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刘叔
觉音2020-01-05 08:462,417

  在我们看来,死亡分两种: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死亡。这里的正常死亡是指阳寿终了的死亡,不管是老死、病死、意外死、被杀死等等,只要是阳寿终了,都是正常死亡。非正常死亡就是指阳寿未终可身已死,多见于某些意外、被杀。正常死亡的会由勾魂师勾走魂魄带入黄泉路,而非正常死亡的不会有勾魂师指引只能做孤魂野鬼,直到找到替身或等待阳寿终了才可进入轮回。正常死亡的会先被带至当地的城隍庙,核对后发放路证,这是进入地府的通行证,之后进入黄泉路,三天后到达望乡台,在望乡台可以再看一眼尘世,然后继续前进,第七天会到达地府。并不是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七天,至善之人,死后会直接升天成神,甚至往生极乐脱离娑婆世界;至恶之人,死后会直接打入地狱不得超生,但这只限于至善与至恶,一般人还是要经过上述程序,只不过生前行善之人,黄泉路会走得顺畅迅速,可能只需一两天便能到达地府,越善这时间便越短,生前做恶之人,黄泉路便走得忐忑难行,甚至可能被无法进入轮回的鬼找替身。但七天就是一限度,七天后总能到。到地府后,城门前的鬼差会审核路证,之后进城。先到的,进城后可先做休息,等到第七天,我们便出现了。回魂师会在第七天也就是人死后头七带鬼回魂,然后再带回接受十殿阎罗的审理,审理结果一般有两种:下地狱受刑或转世投胎。可以转世的,时候一到,便看过三生石,喝过孟婆汤,踏上奈何桥,度过忘川河投胎。

  这是死后的大概过程。所以,我们这一行,只会带正常死亡的,不是至善至恶的人的鬼魂去回魂。人死后被带至城隍庙发放路证时,地府便已经安排好他的回魂时间,以及由我们哪个回魂师带领回魂。也就是在这时,我们会收到鬼的资料,然后用七天时间去了解,我们除去工作和休息的时间,便就是了解将要处理的回魂鬼的情况,遇到复杂的,还必须去鬼生前的住址、家庭、死亡地点等实地考察。

  我呢,两千多年了,累了也厌了,基本上是看看资料,凭借丰富的经验处理,一般情况只要一看资料便能了解个所以然,但也有特殊情况只能实地考察。今天,就先给大家讲一个前不久遇到的,不是很棘手但发人深省的案子。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姓刘,我们就叫他刘叔吧。刘叔育有一儿一女,女儿二十出头未嫁,儿子十多岁,先天小儿麻痹,资料显示只能坐轮椅生活。刘叔很爱子女,特别是他的儿子。他是企业里的一名高级技工,收入很高,但家庭基本只靠他一人的收入,不算宽裕,但也将就。刘叔的死是个意外,工作时失足从机器上摔落,不是很高却脑袋着地,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

  刘叔生前积德行善,黄泉路只走了两天。我在地府城门内的休息室找到他,告诉他今天是他的头七,可以随我回魂。刘叔一听很兴奋,很感谢我,说可以再见到他的宝贝儿子了。我对他的表现无动于衷,两千多年来见太多了。刘叔家在S省C市,对我们来说没有距离的远近,每个地方都有类似人间驿站的阴路供鬼差出入人间与冥界,比如前面提到的我家小区的8栋108室便是一个。路上,我简单对刘叔讲了讲规矩,比如只能看看,不能干涉,回魂时间一刻钟,到时间必须走,最后我告诉他如果有什么心愿可以提出来,我会尽力帮他满足。这话是这十几年来新规定的,是我最讨厌又必须说的话。什么满足心愿啊,鬼能有什么心愿,基本上都是不想死、想现身、想报仇等等等等,这些你能满足么?可你还不能直接回绝,必须苦口婆心做解释,真不知道那些坐办公室制定规则的是怎么想的。

  刘叔的家在农村,不大不小的院子,几间房,由于刘叔的高收入,家里看起来也不是很简陋。刘叔是我今晚的第一单案子,所以回魂是从子时开始,农村的人这个时候基本已经入睡了,他家也不例外。现在的人们传统观念淡薄,以往头七这天家里是不关门的,有的地方还会摆蜡烛香炉、撒纸钱。现代的家庭早已没这些讲究了,刘叔家也一样,关了门睡觉。我指了指大门说:“进去吧。”刘叔却显得无所适从,我笑了,这是新鬼都会遇到的事,可以穿墙却不会穿墙。我朝门轻轻摆了摆手,门吱一声开了,刘叔朝里看了看,强压住兴奋走了进去。其实门并没有开,这只是对鬼的一种心理安慰。有时候阳气低的人也会听见门响了,出来一看却并没有动静,也是这个原因。

  刘叔先去看了妻子女儿,她们住在一起。见到家人的那一刻,刘叔哭了,但并没有出声,只是默默流泪。我转过了身去,虽然早已对这些场景麻木,但我还是不想多看。良久,只听刘叔小声对她们说:“一直以来辛苦你们了,老婆以后我不在,还是要好好照顾我们家儿子,单位应该会给你们一笔抚恤金,按以往的金额应该够你们省着点花了。女儿啊,你老说爸爸偏心,其实那只是因为你弟弟需要更多的照顾而已。本来想着看着你出嫁,现在是不行了,找个好老公,爱你的,顾家的就够了。”

  刘叔又看了看妻女,突然问我:“小哥,我说的话她们会不会听到。”我不知如何作答,当然是不会的,我正在踌躇怎么讲,他又笑笑说:“没事,就算听不到,我想她们也能明白。”说完便去了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里他的儿子正躺在轮椅上睡觉。我只是看过资料知道他儿子是小儿麻痹,但真正见到人时也吃了一惊。那是一种怎样的摧残啊,刘叔的儿子四肢都呈无法想象的姿势扭曲,包括手足,包括躯干,骨骼就像被扔进搅拌机里搅拌过一样。他的右后背隆起成驼背,整个人只有向左倾斜。就连他的脸也横七竖八,五官都是歪的。这样的人一直存活到十多岁,可以想象刘叔这十多年来的辛苦。刘叔见到儿子却并没像见到妻女一样流泪,反而很兴奋,他一个劲地抚摸着儿子,尽管我知道根本不会有任何感觉。他开心地说:“乖儿子,这两天想不想爸爸,原谅爸爸这次回来不能给你带烤鸡吃了,以后不要哭啊,要听妈妈姐姐话,她们和爸爸一样爱你。你看你,肯定又不让妈妈给你盖被子,晚上着凉怎么办,要吃药的,很苦的。”说着就想伸手去拿被子,当然不成功。他无奈地看看我,从他表情里我读到了企盼,我走了过去,帮他盖好被子,他连连感谢。我对他说:“时间不多了,我在屋外等你。”说完便走了出去,我相信这样的人是会自觉的。

继续阅读:第三章 150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