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水星完了
南泽尔2019-11-07 19:334,613

  假如进化的历史重来一遍,人的出现概率是零。——古德尔

  公元2148年,这一年世界发生了一件大事,准确的讲,应该是宇宙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一年水星没了!

  面对这一耸人听闻的事件,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不小的骚乱,毕竟这不是某个人的钱包不见了或是哪里的领土纷争又开始了,一颗行星,从神话时代起就有的行星说没就没了?这放到哪里也是撑破天的新闻。而天文学家们此时给出的答案是由于银河系外巨大黑洞吞噬某个倒霉行星的影响,太阳内部粒子间激烈的异常碰撞,引发了太阳超强巨大的引力效果,从而改变了那八颗可怜的行星的运行轨迹。

  按照年纪来说的话,此时的太阳大概相当于人类端着保温杯泡枸杞的中年人。虽然没有了年轻时的活力,但能量却处于最巅峰的阶段。这次的异常粒子碰撞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引力,这一点令科学家们很是恐慌。他们担心的是:此举会不会导致地球的运行轨道发生不良的改变,进而导致地球的气候发生变化,而这个几百万年前就产生生命的唯一星球,会进一步缩短寿命,至少缩短七十万年的时间。仅这一点,我可以负责任的讲,是科学家们多虑了。因为太阳根本就没有给地球留那么长的喘息机会,真正留给地球的时间不多了——只剩下区区二百年了。

  得出这一结论的英国科学家博斯哭丧着说,水星之所以没有,太阳正是真正的凶手。粒子间剧烈的碰撞引发了超强的引力把距离它最近的水星拉到了身边,那不是一只友善温暖的手,而是一只炙热燃烧的死神之手。作为八大行星中最小的水星,此次运行扮演了一个荆轲式的悲壮角色,真是一去不复返了。

  水星虽然叫水星,但上面一滴液态水都没有,稀薄的大气层不允许它有任何形态的水存在。真闹不懂为什么偏偏叫水星?这其实和咱们国家古老的五行学说有关联,古人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给几个行星命名偏偏它就叫水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水星的平均密度在几大行星中仅次于地球,但不可理解的是构成成分很重,科学家猜测水星的中心构成部分应该相当于铁核。水星上温差非常大,最高温度四百二十七摄氏度,最低温度则只有零下一百七十三度,这样的环境下,得穿上最高强度的盔甲才能在水星上走一圈。

  水星上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另一个理由是没有空气。准确的说是大气层非常稀薄,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它的大气压只有地球的一百万亿分之一。对,你没有看错,我也没有写错,是一百万亿分之一。这样的环境上不可能存在任何的生命形态,也是人类最早放弃的星际移民星球。

  水星距离太阳五千八百万千米,这样的长度我们人类大脑是不可能有任何概念的,就像某天起床忽然有人告诉你,鉴于你对人类做出的巨大贡献,联合国难民署决定奖励你六十万亿美元,而且还是现金。你能想象出这需要多大的一片地方摆放这些巨款吗?这根本就不是脑子所能想出来的东西,只能存在于理论上。但即使就是这五千多万千米的距离,也毫不费力的让太阳给拉了过去,就像人贩子用雪糕在热情的招呼天真的孩子,而那孩子明知前途犹未可知却又禁不住诱惑。

  我们经常说太阳是个大火球,严谨的说是个大火气球更准确,更严谨一步的讲是个大热等离子气球,它是热等离子体与磁场交织的一个理想球体。仅是表面温度就有三千五百度到6000度高,内部的热核反应区就更高了,达到一千五百万摄氏度,这个数字足以让人乍舌。我们的水星就被这样一个神话般的阿波罗之火化为了灰烬,时间仅用了不到三小时。当这一切发生时,全世界的人们都在通过各类仪器凝神观望。

  位于香港中环国际广场顶楼的马伟进就是其中一位。

  “从现在开始,整个世界,噢不,是整个太阳系都开始走向毁灭的倒计时了。”

  说完这话的马伟进脸上无光暗淡,看着窗外混乱的人群。

  “让尤建进来。”

  马伟进按住通话机说道。

  三分钟的时间,随着三下敲门小心翼翼的进来一个中年男子,低眉顺目的走道马伟进桌前。

  “您找我,马先生。”

  “前几天来的那个淡水方面的专家在哪?”

