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记号
小九哥2019-11-13 17:503,582

  醒来的时候,老爷子正在按压我的心脏,“刚才你摸错了方向,下到了其他地方,要不是小九哥发现的及时,你现在可能就在地下河里了。”

  江浩在旁边打着手电看着我,我一口水吐了出来,感觉舒缓了很多。

  小九哥此时正背对着我坐在地上,我刚准备给他道谢,就见他伸出右手阻止了。

  江浩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搀扶着我,“小心碰头,你要不要再休息会?”

  我对他摆了摆手,“没事,已经好多了。”

  小九哥也弓着腰站了起来,我才发现我们这个空间是有多么狭小。他前面是一条向下的狗洞,而我背后就是刚刚我们爬上来的岔道水坑。水坑的水平面,应该跟山谷中心的水潭是齐高的,想着山谷的坡度和高差,我甚至有种一伸手就能摸到上面毒草跟的感觉。用手电照过去,狗洞虽然低矮,但顶部好歹都是岩石,我才稍稍放下心来。

  这里空气非常潮湿,但并没有什么腐尸或者腐叶之类的难闻气味。整个狗洞里都长满了青苔,地下的部分已经被人铲去了大半,似乎里面有不少人。我看了看老爷子,他脸色并不好看,看来他们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商量过什么不好的事。

  江浩扶着我慢慢的跟在小九哥身后。

  小九哥刚走出几步,就被殿后的老爷子叫停了,“等等,这个地方太邪门,你拿着这避毒杖,一旦发烫,我们就赶紧撤回来。”老爷子从包里掏出一根二十多厘米的银色棒子递给前面的小九哥,我和江浩要帮他传,老爷子都不让。

  小九哥只好亲自回来拿,老爷子再三强调道,“小子,这可是我的传家宝贝,你可得给我保护好喽。”见小九哥点头之后,他才松手。

  避毒杖是老爷子从一个古墓里带出来的,后来就贴身带着,睡觉都要压在枕头底下,连我这个亲孙子也不给看。

  “这避毒杖是什么玩意?”江浩低声问我。

  “我只是听说这玩意能感应天下毒物,却从来没见过。”

  “嘀咕什么,好好看路”,老爷子在后面用螺旋管敲了我一下。

  踩在苔藓上感觉非常滑,加上这狗洞又是斜向下的方向,稍不注意就会滑倒。我们顶着头灯,拄着螺旋管,小心翼翼的猫腰向前摸进了十几米,突然出现一个向左的大转弯,山洞也高了很多,已经可以直立行走了。

  “这山洞有阶梯,是个专门的通道”,小九哥在前面说到。

  我们也跟了上去,脚下滑溜溜的洞壁,确实已经变成了向下的石梯。

  “会不会是修墓工匠运东西的通道?”

  老爷子摇摇头道,“应该不是,一般物资通道在墓室快修建完成时就会被封死,况且这通道开在水潭中,应该不是运输通道”。

  “难道是墓主人偶尔想出来透透气,就专门留了这么个后门?”江浩一本正经的猜测道。

  诈尸和粽子在沟子里是犯忌讳的,老爷子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嚷道,“闭上乌鸦嘴,你见过死人透气吗?”

  虽然苔藓很滑,但是有了台阶就好走很多,我们依然小心翼翼的撑着螺旋管,走的很慢。脚下的苔藓渐渐少了,后来就完全露出了石板阶梯的真实面貌。

  都说下楼梯好走,但走多了也相当难受,不知走了多久,我已经快两腿发抖了。

  “奇怪”,老爷子在后面纳闷道,“这甬道怎么这么长?”

  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问题,连忙拉着江浩停了下来。刚才只顾得注意脚下的台阶,根本没有想其他的东西,说来我们已经走了有半个多钟头,就问老爷子,“你之前下古墓都是这么深吗?按照这种台阶的高度,我们的垂直距离下了也有二百多米了,就算是神仙墓,也不至于埋这么深吧?”

  他摇了摇头,“其他的古墓,最多也就五十米深,这么深的墓,我也是头一次见。留下这个通道就相当不寻常,看来,这个墓不简单呐!”

  “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常规操作,墓主肯定有他的用意,我们小心行事即可”,小九哥说完就继续往下走,我们也只好紧紧跟上。

  又过了十几分钟,前面突然就黑了,我跟的太近,直接就撞到了江浩背包外层的户外装备上,碰的我脑门生疼。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我揉着脑袋抱怨道。

  “嘘~,前面有人。”

  老爷子一听,也迅速的关掉了手电,接着我就听到身后子弹上膛的声音。

  对方并没有开灯,我在后面看不到前面的状况,“是江爷爷他们吗?”

