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风掠水衣无处去
丽如云锦2020-01-18 11:065,480

  林静每天忙里忙外,支远却当成了理所当然。

  多少爱情,最终败给了生活的鸡毛蒜皮,有些人,总是会肆无忌惮地伤害着最爱你的人!我们总是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外人,却把最差的一面留给最亲的人。因为我们总是觉得亲人的关系比外人更加稳固,我们知道,即使拿他们当出气筒,宣泄自己的情绪,他们也不会记恨,也能获得他们的忍耐、宽容和体谅。

  但是谁的忍耐没有限度???谁的心永远刀枪不入?

  这几天,阳阳一直感冒咳嗽,因为孩子没有发烧,林静就没带孩子去医院,给阳阳吃了感冒冲剂和咳嗽药水,但是一周过去了,阳阳的咳嗽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还有了浓痰。到了晚上,阳阳说累了,早早要上床睡觉,林静看着阳阳小脸蛋红红的,嘴唇也红红的,赶紧摸一下孩子额头,觉得很烫,打开柜子找到温度计,一量温度竟然有39度2。

  支远没有回家吃晚饭,在外面应酬,那些官场里、商场里应酬的人们,永远没有时间概念,随身携带的手机也成了摆设,林静给他打电话,一连打了6个电话都没人接。只好发了一条短信:“阳阳发烧,我们去医院了。”

  总是应酬、加班的支远,林静也指望不上了,赶紧开车带着孩子去儿童医院。在支远的心里,也许工作永远比家庭重要,孩子发感冒发烧咳嗽这些小问题,肯定比不上他那些人脉的大问题。

  到了医院,让阳阳坐在椅子上等,林静给孩子挂了急诊,然后带着阳阳验血、拍胸片,医生诊断说是肺炎,要挂水几天。

  晚上11点多了,林静还陪着孩子在医院挂水。

  阳阳躺在床上挂水,林静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一只手撑在床沿上,这一番折腾下来,她也觉得疲乏了,上下眼皮子在不停地打架,头一点一点的……阳阳看见妈妈困倦的样子,说:“妈妈,你趴在床边睡一会,我自己会看着吊瓶的,等水没有了,我会按铃叫护士阿姨。”

  林静听见阳阳的声音,困意消掉了许多,泪水盈满了眼眶,这个小人儿永远这么暖心,她立马坐直了身体,打了一个哈欠,振作自己的精神,对阳阳说:“妈妈不困,你闭着眼睛休息,挂完回家的时候,妈妈会叫你。”

  与此同时,支远才回家,到家发现妻子和孩子都不在家,看到手机里好几个未接电话,连忙打电话找老婆孩子,林静没有接。

  人生就是充满了失望,等待你的关心,等到关上了心!

  林静真是心灰意冷,故意不接电话。心里对自己说:“没有你支远,我一样带好孩子。”

  支远发了3条短信:“老婆,你们在哪家医院,我很担心!”

  林静没有回复,等到阳阳挂完水,已经凌晨3点多了,天空黑漆漆的,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空气凉薄如水,道路两边的灯像两条黄色的长河,给人一丝丝温暖。

  林静回到家,哄着阳阳睡下,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卧室,发现支远竟然呼呼大睡。他一喝酒就是这个样子,再大的动静都吵不醒他。估计他是发了短信想等着老婆孩子回家的,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酒精上了头,大脑就不受控制了。

  林静躺在床上,看着卧榻鼾睡的支远,满脸通红,一股子酒气,觉得心灰意冷,这个人还是她火车上遇到的那个温暖明朗的青年吗?!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没有杀了你的身材,却杀了你昔日的温情!

  第二天早上,林静吃完早饭,打电话和同事调了课,又带阳阳去挂水。

  看着老婆孩子要出门,支远立马殷勤地过来说陪他们去医院,林静没有搭理他。

  失望和委屈,这种东西没必要解释。

  阳阳连续挂了一个多星期的盐水,林静都没有搭理支远,即使支远跟着去,跑前跑后问医生、叫护士,林静也不跟他讲话。

  失望到尽头心便不会瞎闹,真正的放弃,向来无声无息。

  这期间有两次,林静要上课,只好让爷爷奶奶送阳阳去医院挂水。只要课务好调,林静就坚持自己带孩子去医院,不麻烦爷爷奶奶,自己的孩子,她喜欢亲力亲为。

  支远有空就跟着老婆一起陪孩子去医院,但是林静就是不搭理他。为了讨好老婆,他开始每天傍晚下班就回家,买菜做饭,期望弥补自己的过失。这么些年来,林静吃了几顿现成饭,但还是没有语言的,默默地吃饭,吃完饭默默地洗碗。

  连续一个多星期,阳阳的肺炎终于好了。

  连续一周多带着阳阳奔波在医院的路上,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林静觉得太累了,身体越来越沉,沉到她的精神拎不起她的身体。但想着老公最近几天的表现,林静的心里开始有了一点温暖。

