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谁要你救
闻人可轻,海殊,森木岛屿2019-11-05 16:524,761

  沿珩耳边传来了“咚咚咚”的重击,她知道那是自己的心跳声。

  不就是参加个奥运会的庆功宴吗?即便眼前的都是些闪闪发光的奖牌得主,但沿珩并非什么没见过世面的无知少女,她可是从小便跟着冯小庭一起长大的。

  对啊,就是冯小庭啊。

  深夜,连家京郊别墅里灯光璀璨,众星云集的庭前花园中,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晚宴,所请之人不是本届奥运会上的得奖健儿,就是当今娱乐圈里位居一线的大咖,要么就是政商界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沿珩一个十七岁了在国家跳水队里还一点儿成绩都没有的闲杂人等,能有机会混进来可不就是靠着她的小男友冯小庭嘛!冯小庭虽然只有二十岁的年纪,但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获得了跳水生涯的大满贯,本次奥运再夺两金对他来说只是锦上添花。

  前来为他祝贺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还有平时只能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那些美女明星。

  从她们的眼里,沿珩看到了赞美和景仰,甚至还有来自异性之间的示好。冯小庭毕竟不是娱乐圈的人,在应对这种场面的时候显得很生涩甚至还有一些费劲。

  沿珩知道这也许是因为她在他身边让他放不开的原因,但无论如何今晚再多的光芒和赞誉给他都不为过,她不能让他有所遗憾,于是趁着那些人围着他的时候悄悄躲到了后面。

  她认识冯小庭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少年呢,陪着他从最初的无名小将一战到如今的这般辉煌,可以说没有谁再有资格可以像她这样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了。她由衷地感谢那段岁月,不管发生什么,她大概都不会后悔。

  宴会渐渐到了尾声,她从另一端的桌子上拿了一个苹果,准备回去找冯小庭。

  泳池旁边种着一排美人蕉,此时在夜色的熏染下有些发暗。美人蕉的另一边,就站着冯小庭。

  冯小庭今天可真帅!笔挺的西装被熨烫得没有一丝折痕,很衬他那副好身材。里面白色的衬衣是沿珩帮他选的,衬衣上还有些不注意看就发现不了的细条纹,不要觉得这细纹不重要,那可是区别于千篇一律白衬衣的唯一特征。还有他脖子上朱红色的领结,虽然并没有什么个性化的含义,但有了它的衬托,冯小庭便是今夜最亮眼的冠军。

  所以,即便是忽略掉他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在沿珩心里,他同样是最好的存在。

  可是这个最好的存在,现在怀里抱着的是别人!

  个子高高的冯小庭温柔地揽着隔壁游泳队的队花,也就是本次奥运会上女子400米自由泳冠军得主平瑶。

  “我会跟她说分手的。”冯小庭亲了亲平瑶的额头,“我其实一直把她当成小妹妹来着,说实话,我们连手都没牵过,没牵过手的应该就不算恋人。”

  没牵过手吗?沿珩看了看自己的手,难道因为手小就不是手了吗?

  她用力地摇了摇头,觉得面前的一切肯定是幻觉,可她摇完头,冯小庭还是站在对面。

  平瑶红着脸撒娇:“那我们算什么?”

  “我们是站在体坛顶端优秀的人,我们是彼此的爱人。”觉得这样说还不够打动眼前的姑娘,冯小庭还不忘深情告白了一下,“平瑶,我爱你。”

  沿珩狠狠地咽了一口气,然而那股气一下肚就在体内翻江倒海地折腾,先是剧烈地撕扯着她的小心脏让它疼痛不已,接着又堵塞呼吸道让它无法接收新鲜的空气差点把她憋死,最后就开始控制她的大脑,一下一下地锤击,直到把泪腺激活,眼泪就像是沉积了一个世纪的活火山,突然失去了地表的束缚喷涌而出。

  她拿在手上刚啃了一口的苹果因为手指轻颤了一下也挣脱出去,滚出几米远后“咕咚”一声落入池中。

  “谁?”听到美人蕉后面的响声,冯小庭下意识地松开平瑶,并大声询问。

  “我们过去看看吧,会不会是谁落水了。”平瑶提议。

  苹果落水的声音让沿珩一下子惊醒过来,所以在听到冯小庭的询问后她立刻蹲了下来唯恐被他看到那样不堪的自己。

  她用手捂住嘴巴,防止哭泣声通过空气传送出去。脚步声渐渐靠近,她不想被冯小庭看到,就是要说分手,她也希望是在一个还不算太差的情境里,体面地站在他眼前。

  偌大的别墅里,灯光实在是太过招摇,眼前除了美人蕉,竟然没有任何一个能遮挡一下的物件。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小丑,还是演技拙劣的那种,站在舞台中央,被千万人嘲笑着,却无处遁形。

