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四上2020-05-17 23:323,377

  可我却想错了。

  没想到本来无意的试探却变成了无心插柳柳成荫。

  可见世间事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你以为这就是你以为最直接的真相,谁知拨开这层的背后还有不得而知的另一面。

  经过我这一试探,曹惠品有些没脑子的开口道。

  “你不要以为凭你就能左右吾弟的想法,可以沾了光不用嫁给沮渠男成。本宫的弟弟,堂堂上将军,自有杀伐决断,岂会被你轻易迷惑,纵使被你迷惑也是一时的。”

  她顿了顿仿佛从自己的言语中找回了镇定。

  “公主也不要天真的以为凭着这一点就可以改变惠真的想法。吾弟惠真此次回朝述职,可是在太极殿上递了折子,那些老臣们也觉得公主和亲似乎是解决战乱的最好法子。”

  什么?皇后吃错药了不成,她居然以为曹惠真喜欢我?好像还分外有理有据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曹惠真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曹家人,况且我还是亲手把他推向战场的刽子手。

  不对不对。

  我很快又否定了这一想法。

  记得在护国寺的小佛堂里,曹惠真明明白白的对我心存感激,若不是因为我他还没办法明目张胆的建功立业。

  也就是说——

  曹惠真当真是一不小心瞧上我了?!

  此时心中翻江倒海的暗自揣测,可面上还需得做出云淡风轻状,让曹惠品更加确信我是十分的胸有成竹。

  果然,曹惠品见了我一片君子坦荡荡的神情更加确认了。

  我,昌平长公主,就是要拿她的亲弟弟要挟她,以此躲避和亲。

  她眼中沁了毒液,可嘴角却依旧衔着微笑。

  这两种表情出现在同一个人脸上格外有些瘆人。

  但我依旧要强装镇定。

  她开口道:“那日惠真递了折子就不该去护国寺看你那短命鬼驸马,他若不去,或随便哪一日去都行,也不至于如今被你抓住把柄。”

  皇天在上,天地良心。

  我当真是不知道啊。

  若是一早被我看出曹惠真对我有情,我也该是躲着才对,又怎么会自己往刀口上撞呢?

  曹惠品当真是不了解我的为人。

  可此时此刻我不需要也不想让她了解,既然木已成舟,不管我是有意还是无意,如今把柄在手我岂能不用它谋取一下最大利益?

  于是我拿捏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道。

  “既然皇后对自己的弟弟这么有信心,那又何必用些尖酸刻薄的话来试图刺激我,可见你也是拿捏不出曹惠真究竟对我有几分情罢。本公主也很想知道,这堂堂上将军究竟能为我做到几分呢?”

  “萧婉,你休想!”

  皇后果然按捺不住,竟然放下气度连名带姓呵斥我,要知道遵着礼仪,寻常人直呼皇室的姓名这是大不敬,即便皇室成员之间不慎亲近者按着规矩叫一声封号也断不会直呼其名。

  看来平日里十分守礼的皇后娘娘是当真被我激怒了。

  可皇后就是皇后,她立刻话锋一转道。

  “昌平,现今可不是你我姑嫂二人闹脾气的时候。陛下虽然怜你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可在这“天下”二字面前,陛下舍弃你只是时间的问题。”

  “况且,你都忘了么?到底是谁杀了你的夫君?”

  “昌平,这可是接近沮渠男成的大好时机。”

  曹惠品见我眉心微动,知道是戳到了我的痛处。

  她乘胜追击接着道。

  “能不能报仇?该怎么报仇?全看昌平怎么运筹帷幄了。”

  殿内一时安静,我体内的血液却不断的翻涌。

  片刻之后,我莞尔一笑。

  “好,那便如皇后所愿,今日午后我会带着折子去面见圣上。”

  ————————————————

  “公主现在随臣进去吗?”

  这是个好问题。

  因为问这话的不是旁人,正是今日早些时候我才听说的那位爱慕者——曹惠真。

  即便如此,他还能这般镇定自若的带着皎洁笑意让我随他进殿,只因为是他促成了萧梁和北凉的和亲。

  或者可以这样说,自古以来的身在高堂的有志儿郎们都把江山社稷看的重于儿女私情。

  我心中自然恨极,便不能白白地便宜了他。

  “上将军。”

  我唤道。

  “在进殿之前,本宫有几句话想要同上将军讲,不知上将军可愿意听?”

