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葬礼中的蹊跷
觉音2020-01-12 00:442,237

  大约过了两周,我接到了余菲的电话,电话中的她很伤心:“陪我去北郊殡仪馆吧。”

  我皱皱眉问道:“怎么了?”

  “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去世了, 很奇怪,从上次聚会到现在还不到两周,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我和余菲来到了北郊殡仪馆,参加了她同学的追悼会。

  气氛当然很伤感,年纪轻轻便去世,家人悲痛欲绝。

  遗体旁,有一个低个短发的男人静静地站在水晶棺前,他默默地注视着躺在棺内的遗体,神情呆滞,脸色惨白。我走上前去,他发现了我,想马上离开,被我轻声喝住:“站住!”他立马不敢动了。我看了一眼棺内的遗体,再看看这个男人,他和遗体长得一模一样,他就是这个死去的人。

  很显然,他死后还停留在阳间,说明是非正常死亡。我对他说:“不要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死的。”在余菲告诉我短短两周已经有三位同学去世时,身为鬼差的我便感觉出了不正常,看到这个非正常死亡的鬼魂后,我便可以肯定有古怪,我突然想起了浑身黑气的周晓阳。

  这个鬼胆子很小,颤巍巍地对我说:“鬼差大哥,您是余菲的男朋友吧,我可从没对余菲有什么想法……”

  “说重点,怎么死的!”我不耐烦地打断他。

  “啊——哦,我也不知道。”

  我瞪了他一眼,很想抽他,哪有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他急忙说:“不是,是我也不知怎么的反正就死了。”

  我更想抽他,但还是耐住性子说:“那就是猝死了?”

  他挠挠头说道:“也不是,反正就是我一直感觉自己精神很差,很疲惫,而且情况一天比一天重,然后就死了。”

  我皱了皱眉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时周晓阳来到了殡仪馆,他身上的黑气更加浓重了。这个鬼魂一看到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说道:“哦,对了,就是从晓阳家出来之后,我便一直感到不适。”

  “你去过他家?”

  “他请我去的,我们在他家别墅喝酒,我喝多了,睡了一觉,第二天才醒来的,就是那天醒来后我一直觉得头昏脑涨,我以为是酒喝多了,怎么了,难道有问题?还有你看晓阳身上的黑气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回答,只是对他说:“没什么,随便问问,你好自为之,你还要在阳间呆很长时间。”

  我确定问题就出在周晓阳身上,如果我没猜错,之前死掉的两个同学都是非正常死亡,世间没有这么多巧合。我向余菲打听了下,前面两个一个死于车祸,也不知怎么回事,她过马路时好像没听到车喇叭声一样直接走了过去,结果就被撞了,另一个也是莫名其妙就死了。我反复思量着得到的信息,从殡仪馆这个鬼魂的说辞来看,他要么是被下了药,或者降头,也很可能是被某种东西吸走了精魄,他那没有精神、很疲惫便是被吸走精魄的表现,那个出车祸的,也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整个人混混沌沌对周围的事物没什么感觉所以会被撞,另一个莫名其妙死去的想必也是如此。那么问题来了,会是什么吸走了他们的精魄,我能肯定应该是同一物,不可能是巧合。我又想到了周晓阳,刚才那个鬼说是从周晓阳家中出来后便感到不适,而周晓阳身上笼罩的黑气说明他的身边必有鬼怪。我看了看正在安慰逝者家人的周晓阳,突然想起他也曾邀请过余菲去他家做客,顿时皱起了眉头。

  “想什么呢?”余菲走过来轻拍了我一下问道。

  “你去过周晓阳家吗?他上次不是请过你吗?”我问道。

  余菲不明所以,说道:“没有啊,怎么了,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看到他就突然想起来了,只是问问。”

  余菲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微微眯了下眼睛做思考状。

  葬礼结束了,我望了一眼仍徘徊在大厅中不知所措的那个亡魂,心里叹了口气。

  余菲开了车,我们正要上车时,周晓阳走了过来,他打了声招呼说道:“上次不是说你们有时间可以赏光来我家坐坐吗,尽管现在说这个有些不合时宜,但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怎么样,余菲,有时间吗?哦,当然还有白先生。”我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没说话,我想余菲肯定会拒绝的,但女人的心真的很难猜测,只见余菲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然后说:“现在太早了,下午吧。”我愣住了,疑惑地看着余菲,她没看我,只是摆出一副标准的公关式微笑看着周晓阳。我瞬间明白了,她这是在刺激我,怪就怪我刚才问她有没有去过周晓阳家,让她误会了,她现在这样做只是想看看我有什么反应。我心里叹了口气,周晓阳肯定有什么古怪,尽管我不知道之前死去的那两位是不是也去过他家,但他们的死很可能与这个富家公子有关,我看了看周晓阳身后那愈发浓重的黑气,心想现在要么阻止余菲,要么和她一同去,阻止会产生更多的误会,也显得我小气,万一这小子下次再邀请余菲而我又不知情,余菲盛情难却果真去了岂不危险,倒不如我和余菲一起去,也好看个究竟,暗中保护。周晓阳一听余菲答应了很是高兴,又对我说:“白先生也一起吧。”我原以为他会忽略我,没想到他主动邀请,我也不管这是不是虚伪便直截了当地说:“好啊。”他可能没想到我答应的如此之快,稍愣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了笑容说道:“那下午我来接二位。”余菲拒绝了,她问了周晓阳家的地址,告诉他我们自己过去。在周晓阳转身离开时,我的余光隐隐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和余菲上了车,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我知道她现在肯定在猜我是怎么想的,很久,我打破了沉静:“下午我来接你吧,我开车。”她轻轻嗯了一声,说道:“其实……”我打断了她道:“去富人区的别墅看看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今天周六,你不上班,我也没事,我们就再演一次情侣组合,只要你愿意。”她笑了,我也笑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主动出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