  唯有眼前的泳池了,深不见底的泳池大概就是此刻她唯一的遮羞布。于是,她轻轻地挪动着身体,移到泳池边,为了不发出声音,她几乎是像一条鱼一样溜进了池子里。

  这么多年训练的身体垂直协调性没机会用在比赛上,倒是在今晚无形中检验了成绩。

  几乎没有激起半点水花,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她想这要是在比赛中一定能拿个高分吧。

  冯小庭四处张望了一下,对平瑶说:“没有人落水。”

  “你怎么知道?”

  “刚才那么大的响声,要是人落下去的话,泳池的水面肯定会激起很大的水花,你看这泳池表面多平静。我都做不到入水后还能让水面保持这样的平静,别人就更不可能了。”

  冯小庭,你可真自以为是,你看我这不就做到了吗?

  沉入池底的沿珩这下可以让眼泪肆意地流了,反正会和这池水融为一体,谁也不会发现。

  她睁着眼看着水面,确定了那两个人已经走远后才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呼吸吞吐出来的气泡一下子就将原本平静的池面扰乱。本是静静倒映在水面上的美人蕉,一下子就被这小波澜摧残得支离破碎。

  她紧紧地抓着池底的攀扶梯,不让自己浮出水面,不一会儿的时间,池水就开始入侵她的耳朵、鼻子和嘴巴。水呛进呼吸道,肺部灼烧一般疼痛,可即便这样她也不想起身,这池底是她最后的藏身之处,除此之外,她别无选择。

  到了这种时候,即便不再抓任何东西,她也已经无力浮起,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沉溺吧。就在她慢慢地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大脑空白的轻松感时,头顶上传来了“扑通”落水的巨大声响。

  这人的跳水技术一定不咋地。

  她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居然是用来讽刺别人的。

  腰间被什么东西紧紧地钳制住,随着那股力量的爆发,她下一秒便在迷糊的意识中觉察到自己离开了那泳池。这也许是灵魂吧,灵魂在往天堂里飘,因为现在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痛苦,她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

  连家这栋位于京郊的别墅,其实是连家二公子连送的私人住所,位置不偏但没有处在市区繁华地带,空间够大,设施齐全,私密性高,他本人并不怎么常住这里。

  本届奥运会上国家游泳队绝对是受到瞩目最多的团队,除开女队平瑶填补了国家游泳队在女子项目上得奖的空白之外,奥运之前就备受瞩目的连任更是不负众望地在男子项目上拿下了200米、400米和1500米自由泳的个人冠军,甚至其中两项还打破了前人创下的纪录。

  身为国内数一数二名门望族的连家长公子,连任责无旁贷地策划了今夜的这场庆功盛会。

  事前,他觉得如果把晚宴放到酒店显得太LOW,放到家中又显得目的性太强,毕竟他们家族一直以来在商政圈里野心勃勃是有目共睹的,更何况还一直不遗余力地支持着国家队的很多体育项目。权衡再三,他觉得弟弟连送的这栋别墅再适合不过了。

  连送刚从英国读书归来,还不是很热衷于这类功利性强的聚会,但连任接到父亲连固的命令要求连送必须参加,必要时还要主动和一些有名气的人互动。

  连任好说歹说一通后,连送才勉强在房间里待了一晚上没离开这聚会现场。眼瞅着深夜已至,但这帮人一点想要撤离的意思都没有,他实在是憋不住了,就走到阳台上想透透气。

  没想到刚一站到阳台上,就看到一个短头发的小姑娘鬼鬼祟祟地溜进了他的泳池里。一开始,他还埋怨连任开趴之前也不跟那些人讲讲规矩,至少有些他个人很在意的东西能不碰就别去碰,比如这泳池,当初花高价买了这房子也就是看中了配套的泳池而已。

  但眼下这事他也无能为力,总不可能站在阳台上警告她别下去吧。

  他本是以为那姑娘就是想游泳才下水的,直到他看到又有一男一女绕过去在泳池边寻找什么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下水的姑娘一直就没有浮出水面。

  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事并没有那么简单,毕竟宾客满室,他不好喧哗,只能转身飞奔下楼。

