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鹿角蜥蜴
小九哥2019-11-13 17:483,122

  山风很大,虽然已经六月入伏,山缝里却冷的异常,我们穿着冲锋衣都只觉得寒风刺骨,看来这望天龙的引风聚气相当厉害。

  脚下都是河水冲刷形成的鹅卵石,我们捂着冲锋衣蒙头疾走,只觉得越走光线越弱,两边峭壁上的青苔也越来越多。怪风呜呜的吹着哨子,像是庆祝猎物到来一样,频率越来越激昂。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钟,我已经冻的牙齿打颤了。

  “快走,听这风哨声,前面好像是个山洞,我们去那里避避风,这里太冷了”,老爷子在后面不断地催促道。

  小九哥在我前面速度极快,我也顾不得听老爷子啰嗦,猫着腰跟在小九哥身后一路小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又跑了十几分钟,前面才渐渐的露出天光。我们加快脚程,二百多米后,狭缝突然就开阔了,像从山顶打了一口巨大的天井,银练般的瀑布从左边的山壁上垂挂下来,顺着一线天向下游流去。

  瀑布对面的山壁上,有个四五米宽的漆黑山洞,在妖风的催促下,我们迅速躲了进去。

  没了刺骨的冷风,我立刻就感觉舒服很多,于是便放下行李原地休息。从这个角度看上去,眼前的瀑布简直像天降神水一样壮观。刚才我们在顺风口,并没有听到瀑布的声音。

  老爷子在四处打量这个山洞,“可惜了,如果这个山洞临崖悬空,绝对是上好的墓葬宝地,放在这里兽聚气散,着实可惜。”

  我和江浩也很好奇,就跟着老爷子在山洞里转悠。小九哥似乎并不感兴趣,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天井中的瀑布,若有所思。

  山洞很深,越往里就越潮湿,腐败的味道也越来越重。我只走进去几十米,鼻子就有些受不住了。不知是这里的空气让人窒息,还是压抑的黑暗,我心里突然有种不详的感觉。

  “老爷子,这山洞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腐臭味?”江浩捏着鼻子问。

  老爷子也想不明白,“潮湿的山洞,大多都是蛇虫鼠蚁的聚集地,搞不好里面会有麻烦的东西,我们还是回去罢。”他转头就要往回走。

  就在这时,江浩突然“嗯”了一声,“里面有光。”

  我们都很诧异,又回头朝山洞里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你该不会是看错了吧,哪有光?”

  “真的有光,你们先把手电关了。”江浩有些急了,“该不会是有人在里面吧?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就回来。”

  他执意要进去,我们拗不过,又怕他一个人不安全,只好陪他一起。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们走了没多远,手电光柱的尽头,就看到了行军灶一样的石堆。越往里走,灶台越多,山洞也越来越大,根本就看不到头。

  “天呐!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多的行军灶?”

  “这应该是修墓工匠住的地方。”老爷子也很纳闷,“但是,大多古墓都是奴隶修的,聚居室都比较杂乱,而这里的布置,简直就像军队一样。”

  “这么多灶,少说也得有上千个吧?”江浩难以置信。

  老爷子长舒一口气,言语也激动起来,“看来这神仙墓,果真不同寻常。”

  我们一路走进去,像进了灶海一样,根本看不到边。

  老爷子突然踩到了什么东西,他用手电去照,竟然是半块碎裂的骷髅,我一看就有些心里发慌。

  “看来这些修墓工匠也难逃被坑杀的命运”,老爷子叹了口气,“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不只是个聚居室,很可能还是个屠杀坑,难怪会有这么大的腐臭味儿。浩子看到的光应该是磷火,我们还是回去吧。”他对我们做了个止步的手势,自己却又意犹未尽的上前照了一圈前面的情况。

  在他的手电光下,前面的山洞里,零零星星的已经能够看到随处散落的碎骨。山洞里的腐臭太难闻,我强憋着少呼吸,此时已经快到极限了。

  老爷子似乎早有预料,他环视之后就准备折返,我也如获重生,心说要是再不出去,我的肺就要憋炸了。

  我们刚准备返回,就听江浩“啊”的一声尖叫,给我吓了一跳。我回头一看,见他正浑身发抖的指着里面的一个灶台,颤抖的说了两个字:“人~头~”