  江浩转头小声对我道,“别说话,前面有很多人。”他立刻关掉了我的头灯,就在这一瞬间,我见他脸都扭曲了起来,头皮就一阵发麻。

  小时候,老爷子给我讲盗墓故事时说过,在古墓里遇到的人,大都是为非作歹、穷凶极恶之徒,就算是自己人,黑吃黑也是常事。如果遇到外人,那绝对是一墓不容二夫,所以,古墓遇同行,自古都是土夫子的大凶之兆。

  这个甬道相当局促,手脚都施展不开,我甚至怀疑“狭路相逢”这个词就是专为土夫子设计的。

  正不知所措,突然,我的手就被江浩抓住了,他捏着我的手比划了几个姿势。这手法非常熟悉,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就意识到了他在对我说暗语。

  暗语是土夫子世代相传的专用语言。淘沙是个忌讳活,有很多话喇嘛是不能说的,尤其是在动乱年代里,说到了筷子头的忌讳,很可能是要陪墓,所以喇嘛们就逐渐发展了一种用手沟通的暗语。据说,西北袖语就是根据沟子里的暗语演变来的。

  以前老爷子教过我一些,想着没什么用,我也就没好好学,根本不知道江浩再说什么。

  见我没有反应,江浩又比划了一遍,最后将我的手掌一合,捏成一个拳头状。

  这句话的意识我懂得,就是话说完了,继续往后传。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就只好学着他的样子给老爷子传话。老爷子听完后,迟疑了一秒,随即就按了我一下,示意我蹲下。

  我按照他的吩咐,屏住呼吸,静悄悄的蹲在这狭窄黑暗的廊道里,除了我自己的心跳声,前面一点声响都听不到。

  就这样过了五六分钟,突然,前面的手电光亮了,大概有六七十米的距离。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甬道竟然是弧形的。

  我立刻警惕起来,只听小九哥对我们道,“下来吧,他们都死了。”

  原来小九哥已经摸过去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江浩一听对方都死了,就开始拍马屁,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

  我却很纳闷了,虽然小九哥身手很好,但刚才根本就没听见一点打斗声,他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把他们全杀了?

  我们下到小九哥所在的地方一看,这些尸体已经发黑了,大概有十四五个,在廊道里横七竖八的排了一大排,表情都极其狰狞。老爷子一看到这些尸体,就大惊失色,“他们应该是在药王谷里中了毒,到这里毒发,就被同伴处决了。没想到,这些毒物竟如此恐怖。”

  我们还在唏嘘,就听小九哥淡淡说道,“前面已经到头了。”

  “到头了?”,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江浩拿着手电就向前面跨了过去。

  “小心点,不要碰到这些尸体”,老爷子在后面嚷道,只见江浩垫着脚尖猫着腰,一蹦一跳的就跃出去十多米,很快就到了廊道的那一边,敲了敲前面的石壁,“是实心的,确实是到头了。”

  老爷子也扶着石壁走了过去,拿着螺旋管左敲右敲,却什么机关也没找到,一个人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呀~”

  我在毒尸这边看着他们摸遍了每一寸石壁,除了毒尸身下的地方。最终,老爷子终于把目光投向了地上的毒尸,吩咐江浩用螺旋管把毒尸一具一具的撬了过去,但仍旧是一无所获。

  “这不会是个烂尾墓吧。”江浩用袖子擦了擦汗,抱怨道。

  “不可能”,老爷子态度很坚定,“如此大费周章修这个甬道,绝对不会没有用途。况且,响马寨曾经也来过。”

  我又想起了小九哥说的阵法,便对老爷子道,“按照小九哥说的,如果我们已经陷入别人的阵中,这个暗道会不会就是静阵的一部分呢?”

  他靠着墙思忖了一下,长出了一口气,“确实有这个可能。”

  坐在石阶上发呆的小九哥突然站了起来,“如果这是商周时期的墓,这条廊道在那个年代,绝对算得上是工程浩大,不可能就这样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们一路过来,遇到所有人为设置的东西,都有他的用途,我想这入口肯定就在廊道的某处。”他掏出两根螺旋管,划着两边的石壁就往回走去。

  刚走出去几步,江浩就发现了什么,“咦,这里有记号。”只见他用螺旋管撬着一个毒尸的头,俯身看着下面的石阶。

  老爷子立刻挤了过去,瞅着甬道左侧墙角,“地上画了一个向后的箭头,后面标了个68。这里最好计数的就是台阶,我们后退68个台阶去看看。”

  小九哥继续用螺旋管划着石壁,很快我们就听到一声不一样的声音,他用螺旋管敲了敲那个地方,果然是空心的,我们也快步跟了上去。

  这是一个石板转门,设计的非常精巧,刚好和甬道石壁无缝衔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我们推开转门,进入一小段三四米深的门洞,后面就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借着手电光,能够看到门洞外有很多一米多高的影子轮廓,却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出了门洞,我们就惊呆了,眼前这个巨大的虚无空间,比在门洞里看到的要大得多,狼眼手电也照不到头。仿佛前面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所见之处都是碑影,根本数不清数量。

  看到这情景,我们都瞠目结舌。

  “天呐,这么多碑,得多少人陪葬呀!”江浩惊叹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