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生是一场旅行
丽如云锦2020-01-15 14:105,205

  原先素薇向单位请假三个月,以为三个月可以回去上班了,现在看来上班遥遥无期,只好又去公司请假。

  人生不必规划,因为很多时候生命根本不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

  现在的素薇,每天看着医院里一叠叠化验单,就像一页页对自己的判决书。判什么刑,也不是完全掌握在医生手中,医生只是威严肃穆法庭里坐着的那个大法官;判什么刑,取决于国家的法律,更取决于自己犯下的罪行。那些癌细胞,就是滔天罪行!有期、无期还是死刑,是癌细胞决定的。当然也有草菅人命的法官,但那只是少数,医生的技术水平就如法官的专业素养,对于弄清楚我们的罪行至关重要,现在,案件还在审理中。

  不化疗的日子,素薇也想做回一个正常人,出去走走。那什么是正常人?身体健康、没有疾病;思维正确、合乎逻辑;社交正常、融入社会。现在发现,做一个正常人也是如此难!

  宇浩要帮她去请假,她说自己去,顺便看看同事们。拿着医院的证明,从领导办公室开了请假条,素薇想着回自己的办公室看看同事,自己生病期间,有几位同事也曾来看望过自己,要去感谢一下。

  还没到办公室,素薇先去了趟厕所,就听到了一些不堪入耳的闲言碎语。

  “唉,你听说了吗?刘素薇得的是癌症啊,医生都说没多少日子了。”这是一位总喜欢在办公室搬弄是非的“长舌妇”。

  “听说了,听说领导还要倡导我们募捐呢。”另一位是总喜欢吃肥丢瘦的“事儿精。”

  “捐款啊,捐多少?我家孩子小,每月奶粉、尿不湿,我是月光族。”

  “捐款怎么可能规定数额,都是看大家心意喽。”

  “你说以前她在公司时候,那么爱表现的人,不知道是真积极还是假积极?”

  “不晓得,有一次上班不是还晕倒了吗?我看她不像那么娇弱的。”

  “那么积极干啥啊,还是健康最重要。”

  ……

  素薇在厕所间屏声静气地听完这些闲言长语,直到听见她俩出去的声音,才准备站起来,忽然眼前一黑,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在厕所间,她赶紧摸索着扶着厕所墙壁,靠在一旁休息一下,等自己缓了过来,才打开厕所门,缓缓地走出卫生间。

  素薇没有再去办公室,而是又折回到了领导办公室,跟领导说她不需要公司募捐,个人完全可以克服困难,千万不能给公司添麻烦。

  世上最肮脏的地方是哪里?不是垃圾站、不是公共厕所,而是人心。特别是那种攀高踩低的心,妒火焚烧的心。能盼着你好的人,只有你的亲人和真正的朋友,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看客,还有相当一部分看不得别人比自己过得幸福的人!

  哎!世界就是这样,有温情就有寡情,生命这么久,早就看淡了这一切。

  但是同事间的飞短流长,就像种进素薇心里的杂草,剪不掉,理还乱,还在心里疯狂地恣意生长。

  身体的脆弱让你的思想也会跟着脆弱,病痛的折磨,割舍不断的亲情,看不到的未来……让素薇陷入了无助和失眠的困境。

  素薇的母亲看在眼里,看着女儿一天一天衰弱下去,就像有把刀子在一块一块地割下她身上的肉,但是这种和着血的绞痛,她只能偷偷地和着泪饮下。

  不化疗待在家里的时光也是充满痛苦与恐惧的。

  要想除去心中的杂草,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心底种上庄稼。身体上的病痛朋友无法分担,但是如果能够给她带来一丝丝快乐,她们也愿意去做。

  怎样让素薇的心情舒展一些呢?林静和佳欣商量着,转移注意力,让快乐和温暖占据她的内心。

  旅行怎样?世界那么大,风景那么美,我们出去看看吧,或许会有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心情,每个人都可以从旅途中悟出生命的意义。

  可是素薇自己和家人的态度会是怎样呢?

  周末去素薇家,先听听他们的意见。

  “素薇,感觉你现在身体状况不错啊,气色也不错,想不想出去走走?”林静试探着问。

  “哦,我基本每天都会出去活动的,推着朵朵到楼下散散步,和老公一起去超市,这些活动都可以做的,医生也鼓励我多活动的。”

  “哎呀,林静说的出去走走,是指远一点的,比如旅行,要住一晚或者住几晚的那种?”佳欣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旅行,我都多少年没出去玩过了,以前是没钱,现在是没精力,也舍不得离开朵朵。”

  “时间和金钱,你要是不去挤,永远都不会觉得宽裕。也就是出去几天而已,你婆婆可以带朵朵啊?金钱什么的,你根本不需要考虑。”林静尽量消除她的后顾之忧。

  “想啊,我是想,但是我估计宇浩和他妈不会答应吧。”

  “你先去问你老公的意见,然后让他说服他妈妈。”

  晚上,哄着朵朵睡了,素薇躺在床上跟宇浩说:“林静她们说想带着我去旅行,你同意吗?”

