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混战
盛夏白瓷2020-12-17 09:202,131

  庸国四十七年,立夏初始,骄阳似火,北敷城久未见甘露,黑云似翻墨,半点不见风腥,黄尘弥漫中怒号哀鸣之声不断,一场厮杀愈演愈烈。

  日落西山,胜败始初显。

  宁笾所率领之将士于申时突击匈奴营地,相拼至此,力竭。呼衍伊权见势,命全军出击,步步紧逼,致使宁笾一众竟退至城边界江边,眼看便要一举歼灭,匈奴愈加嚣张。

  呼衍伊权驾着战马缓步至阵前,睥睨江边无路可退之众,操着一口汉话,不甚流利清晰,却不掩其中嘲笑意味。

  宁笾抬眼望了望天,乌云蔽月,正是好时候。其安坐与马背,左手拽紧了缰绳,右手高举利剑,一双眼如鹰目般,丝毫不见慌乱。

  当是时,一士卒点燃火把,面朝江边,振臂高挥。江面本水雾弥漫,漆黑一片,此举一出,顿时星星点点亮堂起来,须臾便火光冲天。而随着宁笾一声令下,利箭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自江中而来。

  呼衍伊权自知中计,忙挥剑退避,急令撤退。可为时已晚,后方马蹄声与号角声齐鸣,李壑打头阵,率大队人马与后方正面交锋。

  前后夹击之下,匈奴众人军心大乱,呼衍伊权气急败坏,原两军实力悬殊,自己领兵十万,而庸国堪堪六万,本是把握十足,可未曾料到中了圈套,如今全军已奋战几个时辰,多有疲惫,而敌方反之,养精蓄锐多时,体力如何能相比?此时硬碰硬,实属下下策,故其当机立断,先行往下游撤退。

  天地间起了风,湿气扑面,愈来愈重的血腥气,教人分不清这湿气是降雨前兆,亦或是将士之热血。

  呼衍伊权率众慌乱逃窜,后方死伤不知数,亦无暇顾及,前方便是约定地点,此间许多疑惑,定要询问清楚,莫教将士白白送了命,念及此,其极力驱马狂奔,面露杀意。

  半盏茶后,呼衍伊权见前方火光零星,领头之人自是如约而至之人——钟漘。其一个急勒马,马声嘶鸣,于原地“哒哒”迈着步转圈圈儿,躁动不安。

  “钟大人在此好生安逸啊,不似我等,折兵损将,狼狈至极。”呼衍伊权面上挂着笑,出口却是冷意森然。

  他深知钟漘一向圆滑,如今话已落地半晌,仍未闻其上前言语一番,心中愈发忐忑,疑生变,握刀之手不觉紧了紧。

  果不其然,钟漘安坐于马背,面无表情目视前方,四下一时寂静,诡异得很。未几,后方嘈杂,追兵已至,此时呼衍伊权见钟漘一扬手,其身后一众蒙面黑衣之人,顿时高呼“杀”!进而一齐猛攻。

  他见状,怒极反笑,“好一个翻脸之人,好啊,好啊……”其心中怕是有万语千言,万种悔恨与愤怒,如今之境,却是不知从何说起,更是不知说予何人听,只反复道“好啊,好啊”,似入了魔怔。

  近身将领视主将疯魔,更是没了底气,颤颤巍巍后退了俩步,反被呼衍伊权挥刀斩了首级。其面目本就凶狠,沾上血,愈发凶恶。他高举血刀,瞠圆了眼珠子,声嘶力竭喊着本家语,“士也,当为部落拼尽最后一口气,只可战死,不可降,好教外族知晓,我扎尔格朗部落,均是一腔热血好男儿……”

  “杀!”

  “冲!”

  刺激之下,匈奴全军气势磅礴,人人均知晓,若非战死,被捉作阶下囚,亦是生不如死。绝境之下迸发之意念,虽可悲亦可泣。

  腹背受敌之下,匈奴溃不成军,未能久战。呼衍伊权半百之躯奋战至今,早已疲倦不堪,更是身中数箭。战歇,其被捕,压着跪于李壑、宁笾与钟漘跟前,说是苟延残喘亦不为过。

  他恶狠狠盯着钟漘,又上下打量了下宁,李二人,咧嘴有气无力地怪笑了几声,正欲开口,反钟漘塞了满嘴白布,哼哼唧唧,吐不出半个字。

  宁笾不悦,却不好表露,只微皱着眉,笑道:“虽为阶下囚,好歹乃一方霸主,有话欲言,钟大人何苦如此为难?”

  他虽与钟漘只几面之缘,不甚熟悉,但从旁人口中知晓其人是个好脾性的,少有行峻言厉之时,可今夜与常时,简直判若两人。

  他见钟漘仍是不语,只睨了眼自个儿,又见其扬手,正寻思是何意,不防身后窜出俩蒙面之人,持兵在颈,触及肤表时可知利刃冰冷。

  士兵见头儿被挟持,而挟持之人,方才还一同抗敌,一时迷糊,只得重握手中兵器,将矛头对准了钟漘之人,草木皆兵。

  “钟大人此举何意?”宁笾僵着脖子,明知故问。

  钟漘垂首嗤笑了几声,不慌不忙道:“宁副将乃聪明人也,用不着钟某细说罢。”

  正如钟漘所言,宁笾并非初入战场,少时亦曾经历盟军当场叛变。此情此景他若是仍不知,这数十光阴怕是白费了。其只不明因由,按理说,同是效力庸王,皆是族中之人,宁家受命于王,不远千里奔赴至此,便是救北敷于水火,且入城这些个时日,并未有扰民之举。他委实寻不出个缘由,除非……除非钟漘贪恋权势,卸磨杀驴,欲将这莫大之功尽收囊中。

  宁笾亦不慌,此战兵分三路,宁璟弈一行于江中顺流而下,人不在少数,算算时辰,将至,故胸有成竹道:“钟大人莫不是忘却宁大将军人马在后,稍后便达?”

  此事钟漘如何不知,所谓擒贼先擒王,这宁璟弈未落网,只抓了些小头,喜甚?其不欲多言,只神色严峻望向上游。

  须臾,上游火光乍现,宁笾等人面露喜色,“宁将军已至,钟大人及时收手的好,莫偷鸡不成蚀把米。”

  钟漘仍是不为所动。

  又静待了些时候,江上火光愈来愈近,宁笾一同望向上游,喜色渐渐收敛,脸色转而铁青。那江上火光可不似人持火把,倒似……倒似是船只走水了……

  正如宁笾所想,那船队愈来愈近,而船上火势冲天。又一马蹄声自岸边而来,上有一人,急匆匆赶来,跪于钟漘跟前,道:“秉大人,船只无一幸免,船上之人无一生还。”

  无一生还?宁笾瞪大了双眼盯着来报之人,几欲大力脱身而出质问其扯谎,却仍是不得。身后众士兵闻言亦是慌乱,纷纷躁动不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