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人生该如何存在
丽如云锦2020-01-24 17:334,978

  素薇五七,是在清明节过后的一个星期,清明时节的悲伤愁绪还在延续,“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林静一个人来到海边,静静地坐了那儿,忘却了时间。

  朝荣暮枯,夏虫秋死,生死无常!想到素薇,林静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钗细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

  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

  纳兰性德的悼亡词,诉说着她此时的心情!

  当真真切切地知道你不存在了,才真真体会到什么是失去。前面被那些忙碌、吵闹掩盖的悲伤,现在才真真切切地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拼命地回忆,拼命地想你,可是再也看不见你,只能在睡梦里,与你共度上学的快乐时光!

  原来人生在世,最大的幸福就是健康地活着,最浪漫的事就是陪着你慢慢变老。

  素薇走了之后,孙宇浩家里和素薇家里闹得不可开交的往事,林静不想再说与素薇听。如果她听得到,她一定是想听那些开心的和睦的有爱的事情,什么事情最令她开心,那肯定是朵朵啊。朵朵长高了,个头都有80公分了;朵朵已经会走路了,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十分可爱;朵朵一直在叫妈妈……说道朵朵叫妈妈,林静又是泪如雨下!

  素薇的一生,纵然短暂,却也演绎了自己的精彩,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遗憾的却是悲剧的结局。

  短短的一生中,你把自己当作主角,每天演绎自己的喜怒哀乐,但有一天你走了,地球仍然会转,花草树木一切如常,你的爱人会爱上别人,你的工作岗位也会有别人来取代,每一个熟识你的人也会慢慢淡忘你,久而久之,你会被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好像从未来过。

  这世界上还有你的一丝痕迹,都和亲情有关,人们从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脸上依稀看到了你的容貌,从一对失去女儿的老人脸上感到了你带来的沧桑!

  不论你是身价上亿的富翁,还是身无分文的贫民;不论你是万众瞩目的巨星,还是一文不名的凡人……无论人们多么的不同,来处和去处都是一样的。

  哭啼啼地来,无声息地走;来的时候欢迎你的是一张张兴高采烈的笑脸,走的时候送别你的是一阵阵悲天动地的哭声。

  林静只好这样安慰自己,死亡是人生最遥远最隆重的一次旅行,就当她去另一个世界旅行了吧。那么,希望她在那个没有归期的旅途中,能够为自己而活,让自己吃好点、穿好点;饿了大吃、累了大睡、伤了大哭,不要矜持、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不要挂念这个世界的人和事。

  “去秋三五月,今秋还照梁。

  今春兰蕙草,来春复吐芳。

  悲哉人道异,一谢永销亡。”

  “一谢永销亡”,南北朝时候的沈约又何尝不懂得人死不能复生,但是有时候任何理性也无法消除人类的思念。

  那个最遥远的旅途,凡是去过的都不会再回来!无论你怎么回忆、怎么思念,都是徒劳!!!

  她不再活在人间,只能安慰自己,就当她活在记忆里吧,要是记忆也一种维度空间多好啊!

  在海边坐了半天,和心里的素微聊了千句万句,林静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的慰藉。抹干眼泪,走回家去。

  这些天来,素薇的影子,总是不经意间浮现在眼前,林静陷在对素微的回忆里,特别是夜晚,总是在梦里一次又一次地梦见高中校园,明明两个人正在树下读书,转瞬间素微却不见了,林静奔跑于教室、宿舍、操场……找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就是找不到素微的踪迹,她不停地奔跑,大声地喊着素微的名字……挣扎着在梦中醒来,发现满脸是泪水!躺在床上想着曾经的点点滴滴,一夜一夜地无法入眠。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每天只能依靠忙碌来麻痹自己,希望时间可以治愈自己,但是这些伤痕却始终烙印在心上。

  在这段时间里,成伟倒了有事没事来关心林静的生活,还专门请林静吃饭,说是几个同学小聚,既然是同学小聚,林静就不好推辞,人生短暂,珍惜同学情谊。也许他是“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情知此后无来计,强说欢期。但是有时候的“当时错”一旦犯下,就会成为“永久错”。

  春风沉醉的夜晚,餐桌上,饭得味、汤很浓,只是没有了当初的那个感觉。

  成伟酒喝的微微醉,忽然手搭在林静的肩膀上说:“我后悔啦,后悔放开你!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林静轻轻地拿开他的手,把他身体扶正,平静地说:“你醉了。”

  成伟又凑了过来,说:“我没醉,这点酒怎么会醉呢?”

