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婚姻不是终点站
丽如云锦2020-01-19 07:563,910

  身体的健康、成功的事业、美好的爱情,是所有人终身追求的目标。

  素薇祈求身体的健康,佳欣渴望美满的婚姻。人人都有自己的期盼。

  可是,有时候,美满的婚姻,就和身体健康一样,不是你想得到就能得到的。

  面对张怀忠的一次又一次出轨,佳欣还是离不开他,为什么呢?除了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

  林静一次又一次地劝佳欣出去找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平等地和张怀忠对话。

  几年的主妇生活,使佳欣失去了职场新人的干劲和热情,而且现在再去求职,总被嫌弃经验少、年龄大、甚至学历低。几次碰壁之后,她就失去重返职场的勇气了。

  没有经济来源的主妇生活,所有的开销都要向老公伸手。本来骄傲的像公主一样的佳欣,不知不觉也变得卑微起来。

  也许,婚姻生活就像温水煮青蛙,女人对渐变的适应性和习惯性,使她对生活产生了不拘小节的松懈,这种松懈使她变得越来越安逸,越来越懒散;这种懒散,使她整天无精打采,对什么提不起兴趣:看书没劲、看电视没劲、做家务也没劲;从精神的松懈到身体的疲惫,让她变得焦虑、烦躁;轻度抑郁带来的失眠,让她近乎崩溃。

  连续好几个星期,佳欣奔走于本市各家大医院,B超、CT、心电图、血象、甚至是激素水平,检查身体里的各项指标,都是正常、正常、正常。

  医生说她没病,她不相信,生气地跟医生辩解道:“你说我什么病都没有,那为什么整天浑身无力?为什么每天就像没睡觉一样,早晨起来就犯困,不停地打哈欠?为什么我什么事都不想做,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你看看我这脸色,蜡黄蜡黄的,眼袋大的吓人,头发还大把大把地掉,怎么可能正常呢?连吃喝玩乐都不感兴趣!……”

  眼镜医生推推自己的眼镜,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番,对她苦笑着说:“仪器不会说谎啊,确实是各项指标都正常啊。”

  可是佳欣还是不肯善罢甘休:“那您能不能开点什么药给我补补啊?缓解一下我这症状。”

  眼镜医生被她纠缠的没有办法,说:“要不你再看看中医吧,或者看看心理内科。”

  佳欣越说越激动了:“心理内科?你是不是觉得我有心理疾病啊?”

  医生虽然语气也高了点,但还是压住自己的情绪:“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建议你,毕竟从各项检查指标看,没有器质上的病变。”……

  “心理内科”,佳欣没有去看,她不相信。最后看了中医,中医诊断她为气血亏,让她按疗程吃中药,这下她终于放心地回家了。

  然后佳欣每月去医院报道一次,拿回已经煎好的一个月量的中药包,家里四处弥漫着中药的味道,这种气味更让张怀忠讨厌回家的日子。

  吃药了,她就觉得自己身心状态变好了,睡眠长了,身体有力量了,头发也掉的少了;一段时间不吃药了,她又觉得浑身无力,犯困想睡,生活无趣。也许,吃药也有一种依赖性,这种依赖性带给她的积极的心理暗示,使她觉得自己状态变好了。

  听说有一种病叫“疑病症”,指对自身感觉或征象作出患有不切实际的病态解释,致使整个心身因此产生的疑虑、烦恼和恐惧所占据的一种神经症。

  感觉佳欣现在就像一个疑病者,总觉得自己有病,不吃药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家无所事事,想象就插上了飞翔的翅膀。特别是有过老公出轨的前车之鉴,佳欣整天疑神疑鬼,当老公半夜睡着时候,想法设法破解老公的手机密码,查看张怀忠的QQ聊天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甚至包括QQ空间、微信朋友圈的留言记录,还有手机短信、通话记录……希望从中能够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这个时候她的心总是忐忑不安的、矛盾纠结的;害怕查到什么,又担心什么都查不到;查到了自己心里过不去这个坎,查不到又担心真相被隐藏了起来。

  世界总是充满矛盾,人也永远是矛盾的动物。

  就像猫和老鼠的斗争,为了防止猫的偷袭,老鼠变得越来越警觉,哪能随意再让猫偷袭成功。生活越过越像无间道,一个出轨男人的背后,练就了多少个名侦探柯南一样的妻子!

  老婆的疑病和疑心病,加上老妈老婆矛盾的无止无休,让张怀忠焦头烂额,家再也不是避风港,而是避之不及的重灾区。而外面那个没有婆媳矛盾、只有甜言蜜语的世界令他流连忘返。三天两头借口加班、应酬,能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如果“出差”了呢,那当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回家了。

  一段时间查不出任何猫腻,佳欣也就放松了警惕。张怀忠“出差”三天也好,一周也罢,佳欣都没当回事,信心满满地以为张怀忠的工资卡都栓在她身上,没钱的男人肯定没女人。

  而且女人也是在婚姻中不断成长强大独立的:小女孩时候,恨不得和男朋友二十四小时腻歪在一起;越到了一定的年龄,越想要自己的空间,有时候觉得男人“出差”也是挺好的,甚至因为不用给他洗衣烧饭而觉得轻松自在,把男人“出差”的日子当成成了女人享受生活的“假期”!

