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套话
觉音2020-05-19 02:222,470

  寡妇冷面,色香味俱全,确是一绝!

  那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穿着朴素,戴一脏兮兮的大褂,却遮挡不住那妖娆的身姿,也没梳妆打扮,但那樱桃小嘴和柳叶眉间却长着标致的五官,瘦弱的身形,费力地揉面,还时不时笑盈盈对着客人道“稍等”、“马上”。面对这样一个娇小妇人和美味冷面,是谁都会耐着性子等吧。

  冷面摊旁边,坐着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六七岁,低着头在小方桌上认真写字,笔用得还不熟练,一笔一划间,屏气凝神,旁若无人。头顶吊着一盏昏暗的灯泡,还是临时从街边商店搭过来的电线,书本一旁摆着一个小芭比娃娃,有些旧了,却也干净,正静静地坐着看着小女孩写字。

  徐安悄悄告诉我们,这女人真是一个寡妇,丈夫前年死了,留下这一对母女无依无靠,女人便凭着手艺晚上出来摆摊,只是可怜了那小女孩,其他小孩这个年龄正是四处打闹的时候,小女孩却每晚静静地在母亲一旁看书写字,困了就趴桌上睡觉,客人多了,小女孩也要帮帮忙递递东西,小小年纪很懂事。

  其实这寡妇冷面也没个招牌,只是大家都这样叫,这女子也不恼,生活不易,只要生意好,她也无所求。冷面摊旁是家烧烤摊,生意也不错,两家打着组合,吃烧烤的常受不住诱惑也要点碗冷面,尝冷面的也不忘喊几串烧烤,两家桌子上常摆满了烧烤串、酒瓶、面碗。

  我们找了块空桌坐着,小小的方桌,矮矮的板凳,四人一头坐一个。这冷面味道确是不错,却见那黑无常端起烧酒先干为尽,脸上一副满意的表情,仿佛一股热流缓缓而下,滋润着他那幽幽的凡身。喝罢,他好像才反应过来,忙又斟了一杯,举杯向我们示意,众人笑笑,也端起杯一钦而尽。

  喧闹的街头,四个鬼物化作凡人,体验着市井生活。

  “老板,烤些素菜,要全素的!”几杯酒下肚,徐安也大胆起来,对着隔壁烧烤摊喊道,之后又对我们赔笑道:“光吃面不过瘾,来点烧烤,呵呵。”

  黑白无常也没说什么,只是边喝酒边看着身旁来来往往、杯酒交错的众人,看来还是在观察有无异样。

  只见白无常摇摇头,砸吧砸吧嘴,喃喃道:“果真发现不了半点诡异么?”

  徐安端起酒杯,与白无常放在桌上的杯子轻轻一碰,道:“七爷喝酒,管它什么黄光不黄光。”说完一口喝尽。

  我暗笑,这徐安喝了酒就变了个人啊。

  只听徐安继续说:“这以后有的吹了,和二位鬼帅喝酒,谁有过?”

  我佯装醉意道:“就你和我。”说罢给徐安添满酒,又是一杯下肚。

  其实酒是用来品的,慢慢喝才喝得出意境,从最初的辛辣,到一点一点的眩晕,再到忘记悲欢离合、酸甜苦辣,直到最后整个宇宙在胸怀,古人诗词佳作往往都是这个时候来的。可像徐安这样不管好坏一杯接一杯,总会在某个点突然发作,天旋地转,瞧,还没喝多少,他已经开始飘了。

  “叮咚——”徐安手机响了,是微信消息,我看看时间,晚上十一点多了,这个时候给他发信息的,除了兄弟便是女人。只见徐安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暖暖一笑,忙开始回复,又是几声消息传来,徐安笑得更暖心了,我理解这种笑,这是种对家的笑容。

  虽说徐安有点“高”了,但回消息时却显得很是稳重,不一会儿,他收了手机,脸上还挂着会心的笑,抬头发现我们都在看他,竟有些不好意思,忙又举杯。

  我举起杯,凑近他道:“咋的,女人的?”

  徐安有些尴尬,也没否认,笑着和我碰杯,一口而尽。

  我暗自笑笑,看来这边陲小地的鬼差,日子过得也蛮滋润。

  黑白无常也没说什么,不过都是明白人,肯定看得出来。却见两位大爷连连和徐安碰杯,这节奏,是要灌醉好套话啊。

  接下来,便开始称兄道弟了。

  徐安喝得高兴,突然想起姜宇他们,忙说:“要不喊姜宇他们也过来。”

  白无常拒绝:“就我们兄弟四个,人多太吵。”说罢睨了一眼黑无常,黑无常立马心领神会:“来,干!”

  我暗笑,人多太吵?是人多不好下手吧,姜宇他们也来,能让你徐安胡说吗?呵呵。

  果真,徐安越喝越兴奋,一般平日拘谨胆怯之人,一旦喝起酒会有两种结果,要么更加一言不发,要么就跟换个人一样,将心中的压抑一股脑发泄出来,徐安就是这种人。瞧,他已经找不着北了。

  只听他操着东北腔道:“我们这儿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同行来都不来,遇着一城隍爷,也不管事儿,这次两位大爷过来,我他妈吓得屁都不敢出,那姜宇老烦,一直说我要咋的说咋的说,我他妈还不知道咋办嘛!那小子,今晚没来,也要喊来坐坐,瞧瞧我徐安和七爷八爷喝得正起劲儿呢。唉?我喊姜宇过来!”说着就要掏手机。

  我劝道:“太晚了,明天还有正事,不打扰人家。”

  刚说完却听徐安手机响了,徐安一瞧,嘿嘿一笑:“说曹操曹操到。”接着便接起电话:“喂——喝酒呢干吗——和谁?你说和谁,老子正和二位爷喝起劲儿呢……”

  看来是姜宇打来的,没说几句,徐安挂了电话。黑白无常对望一眼,又看看我,我笑笑,这是示意抓紧机会套话,姜宇肯定要来,没机会了。

  我给徐安添满酒,边添边问:“姜宇那小子,就是烦,还需要给徐兄教吗?徐兄自然知道怎么招待二位爷。”

  “当然!”徐安有些偏偏倒倒。

  “他给你教的问什么都说不知道,徐兄能不知道?呵呵!”我斜睨一眼徐安,看他反应。

  徐安顿了顿,也许是酒没下去,不过看得出大脑还是在飞快思考,一甩手道:“去他的姜宇,就属他最怕,呵呵,还说老子怕。”

  看来还算有些理智,没说出重点,不过这句话也能表明一些问题了。

  这时白无常开口道:“不就是失魂么,又没人责怪,怕什么,我们自然知道兄弟们在下面不好过,闭只眼不就得了。”这白无常也放低身段,开始套近乎。

  徐安嘿嘿一笑,迷离地看着我道:“就是,都说羽兄情人多,也没怎么着,还不是两位爷身边的人。”

  我呵呵一笑道:“彼此彼此,不过那黄光可要小心,说不定哪天这的人魂都会被勾走,美女也不例外。”

  “哈哈,丢不了,就这些人了。”徐安顺口一句,说罢稍觉不妥,愣了愣神,我忙装作没在意,举起杯分他的神,我们又开始说笑喝酒。

  看来果真知情,而且还有隐情!不过接下来要套话可就难了,徐安虽说喝醉,但总是在关键处欲言又止,没多久,姜宇匆匆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