  “旅行!你答应了?你身体行吗?”听到旅行二字,宇浩一定特别的意外,一个病人去旅行,他也许在心底骂道“疯了吧。”

  “她们肯定不会带我去玩那些长时间徒步或者特别累的项目,也就是吃吃睡睡的那种玩玩吧。”

  “如果你想去,我肯定是没什么意见,不过问问医生可不可以。”也许他的心底是不赞同,但是他愿意把决定权交给素薇。

  第二天宇浩跑去咨询医生,医生说病人如果觉得体力容许,确实可以出去走走,只要不玩太累太刺激的项目就行,有时候需要用健康人的心态看待病人,如果你一直把她当作病人看待,她得到的心理暗示也不利于她的康复,健康的心态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药剂。

  离素薇下次的化疗,还有十几天,但是考虑到素薇的身体状况,也不能去太远的地方,坐火车或者飞机估计不太合适,思来想去,林静决定的方案是:自驾游,利用周末,又跟单位请了一天假,三天时间,不爬山,不去人多的地方,最后他们选择去了丽水。

  丽水的古堰画乡,顾名思义。在江滨古街边,她们遇到了很多支着画板创作的人,颇有文艺气息。

  这里的街道特别的宽阔,道路特别的长,脚下的石板路刻下了岁月的痕迹。在街道两边林立着高高低低的青瓦房,鳞次栉比。

  一路上,随处可见的墙画,有的生动有趣,有的清新雅致,把单调的墙面装饰的别有一番调调。

  林静和佳欣担心素薇的身体状况,不敢太过劳累,一路上走走停停,感受着这古韵和质朴。

  在街边,她们遇到了一位白发苍苍、年逾古稀却仍然能够自食其力的阿婆:她脸上的皱纹,像大地纵横的沟壑,幽深蜿蜒;深深凹陷的眼窝里,镶嵌着一双深褐色的眸子,眸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迷雾,悄悄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一双爬满了蚯蚓状青筋的粗糙的手,正在缓慢而熟练地编织着工艺品。

  这样的老人让你产生敬意的同时,还有些许的心疼。

  三个人轻轻地蹲在旁边、静静地观摩,害怕惊扰了老人的创作。

  不过老人还是注意到了她们,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那一条条纵横的幽深沟壑,在阳光下发出一道道深褐色的光泽,她眯缝着眼睛问喜欢吗?她们回答说很喜欢,称叹她的手艺精湛。她说她已经在这街上编织几十年了,很容易学,问她们要不要学?

  三个人很开心,在奶奶的悉心教导下,用了大半天的时光,美丽的花篮终于编成了,林静买下了这个花篮,留作纪念。

  芳草绿、春花红,轻拂的微风像一双温柔的手,抚摸着素薇的身体,一股暖流从身体流入心田。她很快乐,精力充沛,完全不像一个病人,或许在这一刻,她忘记了自己的病痛。

  不过林静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走走停停,有坐的地方就坐下来歇歇,能乘船的路段就乘船。

  乘着画舫,从大港头镇到堰头村,又是不一样的风景。“青山看不厌,绿水趣何长”;“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遥望远山如黛,俯瞰江水清澈,仰望蓝天白云,大家的心情忽然舒朗开来,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明媚。

  “世情已逐浮云散,离恨空随江水长。”这么美妙的景色,还能看多久,还能陪谁看?“欲凭江水寄离愁,江已东流,哪肯更西流。”人生有些事,无能多么努力,却是无能为力。

  想着这么美好的景色,看着素薇美丽的笑脸,林静的眼眶湿润了,她赶紧走到船前,站在素薇和佳欣的前头,背对着她们,不想把她们带入自己的愁绪。

  一路上,林静不断咔咔咔地用相片记录下三个人的美好瞬间,她想把这美丽留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云霞映着落日,天边烧红的天空像酣醉的脸蛋;一阵阵微风吹佛,路边的树儿、草儿跟着轻轻地舞动;夕阳西下的暮色总是带着一种是诗意的惆怅浪漫,让人们在留恋不舍之中唏嘘不已。

  伴着夕阳下的影子,三人悠闲地踱步回客栈,林静精挑细选的三人间,可以让姐妹三人夜半促膝长谈。

  有人曾说过:“一觉闲眠百病消,睡眠充足赛补药。”睡眠是对身心最好的滋养,三人早早洗洗上床,躺在床上分享一天的风景和美照。

  素薇说:“今天很开心,这是我生孩子之后最开心的一天了。”

  “是的,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也是很久没有出来游玩了,整天就被孩子家庭羁绊着,似乎忘记了人间还有‘享乐’二字。”佳欣答道。

  林静接着说:“所以啊,我们现在就要放下孩子、放下家庭、放下工作……放下一切世俗的烦恼,过纯粹的、只有自我的三天,怎么样?”

