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冬
广香君2019-11-09 15:592,421

  聚义帮发生了很多大事,五帮主因为杀死四帮主,被沐帮主关押起来。

  风云变幻,世事难测。

  不少何老八的部众都连夜逃走,但不知为何,都惨死在逃亡的路上,无一幸免。

  聚义帮内人心惶惶,人们对那个喜怒无常的五帮主更加恐惧了。曾经动过些小心思的人,也是过的胆战心惊,就担心哪天夜里会被了结了。

  直到许多帮众联名上书,都言五帮主劳苦功高,希望能放出他,好让他将功折罪……

  帮众所愿,沐韶光自然不会不管,亲手放了章之曦,语气依然那般云淡风轻,“你倒是用的好手段。”

  章之曦依旧很狂妄,“那也是得帮主真传,只是帮主是让人敬,我是让人畏,如此而已。”

  俩人之间的气氛颇为和谐,仿佛那日的矛盾不曾存在过一样。

  章之曦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来见沐韶光,“被这些琐事耽搁了,都未曾向帮主汇报正事儿。此次行商,收获颇丰。粮食,棉麻,金银珠宝不计其数,我还给帮主带回来一批……铁矿。”

  沐韶光看着他呈上的清单,只说:“你又明白我想干什么了?”

  章之曦颇为得意,“我猜的,可比那吴老头子多些?”

  沐韶光没有理会他,“这批铁矿,有多少?”

  章之曦道:“自然是能让帮主做完想做之事了。”

  ……

  那个最善工事的庞功又被帮主叫了过来。得令之后,他就带着这些日子钻研的东西过来了。年过半百的人了,如今还是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兴奋、忐忑、骄傲之情溢满心间,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难以说清的感觉。

  沐韶光翻着庞功交上来的各种图纸,绘制的很精妙,解释的也很详尽。这位“天下第一匠”当真是是涉猎广泛,水利,桥梁,宫苑,园林,城池无一不精。便是在这东山城,也是有他大显身手的机会。

  庞功向沐韶光吹嘘,若是按照他的想法建好这些机关,加固城墙,便是百万雄师来到这里,折损十之七八,尚且攻不破这城。

  沐韶光只淡淡的道:“庞功有心了。”

  庞功吹嘘的话顿时停了下来,小心的问:“帮主可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沐韶光抬头看他,“并无。你这设计绝妙。若能落成,这东山城便会如同铁桶一般,无人能破,甚至可以自成一国。可成壮举,便是百年千年之后,仍然会为人传颂。”

  庞功试探地问:“那帮主为何不满?”

  沐韶光放下手中的图纸,道:“我知庞公善建筑之事,但这些细小机关,也是庞公所创?”

  室内十分安静,任谁都能清晰地听清庞功倏然加快的呼吸声。

  一会儿后,庞功突然跪下,“帮主恕罪,确是我贪功了。”

  沐韶光叹了一口气,“吴总管这两日忙于农事,便未曾对你多加关注。你身边何时出了如此一个人才?”

  庞功很焦虑,“是……是我近日收的一个徒弟。”

  沐韶光摩挲着图纸边缘,道:“我知庞公是怕他挡了你的路,只是,你可未曾算计得赢过他。”

  庞公怔了一下,“帮主……是何意?”

  沐韶光又拿起图纸,翻了几页,道:“我有幸见识过庞公以前的作品。精致,机巧。但百变不离其宗,庞公的风格已然被定下,难以再有突破与改变。庞公的风格一目了然。而庞公交给我这些,不乏大胆的心思,还有前人从未想过之事。这样的风格,不像是庞公所为。如今,他敢把这东西交给你,自然是明白就算你冒认了他的功劳,也会被我看出来。”

  庞功恍惚了一下,道:“他竟然算计我。”

  沐韶光摇摇头,“若庞公不把这几张图纸给我,他不会有如此机会。是庞公有心思,才会遭人算计。我便是不懂庞功所擅之事,却也能看出几分不对。庞功怕是融了他所创于自己的想法之中。”

  庞功有些绝望,“帮主既已知晓此事,我……认罚。”

  “我天南星,要壮大,自然是要提拔有能之士,庞功容不下威胁到你地位的人,我明白。若他是不知变通之辈,我也只能替他叹一声可惜,但如今,这件事既已摆到了我面前,这人,自然是要提拔。庞功之才,不该放在排挤他人之上,而是如何扬长避短,再进一步。”

  庞功伏在地上:“属下,明白。”

  沐韶光将他扶起:“庞公心里有数便可。庞功之才,我自然知道。你比那人有优势之处,便是在年数上。那人年轻气盛,行事张狂,又缺乏经验,难免浮躁。如今,我就是要用他,也是要考验一二的。出了些差错,毁的,可就是整个东山城了。这修缮一事,我还是更乐意交给庞功。”

  庞功很是感动,原以为自己会因此事,让那小子夺了位。如今看来,帮主倒是更器重他。

  “谢帮主开恩。日后,定以此为戒。再不嫉贤妒能,贪功妄为。”

  沐韶光点点头,“庞功是有功之人,我未来得及论功行赏。如今,就当是功过相抵吧,以后,以此自勉。”

  “是。”

  “我就把那人提至工事副总管的位置吧。你们俩人,倒是可以取长补短。”

  庞公还是有些不甘,但不敢再多言,“帮主英明。”

  ……

  谢冬以为,庞功把那图纸交上去之日,便是庞功失去他所拥有的一切之时,到那时,便是他上位的时机。

  他看见庞功带着那些图纸去见帮主之时,便有些躁动。他甚至开始幻想自己的开拓之路,会进行到何种地步。

  但庞功回来时,并未像他想象中那般灰头土脸。

  怒气与失望倒是有,只是,好似不是被落了职位的样子。

  庞功回到天南星,便见到自己的好徒弟正站在门口等他。倒是恭恭敬敬,端的是贤孝的好学生的样子。

  庞功冷哼一声,“我竟然从未看清你这幅面皮下藏的这幅阴险的嘴脸。”

  谢冬恭恭敬敬地道:“老师说笑了。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不是老师将我压制的毫无出头之路,我又怎会出此策。再说,若非老师想盗用我的东西,又何至于如此?也不知老师,是否后悔?”

  庞功如今最是讨厌他这幅嘴脸,“可惜,帮主并未落了我这工事主管之职,毕竟我为这几万人,造了那些房子,是有功之人。而你,毫无建树,便是当了这副总管,也当心哪日让人挤了下去。”

  谢冬倒是从他的话里推测出大概了,庞功瞒报之事,与其功相抵,不升不降。而他自己,是升到了副总管的位置。而他预想中,帮主该是落了庞功的位子,提拔他至总管的位子的。

  这位帮主,倒是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衣卿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