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阴魂不散2019-12-05 22:582,134

  他好想问那个人,你为什么哭?你和我有什么关系?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问不了。

  因为,他被人弄醒了。

  醒来的一瞬间,安迷修是怨气十足的,他很少有想把梦做下去的冲动。

  但是最近,这种情况很是常见,但是每一次似乎都不可以如他的愿,不是这个事情就是那个事情的打断了他,但是唯一肯定的,就是他梦见的是同一个人,同一段场景。

  就像是一部电影一样,每一次卡在了最引人入胜的地方,然后停电了,告诉你下次再来,这怎么不令人火大,要是安迷修的脾气在差一点,他都想拿出手术刀直接往那个人的身上面甩了。

  睁眼的时候,安迷修真的想找一把手术刀,狠狠的捅弄醒他的这个人。

  “喂,醒醒!”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冷冽,还有几分桀骜不驯,甚至还有血性在里面。

  这么多年与病患打交道的经验,可以让安迷修在最短的时间,判断出对方的职业。

  在这个男人讲完第一句话的时候,安迷修就可以确定,对方是一名星际海盗,毕竟也只有星盗在面对医生的时候是这个态度了。

  “请问,有什么事情?”安迷修真的是用上了最大的忍耐力了,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就撞进了一片紫色的海洋里面。

  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桀骜不驯的很,脚都快踩到他的书了,手随意的横在腿上,笑的也很是随意,头上绑了一个发带,发带末尾的绳子长的给安迷修有一种要拖地的错觉。

  绑这么长的发带,不怕把自己绊倒吗?这个是安迷修下意识的想法。

  “来医院肯定是要看病啊。”安迷修有一种错觉,就是这个男人总是在打量自己,看自己的眼神总有一种看猎物的感觉,“不然来医院干什么?”

  安迷修将这个男人细细的打量了一边,随后撇开头,“那这样,麻烦你把真正的病人喊过来,不要浪费时间好吗?”

  那男人嬉笑一声,“没想到,小医生你还是挺有水平的,怎么看得出来我不是真正的病人的?”

  哪有病人和你一样?生病了还这么狂妄,还能把脚踹到人家医生的桌子上面耀武扬威的,安迷修默默的想着

  当然了,这话安迷修是不会讲出口的,和一个海盗讲这种话,除非他觉得自己的命活的太长了。

  在这个人均寿命达到三四百岁的星际时代,自己才三十岁,真的是很年轻了。

  “你说话不喘,动作极稳,”安迷修缓缓的说着,在心中还默默补了一句,还有心思在这里开什么玩笑,“很明显,你没有什么病,还是把真正的病人喊进来,以免失血过多,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哦?”那男人的眼睛微微的眯起,“你怎么知道我们队伍里面有人受伤,难不成是你嗅出来的?”

  “差不多吧,”安迷修温和的笑笑,对这个男人,他还是小心至上,“血腥味挺重的,不想闻到也难,所以,你就不要耽误时间了,病人的时间就是金钱。”

  “有意思,”男人笑了笑,表情扭头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帕洛斯,去把卡米尔带进来。”

  随着男人的一声喊,门外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用大围巾围着自己的脸,只露出了小巧的鼻尖和看起来很是精致的眼睛,皮肤有些苍白,像是失了血色一般。

  他身上的血腥味最为浓重,一下一下的,冲击着安迷修的神经。

  “雷狮老大,”那个名叫帕洛斯的人扶着卡米尔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你先出去吧,看着佩利,不要让他再惹事情了。”说到这个的时候,男人好像很是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

  原来这个男人叫雷狮,安迷修稍稍抬了一点头,用余光在雷狮的身上细细的扫过,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的确像是一只桀骜不驯的狮子。

  帕洛斯点了点头,目光毫不顾忌的在安迷修的身上扫过,随后转身出了门。

  安迷修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沉默着,仔细打量了一下卡米尔的伤势,确定了一下之后,才转身去仪器台上面拿东西。

  路过雷狮的时候,对方的目光就像按在自己的身上一样,赤裸裸的。

  “好了小医生。”雷狮狡黠的笑笑,目光里面却没有半点戏谑,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似的,他补充了一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真实本领。”

  其实,卡米尔伤的其实不是很重,只是拖得时间太长了,导致失血有点过多,显得有些气血不足,看起来比较糟糕而已,但是拖太久的话,失血过多也是会引起不少的后遗症的,所以安迷修根本不敢含糊。

  安迷修先是给他打了一剂营养针,给他补充了一些缺失的能量之后,卡米尔的脸色才有点好转,至少可以说有了一点血色,如果没有有足够的能量支撑,等会缝合的时候,说不定会因为体内运转能量不足而晕过去。

  确认好之后,他起身去旁边的医药柜上取来了针线,还有碘酒一类的东西,随后像是想到什么,扭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你要用麻醉吗?”

  “不用,”卡米尔的声音很哑,但是不妨听得出来,原来的声线是一个清脆的,男孩子的声线。

  干他们这行的,还是要尽量避免麻醉的使用次数,万一没有缓过劲来,对于他们而言,就会把自己变成一个累赘。

  安迷修也没有太多的惊讶,他之前也接触过星盗,也知道他们这行避讳的一些东西,便也没有在说些什么。

  毕竟打麻醉和不打麻醉,所收取的费用都是一样的。

  “那你忍着点,”他取了酒精,想了想还是取了一条毛巾,递给了卡米尔,“这个,疼的时候可以咬着。”

  卡米尔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安迷修,又看了一眼雷狮,在自家老大的眼神里面得到了肯定之后,他才接过了那块毛巾,哑声道:“谢谢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凹凸世界:凹凸不平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