  “我也想这样啊,但还是放不下。人生最难的就是放下!”素薇感叹着。

  “好吧,我听你的,完全放松自己。”佳欣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约法三章:我们这三天只谈美景、美食、美人;老公、孩子、工作、房子、车子、票子等等,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去。”

  结婚的女人,也应该要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以及思考时间。在这个独立空间里,没有孩子的羁绊,没有柴米油盐的烦恼,没有世俗的眼光,自由自在,不被打扰,多么美妙的感觉。

  心情愉悦的一天,好梦连连的一夜,第二天又是元气满满。

  第二天,三人驱车去缙云仙都。

  “诗画浙江、醉美缙云。” 缙云仙都相传是轩辕皇帝铸鼎炼丹和驭龙升天之地,与黄山、庐山并称为轩辕皇帝的三大行宫。“仙都佳绝处,毕竟在鼎湖。”

  说好不爬山的,但是素薇说,既然来了,还是想去看看鼎湖峰。鼎湖峰只有300多米,但是奇峰险峻,考虑素薇的身体状况,她们上下山都乘坐了缆车。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鼎湖峰上赏仙都美景,山水氤氲,云雾缭绕,就如一幅大肆渲染的水墨画。“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这里的山水,就如古装剧里走出的仙子,带着一股仙气。

  下午早早回到客栈,附近走走看看,呼吸这里新鲜湿润的空气。

  带着对当地人民生活的好奇之心,林静三人冒昧地闯进了一户质朴清净的小院。

  院中坐着两位老人,看起来90余岁,正在择着田里刚刚采摘的野菜。看到家里来了“不速之客”,两位老人立马站了起来,既非常热情又有些慌张,忙进忙出招呼她们,领着她们参观他家的院落和房子。

  小院被老人拾掇得井然有序,种了很多花花草草,老爷爷还“创造”了不少“新奇物件”,可以翻转的梯子、悬在半空中的花台、长在两树之间的椅子……虽然皱纹布满了脸颊,白发爬满了额头,但是两位老人健康的体魄,矍铄的精神,让三位年轻人无比艳羡。

  经过一番交谈,她们震撼地得知老爷爷已过百岁了,老奶奶也97岁了,老两口都是畲族人,百岁高龄还独自生活,儿女都住在大城市里,老两口不愿意离开生活大半辈子的地方,说这里的水和空气都好,而且吃着自己种的蔬菜,健康长寿。

  老人家里有一口井,每天都用井水烧饭浇菜,三位姑娘喝了井里的水,清冽甘甜,或许老人的长寿跟这里的空气和水质真的分不开。

  此外,两位老人性格温和开朗,他们说夫妻七十多年却很少拌嘴。两位老人生活很有规律,早晨打一套爷爷自创的养生拳,上午打理花草菜园,午后爷爷练书法,奶奶画国画……

  从老庄,再到董仲舒、王阳明,都提倡天人合一。

  天,就是这里自然环境;人,就是自己的心态。老爷爷也说了,他们长寿的秘诀就是顺应自然,尊重自然中每个事物的本性,比如他们吃的,都是自己种的应季食物;喝的,就是这深井里甘冽的地下水。

  旅途中最美的不是风景,而是陪你一起看风景的人。

  和两位老人的交谈,是三人这次旅途中最大的收获。看来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心在转念间,退后天地宽。”

  两位老人一生共生育了九个子女,夭折了三个,年轻时候生活困顿、饥寒交迫,但是他们始终不叹息不抱怨,每天乐呵呵的,生活困苦也不忘歌唱。

  三人深刻地反思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心态,觉得两位老人给她们上了很深刻的一课,决定回家后要好好调整自己,规律生活、知足常乐、从容应对生活中的一切艰辛困苦。

  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旅行。

  三天的时光,在陌生的地方,素薇找到了久违的感动和快乐。

  人生过得就是心情,生活活的就是心态。

  林静一直担心素薇的身体,尽量地缩短每天在外行走的时间,事实证明素薇这几天的状态很好,回去的那天下午,她还觉得意犹未尽。

  身体病了,但心情不病,使她这几天气色红润,容光焕发,犹如一个健康的人。

  这些年她一心都扑在工作、家庭、孩子上,直到生病了,才有了自己的空间,这是多么可悲可怜的生活。

  圣经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欢乐的时光,更是溜走得飞快。

  也许意犹未尽、依依不舍也是一种美吧,人生哪有圆满,阴晴圆缺都是美!

  回家,又是另一种生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