  曹惠真轻声一笑,似乎识破了我怀中的小算盘。

  他依旧保持着请我随他入殿的姿势道。

  “殿下何苦再做挣扎,既然依照与长姐的约定来到这里必是做了不可悔改的决定的,此刻这般拖延时间也是无益,不如早日随臣进去做个了断罢。”

  曹家人果然是曹家人,哪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只要认准就绝不做妥协。

  越是这样越不能先一步露怯,这种时候谁要露了怯谁就是输。

  或许如今曹惠真恋慕的是我姣好的容颜高贵的身份和坊间传闻中的那个带有传奇色彩的公主。

  这些浮于表面的东西如同尘埃,风过无痕。

  以他的身份,不过两日就会对我厌弃。

  此去北凉山高水长,前路又凶险万分。

  如今曹家做大,曹惠真又手握重兵,我在北凉鞭长莫及,万一有个闪失,得留住他为我筹谋。

  所以,我不要这种浮躁的迷恋。

  我要的是他刻骨铭心的仰慕。

  不能输,我绝不能输。

  赌上一朝公主的尊严我也绝不能输。

  愈发风轻云淡的笑容浮上面庞,我的影子映进了曹惠真漆黑的眼眸中。

  同样的,曹惠真微微讶异的神情也落入了我的眼帘。

  很好。

  我嘴角愈发上扬。

  鱼儿上钩了。

  “上将军。”

  我道。

  “本宫并非为了拖延时间,也没有拖延时间的必要。”

  “你我都清楚,如今这已是个必死局。我越是挣扎渔网收的越近,最后只能活活勒死。可是我若柔顺的呆在里面等待时机,难保这条死鱼就不会一个翻身跃了龙门。”

  曹惠真皱了眉头道。

  “我劝公主还是莫要挣扎了,臣会老老实实的瞪大眼睛,一刻也不会放松的拉紧渔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我摇摇头。

  “上将军不必紧张,即使不是你,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我顿了顿略有些忧伤的道,“甚至于我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当朝陛下,都会瞪大眼睛盯住我一刻也不会放松的。”

  “上将军,你该比我明白,政治就是这样的,总得有牺牲品的才叫政治。”

  曹惠真望着我的眼神变得摇摆。

  他道:“那公主究竟要同我讲什么?”

  我见他终是听进了我的话,方才循循善诱道。

  “我要同上将军立个赌约。”

  曹惠真分外有些惊讶,他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

  他饶有兴趣道:“事已至此,公主还要同微臣赌什么?”

  “我们就赌一个三年之约。”

  我丝毫不拖泥带水。

  “三年之内本宫要将这北凉的天好好变一变。”

  “哈哈哈哈哈……”

  曹惠真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不止。

  或许是许久不曾这样任性妄为,那些早已被我压抑起的公主脾气有些崭露了头角。

  我这才记起,其实我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平凡女郎,若是生在寻常人家,这样一般无二的年纪里也该是烹茶抚琴纵情山水,尽情的天真烂漫。

  于是,我有些不管不顾的娇憨道。

  “怎么?上将军不信我能做得到?”

  我伸手一把扯住他的朝服。

  “可我相信。”

  我伸出手指点了点心口的位置接着道。

  “我相信我的心和我的头脑,只要它们足够坚定,三年之内必见成效。”

  曹惠真从未见过我这副模样,他止住笑,竟然当真端正起态度。

  “公主凭什么以为自己有这样的好本事。”

  “就凭我当初可以凭一己之力烧了北凉粮草,就凭沮渠男成要求和亲的人是我,就凭只有我,才能换萧梁与北凉之间的万世太平。”

  果然,曹惠真的眼神变得复杂。

  片刻后,他道。

  “愿闻其详。”

  我似乎听到了鱼钩刺穿鱼嘴的声音,随着这一声尘埃落定我终于可以畅快地说出心中所想。

  “你我今日立下三年之约,三年之内我必将北凉换换天地,而你要答应我三年之内驻守凉州边境不得回朝,我若平安归来,希望看到上将军亲自出城迎接。”

  曹惠真似乎有些意外,却也分外淡定。

  “微臣还真是小瞧了公主,本以为殿下身在深宫不知朝堂变幻,没想到竟然通透的很。”

  对于曹家的意图我虽不便放在明面上直说却也没必要藏着掖着,遂直爽道。

  “自然,不要以为本宫这一年将自己锁在长乐宫里便真的不再理事,这人哪,口上说的永远不及心中思量的万分之一,上将军又怎能轻易相信呢?”

  曹惠真抚掌而笑。

  “如此,便依殿下所言。”

  “说者有心听者未必有意,你我在这建康宫太极殿前击掌为誓,三年为期,如若反悔,必遭天谴。”

  “若三年之后呢?”曹惠真笑道。

  “若三年之后公主回不来又当如何?”

  “成王败寇,这天下随谁拿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