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顽皮的小猴
花枝舞2019-11-14 12:002,399

  此时,树上传来几声猿啼,爷爷寻声望去,只见,树冠顶端的树梢儿上,站着一只银毛小猴。

  小猴头顶上有丛小黑毛,浑身银色,尾巴只有一个尖尖,也是黑色。黑面圆眼,长着一只扁鼻子。正看着树下那有叮当声伴奏的追逐游戏,开心的咧着嘴叫呢。

  夏爷爷心道,这小猴定是昨日为了逃避火势,躲到树上去的,只是这小猴为什么不怕树虫的气味呢?

  树下的猪婆龙听到这“吱吱,唧唧”的声音更加烦恼了

  这是一种极为狡猾的食物,它会游水,会上树,自己从未吃到过,并且叫声非常让本龙讨厌。

  它还总是用东西砸我,虽然一点也不痛,但是很伤自尊啊!哎,追了半天,也追不上这些跑着的食物,且容本霸主休息休息,反正他们在本霸主的领地上,是肯定跑不的。

  听不到叮当声音,两人一驴看见猪婆龙不追了,也开始喘气休息,陆怡君总算腾出手来,把衣服穿好。

  黑蛋抹了抹鼻子下的鼻血,招来陆怡君一个白眼。

  黑蛋很抓狂的想解释一下:“这是误食爷爷灵药刺激的,而不是……”

  又一琢磨:“算了吧,感觉会越描越黑。”默默的吃下了一株仙草,黑蛋真怕今天在这里“血尽而亡”。

  仙草入口,果然非同凡响,顿时将跑透的燥热压了下去。

  鼻血不再止不住的流。

  股股舒爽欢脱的感觉,从腹部向身体各处流去。

  他正在体会这种前所未有的,通体轻快的感觉时。

  只听那只小猴在树上说话了:“接着跑啊,怎么不跑了!无趣无趣!”

  说完,它转身钻进树冠里,不知道怎么弄出一只未成熟的飞龙果实,冲着那猪婆龙就砸了过去。

  正好砸在猪婆龙那长长的脸上,一股绿色的汁液爆了出来,从脸上流进它的嘴里。

  此时的猪婆龙是极度气愤的,自尊什么的暂时不提了,反正也剩下的也不多了。

  这是什么东西的汁液,怎么这么酸这么涩啊,我要找东西冲洗掉。

  嗯,眼前食物的血,最合适不过了,本霸主要追上他们洗刷耻辱,洗刷这酸涩的味道。

  两人一驴看到,猪婆龙被砸了一下,又追了过来,来不及看清树上是什么东西,又开始跑了起来。

  可怜那陆怡君衣服都没来的及整理好,就又开始颠簸起来。她只能双手抓着缰绳,佝偻着身子,避免这衣服被颠簸下去。

  小白心道:“这个笨笨的丑木头,真是不自量力啊,以为我驮个人都怕了吗?儿啊,你尽管来追吧!”

  最为难的是黑蛋,看着陆怡君吧,有失君子风度,不看着她吧,又怕她掉下来。

  只能是看着她白白的脖颈,圆润光滑的双肩,红色的肚兜绳,呃……马上就能看到整个后背了!

  所谓,色字论事不论心,不要简单的把男生都定义为好色。这里有个好方法来鉴别,看鼻子,只有会喘气的才好色。

  树上又传来了小猴兴高采烈的叫声。

  爷爷问船家:“你刚才可听到那猴儿说话了?”

  船家道:“您也听见了?”

  爷爷接口道:“水猴子!”两人一同点头。

  船家惊恐道:“传说那水猴子能将人拉下水吃掉,我看这树上也不安全了,老仙家可有仙药对付它啊?”

  爷爷锁眉看着那猴儿道:“看它也不像吃人的样子。不过,我还有迷药药粉,若是它攻击我们,也不会叫它讨了好去!”

  这时,那猴儿又开口说话了:“唧唧,太好玩啦!哎,这肥龙怎么又停下了。”说完它转身钻入树冠中,又取出一只青果,砸向猪婆龙。

  猪婆龙感觉,今天是自有生以来,最倒霉最憋屈最饥饿的一天。

  自己已经一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这是小事,本霸主自当是减肥了。这些两腿四腿食物,诱惑我挂着叮铛,也是小事,自当是学会了一种叫声。

  你这泼猴拿这么酸涩的东西扔我,叫我如何忍受!我需要鲜血,本霸主马上就要,这汁液太酸涩了!

  猪婆龙被爆开的飞龙果实砸到后,又开始疯狂的向两人一驴飞奔而来,追逐游戏继续开始!

  小猴儿在树上乐开了花,吱吱唧唧的笑叫个不停。

  黑蛋和小白倒也无妨,无非是一直跑有些累,只可怜那陆怡君,好不容易停下一会儿,把衣服拉起来,罩住前胸后背,这猴子又把那蠢龙给激怒了!

  陆怡君心道:“今天算是丢人丢大了。不,我是不受礼教约束的,看见了又怎么样!我难道就要去投河自尽么?哼!我才不在乎!只是那猴儿太顽皮了,可恨!”

  爷爷见一直如此,终究不是个事儿,和猴儿打起招呼来:“猴儿,猴儿,你这是做甚?”

  猴儿向树中一看,一个老者,一个船家,说道:“咦,这里还有两个人,你们怎么不下去跑?”说完取下两个飞龙果实向那两人砸去。

  船家露出一幅苦瓜脸,说道:“老仙家啊,你惹它干什么啊!哎呦!”被砸了一下。

  爷爷也被砸到了,马上说道:“猴儿莫急,你如果再砸我们两个人,一会儿树果没了,你拿什么砸那肥龙啊?”

  猴儿想了想说道:“你们怎么不下去跑,多有趣啊!”

  爷爷说道:“我们和你一样,只喜欢看,不喜欢跑。”

  猴儿说道:“无趣无趣”便不再理他们两人了。

  就这样,一大早上,可怜的猪婆龙一圈一圈的追着,却越追越慢,黑蛋和毛驴小白也是累的气喘吁吁,勉强不被它追上。

  陆怡君的衣服从肩上彻底滑落到腰上。

  人、驴、龙都极为狼狈,只有那树梢儿上的猴儿依旧热情不减,不断的向树下扔果子砸猪婆龙。

  正在此时,远方缓缓的划过来一只大船,从滩头经过。

  船头上,一个方脸汉子手握钢叉,穿一身灰白色短衫劲装,英姿飒爽。

  见到猪婆龙,不等船靠岸,用手中的钢叉做为撑杆,跳上岸来。

  那大汉迎着猪婆龙跑去,大叫一声:“呔!”,一个垫步跳了起来,对准它的脑下眼后就是一叉。

  猪婆龙此时感觉到身前飞过一道黑影,脑袋一凉,自己就飞了起来。

  “哦?什么情况?为何我的身子如此轻了?难道是我化龙飞升了么?怎么这些食物,都不跑了?为什么都在看着地下一根丑陋的木头?而不是看本霸主飞龙在天呢?!低等的食物啊!

  呃,这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终于听不到那叮当的声音和猴子的叫声,嘴里也不再酸涩了。

  完美!

  从空中鸟瞰本霸主的领地,感觉真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异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