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拾荒人
彭小旭2020-01-07 08:313,785

  一个男性死者歪倒在地,上半身整个已经被严重烧伤,皮肤焦红,面目全非,下半身的衣服也已经损毁严重。

  郁清越动了动鼻子,“是汽油吧。”

  “没错,我们也在地面上发现了残留的汽油,这确定是一个嫌疑人吗,从一个进化中的炸弹犯变成了一个纵火犯?”斯冬克旁边的小警察说道。

  卫生间灯光昏暗,郁清越打着强光手电筒在地面上仔细检查,“没有发现疑似燃烧瓶的痕迹。”

  “死亡时间一小时以内。”费雪丝毫不惧有些吓人的尸体,仔细检查后说道,“这个人是被活活烧死的。嫌疑人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纵火犯,而是一个残忍的施虐者。”

  两人走出卫生间,兰璇正在围观群众中找寻目击者,高羽则则在车里查看附近的监控录像。

  “附近的居民说十点钟的时候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喊声,以为是喝醉酒的人,就没敢出门,报警的人是附近的拾荒人。”兰璇指了指一旁衣着破旧正在接受警察盘问的拾荒者。

  费雪和郁清越走过去,警察见状道:“他一直不肯说话。”

  “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费雪蹲在他面前问道。

  但是那个拾荒人只是裹了裹自己身上破旧的衣服,仍旧不言不语。小警察大声道:“你这样不配合,只会让我们更加怀疑你!既然报警了,那你倒是说话啊!”

  费雪制止了生气的小警察,温和有礼的说道:“不要激动,这里交给我们好吗?”

  小警察犹豫了一下,瞪了拾荒人一眼,气呼呼的走了。

  费雪很有耐心的等着,郁清越也一直没说话。良久,拾荒人声音略有些发颤的问道:“有烟吗,我想抽根烟?”

  费雪掏出身上还剩大半包的烟,全部都给了拾荒人,那人接过来说了句谢谢,然后叼了一根,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打火机,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你看到了对吧?”郁清越问道。

  拾荒人抬眼看了她一眼,低声道,“我不是看到了,我是一直看着……我当时就在那棵树后面,本来是打算临回家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捡,突然听见了一阵怒吼声,吓了我一跳,我以为谁打架呢,就想过去看看,结果就听着那人的声音越来越不对了。”

  “怎么个不对法?”费雪问道。

  拾荒人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夹烟的手指有些颤抖,表情有些呆滞,“变得很混乱,一会儿嘶声力竭的尖叫,一会儿又大声咒骂,说什么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一会儿又在哭,说什么求求你放过我,那声音简直不像是一个人喊出来的,就好像有一群疯子被关在一起似的。”

  “这么说来,你自始至终只听到这一个人的声音是吗?”费雪问道。

  “卫生间有人被活活烧死了是吗?”拾荒人突然问道。

  费雪和郁清越有些诧异,“你不知道吗?”

  “我没敢去看,我只是打电话报警而已。”拾荒人晃了晃手里很旧的老式直板机,“如果有人被烧死的话,那我听到的就是两个人的声音了。”

  “为什么这样说?”费雪道。

  “因为就在我刚打完报警电话后,我听到一段奇怪的对话,先是疯狂的质问你承认吗,啊,承认吗,然后又大声吼着说我不承认,我没做过之类的,虽然听着像是两个人在对话,但那个声音因为太疯狂愤怒,都有些失真,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两个人的声音。接着就是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叫声停了以后有个人影从卫生间出来跑进山里去了。我知道最近有人在公共卫生间放火,但我不知道死人了,所以我一直以为只有放火的神经病一个人,在那里跟疯了似的的大吼大叫以后点火跑了。”拾荒人说道。

  “你确定没有听错?”郁清越急忙问道。

  “我确定,我还听到好几声大骂禽兽的声音,但是哪个人骂的就不知道了。”拾荒人抖着手吸了口烟,“怪不得,怪不得那个叫声那么凄厉原来是被活活烧死了啊,那根本就不是活人能够发出来的声音……”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仿佛那恶魔般的叫喊声还在他的脑子里,一直响着,不曾停止。

  费雪和郁清越对视一眼,谢过拾荒人后,来到了高羽则和兰璇的身边。

  “嫌疑人在审问死者……不,他在刑讯死者。”郁清越说道。

  “但是为什么?他到底想让死者承认什么呢?”费雪问道。

  “如果说……一号卫生间的未知女性受暴力伤害的事情并不是嫌疑人干的呢?”兰璇皱眉沉声道,“这样想就想得通了,有人在一号卫生间暴力伤害了一名女性,她的亲属,也就是我们的嫌疑人要找伤害她的人报仇,但是没有线索,所以才会在这个周围的公共卫生间碰运气似的找目标。”

  “没错,我同意你的想法,但我不认为他是在碰运气。”费雪说道,“被害人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是我们不知道的。”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确认今晚这名死者的身份,还有一号卫生间留下血手印的那名女性的身份。”郁清越看着警察从卫生间抬出装尸袋说道,“否则我们根本就是在无的放矢。”

