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消失的响马寨
小九哥2019-11-14 10:204,377

  【前言:另一个世界,缘起】

  在人类历史上,存在很多个平行的世界。

  每当这些平行世界产生交叉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些匪夷所思的故事,知道真相的人,早已深埋在历史的黄土中。而那些毫不相干的普通人,却总喜欢通过只言片语的记录,将其杜撰成一系列坊间津津乐道的故事。

  我叫唐仪,如果我不是生活在这个特别的家族里,被迫卷入这场令人咂舌的惊天阴谋中,我也会和你们大多数人一样,认为那些网上能搜到的,就是全世界。

  我所经历的这一切,远比故事要奇幻的多。你不相信,只是因为,你不在这个世界而已。

  【第一章:正文】

  1967年11月23日凌晨5点,奉节黑山响马寨,大雪纷飞。二十多人惶恐不安的围在一间土石屋外,微弱的咯咯声,透过铁链紧锁的木门,弥漫在寒冷的空气中。

  “刘老儿,石头,我求求你们,快救救栓子吧,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留下我们娘俩可咋活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正坐在门廊的雪地里哭嚎。在她怀里,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娃娃,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躁动的人群中,戴着圆墨镜的刘老儿正拄着拐棍来回踱步,齐膝深的雪地上,已经被他踩出了一条乌泥地。即便是在这寒冷的冬天,也止不住他额头上的淋漓大汗。

  “刘老儿,您快给拿个主意吧~”,旁边的江石头一遍又一遍地捋着手上那卷井绳,焦急的催促道。后面打围的妇女们也跟着不断的附和。

  刘老停了下来,咬着牙,用拐棍狠狠地敲打着脚下的污泥地,“哎,这瘟鬼附身,我也是头一回遇到~”他的眉毛都快拧成了麻花,在干瘪的老脸上,显得十分突兀。

  “那您放个话,我进去给他绑咯。”江石头死死的盯着刘老,但步子几乎已经挪到了门口。

  眼看江石头已经忍不住了,刘老儿越发焦躁起来,“江二胖子,你莫给老子乱来。”

  江二胖子是江石头的绰号,因为他身材魁梧,老一辈们都这么叫他。自从他成年之后,一身功夫相当了得,打遍黑山无敌手,平日又冲动暴躁,这个绰号就再也没有人敢叫了。

  刘老此时已经口不择言,用拐棍指着身后围着的妇女们,“你瞅瞅她们这群妇孺,要是被瘟鬼祸害了,叫我怎么跟唐老大交代……”

  话还没说完,就听刺啦一声,门上的铁锁链已经被江石头抽了出来。

  刘老儿一惊,右腿后挪,下意识的做了个防御姿势,端着拐棍拦住后面的女人们,示意她们离开。

  江石头一脚踹开木门,刚准备进去,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屋里桌椅四分五散的扔了一地,比鬼子扫荡的时候还要杂乱,瘦骨嶙峋的栓子,正四脚朝地的趴在堂屋地上。他只穿了件黄褐色的单马褂,胸前已经是血迹斑斑,见门被踢开,他猛的抬起了头。

  就在这一瞬间,江石头见到了他这辈子看过的最恐怖的一张脸,条件反射的从檐底下跳了回来。

  此时的栓子,头发已经被揪的所剩无几,满身满脸都是密密麻麻的红色凸起,头上拉伤的毛孔正向外渗着鲜血。在满是颗粒的头皮上,凝结成了一张蛛网一样的血线图,活像一只夹杂血红与苍白的花点癞蛤蟆。在他有些变形的脸上,指甲挠出的血道子,让五官显的越发扭曲,像患了中风痴呆症一样。唯一有些生气的是他的眼睛,但从江石头这个角度看过去,上翻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说不出的凶残恶毒。

  栓子只比江石头小三岁,小时候一起光屁股长大,也没少受江石头欺负。但眼前的栓子,已经不再是他所熟悉的栓子了。

  看到这张狰狞的脸,门廊上哭嚎的女人立刻就晕了过去,她怀里的小孩哇的一声,挣脱女人的手臂夺路而逃,留下门前的江石头双腿颤抖的杵在那。他喉咙一紧,不由的咽了口唾沫。

  看见门口的江石头,栓子摇摇晃晃的爬了出来,像喝醉了一样,似乎随时都会失去平衡。

  虽然这场面完全超乎江石头的意料,但好歹他也是见过世面的。缓和两秒后,眼看栓子就要爬出来了,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就准备关门。让他没想到的是,刚刚还在爬行的栓子,突然向后一坐,两腿用力一蹬,一个猛子就朝自己扑了过来。