  “哦是这样,我已经把他的资料放进您的记事夹了,就在日常处理那一类里。”

  马伟进用右手凭空在面前挥了一下,眼前出现了一些数字显示的电子虚空屏幕,不断的用手点了几下。

  “吕标洋,德国汉堡大学毕业,水利资源专业博士学位。名头挺唬人的嘛,他人呢?”

  “哦,在家等信呢,随时都能过来见您。”

  “下午让他午茶后过来见我。”

  等尤建退出去后,马伟进打开左手上的手表,眼前的一堆电子系统拼出了女儿的模样。

  “清瑶,怎么就你一人在家,你哥哥呢?”

  “我不知道,好像是去给姨妈买什么东西了?刚才还在呢?等下,我出去看看车在吗。”半分钟后,女孩的头像又出来了。

  “他的车不在,肯定出去还没回来。有什么事爸爸?”

  “哦,今晚告诉你妈,不要做饭了,全家去浅水湾吃饭去,让你哥也来。”

  马伟进今年四十五,算是个标准的成功人士。一家大公司的老板,有儿有女,老婆也漂亮贤惠。要非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这两孩子的妈不是一个人。早年打拼时,有个姑娘陪他吃苦创业,给他生了儿子,但不知道为何,他们俩就是没结婚。按说你不结婚就不结婚吧,只要在一起也行,起码这样对得起人家姑娘,马伟进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也是这么做的,但意外就出在这个姑娘身上。

  某天回到家的马伟进看见自己的女人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哭泣,以为受了谁欺负。但姑娘死活不说原因,就是自己不停的哭,抱着自己哭,就这样哭了一夜。第二天人就不见了,即没和任何人打招呼也没留下什么纸条,随随便便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走了,不知道去哪,连钱都没带钱多少。马伟进开了瓢也想不透女人此举什么意思,发疯找了一段时间无果后,也就不找了,爷俩就这样相依为命,后来才又娶了孟小瑞,也就是马清瑶的母亲。

  而那个配自己吃了最多苦没有享过一天福的女人这十几年竟是音信全无。

  “进来。”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马伟进的思路。

  在尤建的指引下,进来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男人,这男人刚想说话就被马伟进打断了。

  “我不习惯让别人起话题,我先问你。”

  尤建给男子拉过来一把椅子,悄悄的走了出去。

  “你知道我的企业吗?又对我本人了解多少?说说看。”

  这开场白让男子有些恍然失措,没想到老板是如此的开门见山,稳了稳情绪。

  “贵公司主要是科技公司,是化工方面的,马总您是香港十大年度企业家之一,还是香港科技协会的副会长,今年四十五岁……”

  “好了。”

  马伟进插嘴说道。

  “私人方面的就不用说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从德国请回来吗?”

  男子把眼睛扶了扶:“那一定是和我专业有关的工作要找我,总不会是想和我喝杯下午茶吧?”

  “你也够爽快的,看来咱们是一路人,那我就直说了,这次的水星事件从头到尾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想知道你怎么看?”

  男子沉吟了一会,不断的用手拨弄着衣角,好像在计算什么:“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下一个被吸进去的该是金星了。”

  马伟进脸上的肌肉抖了一下,情绪有些激动,但瞬间又克制住了。

  “说说你的理由。”

  男子站了起来,打开自己的皮包,掏出一个香皂大小的盒子按了一下,像变魔术般蹦出一个模拟的星球在面前。

  “这是刚刚消失的水星,距离太阳的距离大概是五千万公里,按照它自己本身的质量和运行轨道计算,前后花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完全消失被吞噬。”

