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海市
盛夏白瓷2020-05-14 09:432,556

  “嗯?有何不妥?莫不是捏酸?休怕,尔虽堪堪之姿,吾勉为其难亦可,嘿嘿……”宁桑起了玩心,有意为之,吓得他连连后退,宛如惊弓之鸟方停歇。而后,她三五不时瞟眼呼衍律,欲言又止,如此挣扎半晌,到底未能开口询问。

  当是时,炙肉喷香,馋的宁,李二人猛的咽口水。呼衍律见状,优哉游哉使匕首将其拆解分食,三人大快朵颐,未几便将肉食吞咽入腹,霎时满足。

  “一会小跟班值前半夜,我值后半夜。呼衍兄领路辛劳,安心歇息,安心歇息……”宁桑嬉皮笑脸道。

  李在御可不乐意了,嚷嚷着欲争论几番,被宁桑上手死命揪了个耳朵,“哎呀哎呀”的叫唤,又见她使了个眼色,低语道:“我等若是均入了眠,汝不惧其弑人于夜?傻愣愣!”

  其虽不复聒噪,然,咬咬牙,暗道:“孰不知此理?吾心中所怨,乃何以吾上半夜?所谓腹饱酣睡正当时,吾欲守下半夜,真真愣子!嘁。”

  宁桑懒理其嘟囔,扭头瞧了眼呼衍律,其兽面覆脸,侧倚枯木,看不真切,不知入眠与否。罢了,她稍稍往旁边挪了点地,两人隔开了些,往后一靠,不过须臾便入了眠。

  翌日,李在御并未于约定时辰唤醒宁桑,非其不忍心,实是何时入眠亦不自知。宁桑睁眼时,便是其顿首好眠之状。她猛然一惊,转头看向呼衍律,见其仍是昨夜之态,只兽面半耷拉着,微露半面,呼吸匀称,一脸安详,这才安下心来。

  时不见月,星稀微光,辨不明何处是天,何处是地,炭上之火斑斑,挡不住寒气。她抓不准时辰,然,既已醒,权当是已至轮换之时。

  宁桑悄然起身,挨着李在御而坐,抬手将其首轻按至肩,小心翼翼添了些干柴,如此瘦小一人,若不是为救自个儿,何至于沦落到此?她委实不落忍。

  又不知过了几许,天微明,似是帘幕一角被掀,漏了光,虽只一点光亮,让人瞧着,总觉着那是希冀。

  宁桑沉浸于现下之静好,耳闻身后窸窸窣窣,偏头瞧了瞧,正是呼衍律。其换了个姿势,正靠着枯木,瞧着舒服自在许多;眼皮微眯着,时不时眨巴个眼,甚是迷糊。如此瘫坐半晌,约莫是晨时露重,他摇晃着起身,轻手轻脚至宁桑边上,挨着盘腿而坐,一同取暖。

  与昨儿个那凶神恶煞之神情相较,宁桑甚喜其如今之迷糊,这半醒不醒之中夹杂些少年气,方似个人样,她不禁莞尔低笑。

  呼衍律睡眼惺忪,盯着她浅笑娉婷,不解道:“何事发笑?”

  宁桑未敛笑意,淡淡道:“无事,只感慨世间奇妙。昨日你我仍是敌对,兵戎相见,而那黄雾亦是世间惊人之物。杀戮与天灾之下,我等竟如此平和在此沐春风,盼朝阳,岂非难得?”

  呼衍律一手支颐,偏头盯着宁桑,思忖了会,确是如此,于战场时,她便如以往自己刀下之万千魂一般,非两厢恩怨深重,实乃时事所迫。黄雾瞧着浑浊不堪,却一洗尘世混沌,去了敌对迷障,两人只为其本身,一片清明。

  他不由自主的与她一道莞尔低笑,此时此刻,晨曦铺面,其颊沾了细尘,本不雅致,然,染上霞光,他却瞧出了些天然之美,笑眼弯弯,似有星辰在其眸,熠熠生辉……

  期间霞光渐渐生刺,迫使李在御睁眼,这一睁眼,其只见朝阳之下,云端之上,琼楼玉宇,飘飘然似仙宫,似梦似幻。其不知真伪,忙起身寻宁桑,却发觉其在自身边上,而自己不知何时以其肩为枕,那肩坎之上涎迹未干,一时窘迫,但见其似不在意,倒也松口气,唤道:“旦爷,快瞧,那是何物?”

