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弱女子
觉音2020-01-05 08:462,181

  夜黑得深沉,就像被一双大手狠狠地按在死水里,而尘世仍然灯红酒绿,到处酒池肉林。我漫步在这座城市的街头,晚风吹过,黑色的风衣轻轻飘荡,我抖了抖衣领,看了眼前方,低头继续行走。马上要到子时,也就是晚上十一点,我该上班了。很久以前,当人们还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时,这个时辰街上早已没了人,现在却正是人们夜生活的开始,我不喜欢这样,因为深夜本就不该是人出没的时候。

  我来到一条偏僻的小巷,看了看四周,只有个乞丐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脏兮兮的脸上只能看见一双眼珠在无神地盯着我。我叹了口气,走出小巷在路边摊买了个烧饼放在他面前,等到他拿起烧饼狠狠咬了一口然后抬头看我时,我已不见了踪影。没错,这条小巷是条阴路。

  前面提到过,每晚我们从子时工作到卯时,也就是从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五点,平均每人依次要带四至六个鬼回魂。今晚我的第四个案子,也是最后一个案子,主角是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已婚未子,死因是谋杀,是被她的老公和闺蜜害死的。她生前患有心脏病,老公和闺蜜为了偷情和她的财产,给她下了诱发心脏病的药物,一命呜呼。尽管是他杀,但她轮回中的这一世本就该如此死去,所以阳寿已毕来到地府。每次遇到这种案子都很棘手,死者往往心存怨恨,回魂中稍有不慎便可能化为厉鬼索命,所以今晚我特意迅速地完成了前三个案子,好给这个案子留下足够的时间来应付。

  她是一个乖巧的女人,瘦弱的身躯,尽管脸上有些浮肿——那是心脏病的折磨——但仍掩盖不了她那清秀的面孔,此刻她正用一双圆润的大眼睛看着我,我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低声说:“你的头七到了,可以跟我去回魂。”

  她立马兴奋起来:“回魂?是要复活了吗?”

  我摇摇头,慢慢地说:“回魂就是再回阳间看一次。你可以选择回家看看,也可以去别的地方。”

  话音刚落,她便飞快地说道:“回家!我好想我的老公。”

  我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便带着她走了。

  我很纳闷,她看起来竟然一点怨恨都没有。来到她生前的城市,我故意放慢了脚步问她道:“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

  她指了指心脏说道:“心脏病发。”

  我小心地问道:“什么原因引起的?”

  她却显得很不解,说:“就是心脏病啊,我一直都有,那晚又发作了,而且很剧烈,我没熬过去就……”说着便低下了头。

  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美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被害死的。我不由得气愤,勾魂差还有城隍庙核对死亡的鬼差都这么滑头,没人愿意告诉她真相,现在把皮球甩给我,我怎么可能瞒得住,万一待会到她家看到她老公和闺蜜正睡在一张床上,甚至在翻云覆雨,那她岂不是会受到更大的打击,怨恨值肯定会爆满。我之所以把她安排在今晚最后一个,就是考虑到这样的问题,本想着下半夜了,就算两人睡一起也该睡着了,不会看到太刺激的,现在倒好,不是刺激的程度问题,直接变成刺不刺激的问题。

  我看着她满脸期待回家的样子,真的不忍心告诉她真相,犹豫再三,还是对她说了。她一开始不相信,说她老公很爱她,不会伤害她,但看到我认真的样子,再加上我鬼差的身份,她还是低下了头默默哭泣。她家比较有钱,住的是别墅,站在家门前,整个小区除了道路上幽暗的灯光,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熄了灯,她家也不例外。她望着二楼一扇窗户——我猜想那应该是卧室——泪水再次涌出,苍白冰冷的脸上划过两条闪烁的痕迹。我没有安慰她,因为哭泣是宣泄情绪的方式,免得情绪爆发惹来麻烦。

  良久,我小声问道:“还进去吗?我看我还是带你回去吧。”

  她又哭了一会儿,然后擦干眼泪说道:“我还是想进去看看,我想他。”

  我叹了口气,带她进了别墅。

  别墅装修很简单,却很清新,很多细节一看就知道是经心设计的。她直接上到二楼,二楼有间房开着门,我能感到里面有人存在。她慢慢走了进去,我紧紧跟在身后,生怕出问题。这应该是间主卧,很宽敞,屋中间摆张大床,床上睡着一男一女。我时刻关注着她的情绪,我能感到在她看到这一幕时,心中燃起了丝丝愤怒。但她克制得很好,只是安静地站在床头看着床上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她说:“我们走吧。”说罢就要转身,我舒了口气,看来这次比预想的要顺利。突然,床上的女人啊了一声惊坐起来,男人也连忙坐起开了床头灯,女人望了一下四周便抱着男人发抖,男人问:“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女人带着哭腔说:“亲爱的,我梦见方林回来了,她站在床头看着我们。”

  方林便是我面前的工作对象,今晚的主角。我怕节外生枝,对方林说:“好了,走吧,不要管了,他们自有报应。”谁知她愣愣地站在床头,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人看。我忙说:“你别做傻事,怨气太重是投不了胎的,还是跟我走吧。”

  这时床上的女人继续说:“今晚好像是方林的头七,我听说人死后头七会回魂,你说她会不会真的回来?”

  男人打了个哈欠说道:“管她头不头七,回来又咋样,都已经是鬼了,还能如何。你就是想太多了,睡吧,过两天警察那边不再盯着我们了,我就带你去旅游,快睡。”说着就拉着女人关灯躺下。

  我真想给这男人一巴掌,他简直是在增加我工作的难度。我明显感到方林体内正升起一股股怒意,身体四周散发着白气,鬼会散发出不同颜色的气息,颜色越重代表怨气越深,由低到高依次是灰白红紫黑,一般灰和白属于正常,到了红色便就是厉鬼了,可以影响到常人,紫色和黑色便会具备常人能看见的形态。方林现在散发着白气,但白色中已经有了丝丝红意。

继续阅读:第五章 女鬼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