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阴魂不散2019-12-05 22:583,383

  他又看见了那个男孩子,站在床前面,背对着自己,床上躺着的人正是自己。

  “但是哥哥,你为什么要拒绝要我做第一个实验体的要求?”那个男孩子像是想到了什么,气呼呼的跺了跺脚,“先说明一下,我不是因为想要出人头地什么的,我只是担心你,在那种情况下,你尽然还是选择自己上。”

  “你是我的弟弟,”“自己”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是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是我唯一的弟弟,我怎么可能让你第一个上?”

  “但是,你也是我唯一的哥哥。”男孩子转了个身,稚嫩的侧脸露了出来,那一瞬间,安迷修觉得这个男孩子很熟悉很熟悉,“你要是出事了,谁来管理这个国家?”

  “那个时候大概就是你要长大的时候了。”“自己”抬手摸了摸男孩子的头发,笑了笑。

  这个样子的自己,比上次梦境里面的更加温和了,好像带了几分人情味。

  “可是我是弟弟啊,”那个男孩子倒是很腼腆的笑了笑,“我就是不想长大怎么办?”

  “那就不要长大,哥哥护着你一辈子好了。”“自己”倒是很无所谓额笑笑,伸手扯了扯男孩子柔软的头发。

  随后画面反转,雷鸣声在耳边劈啪作响,就像是什么征兆一般,不断地提醒着他。

  “哥——”

  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还有那些在熟悉不过的炮火声。

  “你没事吧。”

  安迷修悠悠转醒,发现一干众人围在他的周围,都在用关怀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话一出口,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的声音哑的很,像是感染了风寒那样。

  “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就晕过去了,脸色还有些发白,当时大家都是吃了一惊,毕竟医生自己倒下去了,”佩利是口快心快的,安迷修问了,他就直接回答了,“晕过去的时候,你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虽然什么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后来仔细看了看,你也没有发烧,所以就先让你好好休息了。”

  “这样吗?”安迷修努力的坐了起来,靠在了床头,这个时候一杯水放在了他的面前,抬头一看,是雷狮。

  “谢谢,”安迷修的声音解释了什么叫做虚脱,他接过杯子,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你好好休息吧,醒了就好。”佩利的心很大,见没有什么事,就直接出去了,随后,卡米尔和帕洛斯也离开了,就留雷狮一个人,站在安迷修的床头。

  “怎么了?”安迷修抬头看向雷狮,不知道为什么,眼睛里面就洒满了温柔。

  “你这个,是觉醒异能的征兆,你知道吗?”雷狮低垂着头,看着床上笑的温和的安迷修。

  “异能?”安迷修一愣,随后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左右手,好像和之前相比,没有什么不同。

  “你现在感觉不出来,等过几天,你就会感觉到它的存在的,我们同为异能者,是会产生共鸣的。”雷狮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低沉。

  “产生共鸣?”安迷修一愣,总觉的雷狮的话语里面有什么深意。

  雷狮很是不客气的坐在了他的身边,目光相对,很是坦诚,“当年,我的哥哥,就是这么坐在我的床头,告诉我,我觉醒的异能是雷电。”

  安迷修一愣。

  雷狮的话像是有画面一样在他的眼前展开,高大的男孩坐在床头,悉心照料有些虚弱的少年,退去了往日里所有的寒冰,只剩下了一颗柔软的心。

  “所以,我的异能…”安迷修的声音很是沙哑,像是要确认一般,他问出了口,“是什么?”

  “两种极端的元素。”在安迷修的注视下,雷狮说出了口,“冰与火。”

  在雷狮开口的时候,安迷修似乎就已经预料到了。

  梦境和现实交织在一起,像是要给他编制一张亦真亦幻的网,不断的撼动着他的思想和他的理念,那些时间空间论充斥在他的脑海里,夹杂着炮火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面交叉。

  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是现实,还是自己闭上眼睛看见的是真实,睁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闭上眼睛是无法呼吸的痛楚,让安迷修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不相信时间空间转移的那一套的…

  他在自己的心里面和自己这么说着,但是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泯灭,不再发出声音。

  真的没有时间空间转移的说法吗?自己是真的不愿意相信吗?还是自己内心深处其实是知道什么的,但是现在只是在下意识的抗拒而已?

