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天师阵
小九哥2019-11-14 09:553,239

  叶子上下瞟了我一眼,“两层碑林的假设,是我和那些陷在第三层的人共同推测得出的,我们排除了很多种可能存在的情况。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从外面那个种满草药的山谷进来的。这里是整个山脉最低的地方,地下河水在此汇聚,水位终年保持在谷底的水平线上,水流在密闭的空间里被有规律的挤压,会产生巨大的压力,就可以撑起这些碑林局部的起伏。水是柔性的,只要流量控制得当,碑林区域整体发生上下切换时,就不会产生失重的感觉,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我心想确实如此,这简直超乎了我的想象,再次确认道,“你的意思是,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模块化液压电梯装置?”

  她点点头,“如果不是外面那个山谷的布局,我也很难相信古人能有如此先进的技术,但据说《连山》里记录的东西,要远比这些恐怖的多。在这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确实,这里的见闻早已颠覆了我的认知。根据叶子的推测,我想了一下奇门遁甲的九宫分布,便蹲了下来,在地上划了个九宫格,对她道,“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这第二层碑林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要想通过板块沉降将人分隔开,就必然要有很多能够同时升降的板块,而要想悄无声息的抬起这么大规模的碑林模块,需要的水量也不会太少。所以,这里一定有一个水流连通的枢纽。你看这两层碑林和密室层的空间,根本不足以储存那么大规模的高压水流,我猜想,如果第一层的每个区域在第二层都分为九个,那么第二层的九个小区域中,中宫就是最佳的水流联通枢纽。”我用匕首在九个分散的中间区域都划了星,示意给她看。

  其实,知道她的那些信息,推断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她不可能不知道,一些更原始的问题开始在我心里犯起了嘀咕。她对这里的了解,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多,为什么还要在我身上下功夫,我究竟能帮到她什么?第三层那些被她救下来的人,现在又到哪里去了?

  她在旁边鼓掌,“果然是高材生,脑子就是好使。如果这真是一个液压传动的电梯,那么上一层碑林在下降时,这第二层碑林的相同位置,就会有一个可以容纳‘电梯’下来的空间。也就是说,这第二层碑林之中,每个小区域的中心都是中空的,并且有连接四周的机关,才能实现两层碑林的无缝切换。”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递给我一根绳子,“绑在手腕上。我知道你还有疑虑,但无论如何,从这里出去才是最重要的。跟我合作,是你唯一的机会,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她说的很对,如果没有她,我早就死了。我接过绳子,缠在自己左手腕上,“既然你对这里的机关如此熟悉,那上一层碑林的暗门有没有什么规律?”

  她正低头往自己手腕上系绳子,“这碑林应该是个防御系统,上一层没有暗门,我问过那几个人,都是通过板块沉降来到第二层的。这两层碑林都只是短暂停留的地方,目的就是把入侵者送到下面喂毒虫。之所以做这么复杂,应该是为了防止下面的毒虫出去侵袭天道宫。”

  如果能够防止毒虫出去,自然也能防止里面的人出去,我见她说到这里时声音突然低沉下来,也不便多说什么。显然,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说任何打击士气的话。

  “你应该很好奇,我找你是要做什么吧?”藏在我心里的疑问,终于还是被她说了出来。

  “嗯。”

  我以为她又会编什么故事,没想到她却相当平淡,“既然要合作,还是把你的疑虑说开了的好。因为有些事情我一个人办不到”,她看了眼四周的石碑,“这里的石碑位置都是有规律的,我不懂奇门遁甲,所以走不出这碑林,也找不到‘电梯口’。”

  我心说她该不会认为我会奇门遁甲了吧,结结巴巴道,“那个,我是学过一点,但是……”

  理由还没想好,就被她打断了,“我知道你不会,方法我早就想好了,你听我指示就可以了。至于我在下面救的那些人,他们一意孤行,都已经葬身虫海了,你要是想和他们一样,我也不拦着。”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你去那个宽敞的地方,试试下面有没有暗门。”

  我小心翼翼地探了过去,试探性的在周围都踩了踩,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就对她摇了摇头。叶子就跟在我的身后,“很好,你闭上眼睛,转十圈,然后停下来休息,不晕了就告诉我,我没叫你睁眼就不许睁开。”

  我百思不解,“你这是什么方法,该不会是一个人在这里无聊,想找个人耍吧?”