  林静不喜欢男人身上那股酒气,让人反胃,透不过气:“天不早了,我得回家了,孩子离开妈妈不睡觉的。”

  同学们笑着对成伟说:“哎,老成,你这是酒后吐真言啊!”

  “早干嘛去了!”佳欣嘟囔了一句。

  “好吧,同学们,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我买过单了,你们几个男生再玩一会,我和佳欣先回家了。”

  说着,林静就拉着佳欣各自回家了。

  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都随风而去。

  对于林静这一阶段阴郁的日子,支远并没有过多的关注。他是一心扑在他的工作上,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交给妈妈操心。

  阳阳的学习倒是上了正轨,因为小学开始阶段养成的良好习惯,现在倒是省心不少。每天放学之后,林静把孩子接到办公室做作业,孩子独立自觉地完成作业,开始时候总是嚷嚷着“妈妈,这题我不会做,那题我不会做。”林静察觉到了问题,规定每天作业问题不能超过三个,问了一个额度就少了一个,引导孩子慢慢地养成了独立思考的习惯,后来做作业就很少要妈妈操心了。第二天早晨起床,也不需要爸妈叫,自己定个闹钟,每天坚持准时起床,自己洗漱完毕,才叫爸妈起床。

  所以,一个好的习惯不仅让孩子受益终身,也让父母省心省力!

  在婚姻生活里,林静也慢慢学会适应生活的兵荒马乱:工作、家务、孩子,件件操心;爱情、朋友、人际,样样精通。这个社会,你不练就了十八般武艺,就别谈美好生活。

  每一个母亲,都不再是娇小姐;每一个母亲,都可能成为女超人。无论何时何地,即使你厌了、倦了、累了、病了,但是无时无刻都得照顾孩子和家庭!

  春季一到,林静的老胃病又犯了,每天胃胀、打嗝、反酸,夜里肚子咕咕叫,反反复复一个多月,让林静的心情更加的阴郁。

  去医院门诊,医生建议要做胃镜,听说做胃镜真的很难受,但还是听从医生的建议,按照预约的时间去做胃镜。已经在婚姻中坚如磐石的林静,什么都喜欢自己扛着,面对支远对自己身体状况的不闻不问,林静选择自己一个人去看病。

  大医院排队的人实在太多了,现在商场冷冷清清,超市里的人也是三三两两,只有医院里每天人满为患。挂号要排队、看门诊要排队、化验要排队,做胃镜都要排队。

  佳欣说一会来陪林静,林静坐在胃镜室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希望快点轮到自己,又担心轮到自己,害怕做胃镜的痛苦折磨,担心万一查出啥毛病怎么办?她坐一会,站一会,来回踱步,查看医院墙上的一些疾病介绍。

  忽然,她望见对面CT检查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支远吗?林静悄悄地跟了过去,看见支远站在那里,时不时地往CT室里张望,明显是在等一个人。林静远远地看着,不一会CT室门开了,出来一个人,原来是支远的局长,看见局长出来了,支远赶紧上前搀扶着,林静尾随着他们一直走到了住院楼,看着他们乘电梯上了7楼。

  想到自己还要做胃镜,林静就折回了门诊大楼,佳欣还没来,倒是有微信来了:“皮皮老师打电话说让我去一趟学校,说他在学校打了同学,张怀忠电话没人接。”

  “你赶紧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有些痛楚只有自己才能体会,有些痛楚也只有自己独自面对。

  林静躺在胃镜室里,看着医生拿出一条食指粗的管子,那位女医生冷冷地看着林静,说:“把嘴长大,用鼻呼吸。”然后就把那条又粗又长的管子伸进了林静的口腔里,然后顺着食道慢慢下移,一直抵达胃部,林静觉得呼吸困难,似乎要窒息而亡,她不停地流着口水、流着眼泪,不自觉地扭动了身体,女医生忽然大声呵斥道:“不要动,正常呼吸!”林静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觉得她的手里握着的那根管子,在她的胃里转来转去,林静无法描述这个动作,想到了自己平常刷马桶的样子。那一刻,时间似乎凝固了,那个在胃里捣来捣去的东西,似乎没有要拿出来的迹象,她的眼泪和口水不停地流下来,医生不停地呵斥道:“不要动,正常呼吸!”林静也想要正常呼吸啊,但是她觉得她快死了,无法呼吸了,原来有些痛楚比死还可怕……

