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外援
盛夏白瓷2020-11-12 14:052,210

  见呼衍律仍是不答,宁桑上下打量其周身,一匈奴不着胡服,满嘴汉话,眉眼亦不似其族人,却是王族,怪异之中怕是有难言之隐。她如此想着,便不急于一时,往后打探清楚,再做谋划罢。

  “方才将死之时,汝欲言甚?”

  呼衍律忽地一问,宁桑愣了愣,未反应,“何时?何言?”

  “便是玄妬足下,汝言‘若是’,则其后为何?”

  当时?宁桑一惊,心虚的很,眼珠子乱瞟,连带着讲话亦不利索,“啊?啊!那时啊?唔,吾已记不得,怕是不甚要紧之事,不提也罢。”

  呼衍律狐疑盯着宁桑,暗暗腹诽,生死攸关之时,却言些不要紧之事?再观其神态忸怩不安,分明是记得的,便有意再问,“哦?要紧之时定是要紧之事,旦兄不妨再细想。”

  “真真已忘却,待往后忆起,吾再与呼延兄道,我俩再商讨商讨退兵之事罢?”宁桑扯皮道。

  “非也非也,若是当时之事与退兵有关……”

  “定然不会,呼延兄多虑了,多虑了……”

  李在御寻了半宿,试了半宿,甭说兵器,连个趁手的家伙亦不见得,故,出房门寻宁桑支个招,不料出来时,见那两人牛头不对马嘴,胡拉乱扯,是半天插不进话,暗骂俩人实非常人。

  瞧着俩人一时半会掰扯不明白,李在御便挨着门边坐,静待两败俱伤,不知不觉间入了眠。而那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直至口干舌燥方歇,全无睡意。

  俩人相视一笑,皆自嘲,此生怕未有何时如此畅言罢,偏偏讲那些个胡言,忒的傻气,盯着那群橐蜚至天明。

  眼见它黎明破晓,眼见它旭日高升,宁桑不知如何言明此时心境,那丝丝缕缕皆是重回人世之希冀,可身后却是索命鬼虎视眈眈,且有愈加狂躁之势,委实苍凉些。

  虽与橐蜚交过手,宁桑仍觉得不真实,看着四不像,却能言人语,为惑其三,此时更是不知何处逮着个野兔,火架上炙烤,肉香四溢,于此时饥渴之人而言,恁的残忍。

  时辰愈来愈近,三人却不为所动,橐蜚首领暴怒,命部下拼死冲撞,然,皆未能入内,或头破血流,或喙断苟延残喘,或陨落山谷,哀鸣之声凄婉,却仍是不死心,接踵而至。

  此景过于悲壮哀绝,以至宁桑纳闷,其为何如此恨之入骨,此前呶呶亦有些不情愿,待归家查些典籍或能解惑。可时下委实不忍瞧见那方血流成河,怪揪心的,便转身,眼不见心不烦。

  呼衍律亦转身不看,而此时已接近正午,仍不见任何异样,二人不禁心焦。

  约莫半盏茶后,骄阳渐至正顶,宁桑见崖边一处旋涡,流云翻滚,进而微开一隙,恰与骄阳相应,烈日当空之时定是出口尽开之时,不禁大喜叫唤出声,一个劲地拍挠着呼衍律。

  李在御闻讯转身,亦是喜不自胜,顾不得世俗礼节,道德规矩,三人抱作一团,欢呼庆贺。

  正欢喜之际,一声雷鸣响彻渡口,苍穹似裂开道口子,进而狂风肆虐,倏忽一物自其而出,声如牛鸣,腾踔太空,向橐蜚那方而去。一橐蜚本哀嚎咆哮,此时却欢呼起来。

  三人早已将喜悦抛之脑后,心慌不已。李在御更是慌乱出声,“龙……龙!竟是龙?”

  “非也,尾似蛇而无角,蛟也。”呼衍律微眯双眼,神情严肃,“市井传言,蛟也,善吮人血,居溪潭石穴。此蛟可御风腾飞,怕是道行颇深。”

  呼衍律话音未落,三人眼见蛟龙化为一人,漂浮于空中,众橐蜚皆欣喜,齐呼“二公子”。又见其与橐蜚首领攀谈几句,相隔甚远,不知所言,而后飞身直冲三人而来。

  竟然得以入界?三人恐慌,退至崖边。宁桑微侧,瞥了眼出口,仍未过半,不得通行。

  二公子于三人丈外立定,鹰嘴鹞目,瞧着便不讨喜,言语间不露喜怒,“自行了断罢,吾不喜染血腥。”

  不喜?宁桑狐疑,稍稍往前,陪着笑脸,道:“二公子,我等无冤无仇,可否商量商量,放我等一条生路?”

  “怪只怪尔等先辈有负橐蜚在先,至其险些灭族,已是世仇,又外加一命,岂能善了。”二公子百无聊赖,摆弄着广袖。

  “竟有此事?我等确不知,且当时乃橐蜚欲取吾地弟之命,实属自保,望二公子体恤是也。”提及李在御,宁桑顺势瞥了眼,见他摇首,心中哀嚎,怎的还未全开,如此拖延,怕不是办法。

  那二公子亦非愚人,早已识穿其计谋,只扬手便有一剑显现,作势飞冲而来。

  宁桑惶恐,情急之下只剩最后一招,大喊道:“慢着,汝可知我等如何至此地?若檀旃知晓我等亡故,定不会饶了你。”

  那剑只离宁桑心口一指,堪堪停驻。

  “檀旃?”二公子抬眼紧盯宁桑。

  “然也。”宁桑佯装镇定,与其对视,见其收了剑,方暗暗长舒口气,该是有所忌惮,寻思着再胡扯一番,却闻其冷笑道:“檀旃所救之人多不胜数,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说着又使剑而来,迅猛异常。宁桑手无寸铁,只得闪躲,幸得呼衍律相助,两人短兵相接。李在御亦加入混战,三人拼死一番缠斗,莫说取其命,连衣襟亦未够着,悬殊之大,唯无望一词贴切。

  然,反观二公子,如与稚童戏耍,现已感无趣,不欲耗费精力,使个法术将三人捆做一处,悬于空中,任凭三人如何怒骂嚎叫,皆无动于衷,又随意扬手一甩,三人便飞往橐蜚那方而去。

  眼看便要葬身橐蜚之腹,宁桑学了乖,合眼不复看。哪知下一瞬便落入一松软,恁的熟悉,其猛地睁眼,身下乃呶呶之背,檀旃坐于跟前,不觉眼有湿意,只“檀旃”“檀旃”的,止不住唤其名。

  檀旃瞥了眼三人,弹指轻易解了法咒,又扫视了一番那群橐蜚,掷地有声,“皆散去罢,往复寻仇者,逐出海市。”

  自见檀旃与呶呶,橐蜚便肃静异常,闻此番言语,更是俯首称臣,莫敢不从。橐蜚首领虽不甘心,亦不得不离去,气鼓鼓的,很是解气。

  看来檀旃有些来头,莫不是海市之主?宁桑愣愣出神,见其使呶呶轻而易举直入渡口,又是一番诧异,非道海市生灵不得入界乎?

  还未寻思明白,呶呶已落地。檀旃起身,居高临下,道:“非我海市中人,却插手海市之事,胆大妄为,速速离去,吾便既往不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酆都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