  她有些生气了,“我可没功夫陪你玩,叫你做你就照做,别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似的。”

  我看她一脸严肃地样子,并不像在开玩笑,只好照做。大概过了两分钟,我告诉她已经休息好了。

  叶子拉了一下绳子,“不晕了就好,你挑一个方向,沿着一直往前走,每走一步都要先探一下,看前面有没有机关暗门。遇到石碑就扶着石碑绕过去,但是必须沿着原来的方向。我就跟在你身后两米的地方,如果前面有危险,我会提示你的。”

  我照着她的指示,走的极其缓慢,大概走了十几分钟,突然摸到一个很奇怪的石壁,面上是弧形的,我的身高根本够不到顶。我还在继续摸着,就被她叫停了。

  我睁开眼一看,这竟然一堵弧形的墙,上面刻着着跟石碑上一样的壁画。

  我纳闷道,“奇怪,我们竟然在一个圆形的空间里。古代一般以圆形表示正中间,如果真有中宫,那我们所在的位置,会不会就是中宫呢?”

  叶子也很郁闷,“刚才我推测中间有中宫,是因为承压水需要一个储存和调度的中心,要驱动这么多模块,这承压水的中转站必然会在正中间。可是这碑林空间竟然是圆的,如果所有的碑林空间都是圆的,那事情就复杂了。”

  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这一层每个空间都是圆的,那确实就相当麻烦。因为,方形空间的衔接处没有多余的空间,所以承压水必然要集中储存,中宫是空的才能成立。而如果这些空间都是圆的,那么圆形空间中间相切的区域,就是天然的承压水储存中心,这种去中心化的分散模式,根本就不需要中宫。而这种空间模块的数量,也很可能就不是八十一个。但是,哪怕只有十六个这样的圆形空间,我们深陷其中也很难走出去。

  我说出了我的想法,叶子皱着眉头,低声道,“很有这种可能,我们沿着墙壁走,找找这些空间的连接点。”

  我“嗯”了一声,刚迈出一步,就听她急促的提醒道,“小心脚下的暗门。”吓得我连忙缩回脚,然后轻轻地试探了好几下,发现并没有什么机关,看来她很是心绪不灵。我没想到圆形的空间会对她打击这么大,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看来她还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我。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沿着环形石壁走了十几米,根据弧度,我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圆形空间的直径,大概在六十米到八十米之间。按照上下空间分割的思路,第一层的一个空间,在第二层一定就能分成3到4个,如果上面是三个以上环形阵列的空间,那这下面的空间将会成指数的增加。我突然想到了血骨如意鬼脸上密密麻麻的六棱柱,不禁汗毛倒竖,如果那些六棱柱指的就是这里的圆形空间,那至少也有上百个,难怪碑林外的廊道会如此之长。

  这种内布阵法和暗门的漆黑空间里,加上手电光都照不出去的厚重浓雾,本身就是个很难破解的迷宫。然而,现在我们周围,很可能还有几十个这样的迷宫。走过复杂迷宫的人都知道,黑暗中这一百多个组合相连的迷宫意味着什么,这已经不是时间问题了,而是根本就没可能走出去。我总算明白了,这地方究竟是如何困住下面那些毒虫的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胆寒。不知这张天师究竟是什么人物,光是这毒草林和碑林阵,就足以困死几万大军。如此大的阵仗来守护天道宫,这下面究竟会有怎么样的宝贝?

  在刚才落单的时候,我已经绝望过一次,现在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后,反而比较坦然,也可能是因为遇到叶子的缘故。

  她的状态不是很好,为了少刺激她,我并没有说出我的想法,而是绞尽脑汁,想找些愉快的话题缓和一下。思忖片刻,我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搭话,“这些壁画你都看完了吗?”

  她咬着嘴唇闷闷的“嗯”了一声,并没有想搭理我。于是,我转换话题道,“古人做事讲究天圆地方和对称性,咱们现在所处的是圆形区域,应该是天上。下边的地宫是方的,应该是地。天有两层,那么地会不会也有两层呢?”

  她突然一个激灵,“等会,你说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