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宁家旧事
盛夏白瓷2019-12-31 09:222,296

  《庸国•沧州县志•卷一》:沧州,庸国属地也,东南临海,西接都城镐津,草木繁茂,山肤水豢,海味鲜美。时值群雄割据,兵马混乱各番邦属国苦不堪言,而独沧州偏安一隅,百姓安居乐业,胜似蓬莱。何?皆惧宁府镇远将军是也,凡入侵,远征尽诛,征战廿载有余,未见败绩。

  庸国三十一年冬末,沧州大雪,雪之大,可谓近十年之最,家家闭门不出,围炉而坐,街市亦是萧条,此境已持续数十天,热闹的沧州显得格外寂静。

  如此寂静的沧州,唯一喜庆之事,便是三日前镇远将军宁璟弈于不惑之年再得一千金,整个宁府大喜,大摆筵席,宴请全沧州百姓,摆了一整日,是门庭若市,喧闹异常,美酒佳肴,酣畅淋漓,一扫连日大雪阴霾。

  两周后,有好事者于天香楼喧哗,却是传那宁府千金患疾,已是药石罔顾,回天乏术。

  众人大惊,议论之声不绝于耳,有人惋惜,有人嗤之以鼻,道那人是长舌妇人,无凭无据,乱讲一通。

  而好事者胸有成竹,反讥道,不信者可留心宁府出入者是否皆为名医。

  那不死心之人竟真蹲守宁府前街后巷,果不其然,出入皆为医者,来时匆匆,去时面容冷峻,而那送客奴仆更是满脸愁容,与前时欢喜是截然不同。

  如此便坐实秘闻,一传十,十传百,秘闻不胫而走,沧州尽知。

  又十日后春祭,风渐微而雪止,家家户户仍张灯结彩,走街串巷的邻里,堆雪的稚子,无不笑脸洋溢,热热闹闹。

  唯独宁府单单挂了去邪祟的桃符,其余物什未见丝毫,与周遭是截然不同。

  尽管如此小心翼翼,遍访名医,宁府千金仍是没能活过正月,于正月五日那晚,殁了。

  消息隔天辰时传遍了坊间,闻者皆静默惋惜。

  宁将军祖上本农户,宁老将军前朝末战乱之时从军,因其骁勇善战,识谋略,官拜司马。膝下育三子,皆从军,长子与小儿战死沙场,独余次子宁璟弈宁将军。

  宁将军自小于军中生长,天赋异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二八年华已位至副将,名副其实做了宁老将军的左膀右臂。

  弱冠之年迎娶了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之人,苏相桐。

  且说这苏相桐,亦是女中豪杰,自幼喜武不喜文,跟着苏上军佐,亦是军功卓著,故坊间尊称其为苏夫人。

  原是佳偶天成,鸾凤和鸣,一段佳话,可说来怪哉,宁苏二人成婚后不满半年,苏夫人便为其诞下一子,稍年长的曾在百岁宴上瞧上一两眼,是个大胖小子,活泼好动,哭声嘹亮,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奈何当时正值战乱,宁将军夫妇无暇照料,托付家中老母后匆匆赶往战地。

  好在宁老夫人康健,对长孙甚是喜爱,平日里是倍加细心看顾。可好景不长,长子在三岁时感染风寒,一病不起,且风寒来势汹汹,自感染日起,不足两月便撒手人寰。

  出殡之日只苏夫人一人赶回,边进灵堂边去盔卸甲,看到许久未见的儿子,顿时泪流满面,口中怨怼自己未尽母亲之责,是悲痛欲绝。

  然前方战事吃紧,她无暇理会自身丧子之痛,匆匆料理完后事,两日后即奔赴战场。

  好在二人正值年轻,又过三年,次子生。此时各国久经战乱,民不聊生,纷纷歇战,十余载未见兵戈。

  人人均道次子择了个好时机,于父母跟前咿呀学语,蹒跚学步,平安顺遂长成潇洒少年郎。

  更少不了被红娘早早盯上,道谁谁谁家姑娘生的俊俏,谁谁谁家姑娘贤惠……虽是被宁将军夫妇托词婉拒,言明,需得其子喜欢才是。可仍挡不住势头,一时成了沧州炙手可热的最佳夫婿人选,就连都城王女亦是议论纷纷。

  风头正盛之时,一伙游盗路过沧州,恰巧撞见少年郎与伙出游,视其穿着配饰不菲,便见钱眼开,欲强抢。

  熟料少年武艺颇佳,拔刀迎敌,护友人去请救兵。

  然,待宁将军夫妇二人赶到时,次子已被割喉,周身遍布刀伤,血浸透了白衣,回天乏术。

  苏夫人当场瘫坐在地,抱着爱子僵硬之躯是泣不成声。而宁将军盛怒,询问游盗去路后单枪匹马追杀,当夜折返,将游盗一伙人头尽挂于城门,烈阳暴晒几日后直接扔于荒地,喂了野狗。而后几年,复领兵,将沧州城内大小山贼偷盗团伙一网打尽。当此年间沧州城可谓夜不闭户,威名在外,外地猖獗者亦不敢踏足沧州城。

  长子身去时,其夫妇二人心中便有愧,好在次子降世,似是上天赐其机会弥补遗憾,于是加倍呵护,教其骑射武艺、诗书礼乐、待人之道,眼见其日复一日长成翩翩少年,却仍是没能护其周全。双重打击之下,夫妇二人已见疲态,加上年岁渐长,只道子孙福薄,不加强求。

  世事难料,峰回路转,两年后宁府再传喜事,众人皆叹天无绝人之路,好人该有好报,而熟料其结果如此……

  苏夫人不堪打击,缠绵病榻。宁将军爱妻心切,上书庸王,道时局太平,奏请收回虎符,允己解甲归田,做个闲散之人。

  庸王知晓其家事,叹其子命多舛,又念其有功,只收兵权,名号封地一概不动。

  此后,宁将军下告罪书,道其视妻若珍宝,实无多余心力,往后非是至亲好友,王命之书,皆不面见,万望见谅。而后宁府是大门紧闭,鲜有出入者。如此一来,真可谓足不出户,衣不解带,全心全意照料苏夫人。

  好在功夫不如有心人,如此有心,苏夫人当是渐渐好转,却仍是鲜有出府之时。而每每出府上街,众人见其不复当年英姿,眉眼间宽和不少,又瞧着她总喜婴孩物什,忍不住采买些许。

  宁将军在旁,笑意盈盈,遇爱妻询问,总道好,任其采买,不加约束。旁人只惋叹道,是身躯已愈,心病最难治,伤了根本。均不敢多提“子”,“童”字眼,恐其伤怀。

  商贩知晓传闻,不忍道破,而怜心渐起,偷偷赠予些小物件。

  两人虽未能享天伦之乐,然视其如此恩爱有加,亦是羡煞旁人,有传言,“娶妻当取苏中尉,嫁人当嫁宁将军。”

  本章应当归属第二卷的,然而因为自己的疏忽,编入第一卷了,还改不了了嘿。好的吧,卷不重要,大家心里知道就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