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阴风阵阵
觉音2020-05-31 02:492,288

  我实在是不想再看到姜宇蹩脚的表演,下午在城隍庙时,他话不多,到了酒店却突然到访,整了出此地无银三百两,现在他正阴晴不定地看着一旁手舞足蹈的徐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却又不好说什么。我呵呵一笑,忙捡块板凳拉姜宇坐下,又向冷面寡妇要了瓶酒。

  徐安直着身板,洋洋得意,用手指着姜宇,指尖一点一点,道:“正说你来着,看,我也和二位爷喝高兴呢。”

  姜宇坐不住,忙对我们道:“三位爷别见怪,这徐安喝了酒就是这样颠三倒四,我先带他回去睡觉。”说着就要去拉徐安。

  徐安自是不从,还闹着要继续喝,扯着嗓子喊:“干嘛,谁说老子怕了?老子怕啥?你怕了吧!”姜宇恨不得抽他几下,呵呵。

  我和黑白无常对望一眼,会心一笑,寻思着如果继续留下徐安也没多大意思,姜宇肯定寸步不离,不会再问出些什么信息,不如就让他们走吧,免得喝多酒生事。

  正想着怎么把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地头蛇弄走,黄二、曹发二人也来了。

  他们一见这场面,愣作一处,但还是急忙向黑白无常和我行了礼,接着就帮姜宇拉起徐安,三人合力,驾着徐安匆匆离去。

  临走,姜宇不忘回头对我们说道:“三位爷慢慢喝,我把这小子送回去就来相陪。”说着对寡妇喊道:“这的钱待会我来出,不烦这三位爷。”寡妇很是机敏,点头应道:“走你的大哥,都常客了不差这儿点。”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呵呵一笑。那姜宇气得牙痒痒,几次手抬起来就是没抽下去,看来他们都知道徐安喝了酒会“酒后失言”。

  终于清静了,我看向黑白无常,他们也在望着姜宇冷笑,之后转过头使个眼色道:“羽兄好演技。”

  “彼此彼此。”

  三人笑作一团。

  笑罢,白无常问我:“羽兄怎么看?”

  我故意轻蔑一笑道:“两位爷早就心知肚明,还用问我?”

  三人又哈哈大笑。

  我们合计,这的人失魂,必是和这几位鬼差有关,只是不知到底搞得什么名堂,唯独那个赵不行,说不准来历,看着不像一伙人,不过也要小心,说不定看似耿直之人才是幕后大佬。

  黑无常倒是很直接,喝口酒道:“全拉过来,审!”相处这两日,平常都是冒出几个字,这句话倒是说得蛮长。

  白无常笑道:“莫急,现在人都讲究证据,先调查调查再说。”

  发现了端倪,接下来就是商量如何下手。我说:“那徐安肯定有个情人,刚才徐安的话也表明失魂肯定未波及情人,如果那女人就是此处人,失魂之时不可能不清楚情况,找到她也会找到徐安的软肋。”

  “狠!”黑无常突然冒出一句。我竟有些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白无常点点头道:“这是个突破口,不过我还有个疑问。”说罢他摸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道:“若真是这几个鬼差所为,他们何必上报?不是把自己装进去吗?”

  这个问题也困扰着我,其实我还有个疑问,只是不便说,种种迹象表明那黄光很可能就是玄鼋精气,可怎么会和这的鬼差有了瓜葛?难道其实并无黄光,他们编了个理由歪打正着?不对,黄光肯定出现过,因为……

  我忙向黑白无常道:“其实问题就在赵不行身上!”

  二位无常一听也恍然大悟,但我还是将我的推论说了出来:“最先发现黄光的是赵不行,或者说赵不行在邻县看到了黄光,不管这个黄光是不是徐安他们所为,赵不行插手,他们只能按程序上报,何况这里还有个城隍爷,即便瞒得住赵不行,也瞒不住城隍爷,城隍爷再不管事,整个城失魂这么大的事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白无常点点头道:“黄光确实出现,失魂也肯定存在,只是这失魂的原因值得深究。看来这赵不行也是个重点。”

  我们打算分两条线走,一是找到徐安情人,二是调查赵不行,看他究竟是何立场。

  姜宇回来了。

  他匆匆来到我们身边,额头冒汗,也不知是走得着急还是心里有鬼,向我们作揖道:“三位爷见怪了,那徐安就是这样,喝了酒就会胡说。”

  我呵呵一笑,拉着姜宇坐下,黑白无常却一直盯着姜宇身后,目光凝重,我忙看去,却见一男一女举个幡,静静地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阴风阵阵。

  勾魂师!

  没错,这两位就是勾魂师,男的看起来四十多岁,高个,女的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个子不高,举个招魂幡,二人一身黑衣,面色苍白,不发一言。

  阴风吹来,夜市上的众人不觉竖了竖衣领,地上的纸屑随风打转,小女孩的书本也随之翻页,女孩忙用手护住,昏暗的灯泡闪了几闪,冷面寡妇忙停住手头的活,拧了拧灯泡。

  勾魂师驾到,看来这里有人阳寿要尽了。

  他们是真身,凡人自是不见。

  黑无常摇摇头,一口酒下肚,说了两个字:“烧烤!”

  姜宇本在盯着勾魂师看,一听这话,反应也快,忙向烧烤老板喊道:“再多烤些,全素!”

  那两位勾魂师发现了我们,稍微一愣,认出是黑白无常,刚踏出一步准备前来行礼,却被白无常一个手势制止,意思是让他们做好本份。只见二人稍向我们点头,又伫立原地,静静等待。

  我扫视众人,也不知今晚谁会倒霉。

  夜市上人们还在吃吃喝喝,有推心置腹说悄悄话的,也有大吵大闹耍酒疯的,有谈情说爱恨不得马上去开房的,也有借酒浇愁喝闷酒的,人生百态,匆匆过客,所有恩怨情仇、悲欢离合终究如梦如幻,如露如电,不可得,不可得。

  唯有那招魂幡,随阴风招展,众生轮回,百千亿劫,讲述着相同的事,诉说着同样的归宿。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中,佛对阿难道: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华,犹如日轮,住其人前。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

  具足十念即可往生,可又有几人在临终时能够至心称念,心无杂念?恐怕想的最多的,只是那放不下的人和对一生的悔恨。

  南无阿弥陀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