  终于结束了,那个又粗又长的管子拔了出来,林静干呕了几下,没有呕出任何东西,从昨天到现在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了,水都没有喝。她一下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原来呼吸是这么美妙的事情!林静从那张检查的床上爬了起来,这时候才看清那张脸,像在冰箱里刚拿出来一样,没有一丝笑容。她从那张冰箱里的脸的手里接过报告,胃里的图像很清晰,下面的诊断是:食管黏膜光滑,呈粉红色,无狭窄,舒缩好。喷门开闭好,E-C线清晰。胃底黏膜无充血、糜烂及溃疡。胃角形态正常,黏膜光滑。幽门圆滑,开闭好。球部形态正常,黏膜光滑,未见溃疡。降部黏膜光滑,未见异常分泌物。结论:浅表性胃炎。

  从胃镜室出来,林静正低头看着报告,忽然有一个声音对她说:“怎么样?没事吧?”

  那个温柔的声音,让她有点想哭,她惊讶地抬头,发现是成伟:“你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她多么需要一个坚强温暖的肩膀,可以靠一靠,可惜不是他!

  “我刚才和佳欣在聊天,听说你在医院,顺道过来看看你。”

  “哦,谢谢!”

  “你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林静把报告递给成伟,说:“没什么。”

  成伟接过报告,仔细地端详着,过一会说:“这下放心了。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没呢,还要去给医生看一下,然后可能会开点药。”

  林静终于舒了一口气,没什么大毛病,医生开了一盒西药、一盒中成药,医生说回家吃两周药应该可以治愈了。

  林静想到了支远,便对成伟说:“你可以等我一会吗?我去住院部那边看望一个朋友。”

  “要我陪你一起吗?”

  “哦,不要了,你要不在停车场等我吧。”

  林静来到住院部7楼,告诉护士陈局长的姓名,护士说:“39床,最里头。”林静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39床,应该是个单人病房,从门上的玻璃窗探头往里一看:支远正在起身给陈局长倒开水,然后把水杯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说:“有点烫,凉凉再喝。”林静没有进去,默默走了回来。

  成伟见林静走了过来,忙跑过来:“一起去吃饭吧,你肯定从昨晚就饿着呢。”

  “不行,医生叮嘱说做了胃镜两小时之后才能吃饭,你还是送我回家吧。”

  “好吧。那你回家好好休息。”

  回家的路上,成伟说:“我认识一个老中医,专门看慢性胃病的,我妈也在他那里开过中药,吃了一个疗程,后来就没犯了,把你的报告给我,下午我帮你去开方子。”

  “我请了一天的假,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开就行了。”

  “你这半天肯定累的不行,最近估计也是吃不好睡不好,你的脸色真的不好看,还是我送你回去休息吧,然后我去开方子,最晚吃晚饭时候我就可以给你送来。”

  傍晚的时候,成伟打电话说中药开好了,他已经在他们的地下车库,让林静下来拿。

  林静下楼拿药,感谢了成伟,简单的聊几句就上楼了,现在实在没什么胃口,否则应该请他吃饭作为感谢,她不喜欢欠着人情。

  随后支远就下班回来了,一边换拖鞋一边问:“家里怎么这么大的中药味啊?”

  林静没有吭声。

  支远把外套挂在餐椅背上,走到林静跟前:“怎么啦?不要动不动吃药,是药三分毒,你要加强锻炼,体质好了就没这些小毛小病了。”

  林静白了他一眼,阴沉着脸,没有理他。

  阳阳从他的卧室跑了出来,对爸爸说:“妈妈胃病犯了,要吃一个月中药。”

  林静先是吃了两周人民医院开的药,接着隔天开就开始扭着鼻子喝了一个月的中药,这个过程中胃病确实也慢慢好了。

  忽然想到没结婚前,林静犯了胃病,支远给自己熬粥的场景,素薇和佳欣还嘲笑她被“一碗粥”收买了,想到这里,林静鼻子酸酸的,心里有些失落。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岁月流转中,和支远结了婚,生了孩子,孩子上了学……然后他越来越投入他的工作,关心他领导的心情,关心他领导的病情;却不曾想到妻子的心情也会伤,妻子的身体也会病,当初的那些温情慢慢地消融在岁月的水流中,而他却在水流中不自觉(觉醒的觉)!时间不仅催老了容颜,也改变了他的心境。

  林静胃病好了,心情也舒畅了一些。病痛全无的时候,身轻如燕,看什么都是好的:发现天是蓝的,云是白的,风是轻的,身边同事们的脸都是美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