好吃好喝招待佳欣,陪她逛逛街、散散心,最后的答案让她自己去选择!

  到了第四天,大家都冷静下来,张怀忠才发来信息,死皮赖脸、赔礼道歉、一心求和,还连续三天下班直奔林静家,终于在“大战”七日之后,把老婆给求回去了。

  这场婆媳大战、夫妻大战,随着时间的转移,草草收场,谁也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

  虽然看不出什么外伤,轻微的淤青也随着时间而消退,但是“战争”留下的伤害却沉在了心底。

  夫妻没有隔夜仇,床头打架床尾和,身体亲密接触之后,心里的围墙也会拆掉。但是婆媳的疙瘩并没有解开,“热战”之后,开始“冷战”,婆媳两人硬是一个多月没搭话,婆婆每天仍然洗衣烧饭拖地,电视也不看了,空闲就下楼遛弯去了,晚饭后就去跳跳广场舞,生活是丰富多彩了,但是话只跟儿子、孙子说。

  佳欣开始天天出去找工作,尽量减少在家的时间,减少和婆婆独处的时间,不到张怀忠下班不回家。这段表面平静却暗流涌动的生活,让家庭气氛阴沉抑郁。

  最后佳欣工作找好准备去上班了,此时婆婆却提出了回老家的计划,只好让婆婆回老家,佳欣继续在家带孩子,这段婆媳“冷战”也暂时划上了句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