  林静周三晚上在学校看班,回到家已经近十点了,走到厨房,她发现早晨出门的饭碗还胡乱地躺在水池里,心里顿时又拔凉拔凉的。

  每天早晨,要帮阳阳煮粥、煎鸡蛋,阳阳自己穿衣洗漱,倒是不太让妈妈费心。但是早上时间匆忙,林静也是扒拉半碗粥,就得急急忙忙送孩子去学校了,然后自己再去上班。早上的碗筷,只能到晚上下班才能清洗。

  轮到晚上坐班,晚饭就在外面凑合一口,十来点回到家,只想洗洗睡了,看着水池里躺着的那堆碗筷,林静顿时泄了气的皮球,心灰意冷。

  而此时的支远,正躺在床上,悠闲地玩着手机。

  林静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想说,直接洗洗睡了。

  躺到床上,支远立马凑过来,想着和老婆温存温存,但是林静用力把他推到了一边,女人的身体永远受她心的支配,不像男人那样动物本性。

  第二天起床,林静让阳阳快快洗漱好,准备带着孩子在外面吃早餐,再送孩子去学校。

  这个时候,支远到锅边盛饭,看着锅里空空如也,抱怨地说:“怎么早饭也不烧了?”

  林静没有搭理他。他继续叨叨:“我也服了,昨天的碗还没洗,我看我们家的碗只能用一次性的了。”

  林静阴沉着脸,目光冷峻地瞥了他一眼,还是没搭理他。他仍然没完没了:“碗也不洗,饭也不烧,这家还像家吗?”

  林静实在听不下去了,她的整个身体都充满了怒气,一拉引线,马上炸了起来:“洗碗、烧饭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也要上班的,不是全职的家庭主妇。”

  “那别人家女人上班就不洗碗不做饭了?”

  “你说别人家,我倒是也想问问,别人家的男人就不洗碗不做饭了?”

  “我不相信别人家洗碗做饭都是男人做的。”

  “我也不相信别人家洗碗做饭都是女人做的,你可以好好去了解一下周边的同事朋友家是如何生活的。”

  “那我娶老婆干什么的?”

  林静现在就像点着的火药桶子,这么多天的压抑的情绪一下子都喷薄而出,她满脸绯红,怒气从脚底胀满到每一根发丝:“你这话问道点子上了,我也想问问你娶老婆干什么的?娶老婆就是来伺候你的吗?就是每天给你刷锅洗碗做饭拖地的吗?那你不用娶老婆了,直接娶个保姆就够了!”

  “是啊!”

  “我今天还就不干了,我伺候够了!”林静说着就拉起阳阳,换上鞋子,甩门而去。

  中午时候,林静给婆婆打了一个电话:“妈,学校派我出去学习几天,你和爸方便的话来接送一下阳阳。”

  公公婆婆爽快地答应了,并没有怀疑什么,林静告诉他们下午4:10接孩子,然后买菜烧晚饭,早上再把孩子送去学校。

  趁着中午午休,林静回家一趟,收拾了自己的衣物。然后给支远发了一条微信:“我让你爸妈住过来接送孩子了,最近我就不回去住了。”

  支远回复:“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一下。”

  “我又做错了什么?”支远追问道。

  对于这样的日子林静过得够够的,没想到男人结了婚就成了甩手掌柜的:“你做错什么,我说了也没意义,因为我们在语言上总是打架的,你也不会承认你做错了什么。”

  “你说出来听听,真是我错了,我一定改。”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永远意识不到你的错误,在你眼里,娶老婆就是娶一个免费保姆,关键你还不用对这个保姆平静礼貌地讲话。你也不要发信息了,发了我也不回。”

  支远还是穷追不舍:“儿子要找妈妈的,有事回家再说,好吧?”

  “一个女人在外面不安全的,我不放心啊。”

  “我错了,回家跟你认错。”

  林静没有再回复他。

  结婚之后才会明白,童话故事为什么会在王子和公主结婚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因为结婚后,再没有童话,剩下的都是生活。

  男人女人的关系,也只不过双方的利益交换,你需要我,我需要你;没有你,我可能未必比现在好;男女都想从婚姻中获得更多,那么就看谁更愿意付出更多?谁愿意克制自己膨胀的欲望?双方权衡之后,决定要不要互相忍耐,白头到老。

  多少爱情,败给了时间;多少爱情,败给了生活。

  这几年的婚后生活,虽然没有大矛盾,但是小摩擦不断。看似家庭里的琐琐碎碎,其实还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心问题。

  有人说恋爱时候,享受双方的优点;结婚之后,忍受对方的缺点;但是林静妥协这么久了,她不想再忍了。

  支远永远看不到老婆的付出,永远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

  婚姻里,最狠的莫过于诛心!那些脱口而出的怨怼,最是刺骨伤人。对于老婆在家里操持家务,他没有感激过;对于老婆的委屈,他觉得是矫情。在他的心里,肯定认为林静是为了一次洗碗,就离家出走了,其实他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每一位妻子的离家出走,都是一场崩溃到极点的“蓄谋已久”!在他眼里,这个崩溃就是小题大做,根本不明白这根稻草压垮的是集聚了多久、负担了多少千斤的委屈和难过!