  江石头反应相当灵敏,侧身一让,顺手将绳头向对面一甩。

  栓子扑了个空,一个狗吃屎,重重地砸在门廊雪窝里,刚好压在横摊着的绳子上。

  江石头迅速向下一跪,右膝直接压在栓子的后椎骨上,抓住栓子的左手就往背后一别,右手摸起雪窝里的绳头,迅速将栓子别再背后的左手绕了两圈,然后使劲一勒。

  这是江石头最熟练的招式。小时候,他跟寨子里的人一起拗,下手太重挨了大人不少骂。后来,他就自创了这招捆缚术,一根绳子能绑十来个人,栓子也被他绑过很多次。

  然而这一次,就在他准备换手去抓栓子右手时,却被栓子背过来的右手掐住了脖子。

  栓子的动作虽然呆滞,但力气却出奇的大,掐住江石头的脖子向前一拉。即使是响马寨力大无穷的江石头,此时在力量方面,竟也比不过身下瘦骨嶙峋的栓子。一力降十巧,江石头猝不及防,重心猛的向前一倾,一个狗吃屎就摔趴了出去。

  栓子这一下力气极大,掐着江石头的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砸的江石头头晕眼花,好在他用胳膊垫地做了个缓冲,并没有伤到要害。

  可还没等他爬起来,腿上瞬间就是一阵巨疼,就见栓子像恶狗一样,死死的咬在了他的大腿上。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枪响,栓子的脑壳被掀掉了一个口子,江石头腿上的劲一松,趁机一个激灵就滚了出去。

  刘老用的是独撅子土枪,打的是钢弹子,威力不大,一次只能装一颗子弹。本以为打在脑袋上就能解脱了栓子,哪知这栓子竟然像没事一样,摸了一下被掀掉的头骨,恶毒的死鱼眼痴痴地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他打量了一会,竟然开始舔了起来,嘴里还发出咯咯的怪声,似乎在笑。

  刘老正准备装子弹补枪,一看这场景,胃里就是一阵翻腾,差点吐了出来。

  栓子添完手上的血,涣散的眼神扫了一圈,最终停留在刘老身上。他凶光一闪,后腰一弓就向刘老扑了过去。刘老还在惊骇中,完全忘记了躲避,眼看就要被栓子扑倒。

  千钧一发之际,江石头拦腰一抱,直接把栓子扑倒,两人一起摔到齐膝深的雪窝里。江石头占尽先机,沙包大的拳头冲着栓子脑袋就砸了下去。这一次,江石头可是下了死力。一拳下去,栓子的鼻梁骨就断了,本就扭曲的蛤蟆脸,现在越发显得狰狞。

  就在江石头准备来第二拳的时候,栓子竟然开始笑了起来,在鼻梁塌陷的脸上,笑的十分阴毒。这一下,江石头看的非常真切,这种怪笑让他毛骨悚然。迟疑之间,栓子已经抓住了他的拳头,塞进嘴里就咬了起来。

  刚才腿上还有棉裤的缓冲,但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江石头的两根手指直接就被咬成了三节。与此同时,他的肚子突然受力,整个人就被栓子踹翻了下去。

  江石头勉强爬起来,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见栓子低吼一声,右臂一轮,就向他的脑袋横扫过来。眼看已经避不过了,江石头双手一格,瞬间膝盖一软,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手臂像扎了无数细针一样疼,仿佛要断了。

  活了四十多年,一直都是他欺负别人,没想到第一次被人欺负,就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这瘟鬼附身的栓子竟然如此恐怖,江石头挨了一拳还没消化,接着又被栓子一脚踢在胸口,卧在雪地里滑了七八米。

  就在这时,刘老一枪打中了栓子的眼睛,脑浆顺着刚才削掉的口子溅了出来。

  接着又是两枪,都打在了栓子脑袋上。此时的栓子完全不像活人,停了三五秒就又动了起来,捡起刚才咬掉的江石头的手指,放在嘴里,边嚼边向江石头爬了过去。

  江石头的肋骨被栓子踢折了,勉强爬起来,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怪物,正一步步地向自己逼近。

