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夜袭
盛夏白瓷2020-04-02 10:032,204

  《庸国·北敷县志·卷十三》:国四十七年初,将军李壑困守北敷半载有余,粮草告急,强弩之末,欲撤退。幸大将军宁璟弈领兵十万,视燕云势微,两月内直取六州,势如破竹,不日抵北敷。匈奴闻讯,大惊,是夜,退藏于密,莫闻踪迹。

  宁桑又被惊醒了,瞪大了惊恐的双眼,入眼是北敷漆黑,却星辰闪烁之穹幕。她大口大口喘息着,似是要证明自己还活着,北敷混着细沙的风灌进了嘴里,一阵干涩发痒,她扯了水囊,微微晃了晃,余下的不多了,抿着嘴细细咽了几口,方缓和了些。

  这一惊,欲再合眼,却是难了。她砸吧着嘴,百无聊赖,眼瞧着夜色如墨,可她估摸着,寅时末该是有的,既然无睡意,索性起身,伸了个懒腰,依稀瞧见今夜值守的李在御,正坐于火堆旁,火苗微弱,而他,头一点一点的,一看便知在偷懒。

  她狗搂着身子,踮着脚,甚是灵活的朝他走去。果不其然,李在御一点未察觉,估计是乏得慌,身子已有些歪斜。

  宁桑“嘁”了声,提溜着他的耳朵就是一拧。

  李在御酣睡正当时,哪料得小祖宗来这一手,“哎呀哎呀”的差点叫出声,幸得宁桑早有预备,死捂住他的嘴,若是惊扰到他人,少不得挨军法。

  李在御亦不高兴,张嘴便咬,力道颇大,好在宁桑躲得快,未咬住实肉,末了,啐了口唾沫,道:“我说旦爷,启明未明,晨鸡未鸣,您老当真上了年岁觉浅?”

  宁桑刚入队之时,不出所料,因名字被众人取笑,她倒是看得开,姓名者,代号也,不成不诋,且让无知者笑去罢,不理就是。果然,此等无聊之事,笑一段时日,也就过去了。

  原本一月可达的路程,上头的命令却是偃旗躬身,寻了深山远路,生生绕过了北敷,脚程多了近十日。宁桑原不解,可越是接近燕云,越是少哨兵,她顿时释然,她阿爹是瞧好了燕云六州少兵力,先收回,顺势包圆了北敷,来个瓮中捉鳖。妙哉!

  想明白归想明白,可上了战场,真刀真枪,一个个鲜活的人倒在脚跟下,宁桑内心是空前惊恐,手中的长矛都握不稳,更甭说杀敌。当天夜里,宁桑满脑子均是那些在眼前倒下之人,瞪大了双眼,脑袋、脖子、肩膀……殷红汩汩而流,倒下时留存于世的最后一声闷响与地动,尘土亦随之而起,掩了他们最后的面容,每一眼,每一声,每一恸,烫入骨髓,教她不敢合眼。

  交战第一日,宁桑知晓,这是世上,鲜血是烫的,灼人心脾……

  到了第二日,奔赴下一战场,心力交瘁复添一夜未眠,宁桑一整日精神涣散,毫无生气。

  宁桑昨日如何,那伙人是知晓的。为首的一人,名王朗,生的肥头大耳,糙皮黑肉,壮实魁梧,原先亦是嘲笑她名字其一人,那时不见她嚣张,高看一眼,断她是冷静沉着,成大事之人,未曾想昨日表现,令他着实窝火,非得教训一番不可。

  于是低下去的嘲笑之声复起,王朗联合几人肆意冷嘲热讽整整一日,亦不见她反抗。这下可好,几人坐实其怯懦,竟然开始戏弄起她来,绊脚且好说,打翻吃食也罢,大冬日里的夜,硬生生浇了一桶冰水,浑身通透。

  一众肇事者狂笑不止,无视宁桑愤恨之火,瞧她湿漉漉一身,更显娇小单薄,弱不禁风,笑声疯长。

  好家伙,宁桑何时受过此等待遇,且不说王朗等人窝火,她自己亦是窝火得紧,正无处撒气,这下可好,自个儿送上门来了,当即与众人厮打起来。

  宁桑自小聪慧,一学即会,且宁笾的武艺在庸国亦是排得上号的,收拾此等蛮力之人,自是不在话下,三五下便将其打趴下,嘴里塞了汗巾,哀嚎不出口,未引来屯长。

  右手一绞一拉,领口紧的王朗踹不过气儿,宁桑那满目狠厉如今方被他瞧进眼里,“咳咳……一身好本事,咳咳……未用于退敌,却对自己人拳脚相向,真小人焉,咳咳……”

  宁桑自知理亏,却不欲辩解,松了领口,本想全力一推,可偏偏想起那将死之人倒地之境,手一松,只不轻不重地道了句,“且瞧着罢。”

  王朗憋红了满脸,喘着粗气,看她离去之身,不再多话,反倒有些宽慰,旁的人骂骂咧咧,被他扬手止住,一伙人相互搀扶,回了营帐。

  自此宁桑于战场上是所向披靡,军中未有不知其人者,碍于名字不甚雅致,人称“旦爷”。

  宁桑闻其埋汰,不搭理,捡了些干柴掷入火堆,觉得暖和了些,方面向李在御而坐。

  李在御此人,平平无奇,见人说人话,谁也不得罪,分明一斯文小生,却总爱操着一口别扭的粗话,与宁桑爱现不同,他处处做小,巴不得无人知晓,委实古怪。

  明日便能入北敷城,三个月来的奔波,似乎能歇息段时日。不知豆儿姐那如何?傧叔若已知晓,该何等暴跳如雷。如今阿爹阿娘还未有动作,大抵还未败露罢。宁桑有意无意拨动着火堆,一人瞎想。她瞥了一眼李在御,这货竟已安然入眠,鼾声微起,气得她折了手中的干柴枝往他身上扔。

  而李在御心安理得,嘟囔着扫开枝段,转个身续他的美梦。

  这时辰,正是好眠之时,宁桑倦意袭来,亦四仰八叉的头枕手背,静待金乌。

  不知是否自己过于倦怠,宁桑忽感荒漠之风低了去,而萧萧之声不绝。一阵不安自心头涌起,她反趴在地,微微抬头,极力分辨四周异动。果不其然,乾、艮二位萤火之光零星攒动,她暗道不好,随即竭力大叫,“夜袭,敌军夜袭,备战……”

  嗓音虽大,可也架不住全军五万之众,扎营之广。

  近身者李在御已惊醒,正慌乱叫醒其余人等,这时辰正好眠,列队进展缓慢,可见敌军亦是算准了时辰而来。

  见势如此,她疾跑至百步外战鼓之处,顾不得身份,抡起鼓槌,卯足了劲儿击鼓,鼓声如雷惊破寂静之夜,霎时噪声四起,不过几息,战鼓声渐起,由近及远,终成雷霆之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