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日本人
小九哥2019-11-14 09:393,276

  我循着声音走过去,见叶子在右边的门洞口等我。看我弄的这么狼狈,她先是一惊,然后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就往门洞里走去。这里光线穿透能力极弱,血人已经被我甩下了七八米,应该是看不到我们的。

  门洞非常狭窄,像地道一样,走进去十多米,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右拐的通道。这种结构有点熟悉,我想起了碑林之下的“日”字形空间。

  拐过通道,空间突然就变大了。虽然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我们面前是一条一米多宽的过道,过道左边是一个个并排摆着的茅草床,每隔三十公分就有一个,上面都是穿着道袍的干瘪尸体,手电可见的范围内,就有六七个。

  这里可能是道宫的起居室,当然也可能是个陪葬坑,但不管修建的目的是什么,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停尸房。停尸房非常干燥,没有一点腐败发霉的味道,也难怪尸体能干成这个样子。

  想着外面面目狰狞的血人随时可能走进来,这里干瘪的尸体还是安全很多,我硬着头皮向过道里面走。一路都是整齐一致的尸床,没有一个尸体缺位,大约走了二十多米,停尸房就到头了。

  “糟糕,是个死胡同”,我低声对叶子道。

  她并不意外,掏出一卷医用绷带,绕着我的头上使劲缠了几圈,然后指了指茅草床之间的空隙,“你自己按着,我们先躲起来,那东西不一定找得到我们。”

  她取下背包,趴在了最后一个茅草床的间隙里。三十多公分高的茅草床,俨然就是一个天然的屏障。我也关了手电,趴在她隔壁的草床间隙里,我们屏住呼吸,像等着死神降临一样,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趴下来之后,头上的麻木感逐渐消失,疼痛开始蔓延。刚才那一下撞的极猛,不知血有没有止住,我使劲的按着绷带,一点也不敢松手。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细微的嚓嚓声间歇式的传来,显然这是鞋子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很小,但这在寂静的黑暗里,异常刺耳。

  摩擦声越来越近,又过了十多分钟,声音几乎已经到了我面前,然后突然又停止了。我捂着脑袋屏住呼吸,此时,另一种微弱的声音却开始响了起来,那就是我的心跳声。

  就在这时,叶子的手电光突然亮了,一双血淋淋的脚出现在我眼前。我抬头一看,那张狰狞的脸已经凑到了我的面前,空洞的血眼正直勾勾地盯着我。这下我看的非常真切,寒毛瞬间就炸了起来,下意识的向后缩去。好在这血人行动迟钝,我爬起来就从茅草床上踩了过去,干尸的骨头被我踩断了好几根,发出咔嘣咯嘣的响声。

  见我逃跑了,血人似乎有点愤怒,向我趴着的草床间隙里移了一步,然后转头看向了最里面的叶子。

  我刚准备逃跑,却发现叶子已经被堵在了里面。虽然中间还隔了个茅草床,但她已经颤抖的缩到了墙角。此时的叶子已是面色惨白,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血人身上,我在后面喊了一声,示意她从尸床上跨过来,她却完全没有理会。

  我心里想着,刚从死神手里跑出来,现在回去救她,岂不是去送死,毕竟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不像好人。但转念一想,如果她不在了,剩下我一个人,在这地宫之下,也绝没有可能走出去。

  我心里不断挣扎,正在犹豫间,血人左手伏按在尸床上,满是血块的右手正向叶子伸了过去,叶子此时已经完全僵住了,根本无法动弹。

  情况十分危急,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咬牙,从背包里拿出折叠镐,提着刚才“杀”同行的狠劲,踏着尸床就冲了过去。

  就在我扬起折叠镐的那一刻,血人右手张开,一个圆形的硬币般的东西掉落在叶子面前,它嘴里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似乎是在说“救我”。话还没说完,折叠镐就重重的砍在血人后脑上。一时间脑浆四溅,血人一头栽倒在尸床上。

  叶子下意识的用胳膊挡住眼睛,瘫坐在墙角直喘大气。

  我踩在最后一具尸床上,准备拉她出来,她却被血人手里掉下的硬币吸引了。我顺着她的手电光看过去,那是一个纪念币一样的东西,已经裹满了结痂的血浆。

  叶子用镊子弄掉上面的血渍,夹起来仔细看了一下,念道,“雷藤嘉助,68940009”。

  我问她这个硬币代表什么意思。

  “这是和田生命公司的身份牌,上面的符号是公司标志,雷藤嘉助是这个人的名字,68940009是他的编号,一星是这个人的级别。”她把身份牌装进了塑料取样袋里,然后塞进了背包。

  我有些诧异,“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对这个日本公司如此熟悉?”

