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突如其来
盛夏白瓷2020-11-19 09:222,154

  二公子弗硎自知其非檀旃之对手,遂跪拜,言:“尊上息怒,乃弗硎莽撞,这便告退。”言毕,化蛟腾空离去。

  见如此厉害之人竟行此大礼,三人对檀旃更是毕恭毕敬,见此时再无阻碍,三人麻溜落了地,跪地谢恩。

  “檀旃再救之恩,吾无以为……”宁桑自知已为俗人,檀旃自是瞧不上凡俗回报,但却欲其知晓自个儿心底感激。

  哪知檀旃不耐,催促道:“甭的磨磨唧唧,莫误了时辰,速速通往人世。”

  三人见势,言诺,利索起身奔向崖边,那通道口已然全开。李在御此番自告奋勇打头阵,先行一跃,稳当落入出口,隐没了去。

  宁桑为次,方起脚,熟知那群橐蜚去而复返,团团围住渡口,虽入不得,却极力嘶吼,怪渗人的。

  檀旃皱着眉,不胜其烦,唤呶呶飞身上行,盘算着好好教训教训。然,呶呶刚离地,那群乌合之众便已四散。如此怪异,她不觉沉思了会,霎时恍然大悟,转身望向宁桑二人,可已然大迟——对岸飞来一剑,正中呼衍律胸膛。

  “呼衍律!”宁桑惊呼出声。一切倏忽而至,未曾料想,她连上前拉一把之时机亦不可得,眼睁睁瞧着那剑贯穿其胸膛。

  莫说宁桑始料未及,即是呼衍律自身,亦不曾想。剑之速甚疾,其躲避不及,贯心而过,顿时咽喉腥甜,殷红不可抑般自口中流出,若非宁桑及时扶上一把,怕已是坠地不省人事。

  “呼衍律,呼衍律……”她见呼衍律满嘴鲜血,双眼更是涣散无光,除了唤其名,她愣是不知所措。

  “莫误了时辰,快些……离去罢。”呼衍律按住胸口伤处,愈发佝偻。

  宁桑撑着,泫然欲泣,即知其药石罔效,亦不肯见死不救,“一道离去,吾遍请名医,定能护住你。”

  呼衍律吃力仰首,扯嘴笑了笑,此般重伤,如何能治?故而未应允,反倒问了句,“汝……之名……乃……乃何?”其气咽声丝,似临终之言。

  “宁桑,吾唤宁桑。”宁桑急切道,见他喃喃了几声,大口鲜血猝不及防喷涌而出,恰恰染了自己满身。

  她无暇顾及,但四处张望,见檀旃去而往返,似见生机,正欲唤其名,却见呼衍律费力将其随身配剑置于手中,音如蚊,“名……曰‘画影’……相……求……阿娘……”

  宁桑听不真切,正欲凑近细闻,哪知呼衍律拼尽全力一推,将其推入出口。其未有防备,只觉周身下坠,内心悲愤交加,欲破口大骂,出口却只余其名。

  ……

  “阿桑,阿桑?”

  “阿娘,我且再睡会,身子乏累的慌。”宁桑嘟嘟囔囔着翻了个身,可不知为何,入耳皆嘈杂之音。不一会,又闻阿爹至,唤其名,甚是急切,“阿桑,阿桑……”

  宁桑迷蒙间见到了阿爹阿娘,一脸关切,只觉此梦甚好,又见光甚足,似昍燚日那天之骄阳,莫名的,檀旃之音似在耳边回荡,“……道口只开启半柱香,期间若未能入内,便只得再候上一载,莫误了时辰……莫误了时辰……”

  是了,莫误了时辰,呼衍律还未归来。思及呼衍律,宁桑霎时瞪大了双眼,慌张中挣扎坐起身,嚷嚷着呼衍律之名,便要去寻,被苏相桐一把按住在床。

  她这才有了一丝清明,眨巴着双眼,扶额坐起身,狐疑道:“阿爹?阿娘?”

  “可算盼回来了,真真是急死为娘了。”苏相桐泪眼婆娑,紧紧搂住,任凭宁璟弈如何宽慰,就是不肯撒手。

  “阿娘,疼……”

  苏相桐闻言,方松开了些,嗔骂其“小祖宗”。宁璟弈一旁从言,“汝知疼,便怜悯我俩年事已高,经不得变故,莫再肆意妄为,总有阿爹护不住的时候。汝昏睡一昼夜,你阿娘衣不解带守着至今,醒来亦不抚慰几句,忒的没心肝。”

  一席话毕,宁桑方察觉阿娘一身盔甲未卸,眼下乌青而唇色苍白干裂,往常何曾见其如此狼狈之姿,不禁心中起愧。

  苏相桐见她耷拉着个脑袋,睨了眼宁璟弈,“阿桑醒来便是万幸,扯那些个后话作甚?速去将那粥温了,取来罢。”

  宁璟弈但笑不言,亦不动。此时门帘掀动,宁笾端着碗热粥,几碟小菜,迎面而来。原来,方才趁她俩寒暄之际,其已然安排妥当。

  宁桑本不甚饥饿,哪晓得粥香入鼻一瞬,腹鸣如鼓,如顽童掷石入湖,搅动波澜般闹腾。她不顾仪态,亦或是在军中混迹多时,丢了些小女扭捏,起身接过木案,匆匆道句谢便坐于桌边呼啦呼啦吃食起来。

  宁笾瞧这阵仗,一碗非足已,转身去了账外,预备多取些来。

  苏相桐多有担忧,近身就坐,按住宁桑之手,道:“久未进食,不可如此急躁,急则伤身,一会儿该腹痛如绞了,慢些细些,万事总有阿爹阿娘在。”

  那句“万事总有阿爹阿娘在”,宁桑已非初次耳闻,一番经历再闻时,悲戚丛生,许是阿娘一语成谶,此时腹中隐隐作痛以至感慨良多。人于虚弱之时总是多了些莫名情愫。

  她垂首吹着半勺粥,依言细嚼慢咽。二人却立马察觉其兴致不高,这一晃眼的功夫,情绪转换之快,委实怪异。

  “阿爹阿娘如何发现的我?”半晌,宁桑方开口,仍是垂首。

  宁璟弈抿了口茶,缓缓道来。

  那日黄雾之中,宁桑并非幻听,宁璟弈夫妇二人眼见女儿被吞噬却束手无策,痛心溢于言表,若非李壑与手下一众人等违逆拉扯住,非一道同去不可。

  后,黄雾散去,两军皆无力再对战,匈奴尽退。宁璟弈这才得了空,叫来军中老练斥候一众,亲自出寻,然三天三夜,遍寻北敷却无功而返。其寻思着扩大搜索圈,深夜与宁笾商议,忽有斥候来报,北敷城边界,上善江边现两昏迷男子,皆着我方军服,其中一人周身是血,十有八九便是要寻之人,已将人带回,正往回赶。

  斥候上报之时苏相桐亦在旁,闻言一人周身是血,早已心慌,顾不得帐外更深露重,登时叫醒军医,上了马,疾驰而去,宁璟弈紧随其后。未几,两队人于城外五十里相遇,苏相桐见宁桑一身血衣,多年前次子宁湛身死之景霎时入心间,一时竟双腿发软,不敢往前一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