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是墓
小九哥2019-11-13 19:413,147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墓室里的死尸是怎么回事了,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我被堵在死尸所在的中部空间,两边的蝎子像潮水一样围了上来,我马上就要被包饺子了。

  我靠着墙角,掏出背包里的折叠工兵铲,不断的在眼前的地上划着圆弧。工兵铲面积大,一扫就能铲飞一片蝎子,靠近的蝎子被我一波又一波的铲飞。在我拼尽全力顽强抵抗两分钟后,一只蝎子钻进了我的裤管,我的脚踝一阵瘙痒。

  接着,更多的蝎子涌到了我的脚下,我脑子里嗡地一声,小腿已经爬满了蝎子。我拼命扑打,蝎子却越来越多,腿上不知被蜇了多少次,很快就麻了。

  我心说这下真的完了,就在我准备给自己一个痛快的时候,眼前一块墓砖翻了开来。

  “闭眼”,一个尖锐的女声朝我喊来。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紧接着一把很清凉的东西朝我撒了过来。脚下的蝎子立刻就像退潮一样散了开去。

  “快把手给我”,那个女人喊道。

  我睁开眼睛,看脚下的蝎子已经退的差不多了,抓紧时机快速跑到翻转的墓砖下,拉着伸下来的手,右脚往墓道石壁上用力一蹬就猴了上去。

  爬上来之后,我立刻就开始翻弄裤腿,低头检察里面爬进来的蝎子,嘴里连连向她道谢。

  女人冰冷的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把钻进来的蝎子都抖下来用脚踩死,处理完之后,站起来打量了她一下。她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高挑纤瘦,脸型非常好看,但冷峻的面容让她看起来不太好相处。

  见她右腿向后微屈,做了个后退防御的姿势。右手藏在背后,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对我非常戒备,于是就对她道,“你不用怕,我是来找人的,你一个小姑娘,跑到这大山里做什么?”

  说完我就后悔了,来这地方的,除了盗墓贼还能是什么。我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心说这是古墓,说话还是要先过过脑子,如此敏感的话题,还是不要捅破的好,也暗自多了一层防备。

  在我的刻板印象里,盗墓贼都是贼眉鼠眼、满脸奸佞的油腻小老头,没想到还会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我对美女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不知是因为她救了我,还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刚才同行相残的狠劲,一看到她就抛到九霄云外了。按照老爷子的说法,过不了女人关,早晚是要吃亏的。

  姑娘并没有回答我,听我说找人,立刻就生气了,“你骗鬼呢,这深山底下怎么会有人,看你满嘴胡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说着就拿出了藏在背后的匕首,弓着腰后退了两步。

  我立刻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虽然这事听起来比较扯,但我真的是来找人的。你看我这全身上下,哪像坏人?”

  她噗呲一声就笑了,“你自己瞅瞅~”

  她一笑,刚才的冷艳感觉就消失了,我甚至觉得还有点可爱。我以为自己还是来时候的样子,就拿着手电浑身上下看了一下自己,漯在身上还没暖干的衣服已经没版型了,两个裤腿一边高一边低的翻卷着,膝盖上还残留着没干的血迹,鞋子也都是泥。如果有镜子的话,现在的我一定是灰头土脸、极其狼狈的样子。这活脱脱就是我意淫中盗墓贼的样子,看来这下可麻烦了。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如果我在古墓里遇到这么个人,说不是盗墓贼,连我自己都不信。姑娘仍旧和我保持两米多的防御距离,但对着我的匕首已经放下去了,可能我在她眼里,只是个还没入门的蠢贼。

  我不甘心,放下背包就往外翻东西。

  她突然紧张的举起匕首,大叫道,“你想干嘛?”

