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女鬼差
觉音2020-01-06 13:462,358

  我右手放在左腕处,拿起了我的法器——杨柳枝,这条杨柳枝不是简单的柳枝,当然也不是观音菩萨玉瓶里的那根清净杨柳枝,但却有着惊人的威力,很多鬼差甚至地府神职都对它垂涎已久,至于它的来历还是以后再讲吧,平常这条柳枝缠绕在我的左臂上,现在我已经握在手中随时准备抽出了。我继续劝方林道:“你冷静点,现在跟我回去,不然我就出手了。”谁知男人却又对女人说道:“她活着时连累人,死了也这样,害得宝贝天天做噩梦。”说完搂着女人亲了一口。现在流行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他不知道在他说这话时,方林正恶狠狠地站在他头前盯着他。我一把拉住了方林便向外走去,刚走到卧室门口,女人说道:“你说方林死的时候知不知道是我们害了她,我听说被害死的人会化成厉鬼索命的。”男人哈哈一笑道:“她个傻瓜知道什么,要死了还抱着我说爱我,只能怪她自己有病,哈哈。”

  方林听到这话怒吼一声,浑身散发出逼人的红色气息,我心说糟了,必须动粗了。那作死的男人当然全然不知,还嘿嘿地对女人说:“来,宝贝,睡不着我们就再来一次。”说完两人便云雨起来。此时的方林已经失去理智,她哗得挣开我的手向男人扑去,这一扑如果扑到,男人立马着道。就在她的手快要接近男人的脖子时,我抽出柳枝向前甩去,柳枝那一头紧紧拴住了她的胳膊,我拽紧了她,说:“冷静点,恢复理智,你这样只能是害了自己。”但我知道,她这时已经听不进去了。我只好使劲向后一拽,方林便被拉了回来,接着用柳枝缠住她的脖子便向外走去。方林痛苦地叫着,我知道,尽管我没怎么用力,但柳枝的威力她肯定是受不了。虽然已然化为厉鬼,但她娇小的身躯吃力地扭动着,想起刚刚她的乖巧与善良,我不由得又松了松柳枝,待到她挣扎得没力气了,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她受这样的罪,又不是她的错,便收了柳枝,拉着她就向外飞快地走去。卧室内那对男女的云雨声此起彼伏地传来,一声比一声大,也一声声刺激着方林脆弱的鬼心。

  来到一楼,马上就要出去了,方林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再次挣脱我的手,向楼上飞奔而去。我立马追上去,看来只有动真的了。突然,天地间响起阵阵铃铛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大。方林先是一愣,紧接着便痛苦地倒地挣扎。那声音渐渐靠近,直到在耳边响起,我四处张望,只见屋内闪进一个身影,一身皮质紧身衣勾勒出修长苗条的身材,披肩的秀发自然打着卷束在脑后,白皙的脸上嵌着标致的五官,她正摇摆着双手,那声音正是她手腕上两串挂满铃铛的手链发出的。如果我没猜错,她也是名鬼差,不过是降鬼师。方林蜷缩在地上,身体微微抖动,女鬼差一甩手,方林的双手便被一串铃铛绑住,接着便被女鬼差拎起向外走去,我紧跟上去。

  出了别墅来到小区,我挡在了女鬼差面前问道:“喂,你准备把她带去哪?”

  女鬼差轻蔑地看了我一眼道:“当然是回地府受审,不过在那之前她要先被扔进地狱,等到她的怨气散去再接受审理。”

  我轻咳了一声道:“她是我带出来的,也该由我带回去吧。”

  女鬼差冷哼一声,笑道:“哼,不是我路过遇到,你恐怕带不回去吧,回魂师都这样无能,亏得你还有柳枝做武器。”

  我低头看了看左臂上正闪着光的柳枝,一挥手将它隐去,又看了看痛苦的方林,对女鬼差说道:“好吧,谢谢你出手帮忙,但她还是由我带回去比较好。”

  “呵呵,”女鬼差瞥了我一眼,又仰起头望着天说道:“你是担心被我带走你回去不好交差吧。”

  两千多年来我已经见惯了这种傲慢无礼,早已无所谓了,便陪笑道:“你看她又不是孤魂野鬼,虽是被害而死,也是阳寿已尽,变成这样也不是她本意,况且也未伤到人,何必将她打入地狱消散怨气,我做做工作,她自会还原。”

  说罢没等女鬼差回话便蹲下身看着方林苍白的脸,对她说:“好了,现在听得见我说话了吧,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样,一路上你不都很冷静善良的吗,怎么就被那个负心汉几句话便刺激成这样,还不是苦了自己,阳间和阴间都有它的规矩,坏了规矩便要受到惩罚,只是迟早的事。你想想本来的自己,再看看现在的你吧。”说完便向女鬼差伸出了手。

  “干什么?”女鬼差不解,双手抱胸,显得很不耐烦。

  我笑笑说道:“女人都爱美,身上都应该带了镜子的吧,借来用用,是鬼镜哦,人间的镜子鬼不能用!”

  “你!”女鬼差稍有气愤,但想了想还是掏出了一面随身的化妆镜递给我。

  我说了声谢谢,便将镜子放在方林面前说道:“看看你自己,再想想你的本来。”方林看到镜子里自己狰狞痛苦的脸立马愣住了,捂住了嘴,接着她身上的红色气息便开始消散,我又说了些安慰的话,她渐渐恢复了正常,虚弱地坐在地上,又用一副清秀的面容看着我,再次流下了两行泪。

  我站起身将镜子递回女鬼差说道:“谢谢了,现在还是由我带回吧。”女鬼差看了看我,没说什么,一挥手,方林手上的铃铛便消失了,她转过身离去,走了几步又转过来说道:“小心点,你的好心肠以后可能会害了你。”说完便像来时一样一闪而去。

  我笑了笑,我有好心肠么,呵呵,我只是不想给自己增加麻烦而已,如果方林真被她带回去,我虽然不会受处理,但免不了要看领导脸色,还要写事情经过,耽误我休息时间,麻烦。

  我轻轻拉起方林,对她笑笑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回去的路上,我们没说一句话,只是走得较慢,方林还很虚弱,不过这我就帮不了她了,她也算是自己尝到了苦果。到了地府,我送她回到休息室,说:“你在这休息几个时辰,接着就要去十大阎罗殿了,路还很长,走好。”

  在我转身的一刻,她轻轻说道:“谢谢你。”

  我没有回头,只是向后摆了摆手。

  两千多年来,这种事情我遇到很多,有的能像方林这样善终,也有的只好被我捆回地府扔进地狱消散怨气。有时经常会问自己,到底是死了的鬼错了,还是活着的人错了。以前听地藏菩萨说过,一切皆由心而生,由心生因果,由心生轮回。也许是这样吧。

继续阅读:第六章 成全与分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