  她淡淡回应道,“我是这家公司的特别研究顾问啊。”

  “你竟然是日本人?”,我更加震惊了。

  见我情绪很激动,她冷冷的叹息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没有人在意,我自己也不在乎。如果你对我有什么偏见,现在就可以走。”

  我冷静了下来,心说现在这种局面不适宜搞分裂,便陪笑道,“我没有什么偏见,只是没有想到而已。你刚说没有人在意你,那你的父母呢?”

  “我是孤儿,从小被和田生命公司收养,作为他们的实验对象。”

  这命运听起来比我还要惨,不知是不是编的,我连忙安慰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我也是半个孤儿,从我出生之后,父母就下海经商,我三岁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

  见她并没有打算回应,我转移话题道,“这雷藤嘉助的一星,是表示级别很低吗?”

  她看了我一眼,“不,6894是和田生命公司的固定数字,这个人的编号是09,是最早的创始人之一。在和田生命公司,普通员工是没有星的,只有贡献达到一定程度,才会有星,星越少,级别越高。”

  虽然我不了解这个生物公司究竟怎么样,但这里能见到他们的创始人成员,看来这个天道宫的重要程度很不一般。然而此时,这个创始人成员正脑浆爆裂的倒在我面前。

  虽然这两天尸体见得多,但这个浑身是血的家伙,还是让我一阵恶心,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从这里逃离,一刻也不想停留。见叶子状态缓和了,便对她道,“我们还是出去再说吧!”然后做了个伸手拉她的动作。

  叶子抓着我的手站了起来,但却并没有打算出去,“等一下,我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她绕到雷藤嘉助尸体边停了下来,掏出包里的手术工具,开始检查他身上的伤口。

  我是最看不得这种恶心的东西,但在叶子面前,又不想表现的太怂,只好蹲在茅草床上给她照明。

  叶子剪开雷藤嘉助的衣服碎片,然后就傻眼了。“天呐,他到底遭遇了什么,身上没有一点皮肤。”

  我也瞅了一眼,胃里一阵翻腾,差点就吐了出来。雷藤嘉助衣服下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像是被扒了皮一样。心说他这个样子还能活着,真的是奇迹了。虽然刚刚把它打的脑浆爆裂,但是想着帮他解脱这种痛苦,也算是功德一件,我的心里也没那么内疚了。

  叶子递给我一瓶药水,“他的衣服都没有破,应该是被虫子咬的,你把这个擦在身上,可能会有点作用。”

  我一听虫子,心里也是一哆嗦,雷藤嘉助遇到的虫子,我们可能也会遇到,我可不想死得这么惨。我接过药水,向前面的黑暗中走了几步,估摸着叶子的手电光应该看不到我了,就开始仔仔细细的把全身涂了个遍。叶子驱赶蝎子的本事,我可是见过的,对她的药水还算比较放心。

  涂完药水,我浑身火辣辣的,刚回头准备叫她,却发现她已经站在我身后了。我被她吓了一跳,嘴里嘟囔着,“你干嘛偷看我?”

  “少废话,老娘解剖过的男人多了去了,谁稀罕看你。”她从我手中夺走药瓶塞进背包,“去雷藤嘉助出来的地方,看看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雷藤嘉助的死状确实吓到了我,我有点怂,小声对她道,“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万一咬他的虫子也来袭击我们,下一个变成血尸的就是我们了。虽然你能驱赶蝎子,但这药水也不见得能救得了我们。”

  她冷笑一声,“上面碑林的路你都记得吗?”

  我一时语塞,刚才都是跟着风铃声摸瞎过来的,哪还记得什么路,我一个人去碑林,确实跟找死也没什么差别。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跟她进去,既然横竖都是个死,如果能找到小九哥他们,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当我们再次进入雷藤嘉助出来的大门洞时,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你们公司这次来了多少人?”

  “具体数目我也不清楚,和田生命公司的特别行动,一般都会分成三批,我跟踪的那一批有十七八个。”

  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如果这些人分三批行动,那么他们这次的规模至少也有六十号人,“这么多人,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项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