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五只皮箱水落石出
南泽尔2019-11-20 09:462,331

  在香港海营的一栋三层楼里,花白发须的马进伟虽然有些发福,但却增添了一丝成熟的干练味道,两只眸子里透出一股子英气逼人的感觉。

  前一段时间那个十几年前给尤建送神秘纸条的女人又出现了,这次来依然是送了张令人费解的纸条,就写了几个字“一百零三张船票”,再无其他信息后,悄然离去和第一次一样留下无尽的谜团让人扼腕。

  马进伟把自己这一生中认识的所有女人从头到尾想了个遍,甚至连儿子马旭的亲妈,也就是那个失踪多年的妻子——李婧,算在内的所有人,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首先他否决了一点,这就是送纸条的女人应该不会带有恶意,从纸条字面上看,只是一个不解的数字和一首类似于打油诗一样的话,这次又是一个数字的船票,这能是哪家子的陷阱?又想从我马进伟身上得到些什么?往最坏了角度想,我马进伟现在如果还能有让人惦记的东西估计也就是钱了,但哪个绑匪和小偷能不动声色的连续惦记你十几年?扰乱我视线,达到破坏我经营生意的目的,这只能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所为,但也不可能。因为这十几年时间证明,我马进伟不仅因为这张字条的出现更加小心谨慎,反而生意越做越大,目前已经是政府合作的最大供水商了。

  那还能有什么目的?

  就只剩下别的目的了,比如说:提醒或警告。

  马进伟相信不会有这么无聊的人,躲开了大街小巷天眼似的无数监控,就为了给自己开个恶作剧玩笑。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十几年前那一次偷偷的放下字条后,足足消失了十多年,而且再次出现同样是放下字条就走,一句话没说,甚至连个脸都没露。当然,这是废话,要是肯露脸的话也不会躲着监控了。这件事像根刺一样扎的马进伟十几年来连觉都睡不踏实,满脑子都是字条上的字。这可好,第一张字条还没解开,这第二张又来了,让马进伟彻底的失眠了。他内心深处一直有种感觉:这两张字条将影响到自己全家的安危,甚至是生存。

  天呐,能不能给我个提示。

  从此马进伟团队所有人开始围绕着这两张字条展开了彻底而又大面积的调查研究,有时马进伟也亲自出马上阵,他一有空就满世界转,寻找哪怕是一点的蛛丝马迹。

  这天他又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苦冥。

  “先生,您找我。”

  十几年过去了,尤建除了两鬓有些许斑白整体上没怎么变样。

  “小姐这段时间有消息吗?”

  马进伟问道。

  “昨天给我的加密邮箱发个信息,说是前几天有个叫花子来他们学社了,和教授密谈了一天才走,好像是来拿他那个六号箱子的。”

  “六号箱子找到了?打开了吗?里面是什么?”

  马进伟“腾”的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这倒没有,小姐说箱子始终没开,还在全息仪上扫描,里面是什么,目前还不知道,有消息后会及时和咱们联系的。”

  马进伟又慢慢的回到那张破皮子的座位上。

  “没拿走吗?那教授和一个叫花子谈什么能谈一天?”

  “这个小姐没有说。”

  马进伟挥挥手,尤建退了出去。

  “等等,那一百零三张船票有什么消息吗?”

  “小姐同样没有说,应该是还没消息吧,要不再给小姐些时间?”

  马进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而这时候的太阳光就跟大中午似的达到了近乎直射的角度,让人有点时间错乱的感觉。

  耳朵疲惫的推开门,看见皮球在床上睡着,颜琴则在后面搂着他同样熟睡,这时看见耳朵进来,颜琴醒了。

  “怎么样,吃饭没有?”

  说这话就往耳朵身后不住的看。

  “别找了,我没拿回箱子。”

  耳朵说完就死猪似的躺在了长椅上。

  “没拿回来?不是,你这次是去干嘛了?不就是奔着箱子去的吗?噢,合着你花了趟路费去旅游了一遍?”

  颜琴不满的态度让耳朵很烦。

  “昨天地震你和皮球没事吧?不行,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在家装一个全息电话了,这次给我着急的,就怕家里出事。早知道你们没事,我还就再呆两天再回来。”

  “你有钱吗你?还装全息电话,那等于是你这次是空着手走,又空着手回了是吗?”

  话音未落,耳朵从身上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子“哗”的一下摔在桌上,里面滚出了一堆金笔和银笔。

  “你把箱子卖了?”

  颜琴眼里放着光。

  “也不算卖……吧,反正箱子放在教授那里,比放在咱这里有用的很多,这次又听到了很多关于箱子的事情,这箱子确实不是咱们所能掌控的了的,这些就算是教授给咱们的补偿金。”

  “事情?什么事情?又是那格族的传说吗?”

  “不光是,还有很多,等我睡一觉再告诉你,困死了。”

  说完耳朵就闭上了眼睛。

  眼皮一直打架,可真正躺到了床上,耳朵反而睡不着了,脑子里想的都是在上海学社里教授说话的画面。

  王教授除了带他领略那神奇动物冷藏库外还告诉他了关于箱子的真正秘密。

  斟灌氏也就是那格族人的古典壁刻上,不止一处说了这样一个传说:在遥远的远古时代,斟灌氏的祖先——象塬大祭祀说过,因为人类受上苍惩处,世界的毁灭已然注定不可改变。

  但为了给自己斟灌氏的子孙后代留条活路,他留下了七个鲨鱼皮做的盒子。盒子里有他给子孙留下的一条叫做“阿加罗兹”的通道,这条通道可以让斟灌氏的子孙躲过这次旷世灾难。

  这段传说记录,中国河南有,海南有,乌兹别克斯坦也有,从夏朝开始斟灌氏就一直在寻找这七个箱子,以此想证实这个传说并非虚假的,而是真实的。

  这也是后来的那格族人的家训,寻找箱子就成了他们的终身使命,代代传承。到目前为止,世界范围内还真有五只箱子让人找到了,分别在东罗马时期,欧洲十二世纪大鼠疫时代,和中国五代十国时期的北齐,也就是高祖高洋的那一国里,第四只发现在在日本的德川幕府时期。

  还有第五只比较传奇,竟然是开创大航海时期的哥伦布找到的,嘿嘿,如果是学校的历史课本,这些东西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七只皮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