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古怪
觉音2020-01-21 23:332,369

  我们知道再问就不合适了,逸茗换了个话题:“哎,三爷,您老怎么就一人住啊,儿女是去打工了吗?”

  三爷长叹一声,甚是悲伤,我们三面面相觑,良久,三爷说:“哎,我的独子和儿媳很早就死了。”

  我们不开腔了,逸茗很尴尬,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三爷望着尖山摇摇头道:“哎,就是不听话,去天成潭游泳死的,身子都没找到,你们千万不要去啊!”

  我们愣住了,忙说:“不去不去,三爷您放心。”

  “对不起,让三爷伤心了。”

  一听我们说不去,三爷重新露出了笑容:“呵呵,不去就好,不去就好,尖山这头够你们城里娃耍的了。哎?吃完了?我再给你们下去。”说着站起身,快步朝灶台走去,嘴里还喃喃着:“不去就好,不去就好……”

  吃过饭,我们在村中走了走,没走多远,只是在三爷家附近转转,我们可受不了这的人像看动物园动物般看我们。麦田黄了,和夕阳连成一片直到天际,微风吹来,麦子摇摆着身姿,似是在呼吸天地间的精华。

  “好美!”余菲感慨道,她可能只是在书本上见过这样的景色。我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两晋之时,我和一名女子在麦田嬉戏,她有着和余菲一样的长发,婀娜的身姿,那是我两千多年在尘世遇到的为数不多的知己,不觉间,我的嘴角轻轻上扬。

  “你也觉得美吧。”余菲看着我:“很难得见到你这样会心地笑。”

  我一愣,挠挠头笑了。逸茗故意咳嗽了一声,准备离去。我忙叫住他:“逸茗,我们商量下。”我可不想让他走掉,在这样的美景下独自面对余菲我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逸茗转过身,不耐烦地问。

  我看了眼余菲,说出了她心中最担心的事:“张航会不会因为天成潭出事了?”

  余菲马上皱起了眉,忙说:“虽然什么神仙的说法我不相信,但我也担心。”

  逸茗看了眼远方的尖山说道:“明天上了山看看再说,什么神仙,瞎扯!”说完看看余菲接着道:“要不明天你就不去了,我和白羽去,或者让他陪你,我自己去也行。”

  “不行,来都来了,我肯定要上山!”余菲很坚决。

  我知道再劝她也没用,只好说了些安慰的话。乡下的傍晚很凉,我们没呆多久便回去了。

  路上逸茗悄声说:“要不今晚我先走阴路上山看看,这山背后肯定有蹊跷,肯定不是什么神仙,若是自然原因就算了,如果有鬼怪,我及早处理,免得明天麻烦。”

  我想了想小声说:“来时我查过这的阴路,一般像这种深山老林,没人住所以阴路很少,只有一条道供山里的动物灵进入阴间,动物不比人,死后急于投胎,希望能及早修完畜生道转世做人,所以不用有太多阴路指引,基本都很自觉。这片山脉的阴路也不多,离尖山最近的只有阳间公路尽头那一处,就算走阴路,也还是要爬山。况且照三爷所说,若真有鬼怪,肯定不是小货色,晚上阴气重,你一人去我担心,还是明早一起吧,到了山顶也是正午,见机行事。”

  逸茗呵呵笑笑:“怎么,不相信我的能力?”

  “哪里?不是。”

  “你们两嘀咕什么呢?”走在前面的余菲转过身问。

  我两几乎同时回答。

  ——“没什么,瞎掰呢。”我答。

  ——“他说以后在这建个房子你们两住。”逸茗很调皮。

  “啥!”我推了逸茗一把。

  余菲愣了一下,知道是瞎说,红了脸转身走开了。

  我瞪着逸茗,他则仰着头,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说道:“急什么,我只是替你说了出来而已,回去休息吧。”然后一溜烟走掉了。

  自信的人有时也很会开玩笑啊,我感慨。

  赶了一天路,我们很早就睡下了,我睡中央,逸茗靠房门,余菲最里面,炕很是宽敞,三人之间还有很大的空隙。昨晚上班,白天坐车,我已经困得不行了,倒头便睡着。

  不知几更天,耳边隐隐传来沙哑却又严厉的声音:“娃,不去睡觉在那干啥呢!”接着便是急促的女声催促道:“白羽,白羽,醒醒!”

  我睁开了眼,发现余菲正使劲推着我,她见我醒了忙小声说:“下房刚有动静,逸茗去看了。”我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又听见逸茗在外说道:“哦,三爷,我找厕所。”“茅房在屋后。”三爷沙哑的声音在夜间好像更有穿透力。

  我揉揉眼睛说:“他去上茅房了,睡吧。”

  余菲却很是着急:“我刚听见下房有人说话,有男有女,声音听起来很吓人。”她竟有些颤抖。

  “下房?”我寻思着,突然想起之前的蹊跷,立马惊醒,但又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安慰余菲:“没事,可能是你做梦,睡吧,我也去趟厕所。”说罢装作懒洋洋的样子下了炕,超屋外走去。

  “我根本就没睡着!”余菲急道,极力压低着声音。

  看来我是不能出去了,正犹豫间,逸茗进来了。我听见三爷在外一阵咳嗽,回了另一屋。

  今晚月光明亮,屋内被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银沙,不用点灯也能看清对方。只见逸茗朝我使了个眼色,我立马心领神会:下房有古怪。

  余菲着急地问:“怎么样?怎么回事?”

  逸茗摆摆手道:“还没看到,三爷便出来了。”

  “刚才确实有声音吧,白羽不信,你说说,好吓人。”余菲似乎还在发抖。

  “可能是小偷吧。”我打圆场。

  “小偷会大说大笑?还那样笑!”余菲两手握拳,紧张地放在胸前,似是不想回忆起那样的声音。

  我不知怎么说,看看表,凌晨一点多,离天亮还早。我转移话题说:“余菲,你一直没睡着啊?”

  “断断续续,我到了陌生环境就这样。”

  “这样,不管那是啥了,我们睡吧,天亮就出发,明天要爬山,要养足精神。”我说。

  “实在怕得很我们可以先躺下说说话。”逸茗笑道。

  “你们怎么就跟没事人一样?”余菲有些生气:“白羽没听到就不说了,逸茗你也听到了,怎么就这样无所谓,一点都不怕么?”

  逸茗一愣,马上挠挠头道:“嗨,没事,说不定是山中什么动物,你看这的人住这么久了也没什么事啊。”

  逸茗还是机灵,人在恐惧之时往往需要一个合理或者看似合理的发泄口,不然总会往神神鬼鬼方面想。虽说动物之说有些牵强,但还是稍稍稳定了余菲的心神。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 水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