  跑到泳池边时,往日平静的水面现在已经被明显挣扎过的痕迹打破。他毫不犹豫脱掉衬衣“扑通”一声向冒出气泡的地方跳去。

  果不其然,水下那姑娘已经四肢伸展、两眼翻白了,他要是再晚一步,明天自己铁定会跟着外面的那帮人上新闻头条,说不定自己买来还没怎么住的房子从此就要被定义成凶宅。

  听到巨大的落水声,众人赶紧朝泳池这边跑,刚一跑过来就看到了全身湿透的一男一女躺在地上。

  沿珩是失去了意识,连送是救她太费力累的。见有人朝这边跑,连送起身,推了推一边的沿珩:“喂,你没事吧,能睁开眼睛吗?”

  但沿珩一动不动,他颇为无奈地用手捋了捋湿透了的头发,又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沿珩,确定她是溺水无疑了,于是赶紧跪到她旁边给她做心肺复苏。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沿珩甚至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声音,本来只是有些轻微的呛水晕厥,其实在连送将她放到岸上过了几十秒后她就自己吐水了,意识也慢慢地恢复了过来。

  只是在想睁眼的时候,围观群众已经赶来,她只好装死,以此来避免睁眼后可能会遇到的尴尬场面。

  可那个跳下水把自己拽出来的人是怎么回事?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醒过来了吗?你那么按压我的心脏会把我按死的,我告诉你。沿珩内心活动频繁。

  “阿珩!”

  同队的好友方寸已经找她找了很久,听说有人溺水,她赶过来一看居然是沿珩,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焦急万分地呼喊她,“阿珩。”

  “还不醒?这只怕是要人工呼吸才有用吧!”不知道是哪个不专业的人在那里瞎出主意,“哎,我说大家往后靠,别挤在这里,让空气流通。”

  “阿珩……”方寸看到那个样子的沿珩,一下子没忍住居然开始飙泪,“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一个跳水运动员要是在这小小的池子里被淹死了,往后我们跳水队的人脸可往哪儿搁啊?”

  死方寸,你是故意的吧!

  “让开。”沿珩感觉那个死命按压自己的人停手了,沉沉的嗓音在嘈杂的空间里就像是有人在低气压的冷气室里拧开了一瓶碳酸饮料,“这里交给我。”

  她忍不住睁开一条眼缝,想要看看那个人的模样,然而下一秒便被扑面而来的清冽柑橙的味道包裹。对方平淡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她,嘴巴就被那人强行掰开,柔软凉薄的唇刚刚触及她的嘴边,她就以掩耳不及盗铃儿之势睁开了眼睛,但为时已晚。

  她确信自己的初吻就在刚刚没了。

  于是她猛地坐起身,想都不想挥手便扇出一记响亮的耳光在那人脸上,还咬牙切齿地冲他大吼一声:“流氓!”

  比起失恋的痛苦,眼前守卫尊严似乎更重要一些。

  方寸吓得立马站了起来,虽然一时无法消化这画风奇异的场面,不过她深信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蹑手蹑脚地钻进了还处在震惊当中没能自拔的人群里。

  果不其然,没走几步就听到救沿珩的人充满不解地问:“小姑娘,我这是在救你,你看不出来吗?”

  “谁是小姑娘?谁要你救我!”

  沿珩本来还想强词夺理一番,但人群中出现的冯小庭让她好不容易才筑造起来的堡垒瞬间倒塌。

  她哭着讨伐连送,其实只是想借此转移冯小庭的视线,她到现在还强撑着不想让冯小庭知道躲在美人蕉后面的人是她。她还想留下最后一丝尊严体面地站在冯小庭面前,体面地跟他分手。

  可冯小庭似乎已经知道了。那双躲闪的眼睛以及那不解和腻烦的眼神,正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他们完了,她小心翼翼呵护了五年的小心意和小情感至此终结。

  她难过却从此再无立场。

  本已经转身的方寸,听到沿珩的哭声,心烦意乱地再次推开人群,拉起狼狈不堪的沿珩离开。

  灯光璀璨的连家别墅中,连送起身穿好衣服,湿湿的头发上水滴还在不停地往下汇聚。深不见底的眼色里有着一些耐人寻味的笑意。他抬头,之前一室的光鲜亮丽在这一瞬间全都黯然失色。

  在外匿藏了多年的连家未来掌门人连送,居然以这种形式出现在大众视野里,除了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就如同第二天媒体报道的那样,是震惊和另类的惊艳。

继续阅读:第二章 头条新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袭星光系列(全三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