  那两人本相视而笑,被这一唤,双双望向其指向,皆是一愣。

  “是海市。”呼衍律惊呼,其早有耳闻,却鲜有眼见,“果真如先辈所言,金光万道,仙雾萦绕。然,不过虚幻罢了。”

  宁桑犹记她阿爹与她所讲之海市,乃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其曾幻想,合该为枯木成林,瘴气弥漫,暗无天日之地,怎的……如此美轮美奂?甚是不解。

  不由得其多加思索,宁桑察觉那海市,似乎正翩然下降,不过须臾便移至百步外,而仙雾直弥漫至脚下,触及生寒。美则美矣,却是未知之物,三人皆惊恐不已,疾步后退。

  “非虚幻乎?非海市乎?莫不是食人之妖物?”宁桑大惊失色,扭头见呼衍律亦是一脸茫然,心下一沉,双手分执一人,大喊:“速逃,未知疆域,三人一体,莫要分离。”

  三人齐心竭力奔走,然,人之脚力 ,岂能与天地之物相提并论。不过百步,三人便被海市吞噬。

  荒漠缺了不速之客,孤风如故绕枯林,烈日依旧照乾坤,一如往常孤寂,不见半点生气,来也罢,去也罢,终归是过路人。

  宁桑转醒时头疼欲裂,周身不痛快,回想被海市吞噬之时,四周白雾环绕,伸手不见五指,再逃亦是寻不着个方位,便驻步原地,哪知身后一阵幽风袭来,顿感浑身发寒,进而晕了去,不省人事,现下不知处身何地。

  “醒否?”四下幽暗,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宁桑一跳,待其适从,察觉那人是呼衍律,稍稍安定些,复扯了扯另一手,却空空如也,不见李在御。

  宁桑惊坐起身,喊道:“小跟班?李在御?”声如入山林,空有回音,不闻应答之声。她内心一阵惊慌,愧疚不已,顾不得许多,翻身跪趴在地,眉头紧皱,仔仔细细盯着地面找寻,若不是凭空消失,总该有些蛛丝马迹方是。

  如此寻了些时候,她发觉脚边那块地,有两道划痕,不足半尺,一头深些,一头浅些,再细细瞧了瞧,深些的那头,亦是有些足迹,延伸至其与呼衍律足边,似是往返了几回,终是择了李在御。

  然,怪哉,宁桑以足迹为中心,遍寻几回,不得那人来时路,更甭讲何处往,一时陷入为难。

  “呼延兄如何看?”宁桑坐回原处,带些惆怅,问。

  呼衍律抬首遥望,那穹顶无半点星光,缓缓道:“我等处海市,寻常之法怕是无用……”

  其言茫然若失,宁桑感同身受,确是如此,熟料竟遇上海市?市井之人皆言海市虚幻,可,何故此遭如此不同寻常?

  嗯?海市?不同寻常?

  两人惊醒,相视而笑。是了,此处乃海市,非同寻常,若是来人非人哉?山精?魑魅?亦无不可。若非人,飞天遁地,变化无常,亦非难事。

  宁桑复细细瞧了瞧那两道划痕,思索了一番,猜想该是羽翼丰满,善飞之怪,且,足气力,如不然,划痕不该只半尺余,种种迹象,李在御定是往划痕浅些的那头而去。

  有了眉目,她起身目视前方,但见怪木丛生,阴森恐怖。她扭头看向身旁之人,道:“呼延兄,友人凶险,生死未知,吾不可弃而不顾,然,前途未卜,时不我待,虽不仁义,吾也只得余尔一人在此谋生处。领路之恩不敢忘,若能生还,定重谢,就此别过。”道完行一军礼,欲动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