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 拷问
南泽尔2020-01-05 10:492,288

  再度清醒过来的时候,耳朵发现自己是坐着的,坐在一把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椅子上,如果这个玩意儿也能叫做椅子的话。

  椅子看起来像是钢铁合金之类的材料,看起来十分结实,但皮肤触碰上去却没有冰冷感,还给人以相当的温暖感。除了屁股坐着的地方是平的外,这把椅子整体是个球形构造,就连下面挨着地面起支撑作用的也是球体的一个远端,真不明白这是靠什么固定住的家伙,难道不会乱滚或是翻到吗?当人坐上去之后,腿部自然而然的放在球的弧形弯度上面,放松了整条小腿肌肉,说不出的舒服。靠背更为奇特,是一根横着的栏杆,和椅子靠一根细细的银线呈T字型固定住,单薄的让人感觉随时会来个后倒。

  “别看了,只是一把椅子有这么稀奇的嘛?”

  黑暗中女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耳朵神经一紧,这种自己在明处,而声音在暗处的滋味实在让人抓狂。耳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想竭力表现出自己并没有那么实际上坐以待毙,于是干脆闭口不言,静待事情发展。

  但自己的手指不停的轻轻无节奏的敲击椅子已经说明了他此刻方寸已乱。

  当眼前灯光亮起来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三个人,同样是坐在三把和自己一样的变态椅子上,不同的是他们都穿着长袍,一种从脖子能拖到地上的长袍。三个人和自己之外的地方全是一片黑暗,还有一点不一样的就是他们每个人都有影子,而自己却没有。

  灯光就这样照着四个人。

  谈话就此拉开。

  “雨顾生,你还不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是吗?”

  一个长头发的人问自己,看起来就是刚才说话的女人。

  “等等,谁是雨……顾生?我的名字是顾雨声,大家都叫我……”

  “耳朵,我们知道。”

  女人打断了他的话。

  “以后我们说话的时候你不能插嘴懂吗,法律规定:运行官询问期间不许有人恶意狡辩和逃避,你只需要如实回答就行。”

  “可你刚刚就打断了我的话,对了,什么运行官?是你吗?”

  “……”

  “我再强调一遍,今后我不让你说话你就不能说,明白吗?”

  女人站了起来,向自己这边走来,当光线打在女人的脸上时,耳朵这才看清楚女人的脸上竟然有着短胡须!高高的个子,浓密的胡须,这不就是个男人嘛?怎么说话是女声?

  一个让人恶心的词汇涌出了耳朵的脑海——人妖。

  “你……刚刚和我说话的是你?”

  “女人”这次没生气,估计是猜到了地方看见自己时的反应,只是对着黑暗处说了一句:“把他说的话全部记录在案,包括这句。”

  耳朵扭头看着周围,难道还有人在旁边是怎么着?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处处透着神秘和诡异,又干嘛绑架子自己?

  “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

  “女人”说完这句,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三把椅子当中左边的那把,而另外两个人从头至尾都闭口不言,就像无关自己一样,摆出一副听众的架势,嘴角都戴着不屑。耳朵对这种含有蔑视的微笑再熟悉不过了,他这辈子就经历这种微笑是最司空见惯的,这三个人自己都不认识,怎么也这么以貌取人?噢,应该是以“衣”取人才对。

  “你如果还不清楚自己犯的错,那我就换个问题问你好了,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和许小欣结婚的吗?”

  打死耳朵也不会相信,这个变态竟然问的是这个问题?而且言外之意对自己和妻子的婚姻结合还相当的不满,顿时怒火中烧。

  “这是我的事情,为什么告诉你呢?不管你是谁,也懂隐私不能侵犯的道理吧?”

  “女人”看了身旁两人一眼,“这算不算无理抗辩?要不要先让他尝点苦头,没见过这么放肆的人,怎么在地球的时候那么怂,到咱们这里还自信起来了?”

  其余两人同时“哼”了一声,不做任何解释,但同时都点点头。

  耳朵正在暗自纳闷,猛的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给死死固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正在挣扎之际,从头顶上的黑暗中不知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抽打了一下后背,登时痛入骨髓,血没出来,眼泪却出来了。

  “看见了吧,这就是咱们放在地球上的硬汉,怎么是这种货色,能不当上乞丐才怪呢,我早就说过当初就该换个人去,大运行官就是不听,几十年的努力白费了吧?”

  耳朵现在听见这个变态的声音就恶心加愤怒,可现在自己的小命在人家手上,看起来对方想要自己的小命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先暂时咽下这口气。

  那俩人依旧不说话,这会耳朵不敢冒下结论判断男女了,有了眼前这个对自己严重不满的“女人”在先,真说不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怎么样?疼吗?现在可以老实的回答问题了吗?如果不得话,还可以再来一下。”

  “我说我说…,你问吧,我说。”

  避敌锋芒一直是耳朵的生存之道,就是这样才能让他安全的走到今天,果断装孙子有时也是一项出众的技能。

  “还是刚才我问的呀,怎么,被打了一下这么快就失忆了?”

  “好好,没忘没忘,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找我妻子结婚吗?我想想啊,嗨,这有什么可想的,不就是我喜欢她嘛,她也喜欢我,还能有什么别的?没有了吧。”

  耳朵宁愿说一万句谎话也不再想经历刚才那个痛苦了,真是比在马进伟家的冷气管道里被扇页切破脚还难受一万倍。

  “你和谁爱来爱去的我们不管,可你为什么要去爱许小欣呢?你不知道她是谁吗?是真心不知道还是给我装傻呢?”

  “女人”的盘问方式让耳朵想起二战期间我国的部分地下党员遭受的拷打,看来硬汉真不是谁能能当的,反正自己是彻底没戏。

  “我妻子还能是谁,她不就是我妻子吗?”

  耳朵猛然想到教授给自己说过的一个事实。

  “你是指的我妻子还是那格族……人的事吧,这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可当时根本不知道,真的,我发誓。”

  耳朵做出一副任人宰割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以此换取对方的手下留情,起码这辈子不想再挨那鞭子第二下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