  “太阳在完成这次吞噬之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离它第二近的金星会是下一个目标,因为这几天它的自转速度又加快了十五个地球日,过去是二百四十三天,昨天晚上测出来的则是二百二十八天。这个自转速度还在加快中,离太阳越近,它的自转就越快,直至毁灭为止。”

  男子叹了口气:“这就是下一个水星。”

  马伟进安静的听着,没有打断他的意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金星距离太阳是一亿千米,照这个速度计算,它存在的时间大约在地球日的八十年到一百二十年之间。”

  “金星完了,下一个就是……”

  男子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关掉了盒子,安静的看着对面同样沉默的马伟进。

  这个结论是显而易见的,地球是离太阳第三近的行星,如果水星金星都完蛋了,你地球凭什么幸免?就因为你地球上有几十亿的人类,就该对你心慈手软?凡事有起源必有结束,就像一场电影,不可能无休止的上演下去,一定会有悄然落幕那一天,虽然这一天的到来会是无比残酷和不堪想象。

  “那你觉得地球这次也死定了?就没有一个办法能逃离此次厄运?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看得出来,马伟进有些激动。

  “我只是个水利资源方面的专家,并不是天文学家。”

  男子勉强笑了笑。

  “那好。”

  马伟进站了起来。

  “你只管做好你的份内事,其他的……”

  马伟进粲然一笑:“只能看上帝的旨意了。”

  “老板,那我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呢?”

  “记住,从现在起,你只需要做一件事。”

  “以最快的速度研究出水的替代品,今后的世界将会是干旱的世界,谁拥有水资源谁就拥有整个世界。”

  “虽然这个世界也快完蛋了,但活一天是一天吧。”

  “你的待遇不需要考虑,我会对的起你的脑子里想的那个数字的。大胆去干,缺什么都可以和尤建说,他解决不了的再找我。”

  “谢谢老板。”

  男子站起来转身出去。

  “等下还有,”

  男子回头看着马伟进。

  “以后不要喊我马总,更不要喊我老板,最好喊我先生。”

  男子愣了一下,没想到马伟进还有这癖好,点点头。

  马伟进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用手拍了一下桌上的红色按钮。

  房间的门从里面锁上了,而且打出了一行电子的虚拟字:请勿打扰。

  拿起柜子里摆放的一把就的掉漆的萨克斯,站在华灯初上的窗前吹了起来。

  玻璃中倒影出马伟进臃肿的身材和一张干净的脸。

  世界就这样看似平静的运转着,好像那颗叫水星的东西还在,并未走远。马伟进却久久不能释怀今天和吕标洋的那番谈话,尤其是说到金星是下一个即将毁灭的星球时,他就万念俱灰。他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想到了自己的美娇妻,还想到了自己一手创立下的金钱帝国,而这一切都将在不久的未来灰飞烟灭。马伟进感到自己的心脏有些难受,他打开抽屉吃了一片药,懒洋洋的看着摆放在桌上的照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照片是在美国纽约拍的,那时候是圣诞节,全家人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的幸福笑容,尤其是女儿和老婆。儿子马旭的笑容看起来没那么自然,可能是不喜欢拍照的缘故吧。

  马伟进正陷入自己的思绪中,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

  “马先生,打扰了,是我,有个情况不得不跟你汇报下。”

  是尤建,他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是绝不会在自己已经打出请勿打扰的时候惊扰自己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状况,马伟进有种不祥的预感,静静地等着尤建的声音并没说话。

  “情况是这样的,下午下班前,我在自己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没有写明收信人,于是我就打开了。”

  “可里面就有一行字,什么都没说,还有一个数字,我觉得非常蹊跷,会不会和今天的水星事件有关,自己不敢做主,只好找您了。”

  说完尤建递上了那张纸条。

  上面赫然写着:79SG 金日长耀辉,各自安心去。

  没有署名没有内容,就是这些。

  什么意思?

  什么人送来的?

  来人是什么目的?

  马伟进感觉自己此刻就跟个白痴差不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坐着看着这张神秘的纸条。

  他明知这行字异常重要却不得其所,这个谜团要困扰自己到什么时候啊,我的时间不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