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公爵
照相馆馆长2019-11-06 14:402,546

  2012年12月21日,冬至。

  一辆轿车打着双闪行驶在江城的暴风雪中,即便是在白天也看不太清车辆的轮廓,汽车慢慢停稳后下来两个身穿大衣的男人,雪片打在脸上生疼,风刮得让人睁不开眼,两人紧了紧衣领,没做停留,进入了前面的一个画室。

  画室中只有一个穿着破旧毛衣的、30郎当岁的男老师在整理画具,看见两人后刚想问话,其中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松开了领子露出了脖颈上长长的疤痕然后先开口道:“你是李道涵么?大地主想请你喝杯茶,李老师能赏个脸么?”

  “我认识你这疤,你是赵建勋吧,想找我帮忙的话,告诉大地主我要200万。”美术老师面无表情地说。这份冷静和他的外貌不太相符。

  “你知道是什么事么?张嘴就要钱?”

  “我知道。”

  “你自己朝大地主要,看看你有没有命花这份钱吧!”

  “操,吓唬谁呢,活着我都不怕,我他妈还怕死,我跟你俩去。”美术老师不知道哪来的火气。

  15分钟后,还是刚才那辆车,停在了东风理发店门口,三人进入了这个从1951年营业至今的老牌理发店。理发店内一个男人背对着大门坐在椅子上,下巴上围着个冒着热气的白毛巾。店内除了他和理发师,还有几个站着的满脸凶相的男人。

  赵建勋一进屋就马上开口:“鑫哥,人来了。”

  坐着的男人掌握着江城最大的匪帮,不怒自威,从镜子中打量了一下身后的美术老师,拿下脸上的毛巾,慢慢悠悠的说:“现在的人呐,生活节奏太快,没有几个人知道刮完胡子后在脸上敷个热毛巾有多舒服,师傅,帮忙上杯茶给李老师。”

  身穿白大褂的剃头师傅转身拿起桌上的茶杯,倒满茶水,递给了李道涵。

  李道涵刚接过茶杯,坐着的男人又说道:“知道我是谁么?”

  李道涵一点不怵:“知道,大地主张子鑫,整个江城的地皮,一半是你的。整个江城有不认识你的么?”

  “好!李老师快人快语!我喜欢!我也是痛快人!我有个问题要请教李老师,两年前广西北海重庆路有家银行收了4800万假国债,事后半个月才被发现,钱是找回来了,可到现在警察只抓到三个小喽啰,主犯一直没抓到,姓甚名谁长什么样一概不知,这人是你么?”

  李道涵怔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剃头师傅,回话说:“不是我。”

  张子鑫也看看剃头师傅接着说道:“是我的人,不用怕,李老师,刚才的案子你可以不认,我再问你,你大学是在苏联的列宾美院念的吧,主修艺术品修复,大学还没毕业就因为伪造名家油画让人给撵回来了,对么?”

  李道涵冷笑了一下,“是俄罗斯,苏联早没了。”

  “哦对!是俄罗斯!苏联早他妈解体了,我总忘!”

  “还是说正事吧鑫哥,我着急回去上课。”

  此时屋内已经清空,就剩下脖子上一道长疤的赵建勋,大地主张子鑫和美术老师李道涵三个人。

  张子鑫扔给李道涵一张半个月前的江城晚报,指向上面的一篇报道问:“这事你听说了么?”

  李道涵拿起报纸一看,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是同一件事。

  报纸上有一篇报道,讲的是一个姓段的农民今年八月份在拆旧房盖新房的时候,在墙里发现了一个密封很好的土坯夹层,里面藏了一幅欧洲贵妇模样的肖像画,他以前就听家里老人说过,家里有幅名画,10年浩劫时被藏了起来,后来大家也就忘了这事了,不过时隔久远,已经不知道这幅画出自哪个时代哪个画家了,也不能确定这幅画到底值不值钱,自己打听了几个月,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实在没办法了,想通过媒体找业内的人帮忙鉴定一下。这篇报道的文字上方是段姓农民和油画的合影,油画上面有着不怎么清晰的画家签名。

  李道涵看了一下报纸,回话说道:“早听说了。一猜就是这事儿。”

  张子鑫把脸凑过去问到:“值钱么?”

  “很值钱。”

  “这么说你自己打听过了?讲讲。”

  李道涵呼了口气,又喝了口茶开始讲了起来:“列宾曾经给一名沙皇俄国的女公爵画过一幅肖像画,钱已经收完了,没等交画就爆发十月革命了,听说这个女公爵逃到了英国,列宾怕惹麻烦,本想扔掉这副画,但是却被他的学生科列缅季耶夫要了过去,后来科列缅季耶夫旅居哈尔滨17年,这幅画就在哈尔滨陪了他17年,可是他回国的时候却没有带走这幅画。”

  张子鑫赶紧问道:“画呢?”

  “送人了。”

  “送谁了?”

  “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能确定他姓什么。”

  “姓什么?”

  “姓段。”

  张子鑫坐在椅子上,向后靠了靠,抬起眉毛说道,“我在俄国的朋友也查了一下这事,跟你说的基本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查不到这幅画是被带回了俄罗斯还是留在了中国,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对的?”

  “术业有专攻,白粉军火你们在行,艺术品我在行。还有,你信不信我,是你的事,我无所谓。”李道涵淡淡的说道,然后又喝了口水。身后的赵建勋貌似忍受不了李道涵的态度和语气,已经忍不住要动手了。

  “你敢这么和我说话,说明你不怕死,我很欣赏你。我直说了吧,我想要这幅画,但是这幅画的事现在闹得全国都知道了,我不想弄太大的动静,我要你帮我复制这幅画,活做的要细,然后调包,这活多少钱?”张子鑫问到。

  李道涵放下水杯,向前探了探身子:“我需要亲眼看见这幅画,还得拍照,我需要了解细节、瑕疵、褪色、裂纹。复制200万,鉴定原画真伪钱另算,是真的我就开始干活,是假的你也就省了那200万了。调包的事你找别人做,我不做,非要我做的话,得加钱。”

  “从来都是我抢别人钱,第一回有人抢我钱。”

  “呵呵,鑫哥,我说的是美元!干完这个活,我就要退休养老。”

  “我现在就应该弄死你,然后花四分之一的钱另找个人做这个活!”

  “山海关外只有我有这个能耐,关内的人你是信不过的,不然你也不会找我。你不光需要我的技术,还需要我守口如瓶,我可以一分钱都不要,但是你能放心么?”

  “哈哈哈哈,好!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这幅画到底能值多少钱?”

  李道涵重新坐好,一边轻轻的挖着耳朵一边说:“北京的季华春秋拍卖公司前一阵刚刚拍卖了一幅列宾的女士肖像,品相价值和江城的这幅画相差不大。”

  “成交价多少?”张子鑫急不可耐得问。

  “9200万落槌,加佣金一共1.058亿。够鑫哥您退休养老了。我也有个问题。”

  “你说。”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张子鑫笑了笑,“你不是说过么,术业有专攻。还有,鉴定的事我不用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油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油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