  如果是正常人,哪怕是血刃到底,他也不会害怕。可是眼前这个东西,不仅面目狰狞,脑袋中了四枪也打不死,简直就跟他小时候听说的诈尸一摸一样。

  超乎常理的东西,总能带来无法抵抗的恐惧,此时的江石头,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的勇气。

  眼看栓子就要爬到面前了,就在这时,一个小巧的黑影从江石头身旁掠过,冰冷的刀光一闪而过,瞬间就插入了栓子的后脑。黑影小巧灵活,借着惯性把匕首向后一拉,顺势就滚进了栓子身后的雪地中。

  江石头下意识的侧脸闪避,但黑血还是溅了他一脸。他回过头的时候,栓子的脑袋几乎被砍成了两半,重重地栽倒在雪地里,再也没有爬起来。

  这黑影正是江石头六岁的儿子,江家忠。

  见栓子已死,刘老儿冲着江石头忿忿然道,“叫你别逞能,非不听,差点酿成大祸。”话音未落,就见山顶上一个黑衣女人拉着个孩子,疯了一样的跑了下来。边跑边喊,“刘老儿,刘老儿,二伢子发疯咯,你快来看看……”

  一时间空气凝滞,刘老儿的脸色唰的一下就黑了。

  响马寨是个依山而建的土匪寨,山顶上除了当年的聚义堂,就是山大王唐万生的家。唐万生半个月前接到一个消息,说有个神仙墓就在距离寨子七十多公里的巫山深处,他带着寨子里的男人们已经出去半个多月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临走前,唐万生承诺,干完这一票就金盆洗手,大家都下山做良民。听到这个消息,全寨的人都沸腾了,除了刘老儿和江石头留下守寨,其他的男人们都跟着唐万生进了山。

  喊话的女人就是唐万生的压寨夫人,她口中的二伢子是唐万生的干儿子,半个月前跟着唐万生去巫山,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出现在寨子里。

  一个栓子几乎就要了他的老命,现在又出来个“二伢子”,刘老儿心里就是一紧,可还没来得及反应,寨子西边和北边也先后传来了哭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老儿感到异常不安,似乎一场灾难即将降临。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场空前的灭顶之灾,竟来得如此突然而迅猛。

  刚解决了栓子,二伢子、刘铁生、张大贵等连夜逃回来的十一人,也都先后发了狂,杀人放火、喝血吃肉。昨夜还平静似水的寨子,一时间已是鸡飞狗跳、狼烟四起:发疯的、逃窜的、哭喊的、放火的、撕咬的、撞墙的……整个寨子宛若人间炼狱。

  黎明,总是充满希望,又让人绝望。就在寨子刚要看到希望的黎明,却又恰巧是在这个飘雪的冬月黎明,遭灾灭顶。

  唐万生赶回来的时候已是晌午,往日炊烟四起的寨子,今天却像冬眠一样格外静寂。除了几处尚未熄灭的黑烟,和即将被大雪掩埋的尸体之外,已然看不出太多变故的痕迹。

  唐万生带人挨家挨户清点之后,活着的就只剩十几口人了。男人们抱头痛哭,忍痛烧埋了所有的尸体后,决定烧寨撤离,永久性抹掉这个刻骨铭心的心伤之地。

  临走之际,江家忠却一动不动,死死的指着焚尸坑。唐万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瞬间就倒吸一口凉气。一个血红色的葵花如意,正在焚尸堆里越烧越亮,拳头大的花盘上,扭曲的狰狞怪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似乎在嘲笑这些人类生命的脆弱和渺小。

  唐万生双腿一软,冲着那个东西就叩了三个响头,愤愤地骂了一句:哪个龟儿子,顺这东西害了全寨人呐!他身后的人见此状况,飞快地冲下焚尸坑,把那东西捡了回来。

  安排好剩下的乡亲撤离之后,唐万生和那群绝望的男人们,带着那个血红的东西,恭恭敬敬的走向大山深处。

  而这一去,就再也没有人回来。大黑山响马寨,从此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人类历史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连山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