  老爷子也被吓得够呛,骂了他一句,“小兔崽子,一惊一乍的,骷髅头有什么好怕的……”

  江浩此时已经抖的很厉害,几乎是带着哭腔回应道,“血人头~”

  我顿时就感觉头皮发麻,本就缺氧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就有些发晕,这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洞里看到血人头,我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老爷子也是一惊,打着手电过去一看,灶台阴影挡着的地方,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赫然就摆在那里,五官已经被啃光了。人头上的血皮已经凝固,变成了暗红色,除了圆一点之外,像极了垒灶的褐红色砂岩,不仔细看还真没看出来。

  小九哥听到江浩的叫声,瞬间就冲了进来。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死人,还是这么惨的死状,胃里一阵翻腾就呕了出来,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江浩哭了起来。

  老爷子掏出武器,缓缓的靠了过去,“已经认不出是谁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边还有东西。”小九哥走到一个昏暗的角落,用刀背挑了一团东西过来,是个纯黑色的行军包,表面都是血迹和绿色的粘液,非常恶心。

  老爷子用刀划开背包,里面都是各种户外工具和一些压缩食物,设备比我们要专业的多,奇怪的是,这些东西全是日本品牌。

  “你家最近爱上日货了吗?”,他问江浩道。

  江浩还在自顾自的哭着,听到老爷子这么问,先是一愣,然后走过来一看,也觉得纳闷,“这好像不是我家的。”

  老爷子继续用砍刀拨弄着包里的东西,“竟然还有信号枪,看来这里还有其他人。”

  “会不会是跟江爷爷一起的?”,我强忍住恶心道。

  “应该不会,就算家忠夹喇嘛,也不会找日本人。况且,饭馆老板娘都说他们是两个人。血骨如意的事情应该还有其他人知道,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嘘~这里好像不对劲”,小九哥轻声道。

  他的感觉比我们敏锐很多,一听到他的提醒,我的神经立刻就紧张起来。安静下来之后,除了我自己的心跳声,四周到处都是轻微的嘶嘶声,似乎数量极多。老爷子用手电一晃,只见无数的小蜥蜴已经悄悄地围了过来,灶海已然变成了蜥蜴海。

  刚才注意力全被这血人头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

  “还愣着干嘛,快跑”,老爷子一把抓起信号枪和弹匣就冲了出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张血盆大口就直逼我的面门。千钧一发之际,小九哥一脚蹬在我的腰眼上,把我蹬开好几米,然后转身长刀一抡。我一个驴打滚摔坐在灶台上,才看清楚,那是一只四米多长的巨型蜥蜴,头上倒长着两对鹿角一样的东西。

  鹿角蜥蜴左前腿被小九哥重重的斩了一刀,摔倒在地,然后长尾一甩,向小九哥狠狠的扫了过去。小九哥一个鹞子翻身,长刀向地上一插,直接就拦住了蜥蜴扫过来的长尾,小腿粗的尾尖遇到锋利的刀刃,顺势就甩飞了。

  他落地之后,对江浩吼道,“快带唐仪跑。”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我腿都吓软了,根本站不起来。眼看就要被小蜥蜴围住,江浩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子,直接把我拽了起来。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进洞这么深了。一路被小蜥蜴围追堵截,这短短二三百米的距离,跑起来竟然像马拉松一样漫长。我也顾不得窒息的腐臭,大口大口的喘气。

  后面都是石灶坍塌的声音,动静很大,像有什么体型巨大的怪物跟在我们后面一样。小九哥在断后,不知他怎么样了,我和江浩没命的狂奔,根本顾不上去看他。

  快到洞口了,我就听到身后刺啦一声鳞片断裂声,接着就是一声惨叫。我以为蜥蜴被小九哥杀掉了,回头一看,只见刚才那只断尾蜥蜴身上已经满是刀痕,鳞片被长刀翻的一道一道的,除了瘸着的左腿,其他地方似乎并没有受伤,没想到这大蜥蜴的鳞甲竟然如此坚硬。它的血盆大口不依不饶,死死的追着小九哥。

  刚才那一声,应该是它的前腿被砍折了。

  眼看我们快要出山洞,断尾蜥蜴有些怒了,它三腿用力一蹬,向左一个扭头转身就横了过来,把小九哥挡在了洞里。就在这时,后面一只更大的鹿角蜥蜴也冲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