  他不知道,在一切还没有尘埃落定之前,这些都是未知的,都是…阻碍他思维的障碍。

  “是吗?”他闭上眼睛,像是被谁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只能看见他的眼睫在微微的颤动,“这样挺好的。”

  看得出安迷修现在的情绪很低迷,雷狮似乎能明白他为什么低迷,但是他没有开口补充什么,只是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就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安迷修除了必须吃饭和工作的时间在飞船外仓停留,其他的时间他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锁着,一个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哥,他没事吧。”卡米尔看着安迷修走进房间里面。

  雷狮也是少见的沉默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毕竟安迷修这几日的行为就像是迷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些什么。

  “我去看看他,”雷狮终于是忍不住了,他起身,朝安迷修的房间走去。

  其实安迷修什么也没有干,他只是在房间里面静静的享受自己的睡眠时光。

  有些事情,他觉得只能在梦里面才能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在进入睡眠的时候,他有一种感觉,就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所看见的,所听见的,和梦里的相比,那一个是假的。

  是夜,皓月当空,但是向来宁静的国家确实再也不宁静了。

  炮火声漫天,像是想要和天上的星星争抢光辉一般,世界虽然是喧嚣的,但是心却是宁静的。

  从安迷修的角度去看,可以看见少年的身形很是焦急,踌躇在原地,看着不远处渐渐崩塌的墙门,目光时不时的在后面打转。

  那样式,是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人吗?

  安迷修在心里面想着,目光顺着少年的视线看去,随后呼吸一滞。

  就看见自己站在那里,身形头一次看起来很无助,但是周身涌动的能量让人望而却步,在自己强大的气压之下,少年手里面的雷电溃不成型,几乎很难凝结在一起,零零散散的。

  “哥哥…”少年焦急的开口,目光时不时的在自己的身上打转,几欲靠前,却像是触碰了什么屏障一样,踉跄着后退,再度跌坐在地上,他身后的衣服已经脏了,看样子,是已经这样甩了很多回了。

  “你醒醒啊…”少年的声音已经哑的喊不出来什么声音了,带着丝丝缕缕绝望的感觉,后面城墙的崩塌越来越快,身前皇宫里面的大火经久不息,就像是罪证一样,让人看见了,心都在绞痛。

  那少年喘着粗气,再度从地上爬起来,咬着牙,又慢慢的往前挪动了几分,一边挪,一边用着自己沙哑的嗓音喊着,“哥…你醒醒,快醒醒看看我啊…”

  字字泣血,就像是要把自己心里面所有的话给剖析出来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看见少年一点点往前挪动的身形,很想泪目。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他现在是承受多大的压力?

  看着他手中还没有成型的雷电,安迷修的心忽然揪紧在了一起,就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他现在是想不起来的,只有在另一个时刻他才能醒悟过来。

  他就这么看着男孩子一点点的接近了自己,最后几乎是匍匐在地上,看着地上蜿蜒的血迹,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剥夺了呼吸。

  “哥…”

  男孩子艰难的揪住自己的裤脚,用力的站了起来,站起来的一瞬间,强大的威压在他的身上凝结,他踉跄着,把那个自己扑倒在地,但是手还是很小心的挡在了自己的脑后。

  这样的弟弟…

  安迷修也很希望那个时候的自己睁眼看看他,少年清秀的面庞上好像缀满了泪珠,因为他看见自己的衣衫湿了。

  “不是你的错…这都不是你的错。”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觉得少年身边的威压小了很多。

  他哽咽着,揪住自己的衣服,“你是为他们好的,是他们,他们不懂你的苦心,当所有的事情出乎他们的意料的时候,他们就将过错推到你的身上来…你只是…你只是…”

  你只是成为了他们手中的傀儡,替代品,用来发泄的对象而已。

  “我会让你离开的,会让你离开这里的…”少年垂下脑袋,忽然想到什么,忽然眼睛里面亮起了光,“我会将那个时空穿梭的技术弄好…”

  然后我们一起离开。

  听见时空穿梭四个字的时候,安迷修觉得自己心跳如鼓,这个时候,少年人站了起来,安迷修第一次看见了少年的侧脸。

  那张脸青涩稚嫩,看起开却是坚毅无比,但是又是无比的熟悉。

  安迷修知道自己落了的东西是什么了,因为那少年是雷狮。

  很久很久以前的雷狮。

  “你醒了?”

  等安迷修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雷狮再次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继续阅读:第七章 觉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凹凸世界:凹凸不平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