  英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威廉。戈尔丁曾这样评价女人:

  “如果你给她一颗精子,她会给你一个孩子;

  如果你给她一个房子,她会给你一个家;

  如果你给她一堆食材,她会给你一顿美餐;

  如果你给她一个微笑,她会给你一整颗心。”

  妻子回报你的,会把你给她的东西放大百倍千倍。但是结果是什么?“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等到下班之后,林静没有回家,但是去哪却毫无方向!忽然发现这个偌大的城市,却没有自己想去能去的地方,此时此刻才真正深刻体会了什么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

  她开车到一个综合体的地下车库,上去吃个晚饭;又回到车里,下一个目的地不知道在何处?在车里坐了一会,想想还是去看望一下素薇吧,只好又乘电梯回到负一楼的超市,买些牛奶水果,到了素薇家,他们刚吃好晚饭,素薇正在讲故事给朵朵听,朵朵咿咿呀呀的,欢实地依偎在妈妈身上,多么温馨的亲子图,林静坐了一会,听见窗外落雨的声音,赶紧起身从素薇家出来了,漫无目的开着车。

  结婚这些年好像还没有单独在外面过过夜,似乎女人结婚了,一年三百六十天、每一天的二十四小时都是属于家庭的。

  别人吵架回娘家,林静吵架也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太遥远的娘家,回不去!所以有人说即便为了爱情,也不要远嫁,远嫁的你得到了爱情,却失去了亲情!只有孤单落寞的时候,才能深刻体会到远嫁的心酸。

  素薇和佳欣那里,也不好去留宿,素薇病着,佳欣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最主要的,她不想把自己的情绪带给任何人。

  林静在平常熟悉的路上,开开停停,不知去向、漫无目的。

  大雨倾盆而降,模糊了车窗外的视线,林静只好停在路边,看着车窗外的世界,满世界都是凄迷;流着眼泪看世界,整个世界都在哭泣。

  哭过之后,想明白了,决定去开个房间,找一个离单位近点的,又怕被同事发觉;远一点的,明天上班又不方便。思虑半天,还是找离单位近点的酒店,明天上班方便,要了一个房间。

  一个人,无人可言、无人可依。

  在酒店的浴室冲个澡,泪水和着水流,压抑很久的情绪终于得到了宣泄,一直压抑着,身体里集满了惆怅,堵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好累;大哭一场之后,忽然觉得整颗心里都空落落的。

  一个人,蜷缩在大床上,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想着这几年来三点一线的生活,每天围着锅台转,围着孩子转,片刻的宁静成了奢求。现在才发现:学会了照顾别人,却忘记了心疼自己,留给自己的空间真的太少太少了。

  忽然不害怕一个人的寂寞,开始享受一个人的孤独。

  “老婆,回家吧!”支远又发信息过来,不理。他已经打了23个未接电话了,没有接。他就是这样,你要不接他电话,就一直打。一次,他打了11个电话都没接着,因为开会,手机开了静音,结果林静回到家,一开门他就夺过她的手机摔在地上。第二天又嬉皮笑脸的买一个新手机来赔礼道歉。

  这次林静不回家了,支远连摔手机的机会也没有了,只好一遍一遍地打电话,不接电话就发信心。微信里发了30多条,内容都是一样的:“老婆,回家吧。”结了婚的男人,连哄老婆都懒得动脑筋了!

  林静不回信息,躺在床上想着结婚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似乎完全忽略了自己,没有了自我,想想现在的自己,除了三两的知己,没有任何社交;那些曾经的兴趣爱好,都被湮灭在生活的柴米油盐中,孩子和家庭占据了她生活的全部;孩子的可爱与无辜,让做母亲的被绑架了还心甘情愿。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早晨醒来,享受第一缕阳光,心里忽然明亮起来你。不用担心孩子早餐,不用送孩子上学,但是心里竟然有些空落落的。

  老婆没有回家的这天,支远一夜无眠。从来没有夜不归宿的老婆,竟然离家出走了!他想着早上的争吵,想着每天的一日三餐,想着妻子对父母孩子的照顾……而自己每天都是在心安理得地享受这舒适的家庭生活。

  第二天,支远已经坚持不住了,老婆这些年还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只能到学校办公室去找林静,他知道林静肯定不会在同事面前不给他面子。

  同事们看到支远忙调侃说“接老婆下班来了?”

  支远满脸微笑地回应,然后帮着林静收拾桌子,说:“老婆,下班回家了。”

  林静只好不动声色地跟着他走出了校门。支远死皮赖脸地拉着她的手,一路微笑着跟林静的同事、学校的保安打招呼,林静只好顺从他,到了校外,用力要摆脱他的手,但他就是不放。只好跟着他回家。

  蓄谋已久的一场离家出走,就这样草率地收场了。

  林静不开心,因为她的条件还没有开始谈,就缴械投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