  我被他这突然的叫声吓了一跳,道,“美女,你别紧张,我只是找点东西证明我的清白。”见她半信半疑,我脑子里高速旋转,回忆着有什么东西能有些公信力。

  背包最里面,是从我最初的包裹里挑出来的一点东西,其他都是小九哥准备的,我突然想到了学生证。当时老爷子要带我来见世面,我竟然单纯的将巫山之行当成了旅游,还顺便把学生证一起塞进了包里。

  我掏出证件,道,“你看,我真的不是坏人?”我将学生证扔了过去,然后再次举起手做投降状。

  “你退后几步”,见我很配合的退了下去,她拿着匕首快速捡起我的学生证,粗略翻了一下,“唐仪,华中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硕士。哟!还是个高材生,本姑娘暂且相信你了,把这个涂在伤口上。”她给我扔过来一个小瓶,里面是捣烂的药叶子,应该就是外面采的。

  没想到我这么多年不用的学生证,竟以这种方式出场,也真是一种讽刺,以后这玩意儿干脆改名叫良民证算了。我接过她给的药,边涂边试探性的问道,“你是来盗墓的吗?”

  “盗墓?”她一脸疑惑,倏尔又冷笑一声,“你该不会是来盗墓的吧?你们这些大学生,不好好学习,出来瞎折腾什么,电影看多了?”

  我尴尬的笑笑,“我也不想折腾,但是我朋友的爷爷在这里失踪了,我们过来就是为了找他,等出去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山了。”

  “你们人很多吗?”

  我心里默数了一下,“我们只有4个人,加上在这里失踪的两个,一共六个人,可惜现在就剩我一个了。”气氛缓和一些后,我又将话题转到她身上,“你的朋友们也走失了吗?”

  “我没有朋友”,她沉默了一下,“我叫千叶,是半个医生,来这里是为了找一种药,你可以叫我叶子。”

  “半个医生?”我有点好奇。

  叶子抿着嘴唇“嗯”了一声,“我只有一个病人,就是我自己。”她的语气很平淡,随后便不再说话。

  我听过一些得了怪病、久病成医的人,这种人大多经历都非常坎坷,正常人根本难以体会。叶子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这样的人,我竟莫名的有些同情她。但看她的状态,又很难看得出是个病人,不知她得的是什么怪病,能让她孤身犯险,到这危机四伏的古墓中求药。

  正思索间,她打断了我的思绪,“你说你朋友的哥哥和爷爷在这里失踪,这里又不是什么旅游区,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这件事说来话长,就算我说了估计你也不会信”,我就把血骨如意的事和我这几天的经历给她讲了一遍。

  叶子不仅一点都不惊奇,听完竟然笑了起来。我以为她是在笑我编故事编的太离谱,哪知她却道,“原来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过来了,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古墓。”

  我一时语塞,脑袋像死机了一样停了几秒钟,结结巴巴道,“不是墓,那这里是什么,总不会是给人住的吧?”我突然感觉到,眼前这个看似柔弱漂亮的姑娘,其实并不简单。

  “你见过哪个墓是开着门迎接盗墓贼来参观的?”她反问道。

  经她一提点,我也恍然大悟。一直以来,神仙墓在我们的观念中已经先入为主了,所以,即使遇到很多不合常理的东西,也没动摇这个基础。观念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就连老爷子这样的老江湖,也难免被其束缚。

  见我默不作声,她继续道,“这里是西周的天道宫,是张天师炼丹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贝。外边那些都是名贵草药,随便带一点回去,就比你们盗墓要划算的多。如果你们真是盗墓贼的话,也是世界上最蠢的盗墓贼……”

  我心说我讲的故事已经够扯的了,她竟然比我还能扯,便对她道,“炼丹不是战国之后才开始的吗,这西周道士怎么可能炼丹?”

  “哼,你们这些书呆子,都被历史骗局荼毒了”,她有些不屑,“中国历史有两个阶段,东周以前只有神话,没有历史;东周以后,只有历史,没有神话,你想过是为什么吗?”

  我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中国历史。春秋以前文字匮乏,历史记录自然很少。但在神话方面,还真是如此,大多山海经里的神话,都是发生在远古时期。到西周伐商的封神演义之后,除了西游记之外,好像还真就没有什么神话传说了,便对她摇摇头。

  见我摇头,她继续说了下去,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殷商时期,有两本盛传于世的记事古籍,叫《连山》和《归藏》,记录的是从远古到西周之前发生的事,她管这两本书叫“周前史”。殷商重商贾,文化非常开放,《连山》最早出现在商王仲丁时期,是一个外邦先民所著。此人到商丘易货,见到了中原的甲骨文,觉得非常神奇,就用甲骨把自己多年四处经商的见闻记了下来,从三皇五帝一直记到商王仲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