  自顾自地调理身体,一段时间中药调理下来,她觉得身心舒畅了许多,所以她也在反思自己的言行举止,希望缓和剑拔弩张的夫妻关系。

  比如,从来不叫老公的她,现在也温柔叫着老公;比如出门尽量让男人做决定;比如在朋友圈晒晒一家人出游的其乐融融画面……带孩子、做家务,力争扮演一个贤妻良母的角色,甚至还学会了烘焙,用心地做着点心:蔓越莓饼干、葡式蛋挞、巧克力吐司……

  一起去看望素薇的时候,佳欣做的“抹茶卷”和“蛋黄酥”令林静都啧啧称叹:那一抹绿,不似盛夏的浓烈,只有初春的清雅,绿茶那淡淡的苦调和了奶油那浓郁的甜,口感绵滑,入口即化,带给你初恋般的味蕾体验;而那蛋黄酥,顶着蟹壳般的色泽,想着它那蟹黄般的内心,迫不及待地轻咬一口,表皮酥脆、豆沙甜糯,最后击破味蕾的是肉松蛋黄的咸香,可甜可盐,带给你的是热恋的体验。不得不说佳欣还是蛮有烘焙天分的,也许她就是被“懒”给耽误的“面点大师”!

  习惯真是个可怕又美好的东西。坚持做某些事情久了,你慢慢就会变成了那个样子。

  佳欣就是这样,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夫妻关系似乎融洽了,朋友圈里的那个老公似乎又变成了一个爱妻顾家的好男人,朋友圈里的那个老婆似乎也变成了贤惠温柔的好妻子。不管事实如何,反正朋友圈里一片和谐。其实人生就是这样,越是缺什么,越要秀什么。

  女人们的约会时间,佳欣容光焕发,开心地说她好久没吃中药了,感觉自己身体正常了,在她的交谈中,对张怀忠的抱怨也少了,甚至还学会了用别人的状态来“说服”自己,她甚至跟林静说:“你看我们隔壁的那个女人,她老公经常半夜才回家,甚至好几天都不回家,她似乎过得也挺惬意的,老公回来不吵也不闹;还有我那个表姐,整天就老公老公的挂在嘴边,嗲的要死,每天就知道在朋友圈晒幸福:情人节老公送的玫瑰花;结婚纪念日老公送的巴宝莉围巾;母亲节送给婆婆的礼物;反正朋友圈就是各种晒,各种节日礼物,各种美食各种P过的自拍照……你说同样是女人,人家怎么就那么嘴甜那么自信的呢?”

  林静问道:“你说的这两个女人都不上班吧?”

  “你真行,都被你说着了,都是全职的家庭主妇。”

  “那就对了,这两个女人为什么要讨好老公,甚至老公出轨了还百般讨好?那是因为她们没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啊。”

  “照你这么说,他们的恩爱都是假的?”佳欣疑惑地问。

  “你说呢?什么叫‘秀’恩爱?人就是这样,缺什么,秀什么。”

  ……

  婚姻生活就在一个不断磨合不断妥协的过程。一向傲娇的佳欣,也学会了向生活低头;一向直来直去的佳欣,也学会了委婉地讲话。

  夫妻关系似乎因为她的改变而和谐了一点。但外面的那个女人就如同婚姻中的一根刺,卡在你的喉咙里,想咽咽不下,想吐吐不出,就连你咽口水,都会扎着你,总是时时刻刻地刺痛着你、提醒着你。

  久而久之,不知不觉之中,佳欣发现自己的心态竟然变了。从开始发现男人出轨时候的怒不可遏、恨之入骨;到时不时地想翻看他的手机、寻找着蛛丝马迹;再到后来对这个男人变成了无所谓不在乎的态度。

  在这一过程中,渐渐变化的,是佳欣对张怀忠的爱,应该是这爱变淡薄了,这时候的爱情,就像冲多了水的牛奶,寡淡无味。

  对男人爱的寡淡了,就会想着自己多一点。佳欣开始考虑着自己的未来,孩子的未来。

  婚姻可能会让女人变得慵懒,甚至天真的认为会有人养你一辈子。

  但工作是每个人的生存之本、收入之源,有了收入,不用买件衣服买个包包都要向男人伸手,甚至看男人的脸色;而且女人可以在工作中不断提升自己,拓宽自己的视野和眼界,通过工作找到自己的安全感和归属感;独立、自信的女人最美丽,工作的女人最魅力。

  也许,只有工作,才能让自己坚强独立起来,还是找工作吧。

  整天在网上查找招聘信息,不断的投简历,硬着头皮去面试,屡败、屡战。试过促销员、导购员、前台接待、行政文员、物业管家……这些工作都有一共同点,即都需要良好的服务态度,刚开始时候还会因为顾客的不礼貌而吵得面红耳赤,丢了生意,也要把自己受的委屈争回来;做久了就知道,面子是啥狗屁东西,不能当饭吃,顾客就是上帝,即使对方出言不逊也要忍让三分,这倒也磨炼了佳欣的性格。

  婚姻不一定是爱情的坟墓,却也不一定是幸福的终点站。

  幸福的婚姻是需要用心经营的,如果婚姻已经出现了裂痕,能够修补的话就修修补补;不能够修补的话,只能从头再来。

  婚姻就像一件耐用的物件,但并不每一个物件都能用一辈子,或者并不是每一件物件你都会愿意用一辈子,有时候它用用就坏了,有时候还没坏你就想扔掉了。

  婚姻出现了裂痕,你还在维持着,只能说明还在你忍耐的范围内,某一天,一旦超过你忍耐的那个度,不用别人点醒你,你自己也会坚定地作出选择。

  不过这个忍耐度,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离与不离,还是在于佳欣自己的能够忍耐的度。

  所以说,没有完美的爱情,只有适合的婚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