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出发
觉音2020-01-28 20:472,188

  这次男鬼说话了:“具体不知道,他从不让我们靠近,靠近的都被灭了,只知道潭底有具石棺。”

  “里面有什么?”逸茗追问。

  “不知道。”两鬼同时答道。

  他们应该没说假话,我又问:“前几天有人去过天成潭么?”

  “有。”

  “死了么?”我忙问,声音抬高了许多。

  “他们好像就是要下水找东西,都被灭了。”

  “一个不留?”我急了。

  “嗯。”

  我顿觉心灰意冷,如果张航与此事有关,多半凶多吉少,但又突然想到什么,忙问:“什么时候的事?”

  男鬼想了想说:“嗯——差不多四天前。”

  我眼前一亮,现在已过凌晨,我们是两天前下午收到的张航微信,事情发生在四天前,如果和张航有关,说明张航可能还活着。

  “你确定是四天前?之后还有没有人去过?”

  “确定,一下水就都被灭了,后来没什么人去过。”

  我看向逸茗,他点点头,和我想到了一起。男鬼说道:“两位上仙饶命,我们就是平常爱回家看看,从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是今晚发现家里有外人,只想吓唬吓唬,没想是您二位……”

  逸茗看看表,时间不早了,对我说:“我送他们去地府,很快回来,你先去睡吧。”

  我点点头,虽说很疲惫,但推测到张航可能还活着也兴奋了许多。逸茗送走了他们,我两一头扎倒在炕上呼呼大睡。

  天蒙蒙亮,一声鸡鸣划破长空,接着第二声、第三声……狗吠了,牛羊也加入了晨鸣,乡间的清晨是一曲美妙的交响乐。我睁开眼,还是很困,伸伸懒腰,强打精神。余菲还在睡,安详的面庞上两弯黑黑的睫毛自然翘起,甚是动人,逸茗却已不见了人影,也不知何时起来的。我来到院内,发现逸茗正站在院阶上,环抱双手望着远方。

  “醒了?”逸茗背对着我说,尽管我脚步是那么的轻。

  我和他并肩站立,也望着面前的乡村和远方的高山,说道:“一个人起这么早在这欣赏风景?”

  我没看他,但我能感到他脸上淡淡一笑,似是想起什么回忆:“生前从没看过如此美的画面,死后总是面对阴冷的冥界和丑恶的鬼心,从不知美就在世间,只是我从没发现。”

  我轻轻一笑,是啊,世间的美莫过于自然,威严挺拔的高山座座相连,氤氲环绕,山顶似是有飞禽,往来穿梭于气氲中,若隐若现,山是沉默的,正因沉默也才是高大的,它就在那,千万年不曾变,任由你望而兴叹,任由你呼啸撒野,只是默默地矗立,不回一句,不谈一言,因为它知道,阳光正洒在它身上,纵使自己再高大,也比不过日月星辰,亿万年不变,看,太阳正徐徐升起,万物在贪婪地吸吮着它的晨曦,而它,永远燃烧自己,永远东升西落,不发一言,不怨一句,只是默默行走,不论刮风下雨,不管电闪雷鸣,因为它知道,天地正注视着它,自己再永恒,也比不过天地恒在。看,小草直腰,花儿绽放,树木长大,河水东流,春暖秋凉,乃至世人夏耕冬藏,生老病死,悲苦酸甜,全在天地中,全在轮回中,而天而地,却不发一声,似是默默地看着,又似不知所踪,不知所为。而天地间最灵动的要属人了,乡间的人更是如此,看,东家已烧起了灶火,袅袅炊烟缓缓升起,西家妇人已在院内清扫,干干净净迎来新的一天,壮男挑着一扁担水,乐呵呵走在乡间小路,不时向正赶着牛羊去放的男孩和端着盆准备喂猪喂鸡的老人打招呼,而那男孩,则甩着牛鞭,也不知是他领着牛还是牛带着他朝村外走去。

  好美……

  不过没时间感慨了,我问逸茗:“熟睡咒解了没?”

  “不用解,只持续一小时。”

  说话间,屋内传来三爷沙哑的声音:“哎呀,两个男娃起得早啊,我这老骨头越来越不行了,起不来啊!来,我去给你们做饭。”

  我们忙说不用,有自带的干粮,可三爷拦也拦不住,硬是给我们做了疙瘩汤,热了几个自家蒸的馒头,又打开老坛,取了些泡菜,这的泡菜不像南方,是用醋泡的,还去鸡窝抄了两鸡蛋,就着韭菜炒了。我们看着三爷忙乎,很不好意思。

  余菲醒来了,她抱怨我们不早早叫醒她。

  我们依旧在灶房吃饭,三爷舀了一小碗汤,掰开馒头泡在里面,蹲在门前吃着,偶尔看看对面的下房,呆一会儿,摇摇头继续吃。

  我和逸茗对望一眼,我们知道三爷肯定清楚下房的古怪,也肯定清楚就是他的儿子儿媳,也许老人家念子悲痛,只是锁了下房门,不让外人进出。

  “三爷,您和我们一起吃吃菜啊,您泡的菜很好吃。”余菲说道,尽管她吃泡菜的第一口便龇起了嘴,南方人不习惯吃这么重的醋。

  “你们好好吃,我习惯啦。”三爷看向下房的目光重新回到碗里,虽然背对着我们,但我能感到他眼里含着泪花。

  用过餐我们收拾行李准备出发,三爷一个劲叮嘱我们莫去天成潭,早早下山他等着给我们下面,也许当年他就是这样叮嘱儿子的。我取出一千元钱递给三爷,三爷当然不要,逸茗悄悄将钱放在了上房正屋桌上。三爷送我们出了村,逸茗和余菲走在前,我放慢了脚步,对三爷说:“您回去吧,不送了,我们知道路。”三爷落了泪,我知道,从此他又得一个人了。我握住了他的手,微笑着对他说:“您老宽心,我们以后会常来看您。”三爷紧紧抓住我的手一个劲点头,又抹了把泪说:“我那不肖子走后,亲戚慢慢也不来了,同村的都不爱和我搭腔,说是我家有脏东西,哎,这么些年就你们住过,我一看三个娃就知道是好娃啊!”我弯下腰,向三爷贴得近些,说:“放心吧,三爷,家里以后不会有东西来了,他们已经走了,他们让您保重,说下辈子还做您儿子。”说完,我微笑着向三爷点头,他则愣愣地看着我许久,接着便老泪纵横。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 尖山之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