  “这个只能让鉴定科的人今晚加班了,不过我现在倒是找到了新的线索。”高羽则说道,“你们看监控视频,嫌疑人十点二十四分从卫生间跑出来,虽然路边的摄像头有点远,但还是可以看见他的身影。”高羽则指着监控画面角落的一个人影。

  “从他逃跑的路线,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跑进了修建中的森林公园。但是森林公园没有围墙,所以从任何方向都有逃跑的可能,但我还是不死心的把周边的摄像头全部挨个看了一遍,没有找到,我又把时间往后推了一下,果然,看到了吗,这边,从这个小山崖上滑下来的人,绝对是我们的嫌疑人无疑了。”高羽则飞快的敲着键盘说道。

  “时间是十一点零二分,用了三十八分钟啊。”兰璇道。

  “没错,我模拟了他从进入林区的地点到这个小山崖的所有路线,最短的直线距离,即便正常步行也只需要十四分钟,如果是挑较为平坦好走的路线的话,大约是二十分钟。”高羽则调出自己的模拟3D图像。

  “正常步行都只用二十分钟,何况嫌疑人这样杀人以后匆忙逃跑的情况了,应该用的时间更短才对。”费雪道。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嫌疑人会用这么长时间呢?”高羽则又习惯性的拉长了调子。郁清越面无表情狠狠地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

  “所以我想他有没有可能绕路去别的地方呢?”高羽则连忙一本正经的说道,“于是我又检查了为了保障老年人的安全,在燃烧瓶事件后,森林公园里那个公共卫生间前面新装的监控摄像头。果然发现了嫌疑人,小山崖,一号卫生间和他进林区的地点之间几乎是一个等边三角形,他绕着森林公园跑了大半圈,所以才会花费三十八分钟。”高羽则说道。

  然后高羽则在电脑上放出了一号卫生间的监控摄像头拍到的画面。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嫌疑人,由于他背对摄像头面对卫生间,所以没有拍到面部。只见嫌疑人呆呆的看着卫生间,然后突然跪倒在地,身体前屈趴在地上,不断地用手捶打地面。

  “他是在哭吗?”郁清越道。

  “从肢体动作看上去相当懊悔的样子。”费雪说道。

  “看来打开一切的钥匙还是在一号卫生间里。”兰璇说道。

  “一切都发生在十月三十一号晚上到十一月一号早上这段时间内,我们必须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费雪说道,“高羽则,嫌疑人之后去了哪里。”

  “我一直往外追了两个路口,但在这个路口的摄像头之后他就没有再出现了,有可能藏身了,也有可能从任何一条没有监控的路上逃走。”高羽则说道。

  “嫌疑人的行为发生了重大变化,他抛弃了每两天作案一次的规律,在连续的两天杀人,并且由针对公共卫生间这一特定地点变为针对地点和人物。”费雪说道。

  “而且不管是设置炸弹还是直接防火烧死被害人,都显示出嫌疑人极端的愤怒和失控的情绪,他已经变得越来越危险了。”郁清越说道。

  “好了,已经十二点多了,大家今晚就先抓紧时间好好休息,明天早点过来,得知死者DNA鉴定的结果后,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调查。”费雪说道,然后看着郁清越盯着屏幕上被定格的身影一直看,“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郁清越摇头。

  高羽则第二天七点就到办公室了,他特别得意,距离上班还有一个半小时,他今天绝对是来的最早的一个,然后他再给每个人都泡好茶,到时候一定惊到所有人的下巴!

  喝!怎么所有人都在!

  高羽则挫败的看着明显已经在讨论案情的三个人,这些人真是太讨厌了!他明明从小到大都很优秀的,但跟这几个人一比,常常会觉得自惭形秽。

  “小高来了,茶都泡好了。”兰璇最先发现玻璃门外的高羽则,温柔的说道。

  郁清越一直盯着白板上的现场照片,突然说道:“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之前一直认为王沛民的死是个巧合,因为嫌疑人不可能算准一块灯泡碎片能那么巧就扎进他的动脉里,然后造成死亡。但现在我觉得王沛民的死是个必然事件。”

  “哦,为什么?”费雪翘着优雅的二郎腿,撑着头一脸兴味的说道。

  “你们看这张照片,是王沛民死的时候,他的血流到地面上的血迹。”郁清越指着一张照片说道,“你们看,这个地方的血迹是不是有些不自然。”

  众人看去,那个地方的血迹形成了两个驼峰一样的凹形,不过大小不一样。

  “就是血液自然流动形成的吧?”高羽则说道,“很正常啊。”

  “鞋印。”费雪突然轻声说道,“如果有人但是站在那里,所以那个地方没有流血过去,才会形成这样的痕迹吧。”

  “没错,如果是这样,嫌疑人的鞋底一定会沾到血迹,但在进行现场鉴定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带血的足迹。”郁清越道,“所以这个人直到鞋上的血干了才离开,按照血量,他至少在那里站了十五分钟以上。”

  “嫌疑人眼睁睁的看着王沛民失血而死,所以他的行为在九号晚上的时候就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了。”兰璇道,“到底是受到了怎样的刺激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暴打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暴打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